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长发公主(R)   作者:南楚先生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信白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长发公主


长发王子×双性巫师

  很久很久以前,东边有一个王国,王国的王后怀孕后身体十分虚弱,疼爱她的国王便派人寻得金花,可那朵金花本属于一位巫师,巫师发现自己的金花不见后苦苦寻找,最终发现金花的能力转存于刚出生小王子的头发中。巫师剪下一缕王子的头发,却发现被剪下的头发并没有法力,巫师无奈,只好抱走小王子作为对国王王后夺走金花的惩罚。

  韩信坐在窗边,撑着头望向远方,自他记事起他便生活在这座高塔,偶尔会有迷路的小鸟飞入和他说话,讲述外面生活的美好,可他并不羡慕高塔外的世界,因为从高塔内望去外面是无比的荒凉。

  “韩信,韩信,把你的头发放下来!”

  从窗口向下望去,是个穿黑袍的巫师,巫师仰着头双手抓着兜帽,见韩信看向他,他便摆着手冲韩信笑。韩信放下头发,巫师便顺着长长的辫子爬上来。

  巫师靠着高塔唯一的窗户,摘下兜帽对韩信说今天是他十八岁生日。巫师的脸生的好看,此时逆着光看起来暖洋洋的。韩信皱眉,他已经十八岁了,那李白呢?从他有印象开始李白就是这副年轻模样,李白解释过因为金花的魔力可以使他不老不死,可这十八年间韩信对李白的了解少之又少,就连每次见面李白都很少摘下他的兜帽。

  可这次不一样,李白不仅摘了兜帽还脱掉了外袍。

  韩信一直很好奇巫师厚重的外袍下穿着怎样的衣物,或保守或淫荡,如今李白褪下外袍韩信才明白他一直想知道的并不是巫师的服饰,而是李白隐匿于外袍下的肌肤与腰身。外袍下的服饰裸露又大胆,衬着奶白的皮肤色情勾人,偏偏李白长了副纯情模样,他像是纯洁的圣女,按照习俗裸体并条理清晰的祭祀,心无杂念只为圣洁的祈求一方平安,却不知自己的动作秽乱的如同荡妇一般。李白的腰纤细诱人,那色泽与曲线好像天生就是为了引导男人把他揽在怀里与他肌肤相亲。

  四年了,李白等这一天已经四年了,自韩信第一次遗精,李白就在等韩信成年这天,他感受到了韩信精液中更加强大的属于金花法力的气息,后来更是从其他巫师那里了解到体液的交换比与发丝接触更加有效直接。他规规矩矩的等了四年,是不是该求得一些奖励?

  这一幕一定是在梦里见过。李白穿着轻薄的纱,跨坐在他身上挑逗勾引他。

  “你是个很聪明的学生,每次教给你的知识都能很快掌握。”

  “其他巫师都很羡慕我,他们都说我有位很有天赋的孩子。”

  “今天教给你的知识也要牢牢记住哦。”

  “这次教你怎样做一个男人。”

  没有什么比外表纯洁的圣女拟作浪荡模样更加勾人了。

  韩信不知为何脑海中总有一个声音告诫自己不要去看,可自己的视线却被牢牢锁住,就连手臂也被蛊惑了似的抬起,用手掌抚摸着李白的脸颊,李白配合的偏过头,将脸蛋儿紧紧靠在韩信干燥发烫的掌心,俯下身子伸出小舌引导韩信接吻。

  可韩信却躲了过去。

  “等……等一下……”

  李白也不恼,顺势低头舔咬着韩信的脖颈。灵活的小舌舔湿那一小块皮肤,用舌尖打圈又用嘴唇嘬起,感受到韩信的僵硬李白恶意的用牙齿轻轻的咬,直到听到韩信难耐的哼声李白才停下。

  “你这样真是让人嫉妒,怎么哪方面都这么有天赋,硬得真快~”李白调皮的语气像是魅魔终于遇到优秀猎物并下定决心要把猎物吃干抹净一般,韩信的身子突然一颤,李白的指尖正来回划过他的阴茎,那里又痒又涨,好像还有些疼。

  “老师……”韩信只能通过不断的吞咽来缓解喉头的干燥,当李白的手指抚上他的唇他才知道自己的嘴唇有多么的烫,韩信觉得自己已经不能思考,他只想从李白那里求得清凉,摸上李白腰间细腻软滑肌肤,渴求的就像是找寻沙漠中最后绿洲的旅人。

  禁锢的欲望刚释放就被他人把玩在手中“你是第一次,所以今天只做一次就放过你。你要好好学习,以后我每次来都要做三次哦~”仰头喝下带来的药剂只一会儿李白的会阴附近就撕裂般的疼。

  “下次还是得多放些止痛的药剂啊……”

  韩信阴茎触到两片不属于男性柔软的肉唇,那肉唇之间含着一汪清泉似的,一蹭便哗哗流水,好像必须要有什么柱体堵住那洞口才不会淌出水来。

  李白单手扶着韩信阴茎紧绷着身子缓缓向下坐,撕裂的痛楚再次袭来,但这次一并传来的还有穴口被塞满的肿胀快感,韩信心急的想要顶胯却被李白一手撑住制止。

  “不要自由发挥,我还没教完。”

