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铠陵】列阵在东   作者:花间醉
评分:
10.0 (1人已评)
人生长憾何如我?世上如卿能几人...
青龙志铠X驯魔猎人兰陵王,相爱相杀小故事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07



  “你放不放手?”高肃歪歪头,一缕发丝落在铠的手腕上。
  铠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这张脸一如既往地对他有致命的吸引,让他思绪停摆。铠当然是难过的,不管怎么说,高肃是一个擅长用故事将听众置于天堂或深渊的人。只是他想着这人未免也太狠了些,一语道破心中所想,顺带再往心口用力捅一刀。
  这已经超出讲故事的范畴了。
  铠的声音弱了下去,他迟疑着:“不想……”
  高肃耐心地等待铠说下去,无论他说什么,什么样的回应他都能应对。
  铠说:“无论如何,我今晚,不想,放开你。”
  高肃想不到他竟会这样说。
  他伸手覆上铠的手腕,能感觉到神君的较真和僵持,一点一点用力,将铠的手掌缓慢地扯下来。
  如果铠顺势后退,松手放开他,那就不会发生接下来的事了。但铠说到做到,反而在微小的僵持中不动声色地攻城略地,最终演变为十指交缠的状态。
  铠收紧臂弯,终于抱住了他。
  高肃心跳得厉害,脸上一阵发热,锋利的理智碎片散落一地。
  他伸出舌尖,缓慢地触到铠的指缝,随后是手背。
  铠猛地吸气,他在一瞬间变得惊慌不已,顿时松了力道。可惜已经晚了,主动权已经不在他手上。高肃带着铠的手,情色意味明显地舔舐掌心的纹路,舌尖往返,留下湿润的痕迹,最后将冰凉的手指整个含进嘴里。
  “是这个意思吗?”
  高肃声音暗哑,因为嘴里的东西而模糊不清,却分明带着挑衅笑意。牙齿轻微扣合,随着话语不安分地颤动,带来触电一般的刺痛感。
  铠的呼吸变得粗重。
  “你说呢。”
  他顺势在他嘴里翻搅,高肃一开始是抗拒的,不知轻重地咬了下去,铠轻微地吸气,捏住他的下巴。高肃放松力道,转而用舌尖缠绕推拒。手指当然要灵活得多,铠耐心地打开他的牙关,用手指亵玩他口内的每一处。最后抽出留下不少红痕的湿漉漉的手指,二人来不及对视皆已情动。铠捧住高肃脸颊,倾身吻住。
  亲吻疯狂而热烈,和上一次的温存试探完全不同,唇齿纠缠而近乎噬咬,过于失控的情欲气息让两个人都头脑发热。铠好歹还记得把他带回房间,却不知是怎么带的,高肃只觉得天旋地转,下一秒睁眼整个人就倒在了床上。他在心里骂了一声,不过这时候也没法指望铠能冷静。
  铠扣住他的手腕,用身体限制住他挣扎的空间。往日清朗的眼瞳被情欲沾染得湿润而沉暗,神君微喘着气,既失控又怜惜。高肃环住他,唇舌再次纠缠到了一起。这样的触碰让人上瘾,像是要把他点着一样,仅存的神智和矜持被灼烧干净。
  脸颊上有发丝缠绕的刺痒感,高肃睁开眼睛,看到了屋顶暧昧的、破碎的灯光。他伸手,将铠的头发拨开,拢到耳后,随后握住铠的肩膀,翻身压住他。
  铠配合着靠在床沿,高肃跨坐在他腿上,伸手解开他的衣服。生涩而强势的魅魔抚弄神君的身体,从胸膛往下,落到紧实的腰腹,大腿内侧,最终握住他的性器,下手既稳又准,干脆利落。炙热的情欲在瞬间燎原,他感觉到手中的性器逐渐变大变硬,像一只掌握不住的巨兽或凶器,直白而强烈的刺激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在变热,感觉口干舌燥,一种微妙的惧意和渴望吞没了他。
