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合集   作者:零度无汽酒
评分:
10.0 (1人已评)
信白车车文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囚笼

“启禀皇上!如今边疆战事紧急,望皇上将抓捕李白一事稍后再议!”刘备跪在大殿之下,身边尽是文武之臣。
韩信望着众人,嘴边露出一抹冷笑,刘备只觉身边气压顿时低了几分。
韩信缓缓开口:“刘将军所言极是,如此,朕批你去驻守边疆,望爱卿可以尽快收回城池。”
刘备做了个礼:“臣领命!”

[皇帝殿内]
韩信一步步慢慢往暗室走去,举起手打开暗门。幽暗的室内照进一缕金碧辉煌的光,可还没等李白看真切,又被一个黑影遮住。
“李白,你猜猜今天朕听到了你什么?”韩信的声音回荡在暗室内,犹如恶魔的的嗓音传入李白的耳朵。
李白被铁链拷住双手,使他的手被吊了起来,身体也随着那高度被迫直起。他的双腿跪在地方,脚踝的位置锁着两个脚铐,他就被紧紧钉在原地,膝盖因为长久的颤抖磨得通红,些许地方还磨破皮。
他全身上下只有一件似有似无的轻纱外衣,根本遮不住身上那些痕迹。李白的腿根发颤,仔细一看才发觉腿间被放着两个器具。
李白是双性人,这件事只有他和韩信知道,当然,出于韩信那罪恶的占有欲也不会让别人知道。
“唔……”被一个精美的木球堵住嘴的李白,只能呜呜的发出声音,由于长时间保持这个状态,李白的下颚感觉快要脱臼了。
韩信并不在意李白如何,继续道:“我来告诉你吧,今天刘将军让朕将逮捕你的事往后放放,还说什么战事要紧。”韩信冷笑了几声:“可惜,他不知道,我一早就抓到你了,还有,我没记错的话,你先前和那刘将军,关系挺不错吧?他这是在帮你争取时间吗?”
韩信的眼眸很暗,像是深渊一般,令人看不透他。李白跟刘备关系的确好,但刘备并不知道李白的身份,他怕韩信迁怒于刘备。
李白呜咽着摇头,嘴里说不了话,只能不停地发出呜呜的声音。韩信扯住李白的头发,经过几天的折磨李白的头发有些凌乱了,前额的发丝贴着眼角。
韩信似是不经意地拨开遮住视线的发丝,勾了勾嘴唇:“所以……朕让他驻守边疆,没有朕的指令,他是回不来了。”李白的瞳眸缩了一下,他知道刘备的性子,若不是他相信的,一定会去找到真相。如今韩信让他去边疆,他定会去找线索,先不说自己的身份能不能自保,让刘备去敌国冒险,很可能尸骨无存。
韩信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你不是向来对他很信任吗?让他去探出敌情,你应当很放心吧?”
李白轻轻地摇摇头,已然是对此事不愿再说了。
韩信见此,不由心里一火:“怎么,他就让你这么在意吗?”说罢,他靠近李白,将李白身下的器物又往里顶了些。李白激得仰起头,胸前的两颗红豆随着李白的呼吸颤颤巍巍。
韩信冷笑一声,将李白的花穴内滑珠的开关打开,一长串的珠子开始转动起来,由于过长的珠子贯穿李白的甬道,转动时蹭过李白的敏感点,让李白腿一软,整个身体往下掉,但因为双手被拉住的问题,只能硬生生扯得手疼。
与此同时,李白后穴的玉璧随着动作滑出了些,韩信适时地按了回去,并暗暗地警告道:“夹紧了,别让它滑出来了。”
李白听到只能不停的收紧后穴,但也会引得花穴收紧,这样的话珠子就会在敏感点上转动。
韩信听到暗室外有动静,于是拿了个锁精环给李白套上,挺直的阴茎在这个的作用下涨的通红,李白想说话,但无奈被木球紧紧堵住。韩信温柔地亲吻了李白的额头,对他说:“乖,我很快回来。”

韩信退出暗室,没有了眼底的温柔,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阴翳。门外的太监似乎有急事找他,在暗室内的李白听不真切。
时间这个概念在李白紧绷的身体中逐渐模糊,一直得不到高潮的李白做什么都无济于事,只能呜呜咽咽地在暗室内感受时间的漫长。
花穴的滑珠时时刻刻彰显自己的存在,后穴又不得已的夹紧,他是怕韩信的,不敢违背他。而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也不配和韩信叫嚣。
李白虽然不承认,但他是爱过韩信的,甚至他有想过为了韩信背叛自己国家,但他不行,不可以。
李白落下一颗泪珠,在零散的月光下,那颗泪珠显得越发落寞。

待韩信回来后,已然快一个时辰了,李白因为长时间的颤抖有些支撑不住了,腿间一片泥泞,因为前头不能高潮的缘故,他愣是用花穴经过了几次高潮,地板上淅淅沥沥的都是李白的花液。
韩信觉得有些好笑,曾经那个反手捅他一刀的奸细李白,如今却成了自己的阶下囚。他把李白的镣铐全解开,由于长时间没有活动,铁链一解开李白便直直地倒下来,好在韩信贴心地扶住,李白才没有撞到地板还顺手把李白的口球摘下。
“李白,”韩信叫道:“告诉我,谁指使你来的?”韩信拉起李白,让他直视自己。李白轻轻动了下酸软的下颚,并没有回答。
“我劝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李白。”韩信有些不耐烦了,比起国家大仇,韩信更想知道是谁能让李白这么卖命。
“韩信……”李白泛起泪光,落寞又无奈的神情展现出来,韩信只觉心脏一停。
李白开了开口:“事已成定局,你又何必如此。”韩信怒了,他扇了李白一巴掌,本就虚弱的李白被扇倒在地,惨白的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多添了分凄美。
“李白!”韩信吼道:“你我之间,终是要走到这一步吗?!”

