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琼浆玉液(R)   作者:南楚先生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信白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琼浆玉液



  齐亘共有两位人被大家津津乐道。

  这其一是齐亘的靖远将军,将军剑眉星剑目气宇不凡,十五岁时便从军征战,年至二七也无败绩。每次出征必打的敌寇节节败退,凯旋而归。

  这其二便是这齐亘的太子,古云:立长立嫡立贤,可这太子一个都没沾上边,这宫中还流传着这太子是个阴阳同体,下面还多了个女人的东西。

  靖远将军年长太子十一岁,半陪半看着太子长大,太子对他尽是爱慕之情,好不容易顺着自己纤细婉转的情丝,鼓起勇气向韩信表述自己心悦于其,可等到的回复却总是只有一句让人心痒又浮想联翩的“你还小。”

  虽说这李白总是得不到回复,但从不死心,天天恨不得黏在韩信身上,又怕这韩信嫌他烦,问过好便待在人家身后,无聊时踢踢石子儿假装不在意。

  直到这日,太子竟没缠着韩信。

  韩信心觉有异,下了朝奔着东宫而去,撞见一名侍女拿着条带血的裤子。

  这雪白的长裤韩信怎么想都觉得是李白的。

  侍女看见韩信后有些慌乱,行过礼就想跑,韩信单臂拦下侍女,侍女竟怕的快要哭出来。

  “这裤子是谁的?”

  “回将军,是太子的。”

  “太子受伤了?”

  韩信见侍女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来韩信也只能放她走了。

  自那日起韩信便知道,宫中的传闻是真的。

  也是从那日起,每月总有个几天太子不粘在他身边。

  ……

  韩信掐算着日子,这小太子竟足足有七日没来找他,他正想着往东宫走,却看见李白站在一位金发碧眼的洋人旁边,眉开眼笑,好不热闹。那洋人也是变着花样逗李白开心,这俩人站在一起倒是其乐融融。

  太子瞧见他,脖子伸的老长,挥手跟他打招呼。

  “重言哥哥!”

  韩信只觉气不打一处来,猛地甩袖,转身就走。

  李白想追回韩信,却被面前的人用摘下的帽子拦住。

  “太子请看。”洋人说着蹩脚的中文从帽子里摸出一只雪白的猫儿来。

  奶猫咪嗷咪嗷的叫着,叫的李白心都软了,忍不住摸了两把猫儿额前的毛,逗弄起猫来,倒也忘了去追那吃了醋的将军。

  只见那洋人与太子越走越近,行为举止越来越亲昵,太子还时不时的用帕子包着他最舍不得吃的桂花糕给那洋人吃,偶尔黏着洋人,叫他分享西方的事。

  可韩信偏偏这段时间闲的要命,心里异样的感觉总是叫他远远的望着那两人亲昵。甚至有一天他竟发现那洋人在太子屋中待了一夜,第二天神清气爽的出现,与韩信打招呼,太子却无精打采,嚷着困,吩咐侍女不许人来打扰他。

  韩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拦下那洋人,然后听到他最不想听的那些话。

  “对啊,我在太子床上睡的。”

  “我也没想到太子居然会那么热情。”

  “告诉你一个秘密,太子和别人可不一样。”

  “太子下面那贪吃的嘴可是咬我咬的紧!”

  ……

  五月十九日,太子16岁生辰,在觥筹交错,莺歌燕舞之中,众人才发觉太子不知何时离席,文武百官凝神屏吸,怕皇上一时冲动惩罚了这上天安排的太子,又怕上前劝了后,这摘掉的不仅仅是他们的乌纱帽,还有项上人头,侍奉太子左右的宫女跪在皇帝面前强忍着泪水说她们甘愿受罚。

  大厅重归于安静,空气好似泥潭般,始终压的人呼吸不得,这时韩信上前单膝跪地,请求皇帝批准他单独去寻太子,皇帝长叹一声,转过身去,只留一字:

  “准。”

  大厅内的气氛又活跃了起来,只是交杯换盏声少了些,窃窃私语声多了些。

  屋外的李白翻身坐上屋顶,手里一瓶清酒慢慢地饮,似是想起了什么心痛之事,脸颊竟有几滴清泪滑过。

  韩信出了门也没急着寻,直走了十几步站定,转头望向屋顶,便听见那人拖着长音喊到:

  “重~言~哥~哥~”

  “哥哥上来坐呀!今晚的星星可是格外的亮!”韩信暗暗运气,腿上用力翻上了屋顶,李白刚笑嘻嘻的想说些什么,却被韩信抗上肩头送回了东宫。

  “哎呀,酒!酒!要洒了!”