  铠在褪下的散乱衣物中勉强翻找,随后将一个小盒子丢到高肃眼前。
  高肃打开看了一眼,是散发着恬淡气味的软膏,他试了一下,感觉到滑腻触感的时候一下子明白过来是作何用。想不到铠居然一直带着这个吗……他半是调笑地哑声道,“蓄谋已久啊。”
  铠坦诚地望进他眼底,“愿者上钩。”他回道。
  高肃被这样的神情刺痛,躲闪了一下。
  他确实有意隐藏,真实的自己远比铠想象的要狡猾和沉着。但是铠呢,他可是位列仙班的真龙啊,全知全能举世无双,强大而透彻。
  他又能把他怎么样。
  高肃不想理会这些心思,他将衣服扯得半开半散,手指沾了脂膏,咬着牙往身体里送。身体被自己强硬打开,他闭了眼,浅浅地吸气,自暴自弃地在体内胡乱按压。这感觉并不好,但比起被铠玩弄的失控感他宁愿自己做好这些事。
  铠将手放在他腰侧,本意并不是拘着他,力道也不重,但高肃反应过度,下意识惊喘,身体变得僵硬,紧接着不管不顾地挣扎起来,几乎从他身上滚落。铠赶紧按住他,在这般箭在弦上的情景下混乱不堪地将他制住。最终演变成铠将手落在他肩上,环抱着他,轻轻拍着他的背,高肃总算冷静下来。
  一个相当亲昵的姿势。
  铠顺势将嘴唇贴了上去,用舌尖勾勒他的唇形,从微张的口中探了进去。这一次高肃没有躲闪,也没去迎合,由着铠在自己的领地内四处探索,舌尖相抵。
  铠放开他,高肃慢慢平复了呼吸,狼狈不堪地看了铠一眼。“手别乱动行不行。”他语气不太好,却少见地表现出一点示弱意味。
  “是你反应太大。”铠说道。
  “……我下次改。”高肃没好气道。
  他接着给自己扩张,大概是不耐烦了,没过多久便取出了手指,将掌心剩余的软膏全部抹在铠的性器上。随后往前挪了一点,用手握住那硬物,找准位置,缓慢坐了下去。
  体内被强行开拓的异物感混杂着难以言说的战栗,身体像被剖开,无法抑制地颤抖。他一度失去了辨别感觉的能力,是痛苦还是快乐,是满足还是恐惧,一概分不清,只觉得刺激过于陌生而强烈,让他濒临崩溃。
  他竭力控制着腰身,尽可能顺利地进入,有意让自己分心一般去找铠的神情。神君的眼瞳湿漉漉的,蕴含微尘一般的光亮,幽深而纯粹。
  他终于完全进到他体内。
  铠将手放在高肃腿上,高肃短促地吸了口气。“别躲。”铠沉声道,掌心用力按了下去,掐着他腿根。两人的下身契合在一起,高肃无处可逃,浑沌又强烈的刺激令他大脑空白。身体做不出任何反馈,他不知道铠会做什么,扣着他的腰用力进出还是拘在怀里肆意玩弄,但铠没有进一步动作。高肃终于明白他把自己送进了何种境地。他俯下身,在铠的身上咬了下去,较劲一般慢慢加码,直到铠轻轻叫了一声。
  “让我来……?”铠在他耳边轻声道。
  “先这样吧。”
  高肃终究没有太强硬,该有的自知之明他总是有,如果说情欲的撩拨也是一种对抗,他知道自己在铠面前毫无胜算,至少不愿意输得太彻底。
  他尝试着动了动,细微的动作牵扯出不堪承受的触感,那巨物楔子一般钉在体内,他支撑不了多久便软了腰。指尖陷进铠的肩膀,在泛着潮气的情热的肌肤上留下痕迹。两人身体交缠,肌肤紧密贴合。呼吸变得炽热起来,铠的身上发着热,在狭小的空间内,皆是情动。
  他缓慢动着腰,混杂着疼痛的快感令他目眩。尤其是在几次进出之后,酸胀的不适感变为纯粹的愉悦。全身的感觉集中在一处,血液急速奔涌,他逐渐抑制不住自己的声音,手脚发软,几乎要融化。软膏随着动作从交合部位溢出,小穴又湿又软,红肿不堪。他感觉自己要坏掉了,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一下一下地抬腰,跌落,幅度越来越大,将阳具一下吞吃到底的时候猛地脱力,却凭依本能追逐更多的毁天灭地的快感。
