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   作者:木木柒玖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BDSM (3)

  【信白】

  双性/木马/催情/控射

  零度无汽酒/文

  过了约莫半个月,富商找上了韩信要回李白。

  “韩先生,我相信那个小奴隶在你这已经学乖了,你看……”富商笑道。

  韩信下意识往卧室看了一眼,很快便恢复神色:“再晚些。”

  富商一听就不乐意了,他是了解韩信的,半个月已经够久了,即使是李白。

  “韩先生,当时我们也说好了,就十五天。”富商收起笑意。

  韩信没有回应,只是拿起身前的瓷杯喝了口茶。

  富商顿时很下面子,他知道韩信这是在赶他走。奈何这是在韩信的地盘,只好打着圆场离开。

  李白从房间探出头,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韩信也不是个可怕的人——起码在调教以外的时候。

  “怎么了?”韩信低沉的嗓音传到李白耳边。

  “没什么……”李白低下头,却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是夜,李白自觉地拿起项圈戴上,他知道韩信调教的时间,现在便是。

  按照往常,他绝对不会这么听话,可如今……他想留下。换句话说……他不想离开韩信。

  韩信踏着皮鞋走进地下室,踢踏的声音让李白不禁紧张起来。

  韩信倒是很讶异李白今天这么自觉:“戴好了?”李白点点头。

  韩信轻笑了一声:“你今天怎么了?”

  李白摇摇头,抬眸间满是情欲地对上韩信的目光。韩信呼了口气:“你真是就差把欠操写脸上了。”

  李白自己做了润滑,准备工作让韩信很满意。韩信拉起李白走到一张木椅上。韩信坐好,并扔了一串串珠给李白。

  李白顺从地叼着串珠爬到韩信脚边,韩信拉起项圈带着的铁链,强制让李白抬起头。待李白低头准备咬开韩信裤链时,却被制止了。

  韩信低头看着他:“我改变主意了,今天玩点别的。”说罢,他拉着铁链将李白牵到一处让着木马装置的地方。李白看了皱紧眉头。似乎有些抗拒。

  韩信不知从哪拿出一个眼罩给李白戴上,接着让他躺下,手指摸了些润滑膏向李白花穴内深入。

  被封闭视线的感官敏感和微凉的膏体触碰到炽热的内壁时惹得李白一颤,随着韩信手指的出入,他很快便放松适应。

  紧接着,韩信从李白嘴里拿走刚刚的那串串珠。感觉到嘴里一送的李白乖巧地舔舐了几下才松口,韩信不由觉得自己下体硬了。

  串珠被畅通无阻地放入李白后穴,韩信打开开关,串珠开始滚动起来。

  “唔……!”李白难耐地扭了扭腰肢,被韩信一巴掌拍回去。最前段的珠子无疑蹭过李白的前列腺,他仰着头试着减轻刺激,却无济于事。

  这是,被韩信润滑过的花穴也起了反应,酥酥麻麻的触感直击这李白的神经,他怀疑刚刚那盒润滑膏里有催情成分——很显然,确实如此。

  韩信将李白抱起,走到木马旁,轻轻地将他放到木马上,李白下意识在韩信怀里蹭了蹭,韩信看着他没有制止。

  待韩信把李白的手脚捆到马肚时,才微微侧身。李白感觉到韩信的动作,不由紧张地探着头。

  “乖孩子才会有糖吃,”韩信说道,“就半小时,可以吗?”

  李白闻言,心里也算安定些,起码他知道韩信会回来。

  “但是……”韩信又道,李白再次绷着神经。韩信抬手抚摸了几下李白的阴茎,直至见到挺起,“别这么紧张,我只是想说,你今天不能射太多。”

  说着,他拿起一个尿道棒,又加了些许润滑液,对着李白的尿道口旋转着。李白弓起背,却因手脚被捆住的限制不能有太大动作。

  韩信没有过多折磨李白,他亲吻着李白的后背,腰窝,见李白稍稍分散注意力,再讲玻璃棒插入。

  等韩信做好一切,李白已经有些虚汗了。他按下开关,马背上有块隔板打开,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硅胶棒。李白感觉下体一空,却又被一个硅胶棒代替。

  经过润滑的花穴让硅胶棒畅通无阻地进去了,李白哼哼了几声,等待韩信的下一步动作。

  可是没有,硅胶棒进去后只是静静地呆着,一点动静都没有,花穴内的催情时刻提醒着李白,他有些慌乱。

  “韩信?”李白扭过头,眼罩盖住李白的视线,他什么都看不见。韩信没有搭话,只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李白以为韩信走掉了,内心的委屈和恐惧通通放大。

  “韩信……?信哥……哥哥……呜……”李白的泪水浸透眼罩:“主人……”他小声呜咽,这个词只会在他受不住时韩信才会听到,而放到此时,无疑就是对韩信的示弱。

  韩信走近,伸手摸过李白头顶,栗色的碎发被他从前额挑起:“我在。”

