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wzry   作者:雍瞳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云亮 *

05

赵云刚把诸葛亮送回房间,准备离开时,他感觉周围的空气仿佛变冷了一个度,诸葛亮的这个冷漠型人不怎么让赵云舒服。他转身,诸葛亮坐在窗前。赵云朝诸葛亮所在的床边走了过去。

赵云觉得他真是疯了,有一天他尽然会和他的病人兼杀人犯做爱。不过诸葛亮确实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特有的吸引力,让赵云把全部目光都放在他身上。

诸葛亮的眼睛是带着点群青的天蓝色,赵云很早就注意过。他的眼睛就像他本人一样,静谧,无情,深不可测,让人看一眼就会完全沦陷。赵云用手抚上那淡粉的唇。软绵绵的唇微微张开,呼出的气息打在赵云的手指上。这暖昧的动作让赵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诸葛亮的体温。

赵云用手轻轻扫过他的唇珠,赵云低下了头,小心翼翼地吻上诸葛亮的唇。果然很软,赵云心想。

诸葛亮探出舌尖,像是索吻一般,装成一个正在品尝事件情爱的普通人。可惜出卖他的不是那拙略的吻技,而是那不怎么正常的体温,简直像个冷血动物。

赵云的手扣住诸葛亮的脑后,加重了这个不怎么轻松的吻,两人的舌在口中缠绵,大量分泌的津液顺着二人的嘴角流了下来。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暗,皎洁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撒进卧室,流出的津液被衬的格外晶莹。

诸葛亮的另一个人格具有他的独立思想,但每次都不能完全转换。也就是说这个人格转换时,诸葛亮应该能清晰的感受到另一个人格的转换,而且每次都在努力地压制。这是赵云的理解。就好比现在。

赵云轻轻的把诸葛亮放在柔软的床上,他解开诸葛亮的衬衫就像解开一间精美的礼物一样。

房间里的光线略微有些昏暗,把诸葛亮的脸色衬的愈加惨白瘆人。他现在的状态到是像大病初愈的样子。赵云用手指探向那隐秘之处,那里的温度也冷的吓人。

赵云用手指慢慢的开拓着那迷人的粉穴,穴肉完全没过赵云的手指,像丝绸般柔软迫不及待的裹住了赵云的手指,在紧致干涩的穴里慢慢游走。赵云努力把开拓的过程做的小心翼翼,他不想伤到诸葛亮半点。

身后的异物感被无限放大,诸葛亮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软绵绵的呻吟。赵云用沾满润滑液的手再一次探进去,情色的水声在这宁静的环境下显得更加突元,若隐若现地围绕在两人身畔。

诸葛亮双手环上赵云的脖颈,在他耳边呼出冰凉的吐息:“快点啊。”

这句话拨动了赵云脑海中最后一根理智的弦。

他撕开避孕套的包装,做好防护措施后一挺而入。

穴肉纷纷簇拥着赵云滚烫的性器,那里还是很紧,刚刚的开拓对于赵云的庞大还是变得微不足道。赵云慢慢抽插起来,有了润滑液的作用方便了许多。

两人都是第一次做这种荒唐的事,不妨有些青涩。

赵云修长好看的手抚上诸葛亮的腰侧,没有一点病人柔柔弱弱的虚软,手感顺滑的肌肉均匀的分布着,仔细看还能看见若隐若现的腹肌,不过和赵云的相差甚远。

诸葛亮强迫自己适应着下体的感觉,但还是没什么用,那温度几近可怕,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诸葛亮。赵云渐渐熟悉了诸葛亮的身体,在他的穴里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仿佛要把他贯穿。

身后的痛楚撕扯着诸葛亮的神经,他无意识地溢出美妙叹息。翻涌而来的浪潮仿佛将他吞噬待尽。

穴里的褶皱被勾勒出一个美妙的弧度。赵云不断缩短着两人之间的距离,感受到诸葛亮穴里突出的那一部分,每一次都深深的碾压着那块软肉。

“啊…”诸葛亮发出一声叹息,“轻.….哈…轻一点…”

