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漏泄春光(R)   作者:南楚先生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信白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漏泄春光



两信一白,韩重言是哥哥,韩信是弟弟

  韩信第一次见到李白时只觉得陌生又厌恶,他大哥就是为了这样一个人背上不孝的名头与家里断绝了联系,在母亲死后才不得不担起监护人的责任把他接过去一起生活。李白知道韩信讨厌他,那天他本笑意盈盈的欢迎恋人的弟弟,可他却在少年那双眼睛看到了疏离与厌烦。他尽可能的不去接触韩信,即使在同一屋檐下住了几个月二人之间也像是陌生人,偶尔在家里打了照面李白冲他点头微笑韩信也装作没看到,低头摆弄手机进他自己的卧室。

  转机是韩重言去外地出差,期末的家长会不得不由李白代劳。韩信本就不愿学习,作业几乎从不完成,逃课也是经常发生,但彼时的他成绩一直居中,可母亲去世后曾经的顽劣与青春期的燥热混在一起变成了宣泄式的冲动,期末他考的很差,甚至还去打了架。

  家长会后的单独谈话让李白的头脑发涨,老师经文般的苦口婆心似乎还萦绕在他耳边,他不想和韩信有任何瓜葛,更不想自找没趣,他打算把试卷还给韩信后就回卧室休息,冲个澡后再和韩重言打一个腻腻乎乎的视频电话倒一倒苦水。

  李白握住门把手又松开,屈指敲响韩信的卧室门,等了一会韩信仍是没应答,李白皱了下眉还是扬起笑脸推开门。

  “你的试卷。”推门的动作愣住微笑也僵在脸上,韩信脸上的伤口不知为何还在流血,而他本人正在试图用卫生纸执拗的止血“谁让你进来的?”“我只是……嘿,小鬼,这里是我家。”李白没接着说下去,只是抱着臂靠在门口,韩信仍旧恶狠狠的瞪着他,皱眉的动作却让鼻梁上的伤口更加肆无忌惮。最后还是李白服了软“好了,我认输,别再瞪着我了,也别再用那卫生纸按你的伤口了。”李白取了医疗箱,简单消毒处理了伤口又挤了药膏给韩信擦,看着李白的指尖离自己越来越近,韩信偏头躲了过去“不擦,娘们唧唧的。”可李白没让韩信如愿,他掐着韩信的下巴,让那张倔强的脸冲着自己,把指尖的药膏在伤口上涂匀“我可不信你打架只伤了鼻梁,老实交代,还有哪里有伤。”“哼,不知道。”“哪里疼你不知道?”韩信又哼了一声,咬咬嘴唇脱掉上衣转过身子背对着李白,他听见李白倒吸口气,接着又唠叨个没完。

  “小屁孩学什么不好学打架,真是无法无天了……”“嘶……疼。”“现在知道疼了,打架的时候怎么不不知道?”韩信咬牙,他知道一定是李白为了报复他刚才的不礼貌偷偷将消毒的碘伏换成了医用酒精,他背后的伤口火辣辣的疼,他的腰不受控的发抖,李白微凉的指尖蹭过他的背,粘腻的药膏下是仍旧泛着麻的疼痛伤口,这份麻这份痒顺着李白的指尖一路蹿到韩信胸口,而这份酥麻又化成火焰从胸口向下燃去。

  处理完伤口后,李白用酒精湿巾擦过手,叹气起身,说过晚安后欲转身离开,谁料韩信一把拽住他的衣摆,还拽的他一个踉跄,他想对韩信摆臭脸,他想说我知道你讨厌我,给你处理伤口那是我大发慈悲,是我心慈手软,从此之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找你麻烦,你也别招惹我。可这些话全被少年湿漉漉的眼睛噎在喉咙,韩信说你别走,我这里也好痛,你帮帮我。

  当李白握住韩信硬挺的阴茎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惊慌地看向韩信天蓝色的眼睛他想从中寻找出反感厌恶或是戏弄玩笑,这样他才有借口离开,可他反复探寻搜求只看出了无措懵懂和韩信不曾向他流露出的温柔与依赖。他记得韩重言说过他的父亲在韩信出生前便已因意外离世,而在韩信青涩懵懂的阶段韩重言也离家而去,韩信不似韩重言,他性格孤僻甚少交友,他合理猜测韩信现在这副模样是因为他从未面对过青春期的性冲动。长兄如父,长兄如父,他只好把自己比做韩信的母亲安慰自己。

  “听好韩信,我只教你一次,之后你要自己做。”

