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忘羡】月子弯弯   作者:NO.零伍玖玖玖伍
评分:
0.0 (0人已评)
忘羡古风,叽非人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36.绿枝

——枝头绿,与官袍是一般颜色,却偏生带了天赋的明艳之气。


“问你呢,正经该庆功的时候,搞这么一出……”
江澄一脚蹬在踏橛上,跳进望楼,仍是万般的想不明白,军营里无数汉子,多留一个又怎地了。魏无羡并不理会,这板屋高如鸟巢,远望平川一片,雨渐收小了,却还漆黑。
木杆子咿咿,又上来一人。
“你今儿热闹凑得勤快无比,说不是看我家笑……”
“不好笑。”金子轩也烦了,趋前往四面瞭望孔都扫一眼:“各营须动起来了,回吧,别在这没完没了。”
“行,各回各营,我就是……罢了,魏无羡,你也别哭,都自己作的。”
“滚……”魏无羡并不哭,全天下能扎旮旯哭的地方只有一个,不在眼前了,哭个鸟!四野看尽,也只好在这板屋一屁股坐了,靴下一汪子雨水。
“就嘴硬吧,我还真不懂……”
“我懂,”金子轩还自挑起生皮毡子,往中军帐和战火未熄的兴元方向张望,嘴里随口应道:“阿离若来了,我也一样撵她回去。”
“那能一样吗?姐是女眷。”
“她是男的你就让留?”
“我……就事论事!说甚么阿姐……”江澄看一眼魏无羡:“底下的人也说蓝二有能耐,本就不比女流,愿意留下,正好建功立业。就从前说的,你也不厌他出来抛头露脸。”

魏无羡不语,金子轩倒冷笑了:“不是谁都爱建功立业的。”
这么一言罢了,也不耐烦再说,放了毡子下来,赶紧就钻出望楼。要下踏时,回身又甩了一物进来:
“给你的。”
魏无羡抬手接了,就看是个小羊皮酒袋。
“底下人方送来,也别多喝,中军已忙起来了,一会儿就有动作。”
“好,谢了……”
正在想酒的时候,不是不感激的。
皮袋子是寻常物,但系绳连穗都缠了金线,缀着小指头大的一朵白玉牡丹,真是三军里独一份的讲究,且矜傲外扬,从不惧纨绔之评。
他们金家,本是兰陵望族,绍兴年间弃了北地,随义军杀叛南归,一般也曾是主战派。经了这些年的消磨,族中没剩几位硬气儿郎了,眼前,可算得一个。正房嫡出的独苗苗,轻易不敢送前线来熬军功的,他来在川峡四路,想必也不是娘老子的意思。
楼车下,金子轩带了近侍家兵,嘶马而去。魏无羡想,军中一呆数年啊,江家阿姐偏要嫁这不安生的郎君,也不知是福是祸……
“唔!贡酒呢。”江澄抢了酒袋,起开了嗅一鼻子,又还了与他道:“我也回去了……要不要,派几个人往沿路找找?”
“……”
“行!不管!一个个的,嫌弃我不懂……”
顺杆子要下,才听得魏无羡道:“你这样挺好的。”
“啊?”
“说你啊江晚吟,无牵无挂,前途无量,战场上惜着点命,衣锦好还乡。这仗不知拉扯到什么时候,趁着江叔叔还说得上话……”
江澄知道他话里意思,攀着橛子,一时作不得声。
“像今夜这么样的,避着些儿才好。”
“弟兄伙儿的,说这个……”
“就是弟兄伙儿的,才与你说啊。什么建功立业,为宰为辅的,说得嘴响,其实拼了命的攒军功,总想着几时回莲花坞是吧?”
“哼,我云梦自然是好的,比你那破夷陵。”
魏无羡笑道:“好云梦,日后,我带着蓝湛才去呢。哎,今儿的事……”
“别与爹说,晓得了。”
“滚吧……”

早有江氏家兵牵了马候在下头。魏无羡敛了笑意,倾听他一跃而下,直落在马背上,纵蹄踏着雨洼子远去了,方才拿起那酒袋子,启开嗅了嗅。
果是好酒。
瞭望孔里,金子轩瞧见的动静,魏无羡也清楚得很。蒙哥的汗位一稳,铁骑定如乌云至,中军帅帐里,也自头疼呢。眼前这兴元城便如鸡肋,打下来守不住,要全身而退亦难。

