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沉戬   作者:vb@能否望山月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新神榜沉戬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山匪劫亲》

  东海北山的土匪闹得厉害,虽然数十年来一直都未曾解决,但近几年尤其嚣张,嚣张到什么地步呢?甚至于敢在东海梅山系军阀回程的路上劫道,当时场面混乱措手不及,等护卫军赶到时彻底傻了眼:他们的司令,传说中那位叱咤风云的大军阀——杨戬,他不见啦!

  若论身手,怕是再多山匪都不够杨戬看,可未曾料想这司机见钱眼开,悄悄在车里熏了迷香。杨戬从听到动静开始头脑就昏昏沉沉,迷蒙间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带上了马背,等再醒来之时,双手被缚着,眼前罩了块红布,像是靠坐在柔软的床褥,鼻尖隐隐嗅到香烛燃烧的气息,还有窗外山野汉子大大咧咧的划拳声,他心中一凛,意识到自己这是被掳到了山匪的大本营。

  耳边传来一阵轻健的脚步声,听起来是个练家子,随即覆面的红布被人揭开,杨戬便看见一张青隽的少年容貌,约莫也就刚成年的样子,却披着张山大王的兽皮氅,常年在山中游荡练出一副精练的体格,山根亘着道疤,像只难驯的野兽,一对深邃的眼珠子紧紧盯着他。

  杨戬听说过,三年前北山的土匪换了个新首领,是前任当家带出来的徒弟,上位时还是个十几岁的小孩,能从地痞无赖汇聚的地方杀出来想必颇有手段。当时有人建言应趁机剿灭山匪,他顾及和前任当家申公豹的交情终究还是留了情面,却未曾想会以这种方式与这位新当家打上照面。

  杨戬有些哭笑不得,可眼前少年的长相莫名有种熟悉,下意识竟真把他当了小孩,哄道:“小英雄,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与你师傅认识....嗯?”

  唇边抵上一个冰凉的物件,是只黄金杯盏,山里应该难找这样名贵的东西,杨戬不解地抬头,这少年却强硬地又将杯沿抵进他的唇齿,硬邦邦道:“喝下去。”

  这酒是马匪常喝的烧刀子,与杨司令珍藏的那些名酒不同,口感粗涩,一杯像要从喉咙烧到心口。杨戬并不疑有毒,如果对方要杀他大可不必等到现在,只是这么一杯下去难免呛咳起来,小山匪见他听话,面色好了些,便来为他拍背:“今日仓促,来不及去寻好酒,忍忍便好了。”

  果然是小孩子,顺着他也就哄好了,杨戬摇摇头示意没事,语气又放缓了些:“可否先帮我将绳索解了?手腕勒着实在难受。”

  没想到小山匪公私分明,摇了摇头:“要是解开你,你跑了可怎么办?我们事情还没办呢。”

  杨戬还以为是要谈条件,笑道:“都好说,小英雄想办什么事?”

  可这小山匪却忽然不答话了,只睁着一双黑眼珠看着他,看了许久,像是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我不是英雄,你怎么不问我叫什么?你不问我们怎么办事?”

  作为一个土匪,真名被条子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吧?杨戬一头雾水,他方才也是刻意一直不问,眼下也只试探着顺他的话:“那...小首领叫什么?”

  “我叫沉香。”少年立刻便答,神色没什么变化,杨戬却觉得他应当是开心起来,这才大马金刀一甩虎皮在他身边坐下,又问:“夫人的名字呢?”

  杨戬悚然一惊:“你叫我什么?”

  “夫人啊。”名为沉香的少年理直气壮:“我掳你来,便是来当压寨夫人的,我们不是喝过交杯酒了?”

  怎么原来那杯酒竟是交杯酒!杨司令掌管东海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直白指明要他做“压寨夫人”的,要是那位前大当家师伯听见了怕是能笑得从地下飘上来...杨戬一时千头万绪都缠作一团,从牙齿里挤出几个字:“你...我是男人。”

  “我当然知道。”沉香理所当然:“寨子里规矩,当家的成年了就得开荤,他们想给我找姑娘,可我记得小时候我娘说过什么....一双生人?”

