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B小猫饲养日记   作者:今天你嗑糖了吗
评分:
0.0 (0人已评)
第四爱,请自行避雷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GB小猫饲养日记

  预警:第四爱,“我”是变态

  无逻辑,一切虚构请勿当真

  文中情节不代表本人三观,请勿上升任何细节

  以上

  ——————————————————

  一

  遇到他的时候,是一个很好的晴天。

  为了完成工作任务,我前几周几乎夜不能寐。于是刚一放假,我就放任自己躲在家里,垃圾食品垃圾饮料,不用考虑穿搭不用化妆不用提前半个小时起床卷头发,我像个发霉的蘑菇,肆意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社畜休息时间。

  “真是的,”闺蜜嫌弃地瞪着我颓废的样子,“好不容易放假,也出门晒晒太阳吧。”以我往日的经验,拒绝她只能得到长达数小时的唠叨,于是我妥协地穿上外套,丧丧地回应,“好吧…”

  久未见过阳光的眼睛简直要被白天的炙热灼伤,我甚至能感受到自己散发出腐朽的气息。“拜托,”闺蜜挽住我的胳膊,“你才二十五岁,怎么总是像个暮气沉沉的老年人一样。”

  “是啊…”我顺从地跟着她的步伐。家人不闻不问,一个人来大城市打拼,我所有的激情和活力都被抽空,献给了工作,以至于在自己难能可贵的休息时间,也全然想不起有什么喜好与兴趣。

  忙碌着被迫百分百集中注意力,我确实,很久没有对除工作以外的东西提起精神了。

  “或许你可以养个宠物呢?猫咪就不错。”闺蜜提议道。“我…”我努力撑起眼皮,表现出有在听她说话的样子。“!”她甩开我的手臂,“你怎么老是这样敷衍我啊?”她似乎生气了,但我还没反应过来。对不起,我的大脑简直像堆生锈的浆糊。

  她还在申诉着什么,我的眼睛有些发晕,身体不受控制般往后倒。我看见闺蜜惊慌失措冲过来的样子。

  要摔死了吗?好丢人…不知道这算不算工伤,公司会赔偿吧?赔偿给谁呢?有谁值得赔偿的呢?我忍着疼瞪着头顶耀眼的阳光,不再挣扎。

  “小心!”我被一把拽住。

  男孩清秀的脸出现在我面前,我被阳光刺激的眼泪恰巧涌出。“吓死我啦,你怎么突然往后倒啊,”他夸张的呼气,像只被惊吓到的猫咪。“下次走路小心一点吧,万一受伤了就完蛋了,”他弯下身将我掉落在地上的包捡起,“喏,给你。”

  我下意识地接过,肌肤掠过他的指尖,冰凉,却柔软细腻。他穿着简单的衬衫和咖色背心,白色的球鞋一尘不染。

  “刘宇,快走啊。”不远处有个高个男生向他招手,于是他对我挥挥手,微笑时唇角的小括号隐隐浮现,“再见。”

  我看着他快乐地奔向那个高个男生,随风卷起的衣角像在自由的缱绻。他停在那个男生身边,嘟着嘴似乎在说抱歉。

  “刘宇,”我低喃道,胸腔里却像是有一股被抓挠的痒劲儿,让我不自然地笑起来。

  “幸亏没摔,”闺蜜重重地“锤”了我一掌,“你真是太久没找点乐子了,走路都能发呆。”

  我没有向她解释一瞬间的头昏,显然此时有更重要的事情。“你认识刚刚那个男生吗?”我问她。她的神色变得有趣起来,“哇,英雄救美心动啦?”闺蜜打趣道,“看他来的方向,是A大那边,应该是个大学生吧。”

  她还在聒噪地说些什么,而我已听不清。“是…A大的学生吗?”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一股迫不及待的冲动,“我想要,找到他。”

  我打断闺蜜的絮絮叨叨,牵着她向A大的方向走去。我之前有个客户是那里的老师,我想,他应该能告诉我那个男孩究竟是谁。

  二

  无形的微风吹拂过少年的脸庞,带走青春最后一丝回忆。我上学时不是没有谈过“青春里该遇见的男孩,”他是校园里有名的刺头,打架后擦红的嘴角都让我心跳加速,我们仅仅牵过手,甚至没有开始谈恋爱,再之后就是他因为违规打架被开除。

