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新年福利   作者:一屉夹心阿坝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你算是什么东西,也配缠着他?"

破旧的方头皮鞋在满脸横肉的男人脸上撵过,趴在天台装死的男人忍不住惨叫起来。

方头皮鞋的主人是一个长得很不错的青年,松松垮垮的破旧上衣,却极不协调地搭了一件崭新的黑色白领开衫,老旧的皮带把黑色衬裤堪堪勒在腰间,张扬的红色长发被随意扎在脑后。

他叼着一根烟,笑的狠厉,鞋底从男人脸上移开,他顺势蹲下。

烟已经抽了一半,烟灰中明灭的火星离地上的男人越来越近。

男人想要逃,滚了一圈却撞上了另外两条修长的腿,那人像是踹垃圾一样把他狠狠踹了回来。

"你行不行啊,红毛,老大等着呢。"
"你来?"
"我来就我来。"

被称作红毛的男人把烟撇在地上,百无聊赖地看着那人对着地上男人的命根子玩命踹了两脚,再把他一脚踹到旁边,不顾他凄厉的叫喊径直走下了天台。

红毛另点了一根烟,蹲下身,按在被踹到他跟前的男人眼睛上,男人已经没力气挣扎了,红毛又把他踹到另一边,随后站起身,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拍了拍手,走下了天台。

这里是一所学校,是全市最差劲的职高。

两人下了天台,有一个青年男子站在那等着他们,他的衣服很干净,白色黑领开衫,内搭一黑色体恤,白净的手指捻着一根烟,干干净净的样子在这脏乱的天台尤为扎眼,校服上别着小小的名片——李白。

"老虎,说了别着急。"

被称作老虎的青年一脸不服气,但终究是没有顶嘴。

而在他身后慢条斯理走下来的红毛却微笑着,像是处理了什么无所谓的事情。

"老大,解决了。"

听了这句话,李白心情很好的转头就走,他不用考虑后果,他们三个的家世,别说是废掉那男人一只眼睛,就算出条人命,也会有人帮着善后。

李白不愿意好好读书,他的父母便把他送到这么个破学校任他折腾,反正家里有的是钱让他败,他不是长子,公司也不用他操心。

红毛和老虎原是别的学校的校霸,不知为了什么原因转了学,跟在他身边做他的小弟——这一点,李白还挺自豪。

直到那天,李白出去玩女人,警察破门而入,直接给李少爷顺进了警局。

进去归进去,李少爷根本不在意,被保出来后又要接着去嫖,顺便给两个小弟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去给自己买套子。

老虎进门时,小少爷身上搂着一个,腿上坐了一个,裤子都脱了一半。

老虎黑着脸,当即就把两个女人拽着胳膊扔出了门,随后不顾李白的挣扎扯着他的手腕就把他塞进了车里。

车子开到了一个废旧工厂,李白下车时,红毛靠在工厂脏兮兮的墙壁上,笑吟吟地看着气急败坏的两人。

两人就这么拉拉扯扯进了工厂,老虎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操!你以为老子他妈放着老大不当跑你这来就是为了给你做这些乌七八糟的活的?"

老虎猛的拽过李白的胳膊,李白也不是个好相与的,顺势就一拳挥在了他脸上。

两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的打了起来。

话放出去了,但老虎到底还是心疼自己马子,处处让着。

早就被捧惯了的校霸哪里看得出来这些,只觉得自己占了上风,一拳挥得比一拳重。

"受不了就滚啊?"

老虎愣住了,也不躲了,就直愣愣的杵在那。

李白说了这话后看看老虎的反应也有点后悔,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破罐子破摔的准备再给老虎来一拳。

重重的拳头在半空中被截住,一直在不远处饶有兴致观望的红毛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李白身后,拦住了李白的拳头。

"可以了。"红毛还是那副嘻嘻哈哈的样子。

"拦着我你们两个都给我滚。"李白显然打急了眼。

下一秒,他的胳膊被大力往后扯,整个人也重心不稳向后摔去,身后的人并没有给他反应时间,把他提起来就掐住了他的脖子。

红毛的腿抬起来杠在李白想要举起来的手臂前,整个人压制的李白动弹不得。

"你是真的被惯坏了。"

红毛依然是平时那副痞里痞气的样子,眼神却是李白从没见过的凶狠。

掐着李白的手松开了,李白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就被抓着头发重重的摔在冷硬的桌面上。

李白的下巴狠狠地磕上桌面,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他…啊!"

