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在逃同人女   作者:西文炔
评分:
10.0 (1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公钟/魈空】错位婚姻 【公钟/魈空】错位婚姻-29

达达利亚沉默了,前来汇报的军医也不敢继续往下说,以为自己刚刚的指正冒犯到了执行官,连忙改口道歉:“属下失言。”

执行官的视线很是游离,空洞无情地从注视的空气挪到面前低头认错的军医身上,缓慢地眨了两下眼。

一些念头一旦冒了头,就会疯狂滋生,像漏风的窗户,无论如何去捂,都会从指缝里源源不断地灌入新的风,达达利亚几番劝告自己这种堪称惊悚的念头是无法拿来怀疑的,可他越是否认,就越是肯定。

比起把不可能的答案排除在外,他更倾向于愈是不可能的答案愈是真相——毕竟越是被人所无法想象的就越是安全。

被千百年人类演化所刻写入骨血的生理反应绝对不会出错,达达利亚能够明确地肯定自己和空这么久以来待在一起并没有感觉被抚慰,医生所说的信息素汲取也没有任何作用,这些客观真实的真相难道还不足以支撑一个站得住脚的怀疑吗?

空的孕检用的是钟离的血,他自己甚至没有怀孕。

达达利亚放空的视线倏然聚焦起来,他率先有了这个结论,如往日所见的一样锐利,和战场上精密布阵的执行官一模一样。

“今天晚上,你就留宿在这里,我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他斩钉截铁地说。

这注定是一个有所转机的夜晚,新留宿的军医获得了来自宅邸厨房的加餐,和其他留驻医生一起坐上本来只有贵族才能同桌的餐厅长桌,与他们所服役的执行官共同进餐,如此高级的待遇令他有些无所适从。

晚餐之后,达达利亚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他的客房,索取相对应的报酬。

“军队所用的安定药物,对于孕期omega来说会有副作用吗?”达达利亚询问。

这样的问题令军医大惊失色,执行官的这个提问指向意味太过明显,这里怀孕的omega除了夫人还有谁?难道他要给自己的夫人下药吗?

“大、大人,”军医结结巴巴地提醒,“所有的药物对孕期的omega都会有一定副作用,您要三思啊!”

“只用一点,让他睡得沉一点就够。”军医的紧张并没有引起达达利亚的决心动摇,他执拗地讨要,“最差的结果是什么?”

军医只能如实告知:“军队所用的药物都是为了士兵们所专门配制的,药力强劲且最大限度避免影响士兵的身体,大人如果执意要用……只需要加一点点就足够,孕期的omega抵抗力会降低,药物代谢缓慢,大约会在用药的三至五日期间仍然感到浑身乏力。”

达达利亚听完后稍作思考,伸手道:“我知道了,给我吧。”

军医战战兢兢地从药箱中翻出了一瓶小巧的玻璃瓶,活塞瓶盖下沉淀着些许白色药片,递到达达利亚的手里。

拇指大的一个小玻璃瓶握进掌心里就会消失不见,达达利亚临走前还不忘撂下一句警告:“你所要为我做的事,不必告诉任何人。”

军医连连点头:“属下明白。”

达达利亚洗漱前命执事再送一杯牛奶上来,在卧房前接到了这杯关键的热牛奶,从口袋中摸出装了安定片的玻璃瓶,掐断了半片融入奶中,准备妥当才推门入室。

空已经上了床,埋在被褥里借着床头的烛灯看书,比起白日看书的认真,他明显在打瞌睡,看得迷迷糊糊,颇有孕期的慵懒之感,连达达利亚走到跟前都没发现,直到手中遮挡视线的书被轻轻抽走,他才惊醒地“啊”了一声。

“吓到你了?”达达利亚站在床边冲他笑。

一看见达达利亚,白天因情绪要素而造成的信息素冲击回忆又涌了上来,空感到腹中一阵翻滚,仿佛消匿下去的阵痛要再次浮现,本能地开始自卫排斥。

空挤出一点笑容,道:“没有,是我走神了。”

达达利亚笑眯眯地说:“那就好,看你好像已经很困了,不如明天早上再继续看吧,医生说睡前喝一杯牛奶有助于睡眠。”

这突如其来的殷勤让空有些受宠若惊,但仔细一想确实也是这个道理,空接过了达达利亚递过来的热牛奶,饮下了大半杯,用手帕擦了擦嘴角的奶渍,配合着胃中暖乎乎的温度钻进被窝,之前就酝酿的睡意劈头盖脸地落了下来。

