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收费)   作者:盈盈春水去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信白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养成系

“你这次的业绩很好,辛苦了一个多月了,这次放你两天假,好好休息休息”狄仁杰翻着李白带来的文件,每个点子都让狄仁杰觉得眼前一亮,看来得给李白翻一翻工资了



“都是老板栽培的好”李白挂着笑,说着漂亮的话,辛苦一个月了,该奖励一下自己了,听孙尚香说最近有一个长得不错的1,今晚就约出来试试



李白认真起来是个工作狂,但是也不乏有疲惫的时候,每个人都有自己宣泄疲惫的方式,而李白的方式确实约不同的1来满足自己的性欲望



但是最近也有一些事情让李白犯了难,自己的年龄逐渐变大,父母开始催促自己找一个结婚对象,不用很好,只要求本本分分就可以,然后要个小孩子,好照顾李白的后半生



每次李白都沉默不语,如果自己的性取向正常,可能觉得不会让父母担心,但是自己的性取向是男的,这怎么解释啊







“儿子啊,你到底找没找对象啊,你看看你长得也不丑,工资还稳定我就不信有小姑娘瞧不上你对不对”李母坐在凳子上,面对面担忧的看着自己仪表堂堂的儿子“你看看你爸爸也不年轻了,你早点成家,生个小孩子让我们两口子给你看看小孩是不是,妈妈对女方也没有很高的要求,你们合得来就行的”



“妈...”李白用眼睛示意桌子上的菜“您在不吃饭,饭可就凉透气儿了”



“你妈跟你说正事儿呢!你怎么就想着吃饭!”李父斟酌了一口白酒,瞪着自己不争气的儿子



“那个,爸,妈”李白喝了口白开水,有点犹豫,“跟您们说实话吧,我不喜欢女的,我喜欢男的”



李白有些自暴自弃,他深知自己的父母应该会思想封建,这一说不知道会让自己的父母怎么看自己或者怎么受别人的眼神



“男孩子也没有见你领家里来啊”李母倒是一脸不开心,却是因为没有见李白往家里领人“你喜欢男孩子那就去孤儿院这种地方领养一个小孩子也行啊,你看看你也不带对象回家,也不见小孩子的面,我跟你爸爸还担心你得孤独终老呢”



“妈,您不觉得....呃..恶心吗?”李白有点意外



“你是我的儿子,喜欢男生又不犯法,你自己的性取向,我当然要尊重啊”李母倒是看得开



“成,过两天就领小孩”李白也放下了心里的包袱,“至于对象,再说吧”



李白动作也快,转眼就把一个小孩子领回了自己所居住的地方,李白毫不熟练地摸了摸到自己胸前的小男孩的头“你以后就住在这里,我会供你上学,在假期,你只需要做好让我父母开心的事就可以”



“嗯”男孩闷闷的声音像是再回答李白的话,也许孤儿院的孩子的情绪都是很低落的吧



“你叫什么,多大了,可以在和我说说么?”李白引导着孩子进入自己找钟点工打扫出来的房间



“韩信,15了”小韩信的目光扫视着这间屋子,一时竟然不敢相信自己有了家



“嗯,我会给你请家教,让你上学,但是你可以答应我一些件事么?”李白坐在凳子上,让自己的视线与韩信的视线持平,他觉得和别人说话时看着对方的眼睛,才能更显得出自己对他的尊重



“嗯,您讲”小韩信有些拘谨,背着手,不敢去看李白的眼睛



“第一件事就是你可以在我面前可以喊哥哥,毕竟我大不了你几岁,但是在我父母面前你要喊我爸爸,可以吗?”李白拍了拍身边的床铺,示意韩信坐下“你不要害怕,既然我领养你,就会对你好”



李白那双骨骼分明的手准确地握住了韩信躲躲藏藏的手“第二件事就是,大约在十点以后你要乖乖进卧室,不可以出来,你的房间有独立的卫生间可以吗?”



