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停车场   作者:木原木果
评分:
0.0 (0人已评)
试一试这里
标签: SNH48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水璇《女人都爱屋顶工》

   “为什么女人都爱屋顶工?”
   “因为屋顶工善修房事。”
————————————————
   在第十九次因为屋顶漏水而滴湿床单之后,住在顶楼的杨冰怡忍无可忍了,抬手指天像是给自己打气,“今天一定不拖延症!”,于是立刻翻出手机寻找附近的上门维修。

   该搜些什么关键词呢......天花板堵漏?屋顶维修?加盖顶棚?杨冰怡翻着同城app界面,快在五花八门的信息界面晕过去,看起来比较专业的维修费用快赶上自己半个月的房租。本来就是因为贪便宜才租下这间顶层阁楼,顶上漏下面堵也在预料之内。但,为了接下来的幸福生活,杨冰怡决定奢侈一回。

   好不容易千挑万选出了一家好评颇高的连锁水泥店,都已经快进入付款界面的时候,鬼使神差地,杨冰怡在推荐页往下多划了一页,发现有一家的价格便宜得惊人,标价不等,但大多在百元以下,简直是物美价廉。

   太可疑了,这家叫819公馆的主页里没有完工的工地图,反而都是身着工装的“装修师傅”们的照片,且无一例外是漂亮女孩。瘦瘦高高的简介写着“擅长疏通”,秀肌肉的是“持久型搬砖”,甚至还有身高体重这种私人信息,“仅限女性,屋顶工,上门服务,完工后结账,不懂别乱点。”

   杨冰怡疑惑了一下,什么叫不懂别乱点,屋顶工还分女性和男性服务的吗?不过都是女生也好,独居的杨冰怡本来也不放心让人随便进家门,价格也十分令人心动。杨冰怡思来想去,选择了看起来性价比最高的、价值81.9元的老板本人,老板的技术应该好一点吧?不管了,下单!杨冰怡还贴心地提前冰好两瓶可乐,请上门的工人姐姐喝。
————————————————
   “你这地方可让我有够好找,”穿着帅气皮衣的段艺璇气喘吁吁地爬了八层楼,肉眼可见的汗从刘海往下滴,敲响杨冰怡房门的时候还在大口大口地喘气,“辛苦了辛苦了!”杨冰怡热情将段艺璇迎进门,递上毛巾饮料,“请进!”

   本来段艺璇是不接客的,毕竟当老板的好处就是--每天都是假期!谁知道最近生意大火,供不应求的情况下,老板不得已也把自己“挂”上了链接。谁知道刚上不久就被人点上门了,还是个犄角旮旯的地方,段艺璇骑着小电驴兜兜转转大半天才找到。“一会儿一定要好好捞一笔,”段艺璇恶狠狠地想着,一边往不大的房间里张望,寻找待会儿“开工”的场地。

   “我先洗个澡吧,浴室在这边对吧,”段艺璇看杨冰怡一脸有话不敢说的样子,便开口先发制人,扭扭捏捏的可做不成生意,“没事我带好了换洗的,你先去房间等着吧。”浴室关上了门。

   好吧,洗澡就洗吧,但是装修服务里......有这一项吗?嗯嗯?杨冰怡仍在状况外,抱着段艺璇脱下来的外套坐在床上。不多久,段艺璇擦着短发,披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推门走出,本来昏昏欲睡的杨冰怡顿时惊醒:“啊你衣服快穿好!”用外套把对方一把裹了起来。

   “啊?你为什么还不脱?”段艺璇疑惑。
   “我为什么要脱?啊?!”杨冰怡捂着眼睛,“你为什么带换洗衣服不带梯子?怎么修?”

   什么梯子?段艺璇自信撩发:“没错我就是梯子。”
   “哈?”杨冰怡怀疑地打量了一下身高,“那水泥呢?没有水泥怎么补漏?”
   “水泥?玩这么大?”
————————————————
   两个人对坐在床上大眼瞪小眼,“所以,你不是装修师傅,是那个.....”杨冰怡抱着脑袋艰难的开口,“牛郎,女性向那种......服务。”
   “嗯哼。”段艺璇披好了衣服,首次上工的老板开张就是滑铁卢,正低着头红着脸抠手指,“不会装修,我的双手还没有拌过水泥,抱歉。”

   不,不要给我道歉,只会让我更像个白痴。请神容易送神难,杨冰怡根本不敢抬头看自己亲手叫来的姐姐,但阵阵刚出浴的香气还是往自己这里飘。应该是刚刚用了浴室里的,明明和自己是一样的味道,但现在却让气氛变得异常旖旎。

   “那个.....”要不算了吧,杨冰怡想。
   “要不.....”

   二人同时开口,“你先说!听你的!”杨冰怡急忙补充。

   “好啊,那就听我的。”贼不走空,牛郎店老板更不走空。段艺璇瞥见杨冰怡羞得通红的耳尖,被可爱的反应逗笑了。便顺势往杨冰怡身上倒了过去,溜肩的外套下是软软的触感,“来都来了,我澡都洗了诶~”

   “那姐姐教你怎么开心吧~”反正费用照收不误。
————————————————
   “等......等一下,”在段艺璇的指导下,杨冰怡慢慢脱下外套,露出因体温升高而变得粉红的颈脖,保持了二十二年来清白的单身史,现在已经要越过所有流程一步到位了吗?!杨冰怡支支吾吾地开口:“我觉得要不我来......”