  杨戬:“....一生一世一双人吧。”

  “应该是吧!”少年终于露了个笑,他应当是不常笑的,扯嘴角的动作似乎能看出些生涩,道:“我下山找了很久很久,可那些姑娘我都不喜欢,直到那天我坐在树上乘凉,看见一排车队,你就坐在车里,透过窗户看见你的时候我就认定,如果我要成亲,那一定是要和你,那叫什么...一口大钟?”

  杨戬:“你是不是想说一见钟情....”

  “我不太懂这些,山上没人教我。”沉香的眼睛亮晶晶的,分明是个打家劫道的山匪,此时倒有几分不合时宜的可爱,杨戬思绪一恍,忽然想起自己的小外甥要是还活着应该也是这个年纪了,不由便心软:“你日后要是想学,随时可以下山找我。”

  “下山,为什么要下山?”沉香却有些疑惑地理直气壮:“你是我夫人,当然是和我一起住山上。”

  杨戬一时不知该从哪里反驳,正无奈,身上却突然覆下一片阴影,多年来的习惯让他下意识抬手就劈,可此时双手还被缚着,加之迷香效力未过,轻而易举便被人扯着按躺在床上,杨司令素日喜欢穿宽松些的衣服,却方便此时长裤被轻松扯下,他几乎是悚然道:“你干什么?!”

  “当然是洞房。”

  沉香与他凑得很近,甚至能贴着一层单薄的衬衫感受到少年常年骑马持刀练就的一副劲挺肌肉随着呼吸蓬勃起伏,他俯下身子嗅了嗅,像头渴水的幼兽,舌尖舐上一簇湿润的花蕊,杨戬顷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声音中不自觉夹了声喘息:“你等下!先停!”

  “你放心,”沉香轻松就掰开他的腿,唇上还挂着些许水渍,舔舐间能看到少年人生着一对尖利犬齿,他应当是不常笑,因此笑起来也总是有几分阴沉:“我看过他们洞房,知道该怎么做,会让你舒服的。”

  “不不不,不是这个问题....”

  可他显然也只仅限于“看过”这点浅显的学习,对眼前这个被自己掳回来的男人却生着一口湿穴也并无意外之色,下面那根早就硬得难受,掏出来像根烧火棍沉甸甸握在手中。杨戬只看一眼就吓得不轻,他虽是双性之身,却也从来没有试过吞这么大的玩意,可那朵肉花感受到抵上的粗热,翕动着吐着水,他几乎是垂死挣扎:“等等!最后一个问题!”

  “如果我现在跑出去,会怎么样?”

  “你跑不掉的。”沉香颇有耐心地如实回答:“寨子里巡逻很严,而且就算你能逃出去,如果不知道路,会被山里的猛兽袭击吃掉的。”

  得,跑也跑不了,看来是必须得挨这一遭。

  杨戬崩溃地躺回床上,可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更何况他怎么也难以想象那一根阴茎捅进去的感觉.....

  他咬了咬牙,尽量放缓声音:“可你不知道怎么和男子洞房吧?”

  “小首领,我来教你。”

  

  杨司令生来与寻常男人不同,身下多生了一处温柔乡,当然,他自己从未觉得这是什么羞耻,兴致来时也有心思借着器物亵玩一番,只是如此“荷枪实弹”倒还真是第一次,竟让他难得有几分视死如归的感觉。

  小首领坐在床沿,土石床上铺了一层又一层柔软的红锦被,他知道心上人矜贵,是个锦玉堆供出来的妙人,可直到此时衬衫褪下,红烛摇曳的火光映在杨戬白皙的肌肤,像那冬日里落漫山头的飞雪,他没有解开杨戬的束缚,这人便只能双手扣在他脖颈,弓下的腰身不自觉有些打颤,咬着唇一寸一寸将那略显狰狞的冠头纳入肉穴中。

  “唔....”