“嗯。”

赵云逐渐放轻了动作。

敏感点被反复蹂躏的强烈快感几乎盖过了被侵犯的疼痛,猛烈的撞击让诸葛亮的前端高高挺立。赵云腾出一只手来轻轻抚慰着诸葛亮的前端,时不时用指尖微微掠过那已经流着些许清液的铃口。

前后同时的快感同时侵入着诸葛亮的神经,在赵云一次又一次碾压着他的敏感点的时候缴了械,两人的腰腹间染上一片白浊。

待到诸葛亮还没有缓过神来,赵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撞击。

诸葛亮湿润的眼睛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快感,生理性的泪水伴随着支离破碎的呻吟声缓缓滑落。

赵云抹去那一滴晶莹,轻抚着诸葛亮的脸颊和他交换了一个湿润的吻。

诸葛亮清晰的感受到了赵云微凉的精液在自己的前列腺上滑过,缓慢的流到了最深处。

诸葛亮的身体让赵云沉迷,无论是他的哪一部分晃动,白湛的脖颈上映着诱人的红印,好看的蝴蝶骨微微凸出,像是白嫩的羊脂玉一般。

两人终于结束了这一场疯狂的性爱,在对方的怀中入眠。

06

赵云第二天一如既往地把早餐端到诸葛亮的房间,惊讶的发现他已经起床洗漱了。

恢复地真快呢……

赵云把早餐放在桌子上,打开浴室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诸葛亮只穿了一件纯白的衬衣,站在水池前,慵懒的刷着牙。闻声,朝赵云看过去。

赵云感觉全身上下的温度都涌到了他的脸上,他的目光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诸葛亮,仿佛能用目光将诸葛亮身上那一件单薄的衣服脱下来一样。诸葛亮见赵云这副魔怔的样子,不紧不慢的结束了洗漱,抹上水乳后踱步到赵云面前,双手搂上赵云修长的脖颈,在他耳边暧昧的说到:

“没人教过你这样看着别人不礼貌吗?”

温暖的气温打在赵云的耳边,不由自主的别开头,让不适感降到最低。

这一小小的举动让诸葛亮有点不爽,他环在赵云身后的手毫无预兆地收紧,踮起脚尖吻上赵云的唇。诸葛亮刚想结束这个吻,赵云就将手扣在诸葛亮的脑后,加深了这个绵密的吻,两人的舌在对方口中缠绵悱恻粘腻的声音围绕在两人的耳边。

赵云刚把诸葛亮送回房间,准备离开时,他感觉周围的空气仿佛变冷了一个度,诸葛亮的这个冷漠型人格不怎么让赵云舒服。他转身,诸葛亮坐在窗前。赵云朝诸葛亮所在的床边走了过去。

赵云觉得他真是疯了,有一天他尽然会和他的病人兼杀人犯做爱。不过诸葛亮确实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特有的吸引力,让赵云把全部目光都放在他身上。

诸葛亮的眼睛是带着点群青的天蓝色,赵云很早就注意过。他的眼睛就像他本人一样,静谧,无情,深不可测,让人看一眼就会完全沦陷。赵云用手抚上那淡粉的唇。软绵绵的唇微微张开,呼出的气息打在赵云的手指上。这暖昧的动作让赵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诸葛亮的体温。

赵云用手轻轻扫过他的唇珠,赵云低下了头,小心翼翼地吻上诸葛亮的唇。果然很软,赵云心想。

诸葛亮探出舌尖,像是索吻一般,装成一个正在品尝事件情爱的普通人。可惜出卖他的不是那拙略的吻技,而是那不怎么正常的体温,简直像个冷血动物。

赵云的手扣住诸葛亮的脑后,加重了这个不怎么轻松的吻,两人的舌在口中缠绵,大量分泌的津液顺着二人的嘴角流了下来。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暗,皎洁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撒进卧室,流出的津液被衬的格外晶莹。