   段艺璇直接骑了上去堵住对方的嘴,小巧灵敏的舌尖在探弄着,又撬开牙关邀请对方“共舞”;光溜溜的下半身坐在杨冰怡的胯上,轻轻地来回蹭动;手上动作也不停,从衣服下摆探进去解内衣扣,杨冰怡这会儿一点不敢驼背,倒是给段艺璇行了方便。“放心交给我,”段艺璇摩挲着杨冰怡的腰窝,十指的指甲打磨得光滑干净,痒痒的感觉像在按摩。“放松一点,我可是专业的~”

   好吧,破罐子破摔了,反正说百分百抗拒也是骗人的。老实说,一眼相中老板,杨冰怡是有私心的,因为对方就是她的理想型。

   电流通过般酥麻的感觉将她拉回现实,来自身上人的抚慰仍在继续,“有过取悦自己的时候吗?”段艺璇放过杨冰怡因细腻的长吻而发红的唇瓣,抬手捧起杨冰怡胸前不大不小的白兔,一边问着,一边轻轻舔吻起尖端,含含糊糊的声音有些听不清,但敏感点引发的快感让杨冰怡下意识收紧双腿。在骑乘位下,两处湿乎乎的地方因收紧的动作也黏腻地“亲吻”起来。

   “嗯....啊,你说什么?”杨冰怡自欺欺人的捂住通红的脸,好像挡起来就可以掩盖自己正下流地呻吟着的事实,实际上使坏的人看得一干二净。“玩过自己吗?这里.....还有这里?”段艺璇捏起一边发红的乳尖,又将手探到下面,隔着薄薄的布料蹭起湿润的中心。布料的另一边,杨冰怡因指骨的凸起擦过花核而颤动着,语言和肉体的双重刺激像打开了水闸的开关,随着段艺璇指尖的动作又濡湿了一大片。

   “一个人的时候有过,嗯~但我....不太会,所以,嗯、哈啊~”下方阵阵酥痒的情潮袭来,完整的话被杨冰怡抑制不住的喘息和吟叹击得支离破碎,罪魁祸首是坏心眼的修理工姐姐。段艺璇此时已经从骑乘位上滑下来,沿着腹部线条向下一寸寸吻过,最终轻轻含住凸起的地方,用舌尖来回碾着小粒。虽然有布料的阻挡有些隔靴搔痒,但因此带来的摩擦刺激却刚刚好,吸吮带来的快感太过刺激,一阵激烈的情潮涌过后,杨冰怡在段艺璇嘴下泄了身,眼角也泛起泪花。

   怎么哭起来了?!段艺璇一下子摸不着头脑,问题既是方便确认雇主的接受程度,也可以当成dirty talk,自己前戏确实是绵密了些,可没想到把人给急哭了。再三确认过只是因为泪腺发达才哭唧唧之后,段艺璇才放下心来继续服务。虽然,实在是很想多逗逗她呢。

   “还可以继续吗?”段艺璇凑到杨冰怡的耳郭旁吹气,吮着小巧可爱的耳垂。杨冰怡感觉到才褪去不久的湿意又有了卷土重来的迹象,便用鼻尖拱了拱段艺璇的侧脸算回应,“帮我脱掉吧。”

   已经湿透的底裤终于退役,甚至在彻底解开包袱离开时,牵起来一节节的丝线,让它的主人又羞赦难当捂起了脸。段艺璇当然是不会让她就这样糊弄过去,半跪坐着方便将杨冰怡的腿撑得更开,俯身过去掰开对方的指节,“要看着我噢。”透过指缝,看得见段艺璇弯弯的笑眼和小恶魔的虎牙。

   骨节分明的手指一节一节没入甬道,直到指根抵住穴口,因为已经高潮一次的缘故,进入得不算困难,杨冰怡细碎的呻吟已经开始往外冒,带着独特声线的轻盈,和两个人的喘息声一同谱成狭窄房间的乐章。于是段艺璇又添进一根手指,引出更多的潺潺的晶莹蜜液,随着抽插的动作打发成浊白的琼浆。

   诚实的身体反应不会骗人,越发收紧的内壁像主动抽吸着段艺璇的手指,源头不断地分泌着爱液,每一次进出都带动着黏连,几乎将床单都打湿,堵漏的反倒成了泄洪的。轻轻的搅动好像更能引起杨冰怡的快感,段艺璇便减小了抽动的幅度,更加照顾需要抚慰的深处。

   从入口开始,细细碾过凹凸不平的内壁,屈起的第一指节在深处打着圈圈,引起一阵阵的颤抖,情潮将杨冰怡烧得迷糊,驱使她下意识主动抬起胯部,迎着段艺璇手指的搅动来求欢。段艺璇似乎探到了在甬道中一直寻找的那个小小凹陷,用并起的指尖下压,“呼,哈啊....那里....”在情迷之下急促喘息着的二人,杨冰怡难得冒出了半句像样的话,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找对了。杨冰怡可爱的反应勾得段艺璇心痒痒,左手指腹擦掉温热的泪,段艺璇想想还是不再逗她,加大手上的攻势,穴腔也跟着愈发收紧,“呜嗯~”又一次将年下送上了顶峰。

   耗尽体力的二人彻底陷进被窝里胡乱亲吻着,高潮后的杨冰怡像只缺乏安全感的小狗,一个劲将脑袋往对方怀里埋,没人记得她们今天才刚认识。源于一场误会的相逢,似乎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
   虽然杨冰怡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但手机上账单的数额让她一个激灵坐起身来。
   不过账单下方有一串数字的备注,后面写着:五星好评后记得找老板返利噢。ps:老板很中意你。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