  这之后,我的暧昧对象们就更偏向于“乖男孩”的类型。他们对我嘘寒问暖,和我谈柏拉图式的恋爱,但很快被腻烦的我甩掉。直到现在,我依旧没有一次正常的恋情。但我想,我也不需要。

  可现在,当刘宇的档案展示在我面前时,他微笑着的证件照让我再次怦然心动。“原来是这个宇吗,”我的指尖摩挲着屏幕。“你突然联系我就是为了这个啊?”熟悉的男人失望地撇撇嘴。大约是我之前的形象在他面前表现地太好,他对我唐突的请求并未拒绝。

  “有空请你吃饭,”我关掉手机相机,心满意足地和他告别。

  三

  面前的咖啡很苦,我又加了点奶和糖。“一,二,三…”我在心里数秒。“好巧…”听到刘宇惊喜的声音,我佯装惊讶地抬起头,“好巧。”我笑着,邀请他在对面坐下。

  每周五下午三点,刘宇会来这家店吃甜品。果然不错。

  我将红包转给私家侦探。

  “你也喜欢来这家吗?之前好像没见过你。”他拿着菜单纠结了两秒,似乎是在犹豫只点一份甜点会不会显得太过幼稚。“一份香草布丁。”我开口道。“给你。”

  刘宇有一瞬间震愣,然而很快礼貌地道谢,“你怎么知道…”“我猜的,这家的布丁不是很有名吗?”他松了口气。

  当然不是猜测,我自嘲道。我已经在许多个深夜反复翻看他吃布丁的模样。小巧的舌尖伸出一点,裹挟软嫩的布丁吃进嘴里,餍足地舔过圆润的唇珠。我幻想着,如果能和他接吻,是什么样子呢。他是否会委屈地皱起眉,推搡着我的肩,或是被舌尖的纠缠搞得面红耳赤,分开后惊慌的跑开。

  “吃吧。”我身体里有股火在燃烧。

  “你上次之后去医院检查过了吗?”他舀起一小块,小心翼翼地吞进嘴里。“嗯,”我开始说谎,“我身体不太好,老毛病了。”

  “啊…那你要好好吃药啊。”我快要维持不了平静的笑脸了。他天真的关心让我觉得可笑,然而弥足珍贵。咀嚼时唇珠被下唇反复揉碾过,看向我时上目线简直楚楚可怜。

  一个,我最爱的,乖男孩。他像只餍足的猫,自动屏蔽外界一切恶意。

  “我有两张今天下午的舞团巡演门票,要一起吗?”他迟疑着,“算是报答上一次的事。”我继续说道。果不其然,看着我失望的表情,他认真的点点头。“好吧。”

  我知道他是个舞蹈生,这个一票难求的舞团巡演是他的最爱之一。他因为陌生人的邀请迟疑,却会对我刻意伪造的失落妥协。

  他的脾气太好,这对于我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

  四

  当全部主演上台致谢时,掌声雷动。刘宇激动的鼓着掌,眼角还有因为哭泣而残留的红晕。我并不爱艺术,我是个俗人,但此刻看着他眸子里的熠熠星光,我依旧被打动。

  “这位主演因伤休息了好久,”他声音沙哑,“所以他的大鱼里才带有自己的哀切与拼死一搏。”刘宇陷在深深的感动里,而我只想趁机获得拥抱他的机会,我卑鄙地牵上他的手,“不要难过。”我安慰他。

  深夜的城市一片寂静,偶尔有几个绰绰的身影。刘宇送我到小区楼下,“今天…真的很谢谢你。”他显然已经把我当成朋友。“我抢了好久的票都没抢到…还以为看不到了呢,结果没想到遇到你…”昏暗的路灯下他额前的发顺从地遮住眉。

  “我也没想到,”我笑起来,“看样子我们还挺有缘的。”“对啊,”他又用那种熟悉的天真眼神看着我。我想说不是的,这些巧合在我的信息搜集后成为绝对,我是个想要将他剥皮入腹的疯子。然而我只是点头。