韩信看着面前的李白,一头乌黑的软发随意的打在脸上,眼睛格外好看,左眼眼尾留有一个小痣,不细看,看不出来



“可以吗?”李白看见眼前的小孩有点愣神,以为自己吓到了他,于是声音更加软,耐心地询问道



“好”小韩信点点头







“快点....”李白的喘息声随着进门的声音逐渐变大,幸好住的是别墅区,两个人的行踪除了物流谁都不知道



“宝贝,你的乳头好像很敏感”男人的声音是低沉的,手指隔着衬衫拨弄着李白已经挺立起来的乳头



“呃嗯,亲一下,亲亲他”两个人滚到了沙发上,男人快速地脱了李白的衬衫,漏出光滑的肌肤,惹得男人眼前一亮,昏暗的灯光是小韩信入睡前留给李白的灯,却在这时让纠缠的两个人暧昧不清



男人含住了李白的乳头,用嘴唇去抿乳尖,而后用舌头轻咬着,手上的动作也不停,顺着李白的腰线滑到李白的裤子上,顺势给拔了下来,浑圆的屁股抖了两下,男人心情大好,拍了拍李白的屁股



隔着内裤的料子,时而轻盈时而粗鲁地抚摸着李白已经抬头的阴茎



“呃...桌子...桌子下面有润滑液和...避孕套,拿出来”被情欲染过的声音格外动听,惹得身上的男人恶劣的用跨间什物顶了顶李白的下体



小韩信躺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天花板,第一次认识到原来自己认床,脑海中想象着一群大绵羊一只一只供韩信数着,还没有数来困意,就听见自己家的门响了,皮鞋摩擦地板的声音让小韩信很能确定进入这个家的不是一个人



他听不见些人的动静,偶尔能听见什么东西放在茶几上发出碰撞声,或者偶尔听见衣服摩擦声,小韩信本来想要听李白的话不去开那扇门,但是外面的动静像是有一种魔力,吸引小韩信要去打开那扇门



小韩信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前,小心翼翼地按下门把手,微微拉出一条门缝,两个人的声音动作全部落入小韩信的眼中,李白的腿被架在男人的肩膀上,那人箍着李白的窄腰,一下又一下的往里面挺着自己的阴茎,撞击力发出的啪啪声一下又一下的砸进小韩信的心里



李白的娇喘像是勾人的魅魔,惹得小韩信觉得有什么东西束缚住了自己,像是来自本能般,右手摸向自己挺立起来的裤裆,随着李白的喘息一下又一下搓弄着,后又觉得不够,干脆靠在墙上,听着外面李白的喘息和轻声尖叫,撸动着自己的阴茎,小韩信第一次自慰,手法有些生涩,但是闭上眼睛总能描绘出李白刚才那副样子



于是撸动的速度又一次加快,直到浓稠的精液流淌在自己的手上,韩信沉重的喘着粗气,坐在地上,直到听见两个人进了李白的卧室



小韩信的第一晚,就把李白的身形和叫声刺在心里



久而久之,小韩信也发现了李白的习惯,就是不会让那群男人住在自己的家里,每当撸完一发后韩信去卫生间冲澡,都能准确地听见关门的声音,微微探头,就能听见李白的喘息,或者看见茶几上摆弄的白色的瓶子,韩信悄摸地走去客厅喝水,用余光瞟李白没有关紧的屋门,暧昧的灯光加上李白的喘息,每一步都让小韩信觉得口干舌燥







“韩信,生日快乐!”李白将自己早就定制好的高级西装还有一些售货员推荐的游戏机买来放在家中,之前领养小孩时,档案上没有写他的出生年月,李白为了方便起见将韩信的生日与自己的生日放在一起,自己也不用费心思的记忆



韩信推开门就看见李白早已定制好的蛋糕,沙发上放着一套西装,还有一个包装盒,李白坐在中央,白色的灯光打在李白的脸上,显得李白的皮肤更加白嫩



“我十八了?”韩信将书包放在椅子上,走过来坐在李白对面,看着白色奶油掺杂着巧克力的蛋糕,才越发觉得自己已经成年



“嗯,但是你现在还有一段日子才高三毕业,你的成人礼礼物我会满足你三个愿望,你可以好好想想”



“哥哥转身成为阿拉丁神灯让我有些不习惯啊”韩信喝了一口李白倒好的果汁,酸酸甜甜的,滋润着心里的种子萌发



“打趣谁呢,你爷爷奶奶也会给你准备礼物”李白夹着桌子上的菜,眼里带着笑意看着韩信



“过几天辅导班没课我就去看看老人家”



“行,你的银行卡里给你转钱了,别舍不得用”







“这边...呃,使劲吸吸”李白按着男人的头,将他的嘴唇按向自己的乳头



男人吸奶头的滋滋声,让李白觉得下体挺立起来,男人也很有技巧,大手游走在李白的身体,时不时刺激一下,让李白感受性爱的愉悦



“这么湿了?提前做好处理了?”男人将两根手指插入李白的后穴,不停地搅弄,湿热的肠肉很快就缠了上来



“嗯...戴上套”李白享受着身上人的爱抚,手摸索着枕头下面早已买好的避孕套



“我不是说了我没病?”男人接过李白递过来的避孕套,嗤笑了一声



“那也戴”李白推搡着男人的胳膊,含着媚的眼睛看着男人,像是再告诉男人我要看着你戴上



男人的手轻轻地拍了拍李白那张俊脸,快速地戴上了李白准备好的套子....