幸好,撵走了花妖儿。汉中必争之地,此番是拿不下了……

回营果就接了上头军令,与几位副使分拨下去,不觉已亥时。着莫玄羽跟随,便在营中巡察,一路嘱咐着些。
雨是早停了,天朗气清。行至早先那一处营门附近,就见守门的派了两人正补栅栏,旁边儿湿地上,还停着那一截绿树枝子。小枝扁平,是柏。
脚步渐慢……
玄羽道:“出去看看么?”
魏无羡不语,步子忽就快将起来。
营外小树林子,马是牵回去了,蓝忘机站过的地方,叫雨水冲刷,糊了鞋印子看不清。他穿的鹿皮靴子,也是魏无羡的。家里旧衣履,都叫花妖儿扮在自个儿身上了,就这么爱穿,也爱变人……
听说那抱山嬷嬷的掌故,就有一句“山伏药女,水照花郎”,可知花妖儿原就爱水。魏无羡想,从前他初化人形,往那碧青的山水中一站,会是怎样的一幅好画儿呢?
临水花郎,临水花郎……

“魏哥!”玄羽在旁跟着,见几株香柏在左近,便举灯察看。
“不必找了,你当他是斫叶为兵呢,其实极爱惜花木的。所用,不过地上捡的罢了。”
“仙君这随手卷起来一拂去,小绿枝子就挡了紫电之威,好生厉害……”玄羽也一般去那树下捡,香柏常绿,掉的并不多。他择了一枝,比巴掌略长些,递与魏无羡。
水色丰盈,触之柔嫩。
魏无羡道:“玄羽,我是不是……把他轻看了?”
这话问得莫玄羽一怔,他虽比温宁缜密些,但这两心之事,并不曾经历过。
“想他成人,确已三十好几了,放在别家,或就留了三绺长须,一般也当个员外郎。如今却要事事听我的,你说,他心里可会生怨?”
“哥……”
魏无羡垂眸,拈着那枝子道:“你也别介怀,我不过是,扪心问的自己……”
“为何,不问仙君?”
“他定要说无妨。”

提灯行在林中,泥地上踪迹不明,并不知道蓝忘机是走的哪一个方向。魏无羡道:“瓮城中的事,你等也瞧见了,就那一瞬间,流矢飞石,消灭于无形。若是杀人呢?一般也如此吧。他是真厉害。”
“所以不让留……”
“是啊,如今右营识得一个了不起的蓝二,他日,便有更多的人,晓得蓝二并不止于蓝二。”
“听说蒙古人那边,就有妖道李志常……”这么顺嘴儿一说,玄羽顿觉失言。且不说全真道法如何,这妖术,民间确是传得神乎其神,但此时论起妖来……
魏无羡微笑:“放心,有我在,就没有妖道蓝忘机。”

“昔日爹娘往刺阔出,兰哥儿已是我魏家人。原想着,爹娘不让他沾这血气,是为着他年少稚拙,后来我见他在园中静志勤修,又晓得了,要护他道心真纯。”这么说着,泥地里捡的一枝香柏,还躺在魏无羡掌中。
枝头绿,与官袍是一般颜色,却偏生带了天赋的明艳之气。

“天地间钟灵毓秀,有道行的,必不止于我家这一个。翻云覆雨寻常事,杀几百上千人,又算得甚么?但为何从古至今,不见那妖啊怪的,轻易来惹杀伐?野史所载,不过有数的几只罢了,下场竟都不必说……可见万物皆有道理,人间有人间道,修仙亦有修仙的规矩。那规矩,咱不懂,当日里爹娘也是不懂呢,未知之事,怎敢叫我二哥哥去?”

玄羽心下叹息,想了一回道:“未知之事,仙君自己,可晓得么?”
“大约总知道一二。”
魏无羡想,他不要成仙呢,也不要听我的,自己拿了主意,个胆大包天的小妖儿,不管不顾的……
那长阳崩尖子山里的奇遇,说得是桃源般美,仿佛后事无忧。当真心里一细想,却总是虚飘着,不知具体。到底如何,总要亲见了才信得。那深山之境,在何处……

妖剑既出,瓮城月明如昼。此后再见,花妖儿容色苍淡,他只当我不知……

“小子啊,我不敢,不敢冒险。”魏无羡将手中绿枝扬手抛了,归于山林罢,山有木兮木有枝。
莫玄羽嗫嚅回不上话,低头想去,只觉为难。风灯影子,步步随,泥地里忽尔晃过一点彩。
“这是何物?”
捡起看,是花纸包着一颗硬核儿。魏无羡笑了:“松子糖。”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