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五谷丰熟(R)   作者:南楚先生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信白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五谷丰熟


懵懂合法小孩+负伤+初夜梗

  麻雀在枝头叽叽喳喳,以往村里总有淘气的小男孩们握着一把谷子逗鸟玩,可今天“逗鸟大队”少了一人,还是队里个子最高、长的最好看、性格最调皮的那个。

  李白额头上敷着用凉水投过的毛巾,平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小霸王如今软绵绵的躺在被窝里,面色潮红,还不争气的落了泪。

  “妈妈,我这是怎么了?我好难受。”李白很害怕,他刚睡醒就发现自己的裤头湿乎乎黏着他的屁股,腿一动屁股缝就哗哗的往外流水。他是得了绝症吗?他虽然经常闯祸,但从没惹出什么大乱子来,可报应怎么这么快就落到他头上了,他越想越委屈,眼泪就越发的不受控“妈妈,我以后再也不闯祸了,我一定好好学习,我不想受惩罚。”

  妈妈给李白擦了泪,扶起李白让他坐正身子,一碗冒着苦气的中药就这样递到李白手里。

  “白白,这不是惩罚,这是我们白白长大了。”

  青莲村里大多数人都是中庸,只有极少数人是坤泽,村子里没有乾元,所以坤泽们到了雨露期都是喝着村里郎中开的药抗过去的,由于对性羞于开口,村子里的孩子们对性别也就没概念,同龄的小伙伴听说李白成了坤泽的事并不懂其中含义,只知道以后要像对待女孩那样呵护他,长大后他们其中的一个人可能还要娶他。

  李白好郁闷,他不知道为什么平时的玩伴一见了他就红了脸撒腿逃跑,他说要爬树摸鸟蛋也没人理他,生着闷气爬上树头望向自家粮食地,麦子已经变黄了,可打眼一瞧还是有些青,夏末了,秋天要来了,麦子快熟透了。

  望着望着,李白发现不对劲,怎么有个人影跑进他家的麦子地,那人影倒下顺便压倒了一片麦子。李白急忙从树上跳下,三步并两步地跑向地里,他气呼呼的想,刚好自己一肚子气没处撒,那人正撞在枪口压倒他家一片庄稼,他可要好好教训一下。可真走到眼前了,李白便被吓得不敢呼吸,那人露出的胳膊上满是伤口,大大小小的,渗着血珠,脚踝也有扭伤,李白转过身只想逃可又想起在课堂上听过的一句话。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李白不知道什么浮不浮屠的,只抓了那人的手腕环住自己的脖子,驮到自己背上吭哧吭哧地往家里走。

  韩信睁开眼便看见一个不知小了自己几岁的小屁孩坐在自己躺着的床侧打瞌睡,长长的睫毛下垂,白净的脸蛋儿被手掌撑托的变了形。韩信想开口说话,可嗓子干哑发不出声,忍痛撑起身子拿了杯子却惊醒了那小孩。

  “你醒啦……”李白呲牙咧嘴的去揉酸痛的脖子,活动开了又贴近韩信问东问西的。李白闻到韩信身上的香味便以为他也是个坤泽,脸上藏不住的欢喜。

  “你身上好香。”李白阖上眼睛就往韩信身上靠,韩信皱眉单手推开他的脸,李白这才退后,挠挠头问韩信饿不饿。

  家里没有多余房间,李白又当韩信是坤泽也不需避讳,夜里脱的光溜溜的钻进被子,还没等他打好哈欠韩信就吓了他一跳。

  “把衣服穿上!”起初李白没反应过来,还问韩信是不是渴了想喝水,当韩信又重复一遍时李白才坐起身拿着短袖往身上套。

  “哎呀,你害羞个什么劲?”李白背对着韩信套衣服,可韩信又看见李白那白花花的屁股蛋。

  “裤子也穿上!”

  李白想韩信这是得寸进尺,跨坐在韩信小腹说他受伤了就好好休息,再那么多话自己就拿枕头闷死他。李白软乎乎的大腿蹭着韩信的腰,那物也软趴趴的隔着衣物贴在韩信身上,这感觉很怪异,却又让人的胸膛像是着了火,韩信骂他是小屁孩,李白梗着脖子说自己十八岁了只是看起来小了些。

  十八岁?韩信不相信,说他毛都没长齐别装成人,李白撇撇嘴,撩起短袖衣摆“那我不长又有什么办法嘛。”又摸摸自己的下巴“胡子也不长。”他见韩信下巴也是光溜溜的便去拽韩信的裤腰“你也不长胡子,对吧?”韩信急忙箍住李白手腕制止“我那是刮胡子了!”李白嬉笑着说我不信,被抓住手腕还是不老实的摸,韩信被他乱摸的起了反应,胳膊上的伤此时开始彰显自己的存在,韩信被疼得松了手,这就让李白得了逞。

