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橘子床边童话   作者:MM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俊哲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橘子床边童话

  从前,有一个远近闻名的耶耶王国,耶耶王国的东西制作优良价格实惠,别的国家的小动物都争着抢着和耶耶王国换物,只有与耶耶王国临界的猫猫森林不这么做。森林里的小动物们都很讨厌耶耶王国的耶耶,就派遣士兵驻守在森林的入口,阻止耶耶王国的耶耶进入森林。
 可是有一天,守卫抓住了一个闯进森林的陌生人,把他关进了大牢。狮子瀚瀚作为森林里的老大,顺理成章的去大牢里审问犯人。
  可是一见到那个陌生人,瀚瀚就觉得他好好看啊。皮肤白白的,亮晶晶的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好像快要哭出来了。瀚瀚很可怜他,就把他带回房间审问。
  可是瀚瀚刚刚把鞭子抽出来,那个陌生人和瀚瀚说如果瀚瀚要审问他,就要按照他们那边的习俗,瀚瀚感到很奇怪,问他:“那我要怎么审问你呢?”
  那个陌生人有点紧张,咽了咽口水,说:“如果你要审问我,你得先坐过来。”
瀚瀚觉得被骗了,有点生气的看着那个陌生人。
  “你不信的话,你可以把我手绑上。”陌生人看起来有点着急,嘴巴瘪了瘪,耷拉着坐在床上,好像又要哭了。
  “那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这是我们森林里的规矩,告诉了名字就不能骗人了,不然会被抓去走一个。”
  “我叫俊俊,我可以发誓,骗人是小狗!”
  “那好吧俊俊,我要怎么审问你呢?”瀚瀚对于这个刚来到森林就被他的威严震慑的很听话的陌生人的臣服感到很得意。
  “首先,你得先把衣服脱掉。”
瀚瀚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想到他刚刚发了毒誓,就慢慢地解开衣服。瀚瀚很怕热,而且为了平时玩耍方便,他的衣服选用的是更薄一些的纱,层层叠加的纱衣被褪下,剩下最后一层纱的时候,瀚瀚的动作停了下来。俊俊知道瀚瀚不好意思了。
  “没关系瀚瀚,已经很棒了,就这样吧,过来。”
  臀峰把纱衣撑起圆滑的弧度,丰润的大腿在薄纱下若隐若现,为了好看带的金铃铛随着胸部的耸动发出悦耳的响声。俊俊不加掩饰的眼神让瀚瀚感觉怪怪的,语气不由得也温和下来了。
  “俊俊,下一步是要干嘛呀?”
  “下一步是用你的嘴来打我的嘴呀。”俊俊一把抱住还在磨磨唧唧的瀚瀚。“不行,你不能抱我!妈咪说只有情人之间才能抱抱的!”瀚瀚用力推开俊俊,好看的眉毛微微皱着。
  “好,我这不是怕你不方便嘛。”
   瀚瀚微微前倾,在俊俊嘴唇上轻啄了一下。
  “好啦,说吧,你是谁啊,来这里干嘛。”
  “不行,你赖皮,瀚瀚你不能这样。”俊俊又不高兴了,按着瀚瀚的头就亲。瀚瀚的唇很软,像两瓣棉花糖,舌头有点粗暴的撬开牙关,搅动着软舌,发出啧啧的响声。瀚瀚被口里积攒的唾液憋的很难受,双手软软的推开俊俊。俊俊也顺着他,退出来又在唇上亲了一下就放开了瀚瀚。
  “不行,这不算,掌握主动权的得是我!”瀚瀚俯身向前又想去够俊俊的嘴唇。
俊俊偏过头躲开了,说:“那我再教你一个审问犯人的方法好不好。”瀚瀚红着脸,点了点头,“好,那在那之前,我得看看瀚瀚有没有那个资格。”
  俊俊让瀚瀚躺在床上,双手掰开瀚瀚的大腿,菊穴是漂亮的粉红色,冷空气卷携着四周的温暖,微微瑟缩。“你...你别看了。”瀚瀚伸手去挡。“只是一个检查,瀚瀚老大不会连这个都扛不下去吧。”俊俊故意激瀚瀚,现实也证明瀚瀚确实吃这一套。瀚瀚慢慢把手移到小腹上,另一只手拽着床单。
  俊俊轻轻撸动小瀚瀚,玩味的盯着身下的人儿顶着腰颤抖,想要躲开却又不由自主的期待更多。
  “啊哈...”瀚瀚感受着俊俊手心的温度,粗糙的掌心划过柱身,小心的用指甲抠抠尿道口,汩汩精液堆积在他的小腹上。俊俊把精液抹在瀚瀚后穴,并着手指破开小口。异物进出的感觉让瀚瀚感觉不是很舒服,酸胀的同时还伴随着丝丝疼痛。
  温暖的肠壁包裹着俊俊的手指,随着手指的逐渐深入,俊俊的手指撞上了一块软肉。瀚瀚轻叫一声,撑起身子想往后躲。俊俊知道他找到了,修长的手指顶着那一点揉动,另一只手环着瀚瀚的腰。分泌出来的肠液润湿了小口,俊俊拍了拍有点失神的瀚瀚。
  “好啦,你成功通过了我的实验,你获得了使用我们国家最最最严酷的刑罚的资格。”俊俊神色庄重,头上的薄汗因为涨红的脸颊消散在空气中。
  “来,坐上来。”俊俊脱下裤子,小俊俊昂首挺立着。瀚瀚慢腾腾的爬过去,小口对着小俊俊,可是只含进龟头,瀚瀚就停了下来。
  “唔...好疼,你就是个骗子,我不审了。”瀚瀚瘪着嘴,撑着俊俊的小腹想要退出来。
  可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俊俊哪能让他走,俯身压制住瀚瀚,挺身一步插入最里,肠壁的温暖和挤压让俊俊发出一声喟叹。身下人却簌簌地哭了:“你出去!好痛!”
