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一些云亮   作者:一朵甜白°
评分:
10.0 (1人已评)
标签: 云亮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七月流火·下(哥哥篇番外二)



04

赵云隐隐猜到了诸葛亮情绪的不对劲。
不只是那一晚,之后许多天他都恹恹的,偶尔还会在和自己说话的时候走神。
但一时之间他又找不到问题的源头。

对此,赵云在冥思苦想了一周后,选择了向诸葛亮直接发问,他不习惯也不擅长于绕弯子。

“哥你最近怎么了?”赵云关切地问道,他刚从厨房洗完碗回来,诸葛亮今天吃得也不多,这让他忧心忡忡。
“是工作上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了吗,还是……”
“没有,你别多想。”诸葛亮果断退了一步,躲开了他的直球攻击。

他曾无数次想过要坦白自己的心态变化,可每每想要张口时又觉得难以启齿。
说自己因为一张抓拍的照片莫名其妙吃飞醋,看不惯别人盯着自己的人;还是因为回忆起过去的遭遇,而情不自禁地共情了赵云的处境?
无论哪一种,都不像是诸葛亮平时的行事风格,他也羞于启齿。

“跟工作无关,也不是什么大事。”
还是这样,说了又好像没说,赵云感觉自己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有力无处使。

“是和我有关的事情吗?”他又问出一句。
诸葛亮被戳中了心事,一时哑然。
果然是……赵云飞快地瞄了他一眼,没有错过他短暂的一瞬凝滞,继续向下说:“对不起我周五的时候不在家,不能给哥做晚饭……”
“哥最近吃得不多,是不是我做的饭菜不合胃口,不喜欢的话可以直接说,没关系的!下次你有什么想吃的告诉我,我都可以去学。”
“这没什么的。”
“还有,大二的课排得比较满,能陪哥的时间确实比以前少了很多,我会想办法调节的。”
……
赵云倒豆子一般说了许多,条条都是自我反省,听内容估计他在心里也想了不短的时间。
“够了,跟你也没有关系。”诸葛亮越听越觉得心口发紧,是以有些生硬地打断了他的检讨,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是我自己的问题。”
赵云登时哑了火,嘴角紧抿。
看到他的表情,诸葛亮意识到自己的那句“没关系”不妥,他试图补救,放缓了语气说道:“你没有做错任何事。”

没有做错,那是因为我遗漏了什么吗?
赵云烦闷地叹了口气,终于问出了这几日都在纠结的问题:“你坚持要自己来处理,是因为不信任我吗?”
“当然不是。”诸葛亮当即反驳。他微微皱眉,瞥见赵云满含担忧的眼神,又不由自主地放松了几分。
他低头盯着脚边的地板接缝处,好像被卡在其中的是自己。
那些梗在心里的苦涩愁绪,和过去不愿惊动的沉疴,搅和成一团乱麻,作了诸葛亮的桎梏,叫他动弹不得。
诸葛亮说不出什么别的话,只能闷闷地又重复了一遍,试图加重这句话的分量:“我没有不相信你。”

可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我想再问一句,哥。”
赵云走到他身边两步远,没有继续靠近,也没有坐下,他开口的嗓音几乎有些颤抖:“你现在讨厌我吗,想跟我分手吗?”
“你说什么?”诸葛亮不答反问,他在一瞬间握紧了拳,眸光闪烁不定。
赵云他,果然已经想到了这一步吗?
他愈发用力地掐着自己,掌心生疼,诸葛亮单手撑在桌面上,心一横,猛地站起身来。
他孤注一掷似的抬头去看赵云,想看看他此时是否已经下定了要分开的决心,抑或是仍有不忍,至少自己还有机会争取……

下一秒他惊愕地发现——
赵云几乎要哭出来了。

高大的青年站在自己面前,嘴角被自己咬得发白,脸上憋得通红,宝石蓝的眼睛里濛濛然,定睛一看不难察觉他眼角的水光,正泫然欲坠。

这是诸葛亮未曾设想到的情况。
他神情恍惚地想,赵云他,其实是误以为自己想要分手,所以……哭了吗?