  东宫空荡荡的,若不是点了几盏灯,怕是一点儿人味儿都没有了。

  韩信将肩上的人向上掂了掂问道:

  “人呢?”

  太子被他颠得要吐,干咳了两声,又咂了咂嘴回道:

  “今儿个我生辰,我便允他们五天回家探亲去了……”

  韩信没再多问,给人清洗了身子,换了身衣裳,锁在卧室中,说在他回来之前,他不许乱走动,若是困了休息便是。

  太子贴在门上,打了个酒嗝说道:“嗯,我都听重言哥哥的。”韩信无奈叹气,刚欲转身离开,又听到李白大喊“重言哥哥!重言哥哥!你没走远吧?听见了的话再给我捎瓶酒和几块桃花酥啊!”

  可韩信回来时手上只拿了一瓶醒酒茶,推开房门,发现李白算得上是乖巧的坐在床边。韩信给李白换的是他仅有的黑色常服,这套衣服是和韩信身上的是一样的,李白第一次见韩信穿这身衣服时便叫人按他的尺寸做了一套相同的。韩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挑这件给李白穿,但那种近似宣誓所有权的行为让韩信即觉得的罪恶又觉得理所应当。

  自从知道太子可能与那洋人有了肌肤之亲他便处处躲着太子,远远望上一眼都觉得自己的自尊和爱意在被践踏,这是那洋人走后他第一次离太子这般近。

  黑衣衬得太子的皮肤愈发的白皙,衣料上的暗纹更是衬得他精致。韩信坐在李白身侧到了杯茶递给李白,李白喝了茶后,神色清明了不少,但身上却更觉得燥热,无意识的扯松衣领,露出一片泛红的胸膛。

  “重言哥哥,你为何不给我一个回答,你明知我心意,却为何总是吊着我,同意也好,拒绝也罢,你为何……”

  “既然太子心中已有他人,便不要再叫臣为难了。”

  李白一愣,睁圆了双眼,一脸不可置信。

  “重言哥哥……你在说什么?”

  “是那洋人没能满足你,你反过来勾引我吗?”

  “什……唔!”

  唇上传来冰凉的触感,身下也被人隔着布料虚握住模拟着交合的动作。李白紧闭的双唇,让面前的人不满,嘴唇被不断变换着角度的啃咬,下意识的挣扎却被更加用力的禁锢住。

  “为何那洋人可以,我却不行?”

  “你胡说什么!”李白大口喘气,却又被人封住了口。

  这次的亲吻经先前更加激烈,太子只觉吃痛,韩信拨开他的衣摆,隔着里裤揉搓,可手中之物不仅没有涨大之势,反而还软了些许。

  “放开,放开我!”不顾李白的拍打反抗,韩信扯下李白亵裤,掰开他的双腿,发现李白阴茎下的女穴早已汁水横流泥泞一片。

  他可从未见过这番景色。

  但一想到有人先他一步,韩信心烦意乱。

  “不舒服?不想要?”韩信并着两指对准女穴狠狠插入。

  “太子殿下可要让这两位统一好口径啊。”

  抽出手指换上粗大的性器抵住穴口,李白竟怕的哭了出来,韩信将李白的腿分的更开,没有丝毫犹豫长驱直入,凭着顺滑的性液一捅到底。

  李白的泪落的更快,下体撕裂的痛似是要他昏厥。

  “疼……重言哥哥,我好疼……”

  少年在怀中的哭诉让韩信心中一软,转念一想他曾在他人怀中也是这般撒娇啜泣,身下的动作就愈发凶猛。

  “那洋人就是这样肏你的吗,你就这样对他撒娇喊着‘哥哥’吗?”

  少年的哭声被韩信撞的支离破碎。

  “呜,重……重言哥哥,我……我好疼……”

  李白身下的女穴不比女子般正常大小,甚至小上许多,偏偏韩信的尺寸却是超出常人,男根从内里带出不知是因为下体撕裂的还是那膜的猩红血珠,

  或许两者都有。

  男根捅进层层媚肉,穴内一股一股的性液向外涌出,灭顶的快感似是要将韩信吞噬。

  太子面上明明哭泣的快要昏厥,可穴内柔软又富有弹性的媚肉却是却绞越紧,似是在律动般的不停按摩着能带来快意的肉棒。

  “太子下面那贪吃的嘴可是咬我咬的紧!”