  俊俊慌忙去吻还没落下的泪珠,想要拔出去,瀚瀚用力捶了他一下。“别动,更痛了。”
  俊俊碰了碰被捶的地方,委屈的盯着瀚瀚:“被捶红了都,明天肯定得紫了。”瀚瀚白了他一眼,扭了扭腰,撇过头,说:“行了,动吧。”
  俊俊眼睛忽的亮了,慢慢的抽插起来。“没吃饭啊,怎么这么慢。”瀚瀚不满的撑起身子,柔软的舌头舔着俊俊嘴唇。
  俊俊的眼睛凶厉的盯着瀚瀚,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龟头越凿越深,囊袋拍打在瀚瀚菊穴两边,水声在寝室淫靡的回荡。
  “老公快不快。”俊俊拍了拍瀚瀚的圆润的屁股,瀚瀚瞪着泪眼像是想要把他吃了。
  “不快...啊。”瀚瀚突然惊叫一声,半软的阴茎突然有了精神,贴在瀚瀚的小腹上。
   俊俊的攻势越来越凶猛,瀚瀚的津液顺着嘴角滑落。
  “瀚瀚,宝,你是不是忘了,你还要审问我的呀。”俊俊吻着瀚瀚嘴角滑落的津液,强迫身下早已神色涣散的瀚瀚回想这一切的源头。
  好像...是啊,我要问他什么呢。瀚瀚皱紧眉头,想要回忆起来,可是不管怎么努力,脑子里始终一片混沌,只会下意识的随着俊俊的操动扭动腰肢,淫荡的叫喊。
  “没事,宝,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俊俊吻了吻瀚瀚的额头,一路向下,吻过喉结,舔舐挂在乳头上的铃铛,铃铛在舌头的挑弄下拉扯着瀚瀚的乳头,上下挑动,铃铛外壁碾过乳头,使其陷入白皙的乳肉中,酥麻的感觉一点点积攒,一点点击溃了理智树立的最后一条防线。
  “俊俊...啊哈,我要射了。”瀚瀚声音颤抖着说,木质墙面的花纹混在一团,瀚瀚觉得心烦意乱,俊俊最后射到瀚瀚穴里之前,瀚瀚想等下一定得叫小雨把墙换成白色的,太难看了。
  不知道又闹了多久,俊俊正抱着瀚瀚休息,瀚瀚突然撑着身子坐起来,含住俊俊的阴茎,上下吞吐,牙齿时不时轻咬着龟头,碰触着柱身。
  “嘶...瀚瀚,疼。”疼痛伴随着一阵阵的快感袭来,俊俊忍不住叫出声,刚刚软下去的小俊俊又精神抖擞。
  “我们狮子有一条祖训,当配偶无法满足我们的时候,我们会通过啃咬配偶的性器来强迫对方满足我们。”
  俊俊刚从狮子一族的奇怪祖训中适应过来,突然发现
  “无法满足!!!”
  正当俊俊有点生气的时候,门口响起敲门声。
  “瀚瀚!你在里面不!你审问犯人已经审问了10分钟了!”发小小雨的声音传来,俊俊羞愧的无地自容,难过的原型都出来了,耶耶毛茸茸的尾巴耷拉在床上,簌簌的落着泪,低着头不敢看瀚瀚。
  瀚瀚心软的拍拍他的头,很认真的说:“俊俊,没关系的,我觉得你已经很厉害了,时间不能代表一切的。”
  俊俊压着瀚瀚,一边哭一边往里捅。
  事后,俊俊抱着瀚瀚在床上休息,瀚瀚问:“所以俊俊你是耶耶国的公民嘛?”
  俊俊摇摇头,握住瀚瀚的手,说:“不是哦,我是耶耶国的国王,我来找这个世界上最最好看的瀚瀚小狮子。本来我想要劝他和我们贸易往来,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我要娶他当我的皇后。”
  最后,俊俊和瀚瀚举办了婚礼,他们永远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