“当”



又是熟悉的关门声,韩信像是掐点一样醒过来,然后重复着自己的动作,下床喝水,大概是没有听见李白的声音,韩信今晚没有自慰,导致自己总感觉下面沉甸甸的难受,总是想象李白那具身体,如果属于自己的就好了,明明自己也是男人,为什么李白不找他而是去外面找别的男人,万一有病毒怎么办



“哈....嗯....”



韩信的水喝到一半,就听见一阵阵喘息萦绕在自己的耳边,他一度认为自己听错了,他喝着水偷偷的斜着眼睛往后看,就看见李白躺在床上,留的门缝不大,只能隐隐约约看见李白的腰



韩信轻轻地放下水杯,像是被蛊惑了,下意识地推开了那扇门,那具夜夜思念的身体,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自己面前,地下的避孕套打着结扔在地下,李白的腿呈现M型,韩信这个位置刚好一览无余



李白渐渐从高潮中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的菊穴正对着韩信,于是老脸一红,拽过枕头挡住自己的下体,恼羞成怒“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自认为带有威慑力的李白在韩信眼里却娇的不成样子



“哥哥,我觉得那个男人没有满足你,你看看你还在流着水”韩信毫不费力地将李白遮掩的枕头拿开,让整具身体完全暴露于自己的视野



“唔呃....”随着进来的两根手指,李白小声呜咽,韩信的手指很圆润,加上常年打篮球,手上生有一层薄薄的茧子,每次抽插蹭过肉壁,都能很好的激发李白的性欲



“我还担心哥哥都不干净了呢,原来哥哥跟别人做都喜欢戴套”韩信抽出自己的手指,从穴内带来的淫水,被韩信抹在李白乳头上,带着水液,弹了弹李白挺立的奶尖



“我要不要带你洗洗,我不想亲别人亲过的地方”



“滚下去!”李白用脚踩着韩信的肩膀,玉腿却被韩信架了起来,菊穴摩擦着韩信的鸡巴,流出来的淫液都抹在了鸡巴上



韩信象征的在李白的腿间摩擦了几下,扶着自己地龟头插入那个一张一合的菊穴里,湿热的肠壁热情地迎了上来,包裹着韩信的巨屌,爽的韩信头皮发麻



“哥哥的小骚穴真热”韩信撸动着李白挺立起来的鸡巴,吃着李白挺立的奶头,一寸又一寸的将自己的鸡巴推进湿热的菊穴



“别...不准进...狗崽子吾恩....”李白的眼里带着水汽,刚想骂两句韩信,却被龟头顶着的凸起肏软了腰



“我是不是比他们的都大”韩信抱着李白的大腿,缓缓地进出,生怕自己技术不够好,不能让李白爽



“你给我闭嘴!呃啊”韩信的巨屌全部捅了进去,龟头嘬着肠壁内里,自己的腰被韩信箍着,根本动不了,只能忍受着粗大的鸡巴一次又一次的捅着



韩信挺动着自己地公狗腰,学着手机片子里的动作,将自己的巨屌送入李白的体内深处,“这个姿势舒服吗?我换个姿势可以吗?”



李白刚想让他滚蛋,却发现自己的力气压根就比不上他,自己的双腿被韩信分开挂在韩信的腰两侧,分开的双腿没有阻挡,韩信的鸡巴进入的更深,每一次都能戳到李白最敏感的位置



韩信拦着李白的腰,将他往床边带了带,箍着李白的窄腰,快速地肏弄着逐渐发浪的菊穴,啪啪声逐渐变大,龟头毫无目的的在甬道乱捅,时不时捅到一些敏感部位都能让李白叫出声来



“我肏的爽吗?”韩信像是在较真一样,眼里的温情倒映着李白的面孔,看着李白冒粉色的皮肤,想起来来这个家的第一晚,那一晚也是和平常一样,李白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家里做爱,韩信躲在门后面,让这个刚步入青春期的男孩目睹了一场淋漓尽致的性爱



“你...唔....给我....滚唔呃....慢....慢点”