  韩信感到那穴道湿滑紧致,一颤一颤呼吸似的嘬着他的肉棒,或许是肉棒过于粗大而那嘴巴太小,只是含着那张贪吃的小嘴就承受不住的发麻发酸止不住的流着淫水。阴茎仍在深入,把途经的狭窄穴道全部撑开,韩信本是认为塞进去便能堵住那流水的小口,如今看来倒是方便了大坝决堤。

  “老师,你下边流了好多水,都要淌到我腿上了。”

  “是你太大了,所以要多流水才能把你的肉棒吃进去。”

  李白还在慢慢的坐,可韩信却觉得阴茎被那紧致穴口勒的发疼,他抓过李白双腕,全然不顾李白不许他“自由发挥”,重重向上一顶,那张贪婪小嘴终于含进了更多它渴求的肉棒。韩信的阴茎粗大,只是简单的塞进去便能碾过穴道内所有敏感点,李白被顶到小高潮全身发抖,穴肉也颤抖的按摩肉棒,向肉棒倾诉快感。

  李白双手撑着韩信小腹身子一起一落,身上薄薄的纱像是蝴蝶受伤的翅膀微微颤动,阴茎也随着动作上下摇晃,马眼流出淫液滴在韩信小腹,拉出色情银丝。

  “老师,我想再进去些。”穴道里的龟头已经捅向宫口,一阵阵的酸胀酥麻让李白腰腿发软,他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交合处粘腻拍打的水声充斥着房间。李白仰着头大口喘息,他一定是太久没有做爱了这副身子才会如此淫荡的渴求韩信,快感如同暴雨般将他吞没。李白的喘息声越来越大,音调越来越高,摆臀的频率也越来越快,韩信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李白的穴肉开始疯狂挤压榨取他,一股股热浪浇灌在柱头,更深处的宫口好像在邀请他的侵犯。

  穴口淫水被插的噗嗤作响泛着白沫,李白只是浅浅的动,总有一段肉棒不能被穴道热情的照顾,他不回答韩信的请求让韩信胸口发痒却也不敢有其他动作。李白掐着自己红润的乳头,颤抖着双腿攀上顶峰,白色精液喷射在韩信腹肌和胸肌沟壑,李白偏着头觉得韩信好色。

  “今天就……”等一下,塞在肉穴里的阴茎还是硬梆梆的,李白难得的呜咽了一声。

  这家伙怎么还没射?

  “老师……”韩信抓过李白的腰,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老师,你里面好热好湿好紧。”

  “老师,你下面含着我好舒服。”

  “老师……”

  现在李白觉得用“有天赋”来评价韩信是有些过错了,这家伙明显天赋异禀。

  “老师,今天只能做一次,真的好可惜。”

  李白的双腿被韩信抬到肩上,粉嫩肿胀的肉花就这样大喇喇的被韩信尽收眼底,韩信用指尖扣弄抚摸,滑溜溜的淫液就把他的手打湿。

  “真的好舒服,我不想退出来。”韩信不得章法的乱撞,耻骨撞击着李白软弹的臀肉,李白觉得屁股被撞的发麻,穴口也被那不讲理的肉棒磨的疼,他伸手去推韩信,却迎来更激烈的撞击,他被操的浑身发烫,身上也起了层薄薄的汗。童贞初次解禁接触肉欲竟是如此猛烈,李白开始后悔说以后见面要做三次了。

  “老师,好像有什么要出来了。”李白暗喜,尽力的用早已被侵犯到疲惫的穴肉绞紧抚慰着那根涨大的肉棒。

  “快射出……”未说出口的话被撞得支离破碎。

  “韩信你这个……”混蛋,在床上怎么还撒谎,刚刚说要射了,结果又抽插了这么久。李白的宫口被顶的发酸,他知道肉棒下一步就是要侵犯那里,滑嫩紧致的宫口被逐渐撑大,奇妙的感觉让李白有了尿意。

  龟头终于如愿以偿挤进更为火热的子宫,整根肉棒也全被温暖的穴肉包裹,龟头牢牢卡在宫口使得抽插更加困难,每一次的顶撞都把李白塞满。

  “老师你看,这里面也不想让我拔出来。”

  尿意越发明显,李白勾着脚趾忍耐,韩信却无法领会,只顺从着自己行动,摆动着腰跨把交合处的水抽插到飞溅,李白不顾羞耻的浪叫,透明涎水顺着嘴角流到下巴,随着韩信重重一顶,下体所有的不适都被快感取代。

  韩信射了,是金花的作用让他屏蔽所有痛楚。肉棒还埋在他体内依依不舍的磨着,金花的法力让李白觉得自己甚至还能再来一发。

  “好……好了。”韩信乖顺的退出李白,狭小的肉洞被撑涨的合不拢嘴,还在回味着那根让他欲死欲仙的肉棒形状。丝丝白浊没了阻拦从洞口流出,韩信贴心的塞进手指堵住那张色情的小嘴。

  “不能浪费,对吧老师?”

  法力充满全身的感觉让李白餍足的像只猫,慵懒柔软。韩信附身含住李白耳垂,口齿不清的说道:

  “下次老师一定要让我做够三次哦。”

  ——END——

关于文中韩信躲过李白的吻与脑海中阻止他看李白色情模样:我问了身边的男性朋友,他说如果自己的白月光光着身子站在他面前他也是不好意思(不敢)去看的,他不想玷污白月光的美好形象。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