  沉香揽着那一方劲窄的腰窝,心里痒得不行,下面也硬得难受,他从没见过这样神仙一样的人,寨子里的姑娘都泼辣,见了中意的拉进屋里,叫床的声音一晚上都不会停,可眼前人果然是娇贵的人儿,这肉花分明湿濡一片,却才吞进半根就不敢再往下坐,眼睫颤动着像鸦羽,咬着嘴唇也会漏出些轻而软声音,像只发情的猫儿。

  等终于坐到底,阴茎像被裹进一朵湿热肉苞,杨戬额头沁着细小的汗珠,灯影下眉心那道伤疤边缘微微泛着红,沉香看着,突然生出一股想要舔上去的冲动,被杨戬抵着唇推开,就复而去舔舐那人温热的掌心,他感觉到杨戬喘了一声,撑在他肩上的手腕使不上力,便维持着这个面对面拥抱的姿势倒在他身上,于是他的口鼻都被一片软热捂了严实,甚至要怀疑身上人是要用这一对胸脯将他溺死,他闻到一股雪松香萦绕鼻尖,喉间干渴渴望汲取更多,杨戬喘息的声音里都带上哭腔:“你,别,唔别动....”

  “你太热了....”沉香顾不得说太多,软绵绵的乳肉像浪一样挤着脸颊,只轻轻一咬就能将那粒朱红含入齿中碾磨,杨戬禁不住叫了一声,那副肉套子更加严丝合缝地绞紧,穴肉像生着吸盘一般吮磨茎身,直绞得他眼眶发热,他不知道原来真正的开荤是这种感觉,就凭记忆里自己路过别人屋子时听到的,一巴掌拍在那两瓣雪浪,蹙眉道:“别发浪!”

  “你他妈!唔....啊啊啊!”

  还没人敢和堂堂杨司令这么说话,杨戬下意识想骂人,话却一下被杵在肉屄里那根烧火棍撞碎了,眼前的少年像一匹未经驯化的狼,野性未脱,忍了那一会已经是极限,如今已经彻底难以抑制享用猎物的欲望,掐着杨戬的腰将他提起来,那骤然悬空的恐惧感让杨戬猛地抱紧沉香毛茸茸的脑袋,却反倒将乳肉更往他嘴里送了,这下上下皆受敌,粗粝肉刃破开娇嫩肉阜,这一下几乎就捅到了底。

  杨戬的思绪都空白了一瞬。

  “呜!啊啊....”他只能仰着脖颈发出些破碎的音节,肉瓣断断续续喷出一股淫河,过电一般的快感掺杂着疼痛顺着尾椎骨一路攀升,身子瞬间就软了,快感的浪潮携卷细细密密的酥痒噬咬这一蕊蜜穴,沉香伸手去摸了摸,指尖的茧触上红肿肥厚的阴唇,他像个新奇的,还没过口欲期的稚子,舔去指间的湿濡,扯了扯嘴角:“甜的。”

  可杨戬终究还是羞耻心作祟,好看的长眉紧紧蹙着,偏过头去不愿去看,却被沉香掐着下巴转过来接吻,他彻底暴露了野性,腰胯挺动间连两颗囊球都要一并塞进去,他本就没什么技巧,只会遵循如野兽般最原始的掠夺欲望,尽情在这口温柔乡肆意挞伐,就连亲吻也只能算作毫无章法的噬咬。

  “唔呜...”杨戬被他吻得呜呜咽咽,炙热的肉棍像要将他整个捅穿,他如一艘置身情欲浪潮的小船,被不断地抛起落下,舌尖软软地耷出一截,立刻便被贪婪的猎食者卷走品尝。

  沉香想起寨子里那些汉子曾经调侃他,不懂这世上最舒心的地方是在姑娘床上,当然,他现在懂了,只是杨戬也能算是姑娘吗?或许倒不如说是天上的仙女吧,被他握在手中的皮肤要比他抢来最名贵的绸缎还要滑,像朵揉开的花,蕊心汨汨淌出甘甜的蜜来....

