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浮生一灯明》   作者:wb@能否望山月
评分:
0.0 (0人已评)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游神祭》【尾声】

  近日来,距离东海不远的琊山突发暴雨,引发山体滑坡,山洪等自然灾害,好在处于旅游淡季,并未造成游客及村民伤亡。勘察人员赶到现场时,发现山中一座荒废的古村落不幸被山石掩埋,却露出一条未经开发通往山崖的路,经调查后发现山崖边竟生有一棵巨树,推断其树龄至少有上百年,此地山崖陡峭易出事故,当地有关部分商讨决定,将巨树所在的山崖范围划为自然保护区,禁止人员擅入。

  “是,母亲,我真的没事,您和外婆都别担心,”沉香跟电话那头报着平安:“我们当时在附近一家道观避雨,山洪没有波及到这边,这就准备下山了....嗯,好,别担心。”

  电话结束了,身后传来一声轻笑,杨戬抱臂偏头看他,三尖银饰发带垂在肩头,促狭地道:“小沉总实乃诸事繁忙啊。”

  琊山村的亡魂已经散去,被彻底掩埋在山石之中。山雨停歇后这里就恢复了手机信号,沉香看着手机上那一堆未接来电略感头大,大多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他就只给杨婵回了电话报平安,无奈道:“原本还想和掌门多在这里住几天散散心,现在不得不提前下山了。”

  “有家人牵挂是好事。”杨戬眨眨眼,走上前来:“再者说,我们来日且方长,不急这一时。”

  好吧。沉香当即被说服,杨戬的话像一把小钩子,落在心头,只是想到他们以后的时间还长,就顿觉又酥又痒,喜不自胜。

  “施主!二位施主————”身后传来稚嫩的声音,小道士蹦蹦跳跳跑下山路:“施主施主,您落下东西啦!”

  回头看一眼,居然是手机忘在青云观了,杨戬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对这些现代化的玩意不大擅长,平日也就是随手放,从小道士手里接过来:“多谢小道长。”

  “施主客气!”小道士拍拍胸脯,突然想起了什么,“哎呀”一声:“我忘了!师父说以后要喊杨施主掌门啦!”

  “现在想起来也不晚,”沉香忍不住笑,轻轻敲了敲小道士的脑袋,颇为自觉地摆好了自己的位置:“来,叫大师兄。”

  杨戬斜他一眼:“小沉总何时成我首徒了?”

  “现在认下也不晚嘛。”沉香这时又拾起那故作无赖的架子:“我都喊掌门这久了,现在不认我,未免太始乱终弃了吧。”

  “....莫要乱用文字。”

  青云观之所以千年来守在琊山,主要是为镇守山中亡灵,保护无辜游人。而如今琊山灾祸已除,山神也已不在,观中小辈早就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只是他们与时代脱节太久,要是就这么下山,倒不知道该如何生存下去了。

  谢青云就是因此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

  虽然他也不太了解山下的情况,但看沉香与杨戬的穿着与气度皆不凡,原本,谢青云也只是希望他们得空能为下山的小道士们照拂一二,杨戬则思忖片刻,突然提出:“不知道长这一门可愿拜入我梅山门下?”

  这倒是连沉香都始料未及,杨戬对谢青云只解释说梅山一派没落多年,如今正需重振山门,且青云观中小辈如今已入玄门,若就此荒废反倒可惜,若能入梅山派,也方便他们能够继续修行,又有梅山银行牵头,往后入世也不怕找不到活计。

  而实际的原因,杨戬倒也对沉香说了:琊山灾祸的幕后之人狠辣至极,只是昔年藻兼身上的万物如意盏碎片尚能护住琊山范围之内不受侵扰,青云观先前供奉山神,如今若无人保护怕是恐遭报复。

  这事于青云观而言的确百利无一害,谢青云早也还想提出希望杨戬能对他的道行指点一二,他在之前见识过杨戬的本事,对这位掌门自然诚心敬服,因此便爽快答应,只是封观还有些事宜要做,便定好半月之后再行下山。

  送走小道士之后,沉香与杨戬并肩而行,问道:“半个月之后,我找人来接他们?”

  “不用那么麻烦。”杨戬道:“老姚他们会安排的。”

  沉香反应过来他是在说梅山银行的那两位副总,略有些不满地抗议:“我也可以安排,怎么不让我帮你。”

  “这么大人了,这也计较?”杨戬被他逗笑,敲了敲他额头:“因为半月后,我想你随我去一趟梅山。”

  其实沉香也可以不计较,就如此刻,青年立马乖巧点头应下:“那好,我都听掌门的。”


  
  两人继续沿着石阶向山下走去,林中隐有鸟雀啼鸣,晨晖透过树叶落下斑驳的影子,此时天光正好,杨戬走在身前,墨发之间露出那张昳丽的容貌,真映那句白衣若雪,面目如玉。

  沉香便默默看着他的背影,林叶簌簌飞舞,似有星河流转,让他恍惚间分不清今夕何夕,灵魂深处阵阵嗡鸣,便在此时,杨戬回眸看他,隽美的面容沐着和暖的初晨,似乎与他刻在记忆中的某一幕顷刻重合。

  他骤然站住,眼里藏着些许复杂的情绪,默然许久,忽而开口喊一声:“真君?”

  杨戬身形一顿,略有惊讶地向他望来。

  他们之间只有几步石阶之遥,沉香望见他的神色,便心知肚明,声音中隐隐夹杂着一股不自觉的喜悦:“果然,我早就觉得世上怎会有这样如天上谪仙之人,原来杨掌门真的是神仙啊。”

  杨戬虽有片刻惊讶,却并无什么秘密被揭穿的慌乱,便也笑道:“如何发现的?”

  沉香却想:这有什么难的?杨戬神通广大,要是再待一段时间怕是连谢青云都要发现端倪了吧。

  可他却不在意这些,只定定地望着那双眼眸:“藻兼消散之前,其实我问过他,到底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前世。”

  “他那时说不了太多话了,只告诉我,他在很久之前....久到他还只是初生灵识之时,就曾经见过我们了。”

  杨戬静静听着,他颔首时,眸中流淌着一条金色的河流,沉香又想起撕裂黑暗的神君沐浴明光而来,那光芒万丈的身影逐渐与自己曾经在梅山得而复失的那尊小神像逐渐重合,可或许,早在他看见那柄三尖两刃长戟锋芒无双之时,就应该已经知晓....

  “掌门,不,真君。”他突然有些莫名紧张起来,本想问你究竟是谁,可话到嘴边,在唇舌绕了片刻,最后却浸了一层隐秘的缱绻:“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从他幼时开始,或者说,从更早更早,从现在的他还没记起来开始,从将他从海中生死边缘推回的清风,到多年以来一直挂在颈间从不离身的白玉.....

  沉香问道:“真君,是你对吗?是你....一直在保佑我吗?”

  林野俱寂,万籁无声。

  直到杨戬轻轻应了一声:“是。”

  “沉香,自很久很久之前,我们就曾经相遇了。”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