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So White(R)   作者:南楚先生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信白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So White



  “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约高中生。”韩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约一个没有任何性经验的小屁孩,他明明喜欢在床上主动有放荡能坐上来自己动,下了床互不认识的那种,而不是面前这个看起来做过一次就会对你念念不忘的纯情小子,他现在都在怀疑这个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家伙到底有没有成年。

  提到校服书包就更气了,韩信的发型一丝不苟,身上的西装也是笔直,而面前这个人呢?发丝胡乱的交叠,校服拉链大开,书包也只是单肩背着,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多着急似的。

  “别……别废话,就问你做不做吧。”“你叫什么名字。”“李白。”
  
  其实韩信在几个月前就在一个约炮软件上加了一个昵称是“So White”的家伙,在他连续发了几张腹肌胸肌的照片没得到一点儿回信的时候,这个家伙就成功引起了韩信的注意。

  没回复,为什么,是他魅力不够还是撞车了?不应该,他明明有在资料里表明自己是纯1的。其实韩信也没把这个事放在心上,只是在三天后收到“So White”的消息时对他还有印象。哦,这是那个没回复我信息的家伙。

  从那次以后,韩信便和“So White”在约炮软件上谈人生聊理想,都是一些与性无关的话题,韩信觉得在这种软件上还有这样一片纯洁之地还是挺有意思的。
  
  他本没想对这个“So White”下手的,是这个“So White”自己找上门的。
  
  韩信伸手摸了摸李白的耳后及颈部,不出所料的,李白先是紧张的缩起脖子,又像是想证明什么似的挺直。
  
  “李白……真可爱。”
  
  两人最终的约炮地点并不是预先说好的酒店,而是在韩信家。

  “韩先生,我们为什么不去酒店?”
  
  “怕别人报警说我性侵儿童。”
  
  “都说过了,我已经成年了。”而且,把陌生人接到家里的行为更可疑吧!后半句李白并没有说出来,因为他觉得那样太怂了。

  “那就是因为别的什么,就比如我怕被别人暗杀这样。”“最好是那样……”李白的声音很小,他敢保证坐在他旁边的韩信肯定没听见。
  
  “小白,我应该和你说过,我喜欢主动一点的,所以,尽可能的把你性感的一面展现给我吧。”
  
  李白胡乱的脱掉衣服,跪趴在韩信腿间舔舐那份量惊人的阴茎,触电般快感随着李白的吻从底部到柱头,直至蔓延到全身。没用多久,韩信就完全勃起,他的阴茎挺翘粗大,顶端的被腺液污湿。李白的舌尖顺着柱体跳动的青筋滑过,用手握住阴茎,将包皮拉到最低,以便舔去顶端小孔流出的液体。

  “操……小白,你的口活挺好的。”这太让韩信疯狂了,明明是个雏的李白却能熟练的用着他又湿又热的小嘴含住韩信整个的龟头,还时不时的用舌尖戳弄顶端的孔,为了防止唾液流出,李白还会不断的吸吮,他甚至能通过李白不断扭动的腰肢看到李白的勃起阴茎。他忘情的抓住李白的头发,抚摸李白的脸颊,尽他所能的去开发李白的性感带,一寸一寸的取得李白身体上的信任。他掐弄李白敏感小巧的乳头,挑逗李白上下滚动的喉结,如果他可以,他甚至想把李白抱在腿上,啃咬他的锁骨,抚摸他腰侧的软肉,用被李白舔的水淋淋的手指给他扩张,然后把李白摁倒在床上,把李白的腿架在他的肩上,好方便他大幅度的操。

  可是他现在还不想这样,他想看看更加主动的李白。

  他饶有兴趣的看着李白用僵硬的手指粗鲁的捅开小穴,笨拙的抽动。

  “小白,那样做会弄伤自己。我这里有润滑剂,不过是带催情效果的,要用吗?”李白含着他的龟头摇了摇头,些许唾液顺着柱体流出,李白又乖顺的一一舔净。刚好韩信也不想给他用这种东西,他想尝尝最干净的滋味。

