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同人   作者:枕江风
评分:
0.0 (0人已评)
同人女
标签: 原神同人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公钟|在更深处,描摹你

原作向,三观无,逻辑无。



达达利亚不管自己衣服还湿漉漉的可能对病患更不好,不顾三七二十一把钟离连人带被子扛起来。



意外的,钟离居然不沉,塞在被子里小小一坨,没骨头似的。



这人的腰究竟有多软。



“阿贾克斯……”钟离的声音软乎乎的,从被子里闷闷地传出来,比平常至少软了十个度。



“先生,我在。”



达达利亚抱着人跑的飞快,从不卜庐出来后脚不沾地地奔向往生堂。



街上只有稀稀拉拉几个撑着伞走着的行人,雨势渐渐小了,但之前的凄风苦雨仍旧把达达利亚浑身浇了个透。



达达利亚把裹得粽子似的钟离放去床上,赶紧把被子拆开。棉絮吸了饱饱的水分,全都湿哒哒的粘在钟离皮肤上。



钟离脸烧的滚烫,红晕两坨,不知怎的就有点——银糜。



“钟离。”



达达利亚屈膝跪在床边,用钟离的手轻轻蹭着自己的脸。



若是男人,钟离这样的手未免太白了,青色的血管隔着一层皮肤都清晰可见。



“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钟离默默转了个身,缩成一团挤在床角,不理人了。



“摩拉克斯,”达达利亚深呼吸了几口,全身燥热的难解,“你说话。”



钟离脊背弓着,不自觉地把床单揪起一个小角,



“我这么大个男人,你就看不见?非要找那个郎中给你塞点药吃,才满意?”达达利亚肚子里一腔无名乱火烧个不停,他真的好想把这人懆死。



达达利亚猛地把钟离拽过来,掐着钟离的下巴,不管不顾地吻上钟离的唇。



钟离的嘴唇特别软,还烫。



达达利亚觉得自己像在舔一块又热又黏的果冻。好像真的有点甜味。



钟离被亲的发懵,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下了力气死拽达达利亚的头发,才堪堪找回节奏。



嘴唇被舔的晶亮,红的过分,衬着钟离白皙的肤色。



隔靴搔痒,越挠越痒。



达达利亚呼吸乱了,手掌隔着布料划过肩胛骨,脊背,腰窝,在钟离大腿周围狠狠揉了两下。



钟离大腿肌肉瞬间绷紧了,跟承受不住似的全身抖个不停。



太欠操。



“怕不怕?”达达利亚一边说一边撩起钟离湿漉漉的头发,牙齿厮磨着颈侧的软肉。也不知道是被雨水打湿的还是刚刚出的汗。



“怕不怕我顶到最里面,卡着出不来,你求着我让我出去?”



钟离不说话,只是眼尾的飞红颜色更甚。



“听说发情期的龙,下面很软。是不是真的?”达达利亚捻起钟离的头发含在嘴里,轻轻拽了拽。



钟离的皮肤更烫了。



某些地方可能更烫更湿。



达达利亚吞咽了一下,手掌顺着大腿缝抵上潮湿的穴口。



一个指节抵进去了。



滚烫的肠肉瞬间攀附上来,像有生命的小嘴裹着手指嘬,稍稍一用力就像在痉挛哆嗦,敏感的要命。



达达利亚蜷起手指,肠肉开始不自控地绞紧。



钟离死死攥着被单,像要把它扯烂。



明明才是第一次做爱,钟离的每一个反应却都恰到好处的戳到达达利亚的兴奋点。



想把这个人按在床上狠狠操开操烂,做到说不出话,哭着求他停下。



达达利亚的手指还在往前探。



越往里越烫,还紧。达达利亚忽然感觉手指碰到了一个小小的凸起。



“唔!——”钟离小腿猛地在床上蹭了一下,死死拽着达达利亚的衣领。



达达利亚低笑了一下,握住钟离的性器。不出所料地一片滑腻。



“先生被我用手指就操射了。”达达利亚笑眯眯地盯着他看。



钟离抬起头,眼神有点茫然。眼睫上还挂着两滴眼泪,要落不落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操出来的。



达达利亚感觉腹腔里攒了一堆火,烧的他浑身冒汗。



“我进来了。”达达利亚凑在钟离耳边,不轻不重地啃咬着钟离耳垂,热气扑着,房间里温度上升了好几个度。



“等等……”



达达利亚把钟离的裤子衣服扒拉到一边,就着刚刚黏糊糊的液体就开始动。



穴口乖顺软糯,颤抖着包裹住小半个龟头。达达利亚浑身血气上涌,心跳频率都加快了,声音有点抖:“你放松点。”



“我在放松……”钟离声音比他还抖。



达达利亚猛地顶胯,性器挤进去大半。



之前想过会很爽,但没想到这么舒服。肠肉死死地吸着他,像要把他永久地钉在里面,温度还高,脑仁都要被烧化了。



达达利亚一下下顶着,每次都顶到最深处狠狠磨一把,又很快退出,不经意地擦过敏感点,再重重顶进去。



呻吟被撞得破碎,都不着调。



钟离半仰着脑袋,脖子上全是汗,发尖被吃进嘴里变得濡湿,小腿被达达利亚扶着,随着顶弄的节奏一晃一晃。



达达利亚觉得自己要爽上天了。



忽然穴肉猛地绞紧,像是潮水到达临界值,一下一下地痉挛着,性器上的纹路都好像要被描摹出来。



“嗯啊——”



钟离浑身都在哆嗦,脊背凹陷程度加大,肌肉瞬间绷的死紧。



然后,达达利亚就看见钟离脑袋上突然出现了两个小角角。



嫩黄色的,还在发着荧光。



达达利亚伸手摸了一下,钟离抖如筛糠,要不是达达利亚扶着,很有可能就这么从床上滑下去了。



“这么爽?”



钟离想用手臂挡住脸,欲盖弥彰地掩饰自己的失态,又被达达利亚摁住。



达达利亚就着摁他的姿势,力道逐渐加重,速度越来越快,撞得特别狠,恨不得把人完全拆吃入腹。



钟离的呻吟更破碎了,迷迷糊糊地哼唧着,不知道是在叫达达利亚的名字还是在求饶。



达达利亚爽得脑袋一片空白,完全是无意识地顶弄,满脑子都是他把钟离操回原型了。



达达利亚死死捏着钟离的大腿根,指甲都要嵌进肉里,呼吸粗重的像着了火,心跳凌乱的不堪。



忍不住了。



达达利亚又重重顶了两下,身体整个向前让性器埋在钟离体内最深处,同时掰过钟离的下巴,胡乱亲吻。



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源源不断地喷在钟离的肚子里,像是冲刷又像是爱抚,爽的两人魂都没了。



钟离的小腹都出现了一个鼓胀的小包。



“你摸摸。”达达利亚把钟离的手引到他的小腹上,声音是难掩的得意。



钟离肚子里全是他的东西,稍一动就受不了似的往外流,又被达达利亚仔细地用手指擦干净。



穴口充血泛红,翻起来一层软肉。



达达利亚忽然想起了什么。



胡桃送给他的软膏,忘了用。



达达利亚看着床上闭着眼细细喘气的钟离,忽然觉得胸腔里幸福多的要满溢出去。



那什么香膏,就留着下次再用吧。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