  “那我走啦,”他朝我挥手告别。“很晚了,要不就在我家将就一晚吧。”他理所当然地拒绝了。“我一个男生,刚认识就大半夜送你回家又留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图谋不轨呢。更何况,”他补充道,“我男朋友说等我回去。”

  我听见自己牙根咬紧的声音,可我只能遗憾地和他说再见。那个高个子的男生,竟然是他的男朋友?哈,我转过身面容狰狞,我的乖男孩,他竟然是个同性恋。

  进门时我的钥匙反复对不上锁孔,愤怒冲昏了我的头脑。真是可惜,我很快平静下来,打开房门。拍摄角度隐蔽的照片贴满了墙壁,我瞬间捕捉到那个总是出现在刘宇身边的男生。

  凭什么?我用力划上那个碍眼的照片。

  五

  舞池里衣着性感的男男女女贴紧着扭动,我等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了期待的人。

  高个男生熟捻地环上一个女孩儿的腰,转过身又和另一个男生接吻。我举起手机,记录下这令人作呕的画面。

  我找的侦探显然十分靠谱。

  刘宇刚上大学就和这个男生在一起,是这个人追的他,近半年的示好让刘宇放下戒备。我可爱的乖猫咪以为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会像他一样简单,可事实是花言巧语日日相伴的伴侣也会因为不能上床而出轨。

  我不知道那个侦探怎样窥探到刘宇的私人秘事,但我想,以刘宇的性格,坚持结婚才能上床并不奇怪。明明一举一动都在蛊惑人,却固执地做个老古板,刘宇就是这样一个矛盾结合体。我更爱他了。

  我假装无意地讲那些照片发给刘宇,于是三十分钟后,刘宇赶来亲眼目睹自己男友和另一个男生拥吻的场景。他们在唇齿交缠,黏糊的唾液混合在一起,刘宇捂住嘴,忍不住干呕。

  我环住他的肩,同情的看着他,“那我们走吧。”他不忍地点点头。

  我带他回了我家。

  刘宇酒量不好,我的侦探这样说道。我扭头看着在沙发上落泪的刘宇,将度数最深的酒混合在一起。“醉了就不会难过,”我哄骗着他,“喝一点吧。”他一饮而尽,很快昏倒在我的怀里。

  我曾经遇到一个很爱养猫的客户,她讲那些小奶猫抱在怀里,满怀爱意。“多可爱啊,”她温柔地摸着毛,“猫咪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它能让我找到活下去的意义。”

  刘宇红了鼻尖,粉晕浮上脸颊,他在气呼呼地说些醉话,嘟起嘴有明显的脸颊肉。我不想用这样黏腻到恶心的词汇来形容他,但他确实让我的心软成一片。

  可惜,我的手伸进他的裤子,疲软的性器很是敏感。可惜,如果你喜欢女生的话,我对失去知觉的他说,我们还可以慢慢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女人天生该躺在身下做承受方,曾经最上头的那个男孩也会言语暗示我要不要做点其他的。脏男人,我唾弃地回想那些过去。即使在工作中被下属议论说是强势的女强人,可我一直以为我总有一天会躺在另一个男人身下,替他孕育生命。

  我那个时候是懵懂徘徊的,而此刻,我可以肯定,对于刘宇,我有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情感。

  我想上他。

  六

  粘稠的润滑液涂满他的臀间,我耐心地替他扩张。他皱起眉,似乎因为身下的不适而想逃避,我绑上他的手。

  想看他被冰凉的道具捅进时惊慌地表情,想看他哭泣的眸子泛红的眼眶,想看他高潮时失神的瞳孔,想看他因为我而痛苦而快乐。我这才意识到,我那时候沉迷那个一无是处的刺头,仅仅是因为他嘴角时常出现的青紫伤口。

  刘宇。他在我的怀里颤抖,道具慢慢插进身体里,他在昏迷中挣扎。委屈的鼻音让我发狂,他的大腿敞开在我面前。胸前和腿侧留下吮吸的红印,我满意地欣赏着,看着他的下面因为前列腺被刺激溢出的精液。