原来不只是自己会对两个人的关系患得患失。
在诸葛亮心神不宁的同时,他的小男朋友也在因为担心自己,辗转反侧地反省着,尽管他根本什么都没有做错。
如果自己始终陷入在情绪的泥沼,对赵云来说亦是一种不公平。
他把自己藏得太深了,习惯了默默抚平心里的褶皱,不要让他人触碰分毫。以至于经年累月后,诸葛亮渐渐忘记了对另一个人毫无保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没有,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你分手。”诸葛亮觉得自己多半是被赵云传染了,否则怎么连自己都鼻头发酸。
“从来没有。”

得到了诸葛亮正式的回答,压在赵云心头多日的巨石终于得以轻轻放下,随之涌现的是无穷无尽的、远超意料的欣喜。
赵云向前走了一步,抱住了诸葛亮,下巴轻轻地搁在他的肩膀上,贴在他的耳畔,带着点轻微的鼻音说:
“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非常非常爱我。”

喂喂,这算是得寸进尺吧。
诸葛亮回抱着他,被吹过耳廓的热气刺得一激灵,小声回答道:“……是。”
“怎么办?”赵云埋在他的肩窝里,情不自禁地蹭了蹭,好像一只大型犬。诸葛亮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说话时喉结的震颤。
“我好喜欢你啊。”

好了好了,知道了。
诸葛亮轻轻抚摸着赵云的后脑,一边分神想着,得亏两人现在是拥抱的姿势,否则赵云一定会看到自己因为他的几句话,满脸通红得像个雏儿。

“所以啊哥,你可以尝试更依赖我一点,有什么不开心的不要一味地藏在心里,我非常认真、迫切地希望能帮助到你。”自己一个人闷在心里乱猜的感觉实在是糟透了。
诸葛亮此时隐隐有松动的迹象,赵云自然不能放过这样的时机,扶着他的脸,轻轻吻在他的唇角。
“我们现在是恋人不是吗?如果有了我之后,哥还是得完全依靠自己的话,那我也太差劲了吧。”
他说到这里小声地笑了。
两人贴得很近,诸葛亮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气息和味道,喉咙有些哽塞,他终于抬起眼睫,伸手按在赵云的手背上摩挲着。
诸葛亮低声开口,似是喃喃自语:“是啊你长大了。”

这是他的男朋友赵云。


05

诸葛亮拉着他走到客厅沙发坐下,做好了促膝长谈的准备。

“学校里……追你的人多吗?”
诸葛亮偏过头看向赵云,轻飘飘地问了一句。这句话梗在他心头多日,不上不下,但他说出口的时候还是努力让自己显得坦然,表情几乎没什么变化,让人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如何。
“有。”赵云乖乖作答,他在这方面从不隐瞒,“但是不算多,我都拒绝了。”

他会有追求者并不奇怪,长得帅性格好,是大学生中的男朋友顶配。
至于赵云曾经提过的“有对象论”……
其实细想之下也不难猜。

首先赵云嘴里的那个对象,从来没有当面出现过——这一点姑且可以用两人是高中情侣,所以目前是异地恋来解释。
但根据他的室友透露,赵云入学这么久以来,并没有什么女生给他晚上打电话或者打视频。
也就是说,如果除去他本人承认正在恋爱的这一点证据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实证能说明赵云确实不是单身。
说不定只是他随口胡诌的借口罢了,仅仅唬得住刚入学的同学们,现在一年多过去了,连张照片都没看见,其真实性俨然待考证。
这也正是那些女生蠢蠢欲动的底气。
所以这就是诸葛亮这几天不痛快的原因。

“不单单是这个……还有你之前说想搬过来,我一直没同意。”诸葛亮深吸了一口气。
想要挖空自己的心思了,将它们对另一个人和盘托出,需要莫大的勇气。因为里面除了缠绵爱意,还有他的殷忧、忐忑和沉湎不前。

“因为我担心,如果被你的同学发现,你其实是和我住在一起,事情会变得怎么样?”
他的声音渐渐低弱下去,似是无奈的脱力,却又分明地捏紧了手心。
“我不希望看到你和当年的我一样。”

像诸葛亮当年一样,因为那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而饱受非议,平静的生活骤然被打破了节奏。之后他又因为事态发酵得愈演愈烈而不得不以彻底脱身的方式,这才彻底逃开了这些遮天蔽日的杂音。
但事情并不是到此为止的,无端被牵连的阴影长久地笼罩在诸葛亮的心中,他已然足够心智坚定,才慢慢地从中解脱。
当时的诸葛亮在念大三,出国本就在计划之中,情急之下不失为一种退路。
但赵云如今才刚上大二,家中的父母更不像是诸葛家那般开明豁朗,可以轻易接受自己儿子喜欢同性甚至还要同居的事实。

换句话说,诸葛亮觉得他犯不起,也犯不着去冒这样的险。同时也深刻地忧虑着,这件事会影响到两人之间的关系。

赵云没想到诸葛亮会这么直白而坦率地承认,他正在为自己吃醋这件事。
以男朋友的身份相处了快一年,赵云渐渐摸清了诸葛亮的性格,明白他不是会把情情爱爱时刻挂在嘴边的人。
想到这里,赵云心中不免有些暗暗的雀跃,但他没有表露得太明显,只点了点头作为回答。