当年韩信继位,李白作为一直在背后支持他的人,自然也坐了高官。但二人皆知,他们与普通君臣是不同的,他们都深爱对方,却因为地位身份,不能捅破这层窗户纸。
李白更是知道,自己爱上韩信本就是个错误。他说敌国的间谍,来此本就是要得到韩信的信任,却在与韩信的相处中无可自拔地爱上了他。
韩信虽然固执,但他有自己的想法,很多时候在翻风复雨的朝廷上能立得住脚。而自己,在得知韩信心悦自己时,却无法直视这份感情,甚至不忍心拒绝他,愣是和韩信保持了五年之余的感情。

回过神,李白已经被韩信拉到寝室内,里面穿梭这许多交织的麻绳。
李白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
“爱卿……”韩信凝视李白,只有他打算搞什么坏点子的时候才会这样叫李白。
李白猛的一颤,韩信轻笑了一声,不知从哪拿出一对乳夹,软胶质的乳夹上吊着一个铃铛和一个吊环,随着李白的动作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在偌大的室内显得尤为色情。紧接着,韩信拿出一块黑布,给李白蒙上眼睛。
韩信看着泛红着脸的李白,领他走到那些绳子出,并让李白跨了过去。略高的绳子要李白稍稍踮着脚才能不蹭过花穴。
韩信给李白胸前乳夹上的吊环穿了条细绳子,只要韩信一拉动绳子,就会扯动李白的乳夹。
韩信轻笑一声,拉着细绳往麻绳的前方走。李白只能被迫的跟着走,可他很快发觉,粗糙的麻绳绑了一个结,像拳头大小的。本就被麻绳磨得通红的花穴再想经过那个绳结,必定是要不是力气的。
韩信见李白在那绳结前逗留,似是不耐烦地扯了扯细绳,被乳头刺激的李白只能随着牵动走,动作间乳夹的铃铛不停作响,清脆的铃声让李白羞耻得简直想找洞钻。
但很快,李白的注意力便被绳结转移了。不小的绳结毫不留情地碾过李白的花穴,而嫩红的花瓣却又紧紧地咬着不放,在麻绳上留下不少花液,甚至有些浸湿了麻绳的体液随着滴落在地上,形成一路的水洼。
韩信很满意的看到李白这幅样子,他走过李白的身边,稍一用力,李白便半坐在不知道已经第几绳结上。偏偏韩信还伸手挑弄李白的阴茎,本就被锁精环套得紫红的阴茎只能颤颤巍巍从龟头漏出几滴清液。
看着如此,韩信恶劣的弹了弹小李白,谁知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般,花穴里的水哗的一下全浸湿了绳子,同时也滴滴答答的弄湿了地板,李白硬生生地用后面高潮了。
韩信还想出口笑李白,谁知李白撑不住身体愣是倒了下来,韩信急忙接住他,温热的双手搂着李白干瘦的腰肢。
李白应是有些体力不支,本就没怎么吃过东西的李白再加上被韩信这么一折腾,更是晕了过去。

等李白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韩信的床上,而韩信只是握着自己的手趴在一旁。见此,李白不由紧握住韩信的手,他是爱韩信的。
韩信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缓缓睁开了眼睛,见李白眼里闪着泪光的看着自己,心里也不由一紧。
“重言……”李白开口,称呼却是韩信许久未能听到的,“带我走吧。”韩信猛的看向李白,对方却是满幅依念的模样。
“当真?”韩信不确定地问道,李白反而对他笑笑:“当真,反正你也在外说我已经死了吧?”
韩信没想到自己被这么戳到,倒也没有生气:“确实,太白,只有你最了解我了。”
说罢,韩信翻上床,单手撑在李白枕边,低头吻上李白柔软的唇。李白也主动回应,勾着韩信的舌尖轻轻搅动。
最动情莫过于此刻,韩信掀开李白的被子,抵着那已被开发了许久花穴直直顶进。
“啊哈!”李白挺了挺腰,把胸前有些红肿的乳头送进对方嘴里。韩信也配合地吸吮起来。
湿热的花道紧紧包裹韩信的男根,花液也浇湿了它。韩信开始抽动起来,没抽出间都带出些许花液来。
韩信找到李白的敏感点,猛的往那里顶弄,李白立刻软了腰,腿根止不住地打颤,脚趾也卷着。
“别……慢点,重言……”李白抬头索吻,韩信便干脆霸道地搅弄李白的舌根。
“唔……”李白呻吟着,韩信更加快的顶弄那块软肉,花穴的汁液一次又一次的浇灌下来。
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淹没了李白,让他有些紧张了:“韩信!别……我要……”李白推脱韩信,却被他死死按在床上,甚至为了不让他说出话吻住李白。
“呜呜!”一瞬间,随着精液,一股淡黄的液体也喷射而出。“太白……”韩信微喘着气,“你被我操尿了。”李白把头埋在韩信的肩膀,小声道:“你快点……”
韩信并没有介意这个插曲,加快了速度,插得李白舒服的仰起头。
韩信顶在深处射了出来,李白也随之晕了过去,韩信问了问他的唇,替他清理好身体。
“太白……你是我的。”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