韩信的手捏着李白的下嘴唇,看着身下人迷离的眼睛,内心涌出一丝满足感,他很想吻吻这个嘴唇,他不敢,他没有见过李白给别人口过,他想让李白给自己口



用这张嫣红的小嘴,吞入自己的丑陋的鸡巴



“慢点?”韩信嗤笑一声“可是我看你还没有满足啊”



说着,恶劣的捅了捅冒水的菊穴,听着李白咬着嘴唇的低吟,韩信压下身去,攥着李白的手腕,吻住那双朝思暮想很久的嘴唇



下身不停地律动,啪啪声不绝于耳



韩信加快速度,每一次都抽出一点然后狠狠地顶进去,每一次都能顶出李白的叫声,感受到痉挛的菊穴



“不...不要了...要射.....”李白被肏的失去了理智,鸡巴带来的快感又狠又急,李白抓着韩信的胳膊,用小穴夹紧了横冲直撞的鸡巴,还没等韩信问什么,李白就率先进入高潮



穴内涌出的大量水液顺着鸡巴觉得肉洞的缝隙流淌出来



“这就高潮了?他们那些人有我干的你爽吗?”韩信用手拍了拍正在射精的鸡巴,刺激地李白浑身颤抖,像是讨好一样,牵住韩信的手掌



“哥哥你可以给我口吗?”韩信带着李白的手摸向自己还在硬着的鸡巴,提出了一个好像合理的要求“哥哥下面这张嘴那么软,上面的一定更软吧?对不对”



“你....你休想”李白瞪着自己地桃花眼,一口回绝了韩信的要求



“可是哥哥答应我的任我许三个愿望,记得吗?哥哥不会因为做了一场爱就忘记了对我的约定吧”韩信抚摸着李白的奶头,像是不经意间拽起,看他们回弹,拽起,再回弹



“我答应你三个愿望是让你许正常愿望的”李白瞪着在自己身上肆意游走的小男孩,感觉自己颜面尽失



“可是你答应我的什么都可以许愿,不是吗?”韩信这人像是不讲理一样,漏出无辜的笑意看着床上李白,粗大的鸡巴湿淋淋的,韩信坐在床边,等着李白口交的降临“如果你不做的话我可是要给爷爷奶奶说你的私生活混乱”



“你!”李白看着韩信得意的笑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真他妈白眼狼”



“可是你刚刚让白眼狼肏到高潮了你总不能不认吧”韩信摸着李白的大腿根,一下又一下戳弄着半硬的肉棒,“你还嗯嗯啊啊的让我慢点,掐的我好痛呢哥哥”韩信耷拉着脸,给李白看自己胳膊上的红痕



“闭嘴!”李白羞红了脸,根本不想去看韩信那张得意的嘴脸



“那就来口吧,我不会将视频不小心发给爷爷奶奶的”韩信笑面虎一样,看着李白,只见李白的脸青一阵白一阵,韩信拍了拍自己面前的位置,示意李白在这里口



李白不情愿,便被有些烦的韩信一把拽了过去,韩信是高校的体育生,毕竟一开始没有上学的基础,所以成绩一直在中游,不论怎么补都缺点意思,当时韩信还想问李白一些问题,却听见李白说了一句“你是个大孩子了,可以自己做决定”



于是韩信走了体育生的这条路,韩信也很争气,除了五十米跑和二百米跑是第二第三名外,剩下的项目都是第一,简直就是体育老师心中的宝贝,以至于韩信拉过李白的时候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舔舔好不好”韩信摸着李白的侧脸,用大拇指按着李白嫣红的嘴唇“我们班女同学说,白皮肤的人涂口红会很好看,我给哥哥买一支吧”



“变态唔!”李白拧着俊眉仰视着韩信的脸,刚吐出自己的心里话就被韩信一下子抓住了漏洞,将手指伸进了李白的嘴里,搅弄着李白的舌头,津液顺着李白的嘴角流了下来,李白第一次被人玩弄舌头,快感不如刺激奶头那么强烈,但也是酥酥麻麻的,让人脸红心快



“张嘴,好不好”韩信扶着自己的巨物,将那个如鸡蛋大小的龟头塞入李白的嘴里,湿软的小嘴跟刚才的小洞一样让韩信爽的头皮发麻



韩信主导着性爱,让李白握着自己地巨屌,然后自己往李白湿软的小嘴里捅,却听见李白呜咽的声音



大概是因为韩信的鸡巴太大,李白第一次和它见面,李白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个巨屌捅死了,然后拍打着韩信的大腿,用被急生理眼泪的眼睛看着韩信,楚楚可怜的样子一下子让韩信心软下来,从李白的口中抽出了自己的鸡巴



像是提小鸡一样,将李白从地上提上来,让李白横跨在自己的腿上,自己环着李白的腰与自己接吻



这个唇肖想了多久了?