  只是这不够,远远不够,沉香忍不住想要更多....他曾在下山时偶然望见过杨戬,那时杨戬穿着一身军装和人握手,他躲在人群中,看那人胸口衬衫鼓起的弧度,看他伸手时露出一截白嫩的腕子,和他打过交道的条子不同,那手腕像能够被轻易折断。他想象着那张游刃有余的漂亮脸蛋布满潮红该是什么样子,裤裆不注意就顶了大包,如今真的尝到了,却发现这滋味比想象还要销魂荡魄。

  杨戬很快发觉有双不安分的手游走在他身上,臀瓣撞在少年腰腹啪啪作响,又像被揉面一样纳入他人掌中把玩,阴阜在又快又猛地抽插间可怜兮兮吐着白沫,不自觉想躲,却像是扭着屁股将这作孽的肉棍吞得更深,冠头偾张肏上蕊珠,这下他是真哭出来了,眼泪糊着发丝黏上颊边酡红,却不知这副模样在他人眼中无异于是莫大的勾引。

  “啊!你做什,呜,啊啊啊!”

  沉香猛然暴起,在杨戬变了调的呻吟声中将他掀翻在床,这一下阴茎捅得更深了,撞上一隙狭小的肉缝,他感觉到肩上一疼,杨戬猛地攥紧他的肩膀,却阻止不了鸡巴一寸一寸挤进湿热的胞宫,蚀骨的酥爽连他的思绪都要麻痹,只喃喃哭叫:“别...唔啊!别进去那里...”

  “为什么?”高热宫壁将这野蛮的侵略者裹紧,简直像天生就是为了容纳阴茎的肉套子,沉香爽得头皮发麻,埋首在那一截细颈又亲又啃:“那是什么地方?”

  “是...呃啊!呜....”杨戬的脑袋一片浆糊,胡乱应着:“是生育,的地方....”

  少年顿了顿,闷闷地“哦”了一声,忽然掐紧他的腰猛地肏干几下,杨戬眼前发昏,直到那根鸡巴缓缓退了出来,一汪精浊全染上小腹,又顺着淌下,沉香一双眼睛黑沉沉的,盯着那瓣还在翕动的花蕊,沉默片刻才道:“那算了。”

  “还是不要生孩子了...嗯,不要小孩。”


  

  
  北山山寨新任的大当家娶亲了,大红灯笼挂了一夜,爆竹声恨不得能传到山脚。

  寨子里的弟兄姐妹们倒是高兴坏了,虽是不敢凑近,但仍是顶着醉醺醺的酒气往大当家门前瞟,他们其实并不知道大当家劫的是谁,当时一片混乱,只看到少年策马驰向车队最中间,守夜巡逻的悄悄八卦,他们隐隐约约听到点声音,说听那姑娘叫得软绵绵的,边哭边喊,约莫是个娇贵的姑娘,指不定是司令家里的千金小姐呢!

  而娇贵的杨司令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

  或许是太累的缘故,这一夜他做了不少零碎的梦,梦见自己从一团白面被揉和成热腾腾的大馒头,眼看就要被一对尖利犬齿咬穿,忙喊不要不要,画面一转又看见自己身下铺了一床龙凤锦被,一只裹着虎皮的粗粮馒头正色说夫人我们该洞房了,他拔腿就想跑,结果一扭头,看见战乱时失散的妹妹泫然欲泣地看他,问哥哥你变成馒头了还能找到孩子吗....

  这都什么跟什么.....杨戬醒来时头还是晕的,动了动身子就扯着有些疼,这才发现腰还被人牢牢锢着,胸前埋着颗毛茸茸的脑袋,脸颊挤进乳丘,似乎贪恋着这份柔软。

  沉香喃喃说着梦话:“母亲,母亲.....”

  也是可怜,杨戬轻叹一声,心想,罢了罢了,现在也不是很有心情计较了。

  他其实本不是心软的人,只是今夜实在太过乏累,杨戬以掌心笼着少年的发茬,不知是在和谁轻声说话:“睡吧,睡吧....”

  山里的月辉映下半阙,落在床上,只是....不知妹妹和外甥,是否也在世上的某个角落,共同沐浴这轮月色。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