“原来哥一直以来不肯松口的原因……”
“在我。”
居然是我。
赵云终于豁然开朗,他深吸了一口气,又重重呼出,心头一阵阵发酸,又好像吊着千斤重的物事,沉甸甸地一个劲儿往下坠。
两个人刚刚表白心意的时候,赵云就提起过要搬过来和他一起住,当时被诸葛亮以时机未到的理由搪塞了过去。

这一次终于得到了诸葛亮压在心底的真实答案。

赵云原本假想过很多原因,也许是诸葛亮习惯了这么多年的独居生活,也许是他还没有彻底接受自己,也许是他不希望自己每天花时间在来回的路上……但他明明也默许了赵云可以周末过来留宿。
如此种种,一度让赵云觉得矛盾。
直到近日才茅塞顿开。

原来是自己没有找到真正的症结所在,而真相让他喜忧参半。被诸葛亮这样牵挂、在意,赵云自然是欣喜的,只是他心中积郁重重,也着实叫人心疼。

“我明白你的顾虑了。”赵云思索了片刻,认真地看着诸葛亮说道,“后面这个问题……我目前确实没有彻底解决它的能力。只能先暂时瞒住,不让其他人发觉我和哥的关系。”
心口隐隐有些坠痛,个中滋味难以言说。他现在能做的实在太少,但更不想自欺欺人,或者用什么漂亮话来蒙蔽诸葛亮。
随随便便地公开出柜,对现在的赵云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更何况这对两人的关系、对诸葛亮本人都可能造成毁灭性的后果。
他绝不能让七年前的事态重演,而是要仔细筹谋,无论是身边的朋友同学,还是家里的父母,都得要徐徐图之。

“但前者,我想我们现在就可以解决。”赵云笑了笑说,“如果哥允许我在学校里秀恩爱的话。”
虽然两人现在用着成套的水杯、牙刷、剃须刀、拖鞋、睡衣、内裤等等,周末的时候还可以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凡此种种都昭示着他们足够亲密,却是别人都看不到的。
“你想做什么?”诸葛亮微微蹙眉,似乎在认真思索着他的意见。

这个时候能想什么?
赵云颇为强势的拥吻很快给了他答案。
他们不是第一次在客厅做,茶几的抽屉里还放着用过几次的润滑。
不过赵云今天的状态显然不同以往,他肉眼可见地兴奋过头了,因为他所真诚对待的人,也远比他想象的更加爱护自己。

诸葛亮仰面躺着,低头只能看见埋在胸前的棕色脑袋。
衣服被赵云拱到胸口,他自上而下地啃咬着他的每一寸肌肤。他的动作有些急躁却未失分寸,舌尖和牙齿一并在胸口流连,细心留着诸葛亮的喘息中是否有痛呼。
“呼……不要再舔,唔,别咬!”
怎么越来越像大型犬,诸葛亮被啃得又痒又爽,哭笑不得地推了推赵云的额头。
他撑在沙发上稍稍坐起身来,衣摆滑落时划过方才被吮吻到敏感的皮肤,激出一阵阵过电般的颤抖。
诸葛亮与赵云额头相抵,鼻尖蹭着鼻尖,急促的呼吸融于一处,具是意乱情迷。
不知是出于汹涌情潮的翻卷还是吐露心声之后的畅快,他闭上眼睛,用湿润的唇瓣磨蹭着赵云的唇角和面颊。
光溜溜的膝盖顶着他的侧腰,小腿顺势而上把赵云箍在自己敞开的怀抱里。
诸葛亮低声呢喃,隐隐含笑:“要是把我舔射了,你可就没得玩了。”
再往后,他就说不出话了。
……
……

“明天有早课。”赵云像是倏尔想起这茬。
诸葛亮正被他撞得浑身酥软,全然记不得还有明日,此刻终于恍然,在他胸口有气无力地捶了一记:“……那你,还胡闹。”
“不不,我只是觉得正好是个机会。”赵云笑着握住他的手,几乎能感觉到薄薄皮肤下汩汩流淌的震颤,他在诸葛亮的手心舔吻着,动作轻柔地啃咬在手腕。
“哥,给他们看看吧。”


赤诚地爱一个人太难,从下定决心开口将自己交付,到每一日相处,同受漫长的时光磋磨,皆是难处。
可好在他们相视时,望进彼此眼里,瞧见的仍然是无尽爱意。


06

至于给其他人看什么——
赵云周一回学校上课,他一扫前几天的颓靡,精神抖擞地坐在了前排。

面对同学们投来的暧昧的、好奇的目光,当事人非常坦然地摸了摸脖子上的印子。
这是昨天诸葛亮留下的,他故意吮得用力了些,是以留到了早上仍然明晃晃的,异常打眼,让每一个有意无意看见的人都不由自主地联想到更多。
赵云理直气壮地反问:
“你们没有自己的对象吗?”


END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