  “那么你需要先舔湿手指做一下润滑。”李白只好的松开韩信的龟头,尾音是极响的一声“啾”。

  “先是食指……接着是中指……最后是无名指……goodboy,你做的非常好。”不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李白从来没用过手指扣弄这样的地方,他只能凭着感觉去摸索,韩信的细致讲解无疑是最好的催情剂。

  “先用食指按压穴口几次,把穴口按的软了,再慢慢向里探,不要着急,放松,放松。”李白仰起头,红润泛着水光的嘴唇微张,湿润冰凉的指尖逐渐闯进火热的蜜穴,喘息变得急促无序,胸膛也无规则的振动。

  “韩先生……啊……”后穴将一整根食指吞入,李白开始浅浅的抽插起来,另一只手想要附上了前端搓弄。

  “别碰前面。”李白的动作莫名的被韩信打断,他无意识发出小狗似的轻哼,讨好般的亲吻韩信的手指。

  “小白,慢慢的弯曲手指向外拉,再缓缓的伸直整根抽出,要放松。”放松?哪有那么简单,刚才被韩信打开手,现在他的穴口过于紧张,他的食指拔不出来了!

  李白觉得窘迫极了,他着急的快要哭出来“韩先生……这好难……我的手指被夹得好紧,退不出来!”

  “别怕……别怕……”韩信安慰着李白,让他跪直,与他唇贴着唇。

  “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一处,现在专心和我接吻。”韩信伸出舌舔开李白的唇缝,一手揉捏李白的胸部,一手缓缓覆在李白的右手上。李白的口腔被舔的发麻,舌头无力的向前,又被韩信咬住舌尖细细的品尝,李白的脑袋涨乎乎的,精神涣散,什么也思考不了。趁着李白眼神失焦,韩信一把抓住李白的右手将食指从那紧致的销魂小洞中解救出来。

  “嗤。”韩信笑出声来,轻微的振动摩擦李白的嘴唇有些痒。

  “转过身去,把屁股抬高。”韩信用中指和食指夹住李白的舌头揉搓,唾腺经不住刺激,分泌出的唾液哗哗往下流,流出的唾液使韩信手指得到充分的湿润。李白尽可能的压低腰将屁股撅起,方便韩信的动作。

  “小白,深呼吸……”韩信用沾了唾液的两指按压穴口,等穴口得到充分润滑后猛地将两指一并插入,穴内柔软的肉紧紧裹住韩信的手指,韩信都不敢仔细想待会真正插进去他会有多爽。
  
  韩信的两指在穴内打转弯曲抽插,小穴开始熟练的吞吐着手指,变得黏哒哒湿乎乎的,当韩信把整根手指拔出又捅进时,还会发出“咕啾咕啾”的粘腻水声。李白难耐的夹着腿,整个身子泛着红,乳头被羊毛地毯摩擦而充血突起,他能够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李白努力的放松后穴接纳韩信的手指,他暂时并没有觉得多难受,只是有些不适应。

  后穴的手指迅速的增加到三根,韩信并不擅长给床伴扩张,他向来认为做爱这种事情只要自己爽就好了,但他又不忍心这么小的孩子被他操哭,他也很反感床伴在床上哭,他可不是一个温柔的人。

  三指向更深处探入,像是在寻找这什么似的不断变换着角度,终是寻到肠壁的突起,先是隔靴止痒的打圈揉弄,又重重的一按,李白的呻吟从口中溢出,前端也释放了白浊,精液沿着李白腹部肌肉浅浅的沟壑一直流到胸部。
  
  韩信的眼神一暗,三指从李白体内退出,手指上的肠液抹在李白臀部,将李白抱到床上。
  
  “小白舒服吗?”韩信的声音被情欲熏染的沙哑富有磁性。
  
  “舒服……”
  
  “那你还想要吗?”
  
  “唔……”

  没得到回复的韩信将李白身上的精液抹匀,哑着嗓子又问了一遍。
  
  “小白,你还想要吗?”
  