诸葛亮的另一个人格具有他的独立思想,但每次都不能完全转换。也就是说这个人格转换时,诸葛亮应该能清晰的感受到另一个人格的转换,而且每次都在努力地压制。这是赵云的理解。就好比现在。

赵云轻轻的把诸葛亮放在柔软的床上,他解开诸葛亮的衬衫就像解开一间精美的礼物一样。

房间里的光线略微有些昏暗,把诸葛亮的脸色衬的愈加惨白瘆人。他现在的状态到是像大病初愈的样子。赵云用手指探向那隐秘之处,那里的温度也冷的吓人。

赵云用手指慢慢的开拓着那迷人的粉穴,穴肉完全没过赵云的手指,像丝绸般柔软迫不及待的裹住了赵云的手指,在紧致干涩的穴里慢慢游走。赵云努力把开拓的过程做的小心翼翼,他不想伤到诸葛亮半点。

身后的异物感被无限放大,诸葛亮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软绵绵的呻吟。赵云用沾满润滑液的手再一次探进去,情色的水声在这宁静的环境下显得更加突元,若隐若现地围绕在两人身畔。

诸葛亮双手环上赵云的脖颈,在他耳边呼出冰凉的吐息:“快点啊。”

这句话拨动了赵云脑海中最后一根理智的弦。

他撕开避孕套的包装,做好防护措施后一挺而入。

穴肉纷纷簇拥着赵云滚烫的性器,那里还是很紧,刚刚的开拓对于赵云的庞大还是变得微不足道。赵云慢慢抽插起来,有了润滑液的作用方便了许多。

两人都是第一次做这种荒唐的事,不妨有些青涩。

赵云修长好看的手抚上诸葛亮的腰侧,没有一点病人柔柔弱弱的虚软,手感顺滑的肌肉均匀的分布着,仔细看还能看见若隐若现的腹肌,不过和赵云的相差甚远。

诸葛亮强迫自己适应着下体的感觉,但还是没什么用,那温度几近可怕,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诸葛亮。赵云渐渐熟悉了诸葛亮的身体,在他的穴里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仿佛要把他贯穿。

身后的痛楚撕扯着诸葛亮的神经,他无意识地溢出美妙叹息。翻涌而来的浪潮仿佛将他吞噬待尽。

穴里的褶皱被勾勒出一个美妙的弧度。赵云不断缩短着两人之间的距离,感受到诸葛亮穴里突出的那一部分,每一次都深深的碾压着那块软肉。

“啊…”诸葛亮发出一声叹息,“轻.….哈…轻一点…”

“嗯。”

赵云逐渐放轻了动作。

敏感点被反复蹂躏的强烈快感几乎盖过了被侵犯的疼痛,猛烈的撞击让诸葛亮的前端高高挺立。赵云腾出一只手来轻轻抚慰着诸葛亮的前端,时不时用指尖微微掠过那已经流着些许清液的铃口。

前后同时的快感同时侵入着诸葛亮的神经,在赵云一次又一次碾压着他的敏感点的时候缴了械,两人的腰腹间染上一片白浊。

待到诸葛亮还没有缓过神来,赵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撞击。

诸葛亮湿润的眼睛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快感,生理性的泪水伴随着支离破碎的呻吟声缓缓滑落。

赵云抹去那一滴晶莹,轻抚着诸葛亮的脸颊和他交换了一个湿润的吻。

诸葛亮清晰的感受到了赵云微凉的精液在自己的前列腺上滑过,缓慢的流到了最深处。

诸葛亮的身体让赵云沉迷,无论是他的哪一部分。

他那透露着静谧的蓝色发丝随着微微晃动,白湛的脖颈上映着诱人的红印,好看的蝴蝶骨微微凸出,像是白嫩的羊脂玉一般。

两人终于结束了这一场疯狂的性爱,在对方的怀中入眠。

06

赵云第二天一如既往地把早餐端到诸葛亮的房间,惊讶的发现他已经起床洗漱了。

恢复地真快呢……

赵云把早餐放在桌子上,打开浴室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诸葛亮只穿了一件纯白的衬衣,站在水池前,慵懒的刷着牙。闻声,朝赵云看过去。