  洋人那张得意忘形的脸浮现在韩信脑海中,韩信掐住李白的腰问道

  “那洋人还碰你哪儿了?”

  太子哭的梨花带雨。

  “他……他没有……碰过我……”

  “他碰你这里了吗?”韩信撕扯开李白的上衣,揉弄着李白的乳粒,李白的哭泣突然变了一个音调。

  “嗯……啊~”

  不似先前的恐惧与疼痛,而是更加婉转勾人的,下身穴肉也突然绞紧,差点让韩信泄了精。

  韩信俯下身子,舔舐着李白的耳垂道

  “呵,真想让世人都知道他们未来的君王是一个离了男人就不行的骚货。”

  一股温热粘腻的爱液浇在韩信柱头,若不是他的柱身与甬道紧密贴合,那股热浪必是要喷薄而出的。

  遮住太子下面的衣物湿了一小块,掀开一看竟是被肏射了,韩信的眸子暗了暗,将李白翻了个身,跪趴在他面前。男根刚抽离肉穴时,竟被媚肉咬的异常紧,生怕那让它舒服的棒子不会再回来似的。

  李白不再挣扎,醉酒使他完全陷入这场性爱之中,韩信也愈发的胆大,用两指剥开李白的肉唇,用男根缓缓摩擦着红艳的嫩肉。

  “说,是那洋人肏的你爽还是我肏的你爽。”

  “呜……哥哥你进来些。”

  “看来那洋人技术一般呵!不然太子殿下怎会摇尾要我捅他。”

  李白委屈极了,跪着的双腿不住的发抖。

  “那洋人没有碰我。”

  “可他却说他将你肏的爽!”

  “你竟是不信我……啊!”

  韩信扶着男根再次捅入,整根没入时二人都发出舒爽的叹息,恶意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淫液掺杂着血丝随着律动流出穴口,沿着太子的大腿根缓缓滑下。

  一夜颠鸾倒凤。

  好似是那晚留下了什么病,李白面上没了血色,爱与侍从们聊宫外事的他也变得不爱开口讲话,饭菜也就只是吃几口。

  小太子病了。他的贴身侍从们又心疼又害怕,心疼的是太子的身体,害怕的是自己的项上人头会不会因此落地。

  “殿下,你可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呀……”小卓子收走凉透的饭菜,忍不住谈了口气。

  “殿下呀……”

  “小卓子,你知道太子之位为何立给我吗?”

  见太子终于说话,小卓子眉飞色舞。

  “那是我们殿下的天象,是上天的旨意!”

  “放屁!”

  小卓子被吓的浑身一抖,险些没端住托盘。

  “他把太子之为立给我这样的人,不过是我死了他也不心疼!什么狗屁天选之子,不过是那些奸臣盼着他早些死……”

  “殿下……殿下息怒呀!”小卓子急忙跪在地上,俯下头。

  “整个皇宫都知道我病了,他却连个太医都没叫来给我看看。”李白越说越委屈,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他还是不是我父皇了……”

  “其实,其实有太医来瞧过殿下——只不过是靖远将军叫的人,殿下每晚休息之事,靖远将军叫过好多不同的太医给您瞧,可把过脉后都只是摇了摇头说您身体无恙……”

  “重言……韩将军来过几次了?”

  “满打满算六次了。”

  “你为何不叫醒我?”

  “靖远将军说,怕您看到他心烦……”

  韩信轻轻推开门,轻手轻脚走到床边,掀开被子找李白的手,将那纤细手指握在手里才觉得心安,亲昵又爱惜的贴近脸颊,轻轻落下一吻。

  “我知道你没睡,看来这几日的事你也知晓了。”李白仍乖巧躺在床榻之上纹丝未动“你睡觉何时这般乖巧过?我知是你不想见我,我这就走。”韩信转身便听到那声委屈带着哭腔的“哥哥……”

  只需这一声,韩信就知道他们二人之间所有隔阂都烟消云散。

  李白主动环住韩信的颈,试探性的将嘴唇贴近,快要触及又紧张害羞的往后退了些。
  “哥哥,你亲亲我吧。”

  炽热柔软的唇,湿润灵活的舌,灼热的气氛将二人点燃。

  “再……再抱我一次吧。”