  李白抓住在自己腹部游走的手,边点头边答到“想……非常想……韩先生……”
  
  韩信将李白的腿分开,用发烫的龟头蹭着双丘之间的娇嫩穴口,俯下身子亲吻李白的耳后。
  
  “那好,现在你没有机会后悔了,不论怎样,我都不会停下来。”

  李白双手向身下探去,用指尖分开臀瓣,将那嫣红的穴口大方展现。

  “韩先生……快进来……”
  
  韩信拍了一下李白的屁股,一手握住李白的手腕,一手抓住李白的腰,猛得挺身,近半的肉棒插入穴中,火热的甬道似是蚌肉一般紧致光滑,紧紧吸附着肉棒。韩信不禁感慨,虽然雏是涩点,但还是雏更紧。
  
  肉棒突然的进入让李白觉得下体似是被撕裂的疼,他环住韩信的脖子嗫嚅到
  
  “先生……韩先生,我……我好像有点疼。”
  
  韩信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慢下来,反倒是冲撞的更加厉害。

  被刺激的肠壁不断的收缩昭示着它的主人又要攀上高潮。韩信挺进着腰不断地用肉棒进出,略有些粗糙的掌心揉搓着李白的顶端,肠壁的收缩愈发快速,每一寸都细细的描摹肉棒的形状,当李白觉得自己又要射精时一切又戛然而止。

  即将高潮又突然停止是令人空虚的,穴内的肉不断的蠕动以祈求肉棒的动作,可等待的结果无疑是快感一点点的退失。
  
  李白的双腿缠住韩信,无意识的摆动自己的腰。
  
  “韩先生……韩先生……求你继续……”
  
  “叫我重言。”
  
  “重言……”
  
  只是弱弱的一声,韩信便觉得心满意足,他搂过李白,将两人的体位上下交换,粗大的肉棒进入更深的地方,韩信不断舔着李白的喉结,李白仰起头方便韩信的动作。他的腰上下摆动,渴求最单调的摩擦。

  “韩先生,韩先生,我要……唔!”前端的底部被紧紧箍住,抑制射精的感觉可不好受。

  “叫错了,这是惩罚。”

  “重言……重言……”李白将头靠着韩信肩膀,咬着手指强忍着眼泪。

  “你哭了?”韩信抑制住心里的猛兽,他是不是玩的太过火了,在他身上的不过是个刚成年的孩子。

  “没,没有。”话音刚落,一颗泪珠就随着眨眼的动作滑落。韩信没由来的心慌,笨拙吻去湿痕,接下来的动作都为了配合李白而轻缓了不少,李白也终是探寻到交欢的乐子,咬着韩信肩膀同韩信一起攀上顶峰。

  沐浴后,李白裹着浴袍又钻回韩信怀里,意外的,韩信不觉得厌恶,甚至产生了将李白留下身边的想法。他这是干什么?包情人还是养儿子?可是看到李白乖乖躺在他怀里,那感觉和之前所有床伴都不一样——柔软的,怕痛的——韩信第一次知道自己心中还有这般感性的地方。

  第二天醒来,李白不在身边,韩信没有留床伴的习惯,可这次却莫名的空虚,派人抓回李白却得到小孩儿冷冰冰的一句“我们不过是一夜情的对象。”暴躁,愤怒,韩信想要用惯用的残暴手段砸断李白的脚骨好叫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可只要一想到这皎洁的人儿要恨他,心里就又酸又涩,怎么也狠不下心来。

  “你走吧。”

  在那之后,韩信心里就像是空了一块似的寂寞,他不是没尝试过再找雏来做,可看到那恐惧的模样之会让他更愤恨。

  三个月,李白离开他已经三个月了,他已经三个月没找床伴了,韩信没想到,到头来念念不忘的竟是他,他尽力的不展现自己颓废的一面,可还是有下属发现自己最近的异样。

  “老大这是怎么回事啊?不就是个小屁孩,再抓回来不就好了。”

  韩信纠结又苦涩,能得到却抓不住的感觉让他难耐,可他没想到就在他想要彻底放弃的时候李白又出现在他面前——还是那风风火火的模样,只是神态骄傲了不少。

  “韩先生,我高考考完了,可以在你这儿借住吗?”

——END——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