赵云感觉全身上下的温度都涌到了他的脸上,他的目光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诸葛亮,仿佛能用目光将诸葛亮身上那一件单薄的衣服脱下来一样。诸葛亮见赵云这副魔怔的样子,不紧不慢的结束了洗漱,抹上水乳后踱步到赵云面前,双手搂上赵云修长的脖颈,在他耳边暧昧的说到:

“没人教过你这样看着别人不礼貌吗?”

温暖的气温打在赵云的耳边,不由自主的别开头,让不适感降到最低。

这一小小的举动让诸葛亮有点不爽,他环在赵云身后的手毫无预兆地收紧,踮起脚尖吻上赵云的唇。诸葛亮刚想结束这个吻,赵云就将手扣在诸葛亮的脑后,加深了这个绵密的吻,两人的舌在对方口中缠绵悱恻粘腻的声音围绕在两人的耳边。

赵云刚把诸葛亮送回房间,准备离开时,他感觉周围的空气仿佛变冷了一个度,诸葛亮的这个冷漠型人格不怎么让赵云舒服。他转身,诸葛亮坐在窗前。赵云朝诸葛亮所在的床边走了过去。

赵云觉得他真是疯了,有一天他尽然会和他的病人兼杀人犯做爱。不过诸葛亮确实有着和别人不一样的,特有的吸引力,让赵云把全部目光都放在他身上。

诸葛亮的眼睛是带着点群青的天蓝色,赵云很早就注意过。他的眼睛就像他本人一样,静谧,无情,深不可测,让人看一眼就会完全沦陷。赵云用手抚上那淡粉的唇。软绵绵的唇微微张开,呼出的气息打在赵云的手指上。这暖昧的动作让赵云第一次深刻感受到诸葛亮的体温。

赵云用手轻轻扫过他的唇珠,赵云低下了头,小心翼翼地吻上诸葛亮的唇。果然很软,赵云心想。

诸葛亮探出舌尖,像是索吻一般,装成一个正在品尝事件情爱的普通人。可惜出卖他的不是那拙略的吻技,而是那不怎么正常的体温,简直像个冷血动物。

赵云的手扣住诸葛亮的脑后,加重了这个不怎么轻松的吻,两人的舌在口中缠绵,大量分泌的津液顺着二人的嘴角流了下来。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暗,皎洁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撒进卧室,流出的津液被衬的格外晶莹。

诸葛亮的另一个人格具有他的独立思想,但每次都不能完全转换。也就是说这个人格转换时,诸葛亮应该能清晰的感受到另一个人格的转换,而且每次都在努力地压制。这是赵云的理解。就好比现在。

赵云轻轻的把诸葛亮放在柔软的床上,他解开诸葛亮的衬衫就像解开一间精美的礼物一样。

房间里的光线略微有些昏暗,把诸葛亮的脸色衬的愈加惨白瘆人。他现在的状态到是像大病初愈的样子。赵云用手指探向那隐秘之处,那里的温度也冷的吓人。

赵云用手指慢慢的开拓着那迷人的粉穴,穴肉完全没过赵云的手指,像丝绸般柔软迫不及待的裹住了赵云的手指,在紧致干涩的穴里慢慢游走。赵云努力把开拓的过程做的小心翼翼,他不想伤到诸葛亮半点。

身后的异物感被无限放大,诸葛亮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软绵绵的呻吟。赵云用沾满润滑液的手再一次探进去,情色的水声在这宁静的环境下显得更加突元,若隐若现地围绕在两人身畔。

