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尼龙】舱室的玻璃窗   作者:Irene
评分:
0.0 (0人已评)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No.1

  他凑上前去,百叶窗只拉上了大约四分之三,而透过玻璃窗剩下的部分,正好能看到屋里的床榻。床被柜子挡住了一些,并不能看到全部,只能看到床上大概是半跪着个男人,一双腿挂在他腰上,随着动作摇晃。
  “唔......尼摩......”
   这个声音尼德·兰再熟悉不过了,往日就柔和的声线被情欲浸染得更加的软,喘着气喊着“尼摩”“尼摩”。那正是与他们同行的生物学教授,皮埃尔·阿龙纳斯。
  “尼摩”这个名字就更不用提了,鹦鹉螺号上除了船长,估计没有人会叫这个名字。所以那位尼德·兰往日就看不惯的怪人尼摩船长,大概率也是床上那个男人。他的大衣散落在地上,但身上的衣物没有尽数褪去。再往前......尼德·兰心虚地收回了目光,不敢再看下去。
  他愣愣地站在那里,一时间僵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室内的二人似乎刚开始不久,阿龙纳斯还在推拒。
  “别......等一会儿尼......尼德·兰......该来了。”
  “都已经过了你和他约好的时间,况且就他的性子,是不会来的。”
  尼德·兰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这才缓过神来,又顺着玻璃窗透出的窄缝向内望去。
  尼摩船长的话刚说完,阿龙纳斯的嘴似乎被什么堵住了,发出的声音也变得闷闷的。尼德·兰凑上去仔细听,还能听到细密的水声。
  他的思想立刻向奇怪的方向滑过去,八匹马拉不住了......他们......好像是......
  “时间还早......你别......”
   阿龙纳斯的推拒被尼摩突如其来进入的一根手指堵在了喉咙里,他发出一声喘息,挂在尼摩腰上的双腿也在瞬间收紧。
   尼德·兰听着阿龙纳斯的喘息,尴尬地攥紧了自己的衣袖。他倒也没有偷看别人房事的爱好,刚准备离开,心想以后可千万不能把今天的事说漏嘴了,他退回一步,却又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猛地转过身——
   “康赛尔?”
   原来是阿龙纳斯教授的助手,尼德·兰故作镇定地寒暄着:“你怎么在这儿?”
   “是先生让我今天来找他的,说是有事要说。”他抬手看了看时间,“都过了五分钟了,希望先生不会责怪我。”
   谈话间,康赛尔忍不住注意到并不怎么善于伪装的尼德·兰不自在的表情,“你这是怎么了?”他说着,就要抬手敲门。
  “哎,别!”
  尼德·兰此时也顾不上伪装了,手疾眼快地伸手阻止。
  “为什么不让我敲门?”
  康赛尔带着点嗔怪的疑惑眼神看得尼德·兰心里直发毛,他抬手指了指玻璃窗缝隙的方向,“你......你自己看吧 。”
   康赛尔疑惑地凑上前去,刚好听到了尼摩的抱怨,
  “本来说好了今天来找你,怎么又有那个捕鲸手。”
  大约是因为阿龙纳斯下面还吃着他的东西,嘴里却还念叨着那个“捕鲸手”,让尼摩又心生不满。
  “他怎么最近总是来找你,好几次我们都上了床,那个没眼力见的家伙来敲门......”
  阿龙纳斯被尼摩摁成脸朝下跪爬的姿势,难耐地闷哼了几声,刚好露出爱痕交织的肩颈,康赛尔怕被发现,赶紧侧身躲好。他用求助的眼神望向尼德·兰
  “怎么回事?”
  尼德·兰没有回答,只是耸了耸肩,算是对房中的事的默认。
  康赛尔有些难堪,躲着不敢偷看,只是听着。
  “让他走他不走,总是来找你!”
  尼摩咬了一口阿龙纳斯的锁骨泄愤,攥着他的腰顶的更深了。
  “唔!”阿龙纳斯的眼泪都被挤出来了,尼摩的那东西本就尺寸骇人,往常都是有一小截进不去的,今日正在气头上,竟不管不顾地往里顶,“啊嗯......别......”
  “哈啊......不行......”阿龙纳斯昨天晚上被折腾了半夜,没休息多久又被拉起来欺负,他心里也有些窝火,见尼摩没有放轻动作的意思,成心顶了他一句:“我说了要跟他走......唔......你,你又不让......”
  “你要跟他走?”尼摩的声音沉了下来,心中的怒火止不住地向上涌。
  尼德·兰靠在窗边,莫名奇妙变成了矛盾的中心,吓得冷汗哗哗地直往下流。
  阿龙纳斯被尼摩的混蛋逻辑打败——他本来指的是在某一天和尼德·兰一起离开鹦鹉螺号,虽然他知道船长也会因此生气,但他没想到床上的船长完全领会错了他的意思——他咬着有些酸的牙根骂:“你以为谁都向你一样......唔!”
  回应他的是尼摩整根没入的性器,阳物已经深入穴道最深处的弯道,轻轻抽动阿龙纳斯就浑身打颤,四肢酥麻动都动不了。但尼摩可没打算就这么仿过他,拽着他的手腕扣在后腰,猛烈地冲撞起来。
  “你......你别......哈嗯!”
  “你想和他走,那我算什么?”
  吃醋的男人真是可怕,什么无脑的话都往外说。康赛尔在窗外默默地缩了缩脖子,替尼德·兰感到惋惜。
  “唔啊......你......你......”平日里温和冷静的教授先生快气疯了,“他......他是带我去陆地......谁像你这样......”
  两个人嘴上吵个不停,却一点也没有影响身下的如胶似漆,“咕啾”“咕啾”的水声听得人脸红心跳。听着阿龙纳斯说“谁像你这样”尼摩也忍不住感到心虚,却又因为心虚而越发的生气,
  “谁让你这么好看......”
  尼摩倒还委屈上了,尼德·兰和康赛尔都替阿龙纳斯感到无语,天地良心,他们可对这位“法兰西美人”没有兴趣。
  再之后阿龙纳斯就不说话了,到是尼摩的话越来越荤,尼德·兰和康赛尔都觉得实在难以入耳,匆匆跑路。
  “唔......太深......哈......”
  阿龙纳斯把床单都抓的皱皱巴巴的,临近高潮,他也没力气和尼摩计较,只能可怜兮兮地抱着被顶的凸起的小腹,颤抖着求船长拔出去一点。
  “舒服么?喜欢么?”尼摩整个人都贴在他背后,一遍揉弄着他胸口红肿的乳果,一边用言语欺负他,“快要射了是不是?”
  “唔......轻......轻点......”
  阿龙纳斯被他撞的有节奏地摇晃着,轻轻抽泣着转过头,没想到正对着尼摩的眼睛,尼摩看着阿龙纳斯泛着水光的蓝色眼睛,又变硬了几分。
  “你......你怎么还......唔......!”
  阿龙纳斯一如既往泄得比尼摩早,好在做这种事都是以尼摩的进度为准......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