韩信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这个唇很热,很软,想把他吞入腹中,和自己融为一体



韩信边亲边用自己的鸡巴蹭李白的菊穴,用龟头时不时插进去退出来,惹得李白一阵瘙痒



“我可以进去嘛?”韩信深情的样子像是入了李白的眼,什么乱七八糟的道德关系通通忘在脑后,李白趴在韩信的颈窝处,闷哼了一声,像是答应了韩信的请求



韩信也不多说话,只是高兴地亲了亲李白的耳朵,对着那个肉洞插了进去,还是如最开始那样又热又紧,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韩信握着李白的腰,接着重力将肉洞肏到最深处,整个肠道瞬间将韩信的鸡巴裹紧,伴随着李白的呜咽声,韩信突然觉得李白叫的不够爽



“我的技术没有他们好吗,怎么叫不不出来”韩信捏着李白的后颈,带着无辜的语气,冲着李白抱怨,但是下体确实越来越猛的冲撞,简直是要把自己地两个卵蛋也一起塞进李白的肉洞里



“呃呜呜呜——轻一点,太...太重了”李白掐着韩信的胳膊,被肏的太深了,又爽又疼



“可是我觉得还没有到极限啊”韩信翻身将李白压在身下,两条腿架在肩膀上向下压,让李白呈现对折的样子,这样体内的鸡巴进入的更深



韩信将自己的鸡巴全部捅进去,看着李白爽的翻白眼的脸,拉过李白的手,让他摸着自己的腹部,然后再次顶进去,痞坏的语言在李白耳边响起“哥哥摸一摸,阿信顶到你最里面了吗?要不要把哥哥干到怀孕,让哥哥找不了别的男人?”



李白瞳孔震惊,他看着韩信的脸,看着韩信脸上摆着无辜的笑,想去反驳就被韩信快速的顶弄干的失了声



“啊啊啊,慢一点...韩信...韩信求求你....呜慢一点”快感让李白的小腿绷直,脚趾都缩了起来



要到了,要高潮了



“诶....”李白正要迎接猛烈的高潮却发现身上的人不在动,高潮戛然而止,,马上要高潮的肉洞像是不满足一样,如千万只蚂蚁在爬一般痒



“你得跟我一起高潮,怎么那么不经肏”韩信抽着李白挺翘的鸡巴,每打一次都能听见李白的轻声呜咽



“呜,别...别打,阿信,别打”李白撑起身子,握住了韩信的手,哭红的眼里都是韩信的面孔



“那打你那里,屁股嘛?我记得好像还没有人打过哥哥的屁股呢”韩信想了想,将李白含着自己的鸡巴转过身



“啪”“呜”



“啪”“呃”



肉屁股在每一次的拍打下都能激起一层肉浪,韩信抽出自己硬的发疼的鸡巴,让李白跪着撅起屁股



“你...你干什么”李白不解,刚问出问题屁股又被扇了一巴掌



韩信看着撅起来的屁股,用三根手指捅着里面,看着屁股的痉挛,韩信笑了,两只手拉开李白的白臀,漏出粉色的菊穴,一张一合不知道吞吐着什么东西



“骚货”韩信一巴掌甩在了菊穴和卵蛋之间,又疼又爽的感觉让李白的小鸡巴硬的发疼



韩信亲了亲李白的屁股,慢慢移动在那一张一合的菊穴上,舌头探进去,骚弄着菊穴口



舌头的温度较高,柔软而又灵活,很快把李白玩的找不到北,爽的前端在没有任何抚慰下一下子射了出来



“怎么又射了,射多了对身体不好”韩信看着一股一股冒精,就这这个姿势将自己的鸡巴插了进去,完全不在意李白在不硬气,大开大合地开始肏弄,菊穴收紧,缠绕着韩信的巨屌,呜呜咽咽的让韩信慢一点,受不了了



韩信俯下身子握住了李白的手,一下子咬在了李白的肩膀上,公狗腰快速顶弄,快感就在云边,快一点,再快一点



李白高昂的尖叫并没有唤醒韩信的理智,直到微凉的精液射在了李白的肚子里,精劲狠狠的射在李白的敏感点上,让李白浑身痉挛的再一次高潮



韩信看着怀里浑身颤抖的李白,亲了亲李白的耳朵,像是自言自语般对着李白耳边呓语“你不要找别人了,好不好,我会爱你。”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