桌面上的黑布被揭开,黑布下面是琳琅满目的情趣用品。

红毛顺手拿起桌面上一卷黑胶带,趁李白大脑缓冲的时间把李白的双手往后捆了起来,顺手把李白的裤子褪了下来。

"你他妈个畜生!变态!我操你妈…唔唔唔唔!"

李白的内裤被韩信拣了出来,直接塞进了李白的嘴巴,韩信从桌上那一堆东西中找出一捆情趣麻绳,把他的双腿分开绑在两个桌腿上。

嘴巴里都是自己的体味,男性的分泌物熏得李白一阵作呕,他有洁癖他们都知道,这个举动纯纯就是在恶心他。

他想呕却呕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平日里端茶倒水毫无怨言的男人走到他身后,在他的屁股上拍了几巴掌后,用胳膊肘强硬按住他的腰,两只大手把他的两瓣臀瓣掰开,把那隐秘的洞穴大喇喇地展示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

老虎这个时候走到了桌边,从上至下俯视着李白狼狈的样子。

李白还在猛烈的挣扎着,可是全身都被制住,他用尽全力也只能把自己的乳头磨得通红。

"操他。"红毛的声音依然带着笑。

不会的不会的老虎不会的不会这么对我的。

身后传来皮带解开的声音。

——操。

李白开始用力地夹紧臀瓣,想要藏起自己的后穴,却被红毛轻而易举地重新掰开,从未被插入过的后穴在空气中紧张的收缩,身后的老虎被勾的眼睛发红,脱裤子的动作愈加利落。

硕大的性器磨上李白的腰窝,臀瓣依旧被大大掰开,身后两个男人正肆无忌惮地视奸着他的后穴。

性器从腰窝滑向股沟,在后穴的褶皱上磨蹭,灼热的触感让敏感的后穴瑟缩起来,李白的身子往前拱,想要逃避这难挨的惩罚,更多的,是想掩饰自己被这么羞辱,而身下却在一点一点挺立起来的事实。

"哟,"红毛欠揍的声音响起,李白此时恨不得杀了他,"这就硬了,果然是个欠操的婊子,要我说,咱们一开始就上了他得了,还在他身边装这么久的孙子干什么,他肯定掰着屁股求操。"

老虎不耐烦的把皮带整个扔到地上,两根手指不顾李白的挣扎,硬是捅进了李白的后穴,肉棒在李白的会阴和囊袋处来回摩擦。

李白可能是天生体质敏感,不一会,从马眼淌出来的前列腺液顺着他的性器蜿蜒在他的囊袋处,随着老虎顶撞摩擦的动作滴落在地上。

桌上的人早已软成一滩水,李白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告诉他他的的确确很享受现在的感觉,后穴被大开大合地操弄着,肠液缓解了刚被插入时的干涩与不适,酸酸涨涨的,隐秘的快感从中升腾。

他开始小声地哼唧起来,这位平日里不可一世的校霸此时被两个男人压在桌板上任人鱼肉,他的后穴大大开着,泛着惹人疼爱的水光。

红毛显然是注意到了李白这一变化,一巴掌扇上了李白的臀瓣。

"不会叫?玩过那么多女人了,自己好好想想她们是怎么叫的。"

红毛的手突然松开,李白大开的两瓣臀肉失去了支撑点,迅速合拢,把刚扩张完成正要往李白后穴捅的老虎夹得呼吸一滞。

李白被手指插得神志不清,口水浸透了内裤,顺着下巴滴在桌面上,面色潮红,原本毛糙的栗发被汗水打湿,柔顺的贴在脸侧。

老虎动作停下来的时候,他甚至疑惑的摇了摇屁股,想要继续体会身后源源不断的快感。

狂风暴雨纷至沓来,老虎发狠地插进了李白的身体,用力到像是想把自己的囊袋都塞进去,后穴被干的松软,李白被顶的昏昏沉沉,想要叫喊出声却被口中的内裤堵住声音,呛得直干呕。

见他这样,红毛把塞着他嘴的内裤摘了下来,手指捅进了李白的口腔,玩弄着柔软的舌头,李白前后都被插入,整个人都像是要被贯穿了似的,舌头被掐住,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叫床声,他模拟着自己之前碰过的女人,尖细的呻吟更是勾的老虎神魂颠倒。