他说:“那我就先睡了,好困。”

达达利亚满口答应:“没问题,我帮你熄灯。”

空含糊地“嗯”了一声,达达利亚熄灭了烛灯,在壁炉的晦暗光线下躺进了另一半的被褥里,在夜晚里眨着眼睛。

空就在他咫尺之遥的地方,由于睡眠而无意识散逸的信息素就在鼻息之间,达达利亚深吸了两口气,仍旧是那股明明熟悉又格外陌生的气味。

他或许在日常的生活中天天会接触这股信息素,但他的身体却明确地告诉他,他所结合所需求的不是这股信息素。

这根本就不是他的omega。

他并不想产生这样恶毒的怀疑,成婚之后空的表现令他很满意,比起想象中难缠的趋炎附势,空基本上只会做自己的事,极少来打扰他,仅有一点不可避免的意外成为小插曲。

宁静无声的夜晚是最好的思考氛围,达达利亚从未像现在这样清醒,他快速地捋着所有被提上怀疑的细节。

从璃月传回来的孕检单、时间线对不上的孕期症状、孕检时跟着一起去的钟离。

他并没有对自己产生孕期该有的依赖、也没有钟离那些症状。

尽管他很不愿意做这样的假设,但他需要一个亲自揭开的答案,告诉他或对或错、或真或假。

空不是他的omega,也没有怀孕,这一切都是骗局。

那他是为了什么?他真实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如果他们的目的是一致的,空不想嫁给他,他也不想娶空,那岂非是一场绕弯太久又回到起点的荒唐闹剧?

不、空对他的态度并不像是不愿意,所有的结果都会影响到这场联姻的稳定性,维系两国和平条约的关键一环正扣在他的身上,他不能贸然行动,这样危险的试探还需要更加坚实的奠基石。

事到此时,他实在无法再思考更多,从空平稳酣睡的细微呼吸声中翻身坐起来,自床头柜中取出了密封的医用注射器,将熟睡的omega掰侧过身子,撩开柔软的金发,尖细的针头没入光洁的腺体中,抽取了足量的血液。

空的呼吸声微有停滞,却还是睡着的,取血成功后也没有任何异样反应。

达达利亚小心翼翼地用酒精棉擦拭过针孔,披上睡袍,在整个宅邸都陷入黑暗的睡眠中时,抵达了军医的客房门口。

他轻轻敲了一下门,军医从里面打开了门,和站在门口的执行官面面相觑。

“再去检验一次,”达达利亚将手中的血液样本递给他,“尽快把结果告诉我。”

军医应声:“是。”

空睡醒的时候已经时近中午,他从来没有睡过这样沉的一觉,好似被醇厚的奶给泡进了美梦堆,直至醒来时还满是疲惫,在床褥里挣扎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睁开眼,看见从窗帘缝隙里透进的日光明亮灼眼。

他懒懒地翻了个身,裹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一圈,脖颈压上柔软的鹅绒枕头,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戳到似的,“嘶”地抽了口气。

他下意识伸手去摸,omega的腺体脆弱不堪,稍微一点刺激或创伤都会无限放大,却什么都没有摸到。

是睡太久的错觉吗?

空费解地从床上坐起来,龇牙咧嘴地揉了揉刺痛的后颈,摇响了用于呼唤家仆的铜铃。

负责清扫卧室的仆人匆匆忙忙地从楼下赶上来,看得空一愣:“达达利亚不是去了至冬宫吗?执事应该在家,怎么不是他来?”

仆人答:“禀告夫人,执事先生陪大人去大使馆了,没有去至冬宫。”

空问:“他去大使馆干什么?”

仆人迷茫地摇了摇头:“这个我不知道,夫人可以等大人回来问问。”

空“嗯”了一声,道:“我知道了,你忙吧。”

他翻身起床,洗漱完毕下楼去吃早饭,路过打扫后紧闭的客房时,叫住了一个路过的仆人:“哎,昨天晚上来的那个医生,已经走了吗?”

“是的,今天早上就走了。”被叫住的仆人如实回答。

空隐约觉得不对劲,那位送孕检报告过来的军医来时并不迟,完全可以在天黑前赶回部队,达达利亚很少会有这种好客的时候,更别说对方只是个按要求做事的普通医生,无缘无故在家里住了一晚上,今天一早又急匆匆地走了……

难道昨天晚上留下来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吗?