  韩信开启木马开关,木马前后晃动起来。李白为了保持平衡不得不用腿夹紧马肚。

  这时的硅胶棒也应声而动,深深浅浅地侵犯着李白的花穴。随着木马的前后摆动,硅胶棒也时不时顶到敏感点,李白稍稍收缩后穴,玻璃珠的滚动感便越发清晰。

  好不容易等李白适应这个动律,韩信又换了个模式。硅胶棒突然在体内胀大,直至撑开李白的花穴,磨平里面的褶皱,已然有婴儿小臂粗。

  “嗯哈……”李白喘着气,韩信却没有给他放松的机会,再次按下另一个开关,李白身前的尿道棒发出电流刺激着李白,即使是十分微弱的,却也给李白带来不少刺激。

  李白扭着屁股弓着腰,显然是想躲过着重重快感。尿道棒插入的也很深,顶着前列腺,电流输出时多多少少也刺激到那里。李白的阴茎硬的发紫,前段却堵着泄不出,只有些许清液冒着头。

  这时,在花穴抽插过久的硅胶棒停了下来,李白似乎已经把所有注意力放到了前段上。

  韩信有趣地发现,李白似乎很想射,尿道棒被他挤出了些许。当然,他肯定不会这么快放过李白,他走到李白身边,看着被挤出的尿道棒,毫不留情地把它按了回去,如此反复,李白尖叫着用后面高潮了。

  花穴的一股股地流下,马背后全是淅淅沥沥的水渍。

  “好了,说好的,半小时。”韩信重新安置好尿道棒,又开启了硅胶棒的开关。

  胀大过后的硅胶棒在李白体内横冲直撞,李白险些要掉下去,但终归被束缚着在马背上。

  韩信不再观望,他走出地下室,但裤子间鼓起的地方暴露了他的想法。

  半小时说长不长,但对李白来说,无疑是很漫长的。等韩信回到地下室时,李白已经叫不出声了,只是小小声地呜咽。马背上,地上都是水,阴茎也直直挺着。

  韩信摘下他的眼罩,帮他缓缓拿出尿道棒,没有了电流的刺激显然给李白了些休息时间。韩信关掉木马的开关,将人从马背上抱下来,伸手抚上李白的阴茎。

  李白软着腰躲开,他眼神里恢复了些清明。他拉着韩信的衣角,凑着头过去,堪堪地亲了亲韩信的脸颊。

  韩信微瞪着眼睛,他撇过头看着李白,墨绿色的瞳眸里满是依赖。

  “进来……”李白小声道,“进来好不好?”他拉着韩信的手伸向自己的花穴,温热的汁水打湿韩信的指尖。

  韩信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将李白翻了个身,让他背对自己:“确定?”

  几乎在李白点头的一瞬间,韩信便长驱直入,找到李白的敏感点就开始进攻。

  韩信的阴茎不亚于硅胶棒,但比起后者,他的更有温柔,也更有力量。

  韩信掐着李白的腰肢顶弄,花穴内的汁水成股流出,尽数喷洒在韩信的龟头上。

  随着韩信顶弄的速度,李白的阴茎颤颤巍巍的射出些许白烛,由于长时间的控制,他并不能一次性射出。

  “嗯嗯……啊哈……慢,慢点……”李白撑不住,胸贴着冰凉的地面,两颗小豆也直直挺立。

  韩信看着他深陷的腰窝和挺起的屁股,只觉得视觉冲击,阴茎在体内又胀大了一圈。

  从九浅一深到直出直入,韩信操干地越发狠。他在李白的后背,脖颈留下一个个痕迹。

  “呃哈!”李白在韩信的操干下射了出来,与此同时,花穴也喷出一股股汁液,韩信阴茎兜不住的都滴在地板上。

  高潮后的不应期让李白收缩后穴,玻璃珠子重新运作起来,花穴也带着一阵阵颤栗。

  韩信埋着头直直顶着李白,李白想回过头去,却没有力气。韩信看着,将他面对面抱起,一步步走出地下室,韩信的阴茎随着他的步伐深深浅浅地在李白的花穴内抽插,许是害怕跌落,李白死死搂着韩信,花穴也咬的韩信生疼。

  李白被抛到床上,韩信欺身而上,又接着刚刚一轮的抽插。

  被刺激的李白又有了挺起的迹象,韩信撸动着他的阴茎,李白忍受不住流下泪水。

  韩信低头吻过他泛红的眼角,舔舐他的泪水,由眼角,脸颊,鼻尖,最后吻上他的薄唇。

  在相拥中亲吻,韩信最后冲击了数十下和李白一起射了出来。

  没有多余力气的李白只是躺在床上喘息,见韩信有要起身的,连忙搂着他。

  韩信顺着他的动作亲吻了一下他的嘴唇:“怎么了?”这是他今晚第三次问这个问题。

  李白直勾勾地看着他,道:“别让我离开你好不好?”

  韩信觉得有些意外,却又很快找到原由,他联想到今早和富商的对话,不由地轻笑:“好。”

  毕竟,我本来也不打算放你走。

  过了些日子,韩信找到几个奴隶搪塞给了富商,当富商问起李白时,韩信只是说道:“他现在只属于我。”

  BDSM——完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