  铠没想到高肃能做到这一步。神君神色暗沉,顺着美人儿的动作挺胯,性器从最销魂的一处狠狠碾过,美人儿发出不堪承受的哭叫,性器剧烈甩动摇晃,吐出透明的液体,沾到形状漂亮的腹肌上。
  两人的呼吸粗重而紊乱,没有言语,没有多余的动作,默不作声地沉沦于最原始,最粗暴的性爱里。
  他感觉到美人儿抖得越来越剧烈,身体紧绷,软穴愈发紧致炽热。高肃突然停了下来,身体倒在铠的胸膛上。心跳剧烈,耳中轰鸣,卷云一般的长发自他身前倾泻,被汗水沾湿,有一种挠心的刺痒感。
  铠将性器全部抽出来,把高肃按倒在床上,拉开他的腿,大开大合猛顶了几下。高肃哭着射了出来,两条长腿不住绞紧,连带着交合部位也绞紧,强烈的快感攀援而上,铠咬住舌尖,遵从欲望释放在他体内。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紧紧相拥,身体紧密地贴合在一起。“真疼。”高肃说道,声音是被情欲折磨后的哑,却无抱怨的意思,说得似真似假,亲昵又慵懒。铠用掌心按揉他的腰,温暖的触感惊心动魄,高肃伸手揪住铠的头发,稍微用了点力,在指尖缠绕几回。铠于是往下,不轻不重地揉捏臀丘,手指陷进软穴里。
  精液顺着手指流出来,穴口湿得一塌糊涂。手指在他体内进出,用不了多久,高肃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
  “继续。”铠取出手指,性器重新挤进他身体里。高肃不甚清醒地看了他一眼,配合地抬腰,腿搭到铠的肩上。
  熟悉的销魂蚀骨的滋味从身下传来,这一次铠不再那么失控,但他依旧什么也不能想,全身全心被身下的人侵占着。铠缓慢地抽插,着迷地看着他。美人儿微蹙着眉,睫毛被泪水沾湿,不自觉扬起脖颈,微张着的唇间吐出细碎喘息。铠细细体会他身体的感受,随着自己的动作,或急或缓,或婉转或直白,或失控或温存,铠掌控着高肃每一处细微的反应,也被他全然掌控着。
  身下的躯体是男子的柔韧,肌肉紧实,肌理分明,平坦又温暖。高肃似乎是不留疤痕的体质,是以皮肤白皙干净,仿佛微云夜空的雪。铠情难自禁地在他身上啃咬,亲吻他的肌肤,留下水光淋漓的痕迹。他探寻他的身体,用手指,用舌尖,用性器,一遍又一遍,让他沉沦,让他……快活。
  是啊这时候铠只想让两个人都快活。
  他沉溺于这种感觉,仿佛久旱逢甘霖,仿佛在荒漠中枯行几天几夜后,忽地看到屋前一盏暖灯。世人总说春宵苦短,铠恍惚地想,这时候他怎么舍得放手。
  “长恭……”铠动情地唤身下之人的名字,“来日方长,好不好?”
  他不知道自己在问什么,彩云易散琉璃碎,事如春梦了无痕,如果可以,铠真的很想连续做上三天三夜,但他知道自己不会,不舍,不敢。高肃当然没有回答,这不是他的问题,铠知道自己今晚太过了,他听到自己凑到高肃耳边说你喊停也行,高肃对此没有表示,偶尔意味不明地喊几声铠。


  一晚上疯狂带来最直接的后果是,高肃第二天反应迟钝地下了床,踩到地上直接站不稳,顺势往墙边一靠堪堪撑住了身子,才没整个人倒在地上。
  全身都在疼,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高肃无声地骂了一句。
  龙性本淫是吧。前驯魔猎人咬牙切齿地想。



tbc.
疼是装的,哭是真的(emm大概)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