"操!这么会叫!老子之前怎么不知道你他妈这么会叫!操!干死你!"
"你他妈能不能行,干到点上没,我怎么看他还不够爽,前面都没流多少水。"

红毛和老虎左一句右一句,倒是把李白的理智臊回来了一点,他想开口和他们两个谈谈,可是这两只开了荤的野兽怎么可能停下,红毛甚至连话都不让他说。

李白能感觉到硕大的性器在自己体内驰骋,自己得到的快感也不是骗人的,他很想就这么沉沦,但是作为老大的尊严不允许他就这么屈服在这两人身下。

身后的男人又加快了频率,性器狠狠擦过李白的前列腺,他颤抖着双腿却什么都射不出来,他没有经历过这么猛烈的情事,快感源源不断的积累却始终得不到释放,前端又得不到抚慰,只能扭着身子期望先得到释放。

老虎的精液射进他身体的时候,肠液已经流淌的到处都是了,有些经过老虎的大力撞击甚至飞溅到了李白的背部,乳白的精液在嫣红的穴口露了个头,大部分都深深淌进了李白的肠道。

被内射的屈辱感升腾起来,李白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狠狠地咬住了口中红毛的手指。

红毛愣住了,他低头看进了李白的眼睛,那绿色的瞳孔中汪着他最爱的潭水,此时这潭水氲上了情色的薄雾,更让他痴迷。

"还有力气咬我?老虎,你能不能行?"红毛大力握着李白的下巴,啧了一声,把自己的手指抽了出来。

老虎埋头猛干良久,刚把自己的子子孙孙送进了李白的身体,就得到了这么句挑衅,当即不乐意了,又想要操进那个销魂窟来证明证明自己的实力,却被红毛拦住。

"看来这样不能让咱们的老大乖乖挨操啊,那就换种方法。"

猛的,李白纤细的脖颈被皮项圈套住,红毛下了狠手,项圈勒的李白喘不过气,老虎把他的手脚松了绑,他便胡乱抓着项圈,希望能夺回主动权。

红毛并没有如他所愿,皮项圈紧紧箍住脖颈,项圈包裹住的地方都泛了红,李白发疯似的扭动除了使项圈越勒越紧,别无他用。

李白就快要窒息的时候,整个人被大力一推,摔倒在粗糙的水泥地面上,脖子上的项圈因为无人拉扯总算松垮下来。

他的膝盖因刮擦泛起红晕,脚腕上还留有绳子捆绑的痕迹,身后精液随着动作一股股从后穴中涌出,黏黏腻腻的挂在腿间,失禁的感觉让李白倍感羞辱,他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开始喘气。

还没等他喘匀气,项圈又一次收紧,他被牵引着直立起上半身,重重磕在身后的铁栏杆上。

铁栏杆?

李白因缺氧迷糊的脑子总算被撞清醒了,刚来这地方的时候他还在跟两个小弟吵架,根本没注意到这破旧工厂的角落还搁着一个巨大铁笼子,也根本不会想到自己如今的境地。

项圈被固定在笼外的钢筋上了——这该死的工厂也算是够破旧了,有些楼体的钢筋钻出水泥地,裸露在外头。

脚腕上传来冰凉的触感,他的双腿被脚镣铐在笼子的栏杆上,大大分开,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时悠哉游哉地接连走进笼子。

老虎蹲了下来,李白颤抖着嘴唇刚想开口,视线就被遮挡住了,老虎用黑布在他眼睛上围绕了一圈,最后在他脑后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红毛则站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着。

"你们…我操!啊!嗯…"

李白一句完整的话还没说出口,身下突然一凉,皮鞋踩上了他的性器。

视线被遮挡,身体似乎也变得敏感起来,身下那只皮鞋很磨人,并不给予他致命的快感,却在一下一下的摩擦中一点点的把他的快感传递给他的大脑,磨人,却又令他兴奋。

他不愿意承认这种兴奋,他不愿意发出呻吟——虽然刚刚被操时已经让他们两听了个够——在稍微清醒的时候,李白依旧咬紧牙关,不愿意让情欲彻底把他拖入深渊。

皮鞋的力道突然加重,李白经不住张开了嘴,情欲的红潮从他的耳畔一直蜿蜒到脖颈,之前老虎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更显得娇艳欲滴。