  “啊,我说你怎么像个刺猬似的不给摸,原来是雨露期到了,我这儿还有药,我去给你熬。”方才疯闹时还没感觉,此时冷静下来李白才发现自己的心脏咚咚跳,脸颊也像是发了烧,他从韩信身上翻下身,这才感觉到自己屁股里黏糊糊的,李白只能祈祷自己没有弄湿韩信的裤子。韩信抓过李白手腕,李白像是触电似的想要甩开“我不是omega,我是alpha,你的药对我不管用。”

  什么阿什么法的,李白要被韩信的话绕晕,他只听懂自己的药给韩信不管用。

  “啊,那怎么办?”“……忍着。”“能行吗?”“你要是真的想帮忙就离我远些。”可李白哪舍得走远,韩信身上的香快要把他的魂都勾走,他问韩信真的没其他办法了吗,他问韩信忍着难不难受,他问韩信身上怎么会这样好闻,韩信没回答,李白也没再继续问了,因为韩信用自己的嘴唇堵住了李白的。

  “有办法,你就是我的解药。”解药?李白想,韩信是中毒了吗?李白觉得自己好像也中毒了,他的脑袋晕乎乎的不能思考,他只想知道自己要怎么才能帮帮韩信。

  “你没做过春梦吗?就是,插进去啊。”

  李白分开双腿跪坐在韩信腿上,额头紧贴着韩信的肩膀“唔,都插进去了吗?”肉棒好似利刃破开层层媚肉,捅的李白又疼又爽,韩信抬起李白的下巴去吻他的脖颈惹得李白好痒,他想躲,可只偏移一点身子他便觉得韩信那里就要变大一分,他摸上韩信的胸膛,急促的呼吸和强烈的心跳让李白觉得好不真实。

  “你的心跳好快,和我一样。”

  韩信从衣服下摆探入抚摸着李白的腰,一节一节从下到上的数着李白逐渐从皮肤下浮现的脊椎骨,衣服被逐步撩起至腋下,李白笑着说韩信真奇怪,他方才光溜溜时韩信要他穿上,此时韩信又快要脱了他的衣服,还好他刚才没穿裤子,不然韩信还要帮他脱。

  “可以动了吗?”“不是说插进去就好,怎么还要动?”韩信扶住李白的腰掌握节奏,重复的跪直坐下使阴茎在体内不断摩擦碾压敏感点,李白被刺激的哭出声来却又被韩信堵住嘴巴。

  “嘘,别哭,不然你妈妈要听到了。”李白双手覆盖在韩信遮他嘴巴的手上,掉着眼泪点头示意自己不会再出声,可韩信一松手那喘息就从双唇的缝隙中溜出,李白哭的更难过了,他想告诉韩信自己不是故意的,可那让人脸红的声音根本不受他的控制,韩信要他咬住衣摆,李白乖乖照做,咬紧牙关确实能减少声音。

  韩信问李白知不知道他自己哪里舒服,李白混沌的点头又摇头,韩信说怎么会不知道呢,便放开了原本扶着李白腰的手“我一直带着你动手臂伤口很痛,你自己来试试。”起初李白只是眨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韩信,后来确认韩信不会再动之后他才用手撑着韩信的小腹,以此借力抬起屁股上下摆动好让那肉棒侵犯穴肉。李白体内好像藏着条小溪,不似海水那般波涛汹涌,只是涓涓细流,使交合处不断传来粘腻水声,他的呼吸逐渐加重,膝盖持续靠拢,韩信知道是李白快要高潮了,他忍着痛,一手揽住李白的腰,一手托起李白的屁股,胯下不断上顶刺激着更深处的腔口。

  李白想要尖叫却只将嘴里的衣服咬的更紧,他蜷起脚趾一瞬间快感便游走过他的全身,他的阴茎夹在韩信和他的腹部之间颤抖的射精,他吐出嘴里早被咬湿的衣服大口大口喘息,呼吸平稳了之后才问韩信自己屁股里的东西这么还是硬梆梆的,是不是方法不对。

  “方法不对,我们换个姿势再来一次。”

——END——

设定是韩信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遭人嫉妒绑架,绑匪打算把韩信运远些,向韩家敲诈一笔钱后再告诉韩家韩信的位置,结果韩信半路跳车了,逃到李白家麦子地里被李白救了。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