诸葛亮双手环上赵云的脖颈,在他耳边呼出冰凉的吐息:“快点啊。”

这句话拨动了赵云脑海中最后一根理智的弦。

他撕开避孕套的包装,做好防护措施后一挺而入。

穴肉纷纷簇拥着赵云滚烫的性器,那里还是很紧,刚刚的开拓对于赵云的庞大还是变得微不足道。赵云慢慢抽插起来,有了润滑液的作用方便了许多。

两人都是第一次做这种荒唐的事,不妨有些青涩。

赵云修长好看的手抚上诸葛亮的腰侧,没有一点病人柔柔弱弱的虚软,手感顺滑的肌肉均匀的分布着,仔细看还能看见若隐若现的腹肌,不过和赵云的相差甚远。

诸葛亮强迫自己适应着下体的感觉,但还是没什么用,那温度几近可怕,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诸葛亮。赵云渐渐熟悉了诸葛亮的身体,在他的穴里肆无忌惮的横冲直撞,仿佛要把他贯穿。

身后的痛楚撕扯着诸葛亮的神经,他无意识地溢出美妙叹息。翻涌而来的浪潮仿佛将他吞噬待尽。

穴里的褶皱被勾勒出一个美妙的弧度。赵云不断缩短着两人之间的距离,感受到诸葛亮穴里突出的那一部分,每一次都深深的碾压着那块软肉。

“啊…”诸葛亮发出一声叹息,“轻.….哈…轻一点…”

“嗯。”

赵云逐渐放轻了动作。

敏感点被反复蹂躏的强烈快感几乎盖过了被侵犯的疼痛,猛烈的撞击让诸葛亮的前端高高挺立。赵云腾出一只手来轻轻抚慰着诸葛亮的前端,时不时用指尖微微掠过那已经流着些许清液的铃口。

前后同时的快感同时侵入着诸葛亮的神经,在赵云一次又一次碾压着他的敏感点的时候缴了械,两人的腰腹间染上一片白浊。

待到诸葛亮还没有缓过神来,赵云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撞击。

诸葛亮湿润的眼睛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快感,生理性的泪水伴随着支离破碎的呻吟声缓缓滑落。

赵云抹去那一滴晶莹,轻抚着诸葛亮的脸颊和他交换了一个湿润的吻。

诸葛亮清晰的感受到了赵云微凉的精液在自己的前列腺上滑过,缓慢的流到了最深处。

诸葛亮的身体让赵云沉迷,无论是他的哪一部分。

他那透露着静谧的蓝色发丝随着微微晃动,白湛的脖颈上映着诱人的红印,好看的蝴蝶骨微微凸出,像是白嫩的羊脂玉一般。

两人终于结束了这一场疯狂的性爱,在对方的怀中入眠。

06

赵云第二天一如既往地把早餐端到诸葛亮的房间,惊讶的发现他已经起床洗漱了。

恢复地真快呢……

赵云把早餐放在桌子上,打开浴室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诸葛亮只穿了一件纯白的衬衣,站在水池前,慵懒的刷着牙。闻声,朝赵云看过去。

赵云感觉全身上下的温度都涌到了他的脸上,他的目光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诸葛亮,仿佛能用目光将诸葛亮身上那一件单薄的衣服脱下来一样。诸葛亮见赵云这副魔怔的样子,不紧不慢的结束了洗漱,抹上水乳后踱步到赵云面前,双手搂上赵云修长的脖颈,在他耳边暧昧的说到:

“没人教过你这样看着别人不礼貌吗?”

温暖的气温打在赵云的耳边,不由自主的别开头,让不适感降到最低。

这一小小的举动让诸葛亮有点不爽,他环在赵云身后的手毫无预兆地收紧,踮起脚尖吻上赵云的唇。诸葛亮刚想结束这个吻,赵云就将手扣在诸葛亮的脑后,加深了这个绵密的吻,两人的舌在对方口中缠绵悱恻粘腻的声音围绕在两人的耳边。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