"嗯…啊…饶了我唔…老虎"

皮鞋顿住了,下一秒,温热的唇舌含住了李白的耳垂。

"认错了人,有惩罚哦。"

红毛的声音低沉喑哑,像是电火花一般带起了李白耳畔至后脑的酥麻。

身下猛然挨上了一个正在高速震动的东西,李白知道那是跳蛋,之前的他在床上玩的尤其花,甚至有些时候会叫上红毛和老虎和自己一起玩群p,这些玩具对于他来说都不陌生。

穴口本就敏感得很,刚被开苞的后面褪去了淡淡的褐色,被操得有些红肿起来,精液一直留在里面,并没有人帮他清理,跳蛋一挨上去就收缩起来,红毛倒也不急,两根手指捻着跳蛋一下一下地戳弄李白的后穴,李白被玩的双腿颤抖,想要合拢却被红毛的身体无情隔开。

汗液顺着李白流畅的腰线滑落在地上,满是灰尘的地板滴上了体液更显肮脏,李白的臀腿也沾上了不少灰尘,这幅狼狈的样子与他平常的高高在上形成强烈反差,给予施暴的两个男人更强的刺激。

李白的腰开始不由自主地抬起来,酥酥麻麻的感觉一直震到了会阴,他憋不住了,只能像公狗发情一样抬腰,用自己的性器一下一下顶着空气。

穴口突然被撑开,那颗早就被肠液浸润地黏黏腻腻的跳蛋进入了他的身体,猛烈的震动瞬间在他的体内炸开,作恶的手指推送着跳蛋寻找着李白体内的敏感点,他的身体崩成一个弓形,前列腺积累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他射不出来,性器涨得通红。

"啊啊啊啊啊!别!啊啊啊啊啊拿出去!嗯哼啊啊啊啊啊啊!"

李白抑制不住自己的呻吟了,张开口就是尖利地不成音调的叫喊,他的声线本就青涩阳光,并不厚重,被过于强烈的快感一激,叫床声尖尖细细,像是从嗓子眼里迸发出来的,直直勾的红毛眼眶发红。

但他还没有打算这么轻易放过李白,下一个跳蛋接踵而至,穴口又经历了一次性欲的修罗,李白已经没有力气叫唤了,浑身软成一滩水,无力地靠在身后粗糙的铁栅栏上,栏杆与肌肤磨蹭,留下明显的红痕,老虎则蹲在一旁,死死盯着李白的裸体,看着他被折磨的彻底发情,在他身上留下一个个明显的吻痕和咬痕。

第二个跳蛋进入后,李白叫声都小了不少,红毛的手法很磨人,他不知道这男人什么时候学的这门技术,跳蛋顶着上一颗跳蛋,猛的从他的前列腺处滑过,前端开始渗出前列腺液。

老虎见他实在憋不住了,走出笼子拿了一根马眼棒回来,顺着他高高翘起的性器插了进去。

欲望被硬生生地堵回去了,李白想反抗,全身却被玩的没了一丝力气,他想嘶吼,发出来的却是绵软的叫床声,两个男人拿准了他的身体状态,肆无忌惮的施虐。

"嗯…求你——"
"求我什么?"
"……"

意料之中的沉默到来,红毛也没指望他这么快屈服。

老虎在一旁按捺不住,他的舌头就没离开过李白的耳朵,他用嘴唇轻轻含着这位老大的耳朵,舌头浅浅地在他耳眼中抽插,模拟着交媾的声响,臊的李白偏过头去不愿意搭理他。

下巴被掐住,红毛强硬地把李白的脸掰正,端详一阵后,又甩了他一耳光。

"装什么装,你都他妈被操成这样了,你就是个天生要挨操的贱货。"

第三颗跳单进入后穴,李白已经神志不清了,他的身体挂满了粘稠的液体,老虎之前操他用过的套子被随意甩在了他身上,润滑油也被两个男人随手挤满了他的胸脯,老虎则蹲在一旁,时不时玩弄着他薄薄的胸肌,逗弄他小小的乳粒。

第四颗。
第五颗。

"我错了…我错了呜呜啊!唔嗯!嗯…啊啊啊啊!"
"叫主人。"
"我操!啊啊啊嗯唔!我错了!啊嗯…主人唔!主人!给我吧…"

他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生理泪水从他眼角滑下来,晕到绑眼睛的黑布上,再沿着黑布的边缘落下。

红毛把跳蛋的遥控器绕着李白的臀部排开,在李白的哭喊声中开到了最大档。

"主人!啊!"