他费解沉思的时候,后颈的腺体又开始疼,好似真的被什么东西给划破了,奈何镜子看不见自己的后颈,他又不放心让仆人代为查看。

“去让马厩的人准备一辆马车,”空对尚未离开的仆人吩咐,“我等会儿要去大使馆接达达利亚回家。”

彼时的达达利亚已经提着从蛋糕店订制的抹茶慕斯甜点抵达了钟离的办公室,自打他疑心起空与他的夫妻关系后,他不仅没感觉到困扰,反而因为极有可能的分裂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如果能证明空不是他的omega,那么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离婚,这意味着他得到钟离的前路将会更加畅通——仅存的小麻烦就是他肚子里这个碍事的小崽子,达达利亚有足够的自信可以保证,无论钟离的alpha是哪个藏匿至今的世外高人,都不会成为他的竞争对手。

曾有人把达达利亚比作战场上的狐狸,年纪轻轻老奸巨猾,但狐狸何止狡猾,更多的是令人无法招架的精明。

钟离正值最脆弱的孕期,他的身边如果时常出现第二位可靠的alpha,谁会保证他不会变心呢?

狡猾的狐狸执行官乐颠颠地提着定制的甜点坐在钟离的办公桌对面,自他怀孕的事被七星知道之后,七星便极少再让甘雨整合公文送来,钟离一天下来也看不了几页文书,多数情况下都在打瞌睡和看达达利亚上次给他买的历史书。

现下懒散的模样若是放在以前,钟离恐怕会坐立不安,他一向在政务上勤勉,恨不能事事都亲力亲为,但放在身子懒怠的孕期,这种度假般的慢轨迹生活方式刚好合适。

他正烤着暖融融的炉火将手中的书心不在焉地翻过一页,达达利亚就毫无征兆地推门而入。

他们对视半晌,钟离才慢悠悠地从软椅上坐正,把身上盖着的鹅绒毯搭在一旁:“公子阁下突然造访,所为何事?”

达达利亚笑眯眯地把手中提着的精美包装盒放在钟离的面前,一脸的邀功:“从城中的蛋糕店里寻来个好东西,特地送来给先生尝尝。”

钟离的视线落到了桌上的纸盒,他还没有打开,就闻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清新茶香。

“是……茶?”他尝试辨认。

达达利亚笑而不答,自顾自地动手开始帮他拆包装。

“多谢阁下好意,如果是茶的话,就不必拆开了,”钟离的语气短时间内来了一次惊喜和失落的转弯,“我现在不能饮茶。”

“欸,先生怎么能这么不相信我呢?”达达利亚狡黠地笑得更明显,简直要把得意写在脸上,“相信我吧,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钟离闭上了嘴,他的目光聚在达达利亚的手上,他并不是不相信达达利亚,相反,他相信这个年轻人给他带来的每一份惊喜,都会恰到好处地令他感到欢喜。

亮闪闪的丝带和精美的纸盒散落开后,托盘上呈现的是一块茶色的蛋糕,点缀着茶叶,层次分明,此刻钻入鼻腔的不再是单纯的茶香,而是掺杂着外溢的甜蜜奶香,交融出一种奇特的香味。

钟离看了半天,确信自己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糕点,迟疑着问:“……这是?”

“是抹茶哦先生!”

达达利亚乐颠颠地将手中的刀叉送到钟离手中,让他如上次一般亲自给他们分配蛋糕,炫耀似的讲解:“这是蛋糕房的蛋糕师们新研究出来的材料,采用了没有经过揉捻的小茶片,而且是很珍贵的春茶,都是现摘的,最重要的是——我问过医生了,他说孕期的omega也可以食用。”

钟离的手里被塞进了一把分量轻薄的蛋糕刀,迟疑着没有切下去,他忽然感觉不真实,不知从何而来的惶恐。

达达利亚真的太懂如何去照顾一个omega了,简直是他在从未产生过结合念头中唯一一个硬生生插进来的理想型。

这个用词太过自私,可十分真实,正诠释他作为人类应该有的私欲。

他不知道这样的念头从何时开始萌发,也许是他们在病中的闲谈,谈及古往今来的三妻四妾制度时,达达利亚所立誓的忠诚;也许是在旅行之中,达达利亚给他做的粗糙手炉、带他躺在雪地里牵住的那只手;也许是达达利亚专程送来的一份茶香甜点,铭记他的每一个爱好,想方设法解决。

也许还要推到更早之前,他决定放下手中那把本该直接了结他性命的枪接受决斗时,就已经被触动、不可抗地种下了种子。

也许还有很多无法被详列的细节,每一点都在诠释达达利亚正在走进他理想的痕迹。

……可这不应该是他会产生的私念。

钟离微有走神的时刻,达达利亚没忍住出声唤了他好几回:“先生、先生?”

