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新概念偷情(R)   作者:南楚先生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信白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新概念偷情



  雨下的很大,韩信确定自己已经被雨水淋透了,他有点后悔听了那人的话,如果他备了伞也不至于狼狈的在车站避雨。

  “啊啊,是在后悔没有带雨伞吗?”是李白,很明显,他也没有带伞,站在狭小车站避雨“现在这个时间打车似乎也有些困难。”李白抬起手腕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也许李白是怕尴尬,一直找着话题“果然应该买辆车,但是油费好贵,保养车又是一笔花销。”抬眼看了一眼韩信,韩信还是那副有些生气的模样,撩了一把贴在额头上的头发一言不发。李白撇撇嘴,使坏的甩着头发,雨水溅到韩信脸上,险些进入眼里。

  李白听见韩信很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知道韩信心情不好,李白也不闹了,刚想站定却发现脑袋晕的很,整个人都在向前倒,李白看见刺眼的灯光,可身子不受控,脚下连连踉跄。

  滴!滴滴!

  车喇叭按的很响,李白的心里也很慌。

  “啊……我不会被车撞死吧……”李白自暴自弃的想。

  突然韩信伸出手,抓着李白后颈将李白整个人拉回。

  “吓死了……唔?”

  韩信脱下风衣披在了李白身上。韩信不理解,都快入秋了,这么还会有人穿这么少。李白想脱下来,风衣湿乎乎的,还带着韩信身上的热意。

  看穿李白意图,韩信一手抓住风衣,一手弹向李白额头。

  “穿上……把扣子也扣上。”

  李白眼睛都笑弯,抓着风衣衣领晃啊晃。

  “难道我要穿回家吗,要是被我老公看到怎么办?我老公很厉害,我怕你打不过他。”

  韩信皱眉,刚想张口却被李白打断。

  “诶,有出租车!”李白伸手拦下出租车,回头冲韩信抛媚眼“小帅哥要不要来我家避雨~”

  “我打不过你老公。”

  “哎呀,我逗你的,我老公今晚不在家,你来不来?”

  韩信还是上车了,腿上搭着自己的风衣,李白吐着舌头对他说衣服湿答答的黏在身上不舒服,转过身就对出租车司机说师傅空调开大点。李白上身只穿了件白衬衫,被雨水打透后成了半透视装,韩信借着车外微弱的光好好打量了一番——胸前那两点虽然朦朦胧胧,但仔细便能看出那里因为雨水衬衫紧贴着胸膛摩擦而色情的突起,怎么看怎么淫荡身体却泛着雏儿般的粉红,紧实平坦的小腹就算是在放松情况下也能清楚的看见人鱼线——若不是韩信认识李白这么多年,只看脸和身材韩信倒是真的会觉得李白是个高中生,只是一张口中学生的纯情模样就荡然无存了。

  “小帅哥,你真是要把我看穿了,回家后我脱光给你看。”李白靠的很近,就连呼吸都打在韩信耳廓。看出韩信的僵硬,李白自下而上的舔过韩信脖子,又含住耳垂,故意嘬出啧啧声响。韩信脸上发热耳朵发痒脖子发麻,他知道抗拒和忍让只会让李白更加得逞,不如反客为主看那人害羞模样。

  隔着湿漉漉的衬衫掐上那颗乳粒在指尖来回摩挲,衣物纤维的摩擦刺激叫李白忍不住后缩,无意撇到后视镜司机逃离的目光又让李白的心痒。

  羞耻?羞耻心哪里去了呢?

  二人一路拥吻至家中,双唇分离还是韩信要求洗澡。

  “洗吧洗吧,冻不死你狗崽子。”李白嘴臭,韩信抓着李白后颈给人推进浴室。

  “一起洗还是自己洗?”韩信顺势靠在门口一手解开衬衣扣子,一手撑着头,单边挑起的眉毛透露出“选吧”二字。

  李白表示对鸳鸯浴很感兴趣,但同时表明自己不再年轻,在水里折腾他迟早会TG,不像韩信这样的小年轻怎么折腾腰都不会酸。

  “所以小帅哥你去楼上洗吧~”结尾附带一枚飞吻。

  李白枕着韩信大腿,眨眨眼有些昏昏欲睡“啊……都怪你,我洗过澡之后都没感觉了。”手指绕上韩信垂下的发系上结又散开,如此反复,困到心中无杂念。韩信理起单边头发,扬起下颚靠在床头。

  “吻我。”

  “困了。”

  李白翻身,滚到一旁找了枕头的舒服角度又躺下,韩信压下身去,嘬咬着李白脖颈,李白不耐烦的伸手去推,却被韩信抓了手腕抵在头顶。

  “可是你老公不在,这么好的机会还不牢牢把握?”

  李白轻笑出声,躺正身子伸出舌头回应韩信磨人的吻,双腿自然缠上韩信的腰。

  “不困了?”

  “我得把握机会。”

  李白看着韩信的发顶忍着由小腹传来的痒意。他的做爱已经有多久没有这样黏糊糊的前戏了,李白记不清,于他而言做爱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一种发泄压力的形式,插进去,拔出来,不是感情的升温而是机械化的程序,他甚至不清楚自己到底想不想做爱,他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可面对韩信的亲吻抚摸,他的肌肤他的大脑无一不在告诉他——饥渴。

  “哎呀哎呀,现在的小朋友都玩这么多花样吗?”

  韩信偏头。

  “想表达什么?”

  李白一遍一遍顺着韩信的头发“呜呜,我老公脾气不好,总摆臭脸,在床上也爱欺负我。”虚假的抹抹眼泪。

  “那就和他离婚。”

  “然后和你结婚吗?”调皮的眨眼“可是他很大诶,舍不得和他离。”

  “怎么?是我做的不舒服吗,哥哥?”