欣赏着李白泣不成声的样子,红毛慢吞吞解下皮带,撕开一个套子,老虎已经绕到了李白身后,他两只手大力揉弄着李白的胸膛,手指在李白早些年为了装酷打下的乳钉旁转着圈,时不时拉扯一下乳钉,引起怀里人的一阵战栗。

李白的腿大大张开着,红毛顺着这个姿势直接操了进去,跳蛋瞬间被顶到肠道深处,被压在一个小小的空间中高速震动,脆弱的肠道一时被搅得天翻地覆,从来没被开掘过的地方迸发出强大的性欲,李白无力的摇着头,想要踢开红毛却被握住膝盖,埋得更深。

跳蛋尽心尽力地工作着,玩命地在李白肠壁上顶撞,剐蹭,在红毛的龟头处挤压,震颤,红毛被震的深吸一口气,发疯了一样顶着李白,李白身后的老虎充当了缓冲垫,铁栏杆被撞得吱呀作响。

"老大,你说,还能进去一个吗?"

李白没有回答,他已经自顾不暇了,下身猛烈的撞击把他的臀腿都拍红了,精液被打成沫围绕在穴口与性器的交接处,糜烂的穴口与雪白的精液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几乎把红毛的理智冲垮。

老虎眯着眼,他也不准备听到李白的回答,他的手指顺着李白的大腿摸到了李白和红毛的交合处,迎着红毛的顶撞,强行插入了一根手指。

穴口的褶皱被撑平,它的主人惊慌地想要逃跑,却被更重的一记顶撞钉在原地。

"要坏了—啊!别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根顺势而入,李白的后穴已经撑到了极限,肠道里的东西顺着被扩张的松松软软的后穴流了出来,正好给老虎做了润滑。

老虎毫不客气地接受了菊穴的好意,直直操了进去,一时间,三个人都顿住了。

红毛忍着被后穴死死箍住的不适,不爽地瞪向老虎,老虎则轻轻地抚摸着李白的性器,在李白的脖颈留下一串亲吻,慢慢安抚李白。

大约僵持了两分钟,等到后穴稍微放松的时候,两个人又开始了轻微的顶撞,慢慢地,节奏越来越快。

两根性器进入后穴无疑是撕裂般的疼痛,何况这两位都尺寸可观,但时间一长,疼痛渐渐被酸酸胀胀的快感取代,李白前列腺被狠狠摩擦,刚才因为疼痛而半软的前端又重新翘起了头。

两个男人你进我出配合的十分默契,李白已经叫不出声了,汗水流进项圈,微微的窒息感让李白心生恐惧,而他的身体却因此变得更加敏感,粗大的肉棍仿佛要把他的五脏六腑搅得一塌糊涂,他大口大口喘着气,像是岸上即将要淹死的鱼,现在,任何一次微小的举动都是情欲的盛宴。

不知过了多久,顶撞的频率达到了峰值,老虎紧紧搂着李白,红毛一下子抽出了马眼棒,在李白的尖叫声中,他们达到了顶峰。

"宝贝真棒。"
"谢谢老大的款待。"

两人慢慢的把自己的肉棒抽出来,把套子随便甩在了李白身上,精液淌出来,挂在李白的裸体上,两人整理好衣装,恭恭敬敬站在一旁,仿佛又回到了之前那两个俯首帖耳的小弟模样。

"别嗯…他妈废话,放开,老子要啊!杀了你嗯啊…你们——"

跳蛋还在勤勤恳恳工作着,完整的句子被冲撞的支离破碎。

老虎蹲下身,在这位不可一世的校霸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把一根正在跳动的按摩棒狠狠捣进了那软烂的菊穴,李白的身体条件反射地开始战栗,他愤恨地盯着眼前的人。

那人狡黠一笑,露出两颗虎牙。

"老大,没学乖的话,就再来一次吧~"







新年快乐!

ps.球球吃完肉回去点赞评论一下,不然我觉得我凉了呜呜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