  李白此时全身光裸,皮肤泛着粉红,双腿夹在一起无用的阻止着女穴的淫液流出。韩信拉开他的腿,用手指摩擦着花蕾,直到手掌满是液体才握住李白前段开始撸动,另一只手用手指沿着洞口轻轻打转刺戳。

  “哥哥……啊……”李白舒爽的仰起头,大腿内侧微微痉挛,整个人像是化成一滩水,脚趾蜷缩,手也抓着床,韩信知他是快到临界了,便加速助他到顶峰。一声娇喊,玉茎吐了白浊,女穴喷出温热的淫液淋了韩信一手,李白身下这般旖旎场面,让韩信又胀大几分。

  韩信抓住李白的手往身下带,嘴唇蹭着李白脸颊嘶哑着声音“白,太白,你都爽过了,来帮帮我吧。”李白偏过头,害羞的双手握住小幅度的撸动,之前虽是体验过,可双手摸了感觉又是不一样,除了大李白想不出其他形容词,上面突起的青筋还在跳动,李白的心跳的快要飞出来。

  “别害羞,用也用过了,摸也摸过了,你看看它吧。”见他娇羞模样韩信忍不住挑逗,摆动几下跨,刺激着李白的触感与神经。

  “我没害羞!”李白红着脸反驳“那你想尝尝吗?”韩信嘬弄着李白耳垂,使怀里的人胸口又痒又麻,见李白憋红着小脸一句话也说不出,韩信又亲了亲李白的脸颊,他再也不会逼迫李白做他不想做的事,他会耐着性子温柔的等着慢性子李白一步步走下去。就在韩信觉得自己这样要求是不是有点过头时,李白像条小泥鳅一样滑到下面,伸出柔软的小舌迅速舔了一下顶端,又钻回韩信怀里。

  李白整张脸埋在韩信胸膛,闷闷的发出一声“好像是有一点点咸的味道。”这句话在韩信心里炸开花,翻身将李白压在身下,抬起李白的一条腿架在肩上,不断用男根磨蹭着吐着露水的花“我想进去。”李白伸手向身下探去,用中指和无名指将红艳艳的软肉分的更开——是勾引,是邀请,韩信强忍着一捅到底的冲动看着二人交合部位缓缓前进,抬头却看见他的小太子咬着手指流着泪水,慌张的想要退出却被小太子阻止。

  “别,别退出去!”“是我弄疼你了吗?”拇指抹去湿漉的泪痕,不曾想泪水越擦越多“有一点点疼,但是你不要退出来,等一下我就不疼了。”韩信见李白直掉金豆豆的模样哪里像是只有一点点疼,慌的韩信哪里敢动,疼惜着怀里这璞玉般易碎的人儿。

  “哥哥,好些了,你动一动吧。”这句话像是使了莫大的勇气才说出的,粗壮男根缓缓探进媚肉深处,淫液随着动作从穴口流出,一抽一送,男根上满是蜜液,内里的软肉不断的绞紧吮吸前段龟头,像是生怕幅度大了,这根能让他欲死欲仙的棒子脱离了似的。

  韩信俯身咬起李白侧颈舔舐吮吸,李白顺势环住韩信的头,像是脱水的鱼一般娇喘呼吸。

  “怎么又哭了,疼吗?”“不疼,哥哥把我弄得好舒服。”“怎么这么爱哭呢,上面流泪下面流水的。”李白被韩信逗笑,弯着嘴角皱着鼻子,伸手敲了敲韩信头“哥哥脑袋坏掉了,又说胡话了。”“哦?那就看看到底是我坏掉了还是你坏掉了。”抽插的频率变快,交合处传来色情的水声,肉棒将小口捅的汁水四溢,李白觉得下面都被韩信插麻了,此时他门户大开,双腿发颤,微微的痛楚与极致的快感叫他更加放荡。

  “哥哥你弄进来吧,这样我从里到外都是你的了。”

  穴里的媚肉时而柔软时而紧绷,像是饥饿的婴孩般迫切的吮吸着能够喷射甘露的肉棒,通道不断的挤压颤抖似是埋怨肉棒不肯将琼浆玉液分享的诱人反抗。韩信握住李白前段随着每次顶胯撸动着玉茎,在双重刺激下李白再次攀上顶峰,穴肉也将肉棒吸吮的更加用力,终是吃到了渴求已久白浊。

  细密的吻落在眉心鼻尖,汗珠也被尽数擦去,只见李白又红了眼眶。

  “哥哥,你带我走吧。”逃离这冷漠皇宫,去哪都好。

  ——END——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