  我吻着他的唇,轻轻嘬着他圆润的唇珠。我感到自己身体的空虚,然而心理的快感足够满足。真期待,我撸动着他的性器,明天醒来,你会是什么反应呢?我狡黠地想着。

  他开始绝食。

  我不知道他是怎样想出这样荒唐可笑的反抗行为,他在第二天醒来,尝试挣脱束缚的绳子未果。他红着眼瞪着我,像个因为主人惹怒他而发飙的娇贵猫咪。

  我替他和那个恶心的男友分了手,带他回来也是因为A大已经即将放假。他的家里只有一个母亲,也长年不相见。我既然有自信带他来到那间酒吧目睹他男友的肮脏事迹,就当然想好了后续的计划。

  我将他压在身下,指尖混着润滑液缓慢地插进他的后穴。没有人会发现你失踪,刘宇。不要让我生气。

  他在第三天的睡梦中被我灌下白粥,他太饿了,即使清醒时倔强地和我作对,可一旦昏沉,对于送到嘴边的食物,他还是会下意识的吃下去。

  到了第七天,他已经乖了很多。我抱着他,神经质地一遍遍重复着爱他。我真的太久,太久没有自己的生活了,我不想放开他。

  下班回来时他正躺在卧室里睡觉,昨天做的太过火,他的后面有些红肿,即使涂了药,我也依旧忐忑。我摸上他的额头,滚烫。

  我用尽全力抱他下楼,瘫坐在医院的椅子上。他瘦了许多,我平时就能感受到,然而来时硌手的骨头仍然让我触目惊心。我有点后悔了。

  医生告诉我他没事,只是埋怨着劝我别让弟弟玩这么大。弟弟,我低下头。一个女人,带着隐秘部位红肿的男生,我想告诉医生我们是情侣,可我只能默认。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头晕过了,我的工作生活愈发得意,我正在慢慢变得不那么分裂。可这一切都是因为刘宇。我爱他,我不能失去他。

  我崩溃地哭着,在他的病床前攥紧他的手。“对不起,”我的妆大概也花了,我更像个疯子了。

  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他轻轻勾过我的指尖,用轻飘飘到没有重量的语气安慰我,“没事,你别哭了。”

  他用释怀度化了所有受过的委屈。我想起刚遇见他时他灿烂的笑,“下次走路小心一点啊。”我转过头。

  七

  和刘宇分开后我开始经常性发呆,有时候望着屋子里熟悉的摆件,我就能想起他的身影。

  浴室的镜子前,我们在那里做爱,他滚烫的肌肤贴紧冰凉的镜子,留下朦胧的雾气。在衣帽间,那些各色的jk和汉服收拾的井井有条,我哄骗他穿上女装,塞上跳蛋带他出门,假装闺蜜和他拥抱合影。在餐桌前,他偶尔心情还可以时会为我做晚饭,加上满满一碗的香菜,香菜很好吃的,他和我争论,嘟着嘴看到我吃下一大口才罢休。

  我很快搬了家。

  “那您觉得您作为一个大龄女性优势在哪里呢?”对面的男人不怀好意的问道。老娘还不到三十!我甩了他一巴掌,开始由衷地后悔听信小区里阿姨的介绍来相亲。

  “欸你!”他气急败坏地向我挥拳,我躲避着向后仰,却失了平衡。

  有人抓住我,我侧过头,对上熟悉的眼睛。“小心。”刘宇说道。

  我浑身的血肉滚烫,我太久,太久没有见过他了。

  他回去后没有报警,只是就此分道扬镳。他给我留了最后一点体面。

  对面的男人还在愤怒地骂些不三不四的话,我抬起腿,高跟鞋狠狠踹向他的身下。

  “有监控,是他先动手的。”我下意识和刘宇解释道。尽管我在他心里大概已经等同于变态。

  他不置可否地笑了,嘴角浮现出熟悉的小括号。“刘宇!走啦!”不远处有人在呼喊他的名字。“那…再见。”他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

  他像只终于摆脱烦人饲主的猫咪,轻巧地奔向属于自己的天地。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