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发绳梦境(R)   作者:南楚先生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信白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发绳梦境



  韩信解开李白腰间的固定带,浴袍就这样顺着白嫩的肌肤滑落,两具身躯就这样纠缠在一起。

————

  这不知是李白第几次恋爱失败,那些嘴上说着“只要长的漂亮就算是男人也可以”的人,到了最后关头还是会逃跑。

  “对不起,和你相处真的会让我忘记你是男生。”言外之意便是不能接受他这副有着男性特征的躯体。

  脱光衣物站在镜子前,李白还是这般痛恨自己的曲线不够柔和。温热水流混着泪水洗去疲惫,李白泡在温水里,抱着双膝放空自己,不知过了多久他听见开门的声音——是他的室友韩信。

  “李白,你是在卫生间吗?”韩信刚推开一丝门缝就看见卫生间亮着的灯“你怎么又不锁门?”突然打开的门拽的韩信一个踉跄,面前是滴着水珠的光裸身体。热气逐渐侵占面部,韩信确定他脸红的很不争气。

  “你害羞什么,都是男人。”

  “……”韩信说不出话,张张嘴连一个音节也发不出,被面前人揶揄了可目光却仍是流连于洁白的身体,暖色的浴光灯照的那身躯更加美艳。

  “这副枯燥的身体也会让你眼睛发直吗?”

  “哪里枯燥,明明又白又美。”

  突然,李白的心跳声很大,仓皇扯过一旁的浴袍遮在身前,小声嘟囔了一句。

  “我洗好了,你用吧。”

  韩信洗过手后看到李白堆在一起的衣物便想着顺手整理,可捡起内衣时他的手有些颤抖——他知道李白有穿内衣的习惯,可真正接触到了心中还是会紧张的不行。

  就试这一次。

  柔软布料触及鼻尖,久久萦绕着的是李白身上醉人的香气。罪恶感涌上心头韩信才知道慌,他居然硬了。

  来到客厅,第一眼便看见李白慵懒的坐在沙发上刷手机,银白的长发柔软的垂在身侧,韩信知道李白是想装作不在意,可他清楚的看见李白泛红的眼眶,心疼的把人抱进怀里,可李白却挣扎反抗的厉害。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想安慰你。”

  挣扎的动作停止,取而代之的是呼唤与啜泣。

  “韩信,韩信,韩信。”

  “我在。”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李白的声音越来越弱,韩信想努力听清。

  “我知道这很过分,但还是求你。”

  把我变成真正的女人吧。

  韩信取下李白的发绳戴到自己手腕上,珍惜的捧着李白的脸颊深深的吻了下去。

  “别怕,我会把戴着发绳期间做过的事当成梦来忘记。”

  刚沐浴过的身体放松柔软带着热气,李白跪在韩信双腿之间舔弄着粗壮男根,嫣红的小舌灵活的沿着柱体游走发出色情的舔舐声。韩信的阴茎被李白自下而上舔了个遍,被口水浸润过的阴茎闪闪发亮,李白含住顶端头部,不熟练的前后吮吸。韩信将李白的发别到耳后,手掌顺势抚上侧颈,用指尖揉按着软肉。

  “小白,你含的我好舒服。”韩信声音低沉,像是小刷子似的摩擦着李白耳廓,引得脖子一阵酥麻。忸怩的松开口重新钻回韩信怀里,含住韩信的手指舔的湿淋淋的,偏过头靠着韩信肩膀,羞赧的把韩信的手往自己身下带。

  “你得帮我扩张。”

  微凉的手指刺戳着娇嫩的洞口,又无师自通的轻揉打转,李白努力的调整呼吸节奏等待着韩信的插入。湿滑,紧致,灼热,韩信的手指被那贪婪的媚肉细细品尝,柔软如蚌肉内里让韩信疯狂。

  看出韩信心急,李白有些慌张“不,还不行,你那么大,现在肯定还进不来。”“好。”韩信耐着性子抽动手指,觉得穴口松软了些便又塞进一根手指,无意蹭过李白的敏感点,一声娇喘惹得韩信精神紧绷。

  “我弄疼你了?”

  李白摇了摇头,朦胧着眼睛去吻韩信“没有,你刚刚按的地方,好舒服。”

  穴口熟练吞吐三指,淫靡模样让韩信无法忍耐“白,我想进去。”李白顺势躺下,双腿大开方便着韩信的动作。吻从李白的唇一路向下,下巴,脖颈,锁骨,再到那微微隆起的胸部,李白的胸并不像男人那般平整,而是像刚发育的少女似的可爱圆锥,乳晕粉红乳尖翘起,一副任君品尝的模样,将那熟透红果含入口中舔弄,身下龟头也被完全纳入。还是扩张的不够到位,李白下面紧咬着他,再向内抽送半分都是难上加难,韩信将手指插入李白口中,按压李白舌根,用分泌出的唾液抹在李白穴口,有了唾液润滑,韩信倒是能再往里探入些。

  李白难耐,他只觉得内里痒的异常,他只想吞入韩信整根肉棒。

  “你全进来吧。”李白的催促让韩信发疯,抓住身下人的腰肢便是重重一顶。李白射了,没有抚慰前段,只是因为吞进了韩信的肉棒。内里媚肉绞紧,一寸寸按摩着韩信的阴茎,快感吞噬着韩信的神经,逼迫着韩信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

  不知为何,突然李白觉得有尿意,会阴小腹酸胀,轻拍着韩信想叫那人停下,可自己被情欲沾染的吐不出半个字来,韩信轻按李白小腹,惹得李白的内里颤抖。

  “舒服吗,我一按这里里面就好像要融化了。”韩信不断按压李白小腹,这尿意愈发难忍,一声舒爽叹息,接着是急促的呼吸。这是什么?那一瞬韩信的阴茎被吮吸的好爽,李白俨然一副高潮模样却什么都没射出来。

  “是干性高潮吗?小白好棒。”

  一夜交欢,李白乏累的连抬起手指都没有力气,他没想到韩信会贴心的帮他清理,最后还将自己拥入怀中哄睡自己。

  看着李白的睡颜,韩信将发绳套回李白手腕,轻吻了李白。

  “真是难忘的梦。”

  第二天李白睡醒,韩信已不在身旁,李白看着手腕的发绳鼻子发酸。

  “你会忘记,可这让我好难忘。”


——END——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