他刚刚的面露喜色垮了台,以一种委屈又担心的语气小心翼翼地问他:“……先生不喜欢吗?”

“不,我很喜欢。”钟离迅速回答道,几乎是脱口而出,意识到自己哄得太过明显,又清了清嗓子挽回些形象:“多谢阁下的心意。”

达达利亚的神色仍然是担忧的,紧盯着钟离切下两块蛋糕,分给他一份,尝试着吃起来,看上去十分满意的模样,才喜笑颜开。

他确实许久没有再尝到茶的气味了,这种用于凝神静气的辅佐物一旦突然剥离,还有些不适应,他极少有偏爱的事物,茶勉强算是其中之一,现下看来,还得加上来自至冬的抹茶。

达达利亚吃了两口,视线光往钟离身上飘了,看他举止优雅地一点一点把餐盘中的甜点吃干抹净,连唇角都没留下残渣,一口一口咽下去的进食仿佛是值得观赏的美景,令他移不开目光。

如果没有这场联姻、如果再早一点找到钟离,也许这时候他不用坐在对面眼巴巴地看,他应该与钟离促膝而坐,或是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这份特地寻到的料理不应该让他亲自食用,而是由他来喂。

他不相信钟离忘记了他们的相见,也不相信在极北雪原的那一夜谈话中,他不知道自己正在找他。

钟离是有意隐瞒了身份,看样子并不打算让他知道,他不知道其中缘由,但他一向锱铢必较,偏爱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他欺骗自己并和其他alpha结合是事实,那么自己同样欺骗着他再插足其中夺回也算是两两相抵。

达达利亚颇为狠厉地眯了眯眼睛,这等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看见钟离放下餐盘认真擦拭唇角的模样时,他忽然又觉得自己太过自私。

这可是他心尖上的、追寻了这样久、倾注了大量人力心血的爱人,他怎么会忍心惹他难受呢?

正是他发呆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敲了两下,钟离应道:“进来吧。”

推门而入的是空,他看上去风尘仆仆,神色也有些慌张,讪笑着说:“果然在先生这里啊,那个……因为我很需要达达利亚的信息素,所以冒昧过来接他回家。”

末了,他强调似的补了一句:“因为孕期的omega很需要alpha的信息素嘛,希望先生不要介意,达达利亚,你也不会介意吧?”

达达利亚挂着笑意,自然地答:“当然,这是我应该做的。”

钟离叹了一口气,嘱咐道:“化雪的路滑,注意安全。”

达达利亚和空相互赔着笑意回了家,明明说着粘人的话,在车厢里却并没有靠得很近,达达利亚没有追问,不动声色地陪着空的每一项要求,出演了最完美的丈夫角色,肚子里的心思转的比谁都活络。

……该死的,他的身上怎么又有了一点那个将官的信息素气味,熏得他难受。

到了夜晚,军队的快车抵达了宅邸门口,达达利亚亲自下楼把回来的军医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和正欲上楼休息的空打了个照面,挤出一点和善的笑。

门才刚落锁,达达利亚就迫不及待地问:“结果如何?”

军医不敢耽搁,从内侧衣袋里掏出检验单,一一禀告:“夫人的二次检验结果并未有太多差异,夫人的腺体因缺乏alpha的信息素十分萎靡,分泌的孕激素稀少,对胎儿初期发育不利——大人,恕属下愚昧,夫人与您感情甚笃,为何会一直出现这种分居症状?”

达达利亚却没有接他这句话,问了一个无厘头的问题:“你是说,他真的怀孕了?”

军医迷茫地答:“……夫人不是一直都是有孕在身的吗?”

达达利亚又沉默了,空明明怀孕了,为什么要用钟离的血做检测,岂不是多此一举,难道是他怀疑错了?

可他的症状为何仍旧是缺乏的,他们明明比往日还要亲密……难道他的alpha也不是自己吗?

新婚之夜他确实半标记了这个omega,这也能作假吗?

他觉得自己被困在了答案的咫尺之遥,明明无一差错,却寸步难行。




-tbc-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