  哥哥二字狠狠射中李白靶心,让他心跳不已,犹如一块巨石投入平静湖面泛起涟漪,可李白还是硬撑着平静应对。

  “倒也不是……只是还没真枪实弹的做过,比不出孰高孰低。”

  韩信抬高李白双腿,肉棒隔着内裤顶蹭着雪白的臀肉。

  “现在怎么想?”

  “唔,或许可以和你做情人。”

  韩信拉过李白的手向身下引去,内裤褪下,肉棒弹出拍打到李白手背,李白随着韩信把他的阴茎握在手里感受上面突起血管的跳动。

  “现在呢?”

  “这个尺寸的话,或许可以包养你。”

  李白被韩信翻了个身跪趴在床上,仰着头塌着腰抬着臀,双手也被禁锢在身后。温热的龟头反复戳弄着穴口,干燥柱体也温柔抚过每一寸褶皱。

  “现在呢?”

  韩信手指靠近李白嘴边,李白意会把韩信中指含在嘴里舔湿,口齿不清的回应到:

  “现在插进来我就喊你爸爸。”

  “小色鬼怎么这么心急,不好好做扩张弄疼你怎么办?”

  “爸爸我喜欢你弄疼我。”

  “就算你这样说,爸爸也不忍心弄疼你。”

  抽回手指用润滑涂满穴口不停的揉按刺戳,李白抱着枕头把脸埋在里面,他的脸好热,为什么他有种刚要被破处的感觉,他的身体紧张的发抖,心中咚咚狂跳,韩信太温柔了,他享受的有点不能自拔了。

  “啊!”这混小子!李白把脸埋的更深,他觉得自己快要熟透了,韩信居然拍他的屁股!

  “不是说要我插进去吗,还夹那么紧,放松点。”

  “混蛋你行不行,不行让我来做!”

  “你老公有我做的好?”

  李白无言,气的狠咬枕头。韩信探进两根手指,不停在内里扣挖抽动,每变换一次角度李白穴口就酥麻一分,这份酥麻自下而上如同电流聚集在李白胸口。

  乳头好痒,想摸。

  温热手指触碰到乳尖时,李白整个人都酥软下来。柔软含韧的乳头在扣弄拉扯下逐渐变硬,马眼吐出透明黏滑液体淫荡的拉扯出丝,这时韩信发现第三根手指能够轻松插入原本紧绷的穴口。

  “我说这么变松软了,原来是自己在摸,平日你老公满足不了你,你也这样摸吗?”

  刚结婚时或许会,抚摸乳头看起来饥渴又色情,像是邀请像是矜持,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李白觉得他们二人之间已经没有情趣可言了。

  “行了行了,臭小子快插进来,不然一会儿我反悔了。”

  “真是的,”韩信抓住李白的腰,单手握着柱体把龟头向那嫣红处挤“刚才还叫我爸爸呢,这就叫我臭小子了,改口的真快。”借助润滑,一整个龟头全部插进那温热湿滑的小洞,韩信缓缓耸动着腰,有规律的抽插。

  “怎样?我不比你老公差吧。”身下人埋着头发出声声媚叫,一下一下又一下,简直要把韩信骨头都喊酥了,在外人畜无害清冷禁欲,在床上又叫的这么浪,这种反差莫名戳到韩信萌点。

  “小朋友力气就是大,比我性无能老公厉害多了。”

  好嘛,到现在谎话也不圆了。

  耻骨撞击着臀肉,李白觉得屁股被撞的发麻,韩信那处大于常人,不需要任何技巧,只是插进去里面就涨得满满的,简单的抽插就能刺激到所有敏感点。

  李白握住柱体刺激龟头,可身后人却开始减缓了速度。原是韩信感受到李白缩的厉害,恶意的想磨着他。

  “你要是敢控制高潮我就一脚把你踹下床!”李白说的很急,话语混着急促的喘息吐出,若不是因为韩信了解李白可能他也会听不清。

  韩信表示投降,按住李白的背向里顶的更深,附和着李白攀上顶峰。

   “小色鬼,爽吗?”韩信很喜欢这个称呼,以“老公不在家”为借口把他带回家的李白很符合这个称谓。

  李白没有回答,韩信虽然没戴套但是没射,他也就不用清理,翻过身子卷过被子躺好。他困的双眼迷离。李白就是这样过分,只顾着自己爽,剩下交给韩信的右手。

  第二天,李白醒的比韩信早,看着韩信睡颜,李白一巴掌拍上去。

  “你怎么还不走,我老公要回来了。”

  韩信迷迷糊糊睁开眼,心想这小混蛋这么还在演,伸过胳膊把人搂在怀里。

  “这么醒这么早,周末就再睡会儿吧。”

  李白一口咬上韩信上臂,但也没敢使劲,宣泄自己昨天被占便宜的气愤,觉得不够又掐韩信腰间的软肉。韩信知道他是在气昨晚自己拍他屁股又变相承认李白是儿子,可昨晚自己那么卖力又那么温柔且,这小混蛋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韩信突然坐起身,找了衣服穿。

  李白不解“你干嘛?”

  “躲你老公。”

  “呜呜,老公我错了。”见韩信动作没停,李白立刻扑上去,环着韩信脖子。

  “我错了我错了,别走。”

  “不演了?”

  “嗯嗯,不演了。”

  “以后都听我的,让你带伞就好好带着,就算不带也不能强迫我也不带。”

  “嗯嗯,听你的。”

  韩信刚打算躺回床上睡回笼觉,李白又把他摇醒。

  “老公我饿了……”

——END——

什么新概念偷情,不过是老夫老妻的情趣罢辽。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