  这感觉和韩信自己做时完全不同。李白的手指并不过分纤细,薄薄的皮肤裹着柔软的肉虎口处的血管清晰可见,略微突起的骨节让整双手的抓握动作看起来异样色情。清冷的掌心只一会儿就被染得火热,韩信盯着李白发红的耳尖,他闻到李白身上好闻的香气,他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哥哥宁愿和妈妈断绝母子关系也要和这个人在一起,他觉得如果自己是哥哥,他也会这样做,但他想做的更极端,他要亲手为李白系上项圈,让这个人像狗一样跪趴在自己脚边,他想要李白不能离开自己半步。

  韩信坐在床边张开双腿,李白就这样跪在地上替他手淫“最简单的便是这样握住上下撸动,射出精便好了。”“可一碰就会疼。”“那是你忍的太久,硬过头才会这样。”李白剜出一块凡士林放在掌心揉化,灵活的手指变得格外小心“这样有好些吗?”韩信点头,情难自禁的将李白鬓角的碎发挽到耳后,他摸到李白滚烫的耳廓,感受着他带给李白的颤抖。“或者,呃、这样,我自己摸这里时会很有感觉。”柔软的指腹擦过马眼,湿滑前液即刻沾满指尖“我偶尔也会这样……”韩信有些后悔装纯了,他想抓住李白的头发,把欲望送进那张红润的唇中,他想摆动腰跨将龟头抵进喉间深处,他想看李白意乱情迷,顺从乖巧喝下自己的精液。李白的技术很好,又或许是因为有着近似于偷情心情的加持,韩信第一次射的这样快,李白毫无防备的被射了一脸精,他气鼓鼓的告诉韩信,下次射精前要记得说出来。韩信弯下身,一手遮住李白的眼睛,一手抬起李白的下巴,把上面属于自己的液体全部舔净,又贴近李白耳边说了辛苦和谢谢,我会对哥哥保密的。

  韩信欺骗了李白,可他不觉得罪恶,他甚至兴奋的浑身发烫,他终于认清了自己,他对李白从来不是讨厌腻烦,而是无法拥有的妒忌渴望。

  这天晚上韩信熬夜打游戏,他怕被教训就没敢开灯,看着屏幕上的“失败”他就想大骂队友傻逼,前期明明那么大的优势,硬是把胜利送给了对面,他生气的摘下耳机却听见李白的喘息。客厅的灯没关,韩信看到一地狼籍,沙发上有着明显而诡异的洇湿水渍,看到门口的鞋韩信明白是他哥哥回来了,沙发上应是二人颠鸾倒凤留下的痕迹,看着还未上锁的门,韩信嘲讽一下这是有多急,轻轻落锁顺便关闭客厅的灯,一束光亮从主卧传来。

  没关门,怪不得听得这样清楚真切。

  扑通扑通,李白的喘息和韩信的心跳混在一起,他想回到自己床上休息却还是控制不住的停在主卧门口——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李白,尽显媚态的李白。白净的背部皮肤透着粉红,柔软的臀部上是他兄长留下的指痕,被分开的臀瓣间是可怖粗大的阴茎在来回进出,李白的呻吟隐忍断续,韩信不止一次听见自己的兄长要求李白别咬紧牙关,可李白总是哼唧着说“韩信还在家。”

  韩信面对这副香艳场景不可避免的起了反应,他的目光紧紧跟随着李白,手上撸动着自己的阴茎。他的兄长起身交换体位把李白压在身下,双手压着李白的腿弯,李白的双手勾在韩重言的颈后,传来的呻吟也因快感走了调。

  “呜……”兴许是李白落了泪,韩信看见兄长在亲吻李白的双眼,接着又听见兄长哄骗那人叫他老公和爸爸。

  李白的腿根颤抖,穴肉也突然绞紧,韩重言知道他是要射了,这时候的李白最乖最听话,无论是多过分的指令他都会不经过思考的服从。“宝宝,再叫大声点。”“爸爸,呜、爸爸!”韩信觉得自己要射,却突然发现他兄长的目光在他这边,唇边是带着嘲讽的笑。

  “宝宝舒服吗,告诉我是谁让宝宝这样舒服?”“是重言老公,是重言爸爸……”剩下的喘息便都被韩重言吞下了。

  韩信坐在床上喘息,他的兄长发现了他,没有驱赶躲避甚至做到了最后,他一想起李白黏黏糊糊的问韩重言为什么不射到里面他就双眼发红。他没射出来,他的阴茎硬到发痛,他听到李白喊着韩重言的名字就嫉妒的快要发疯,他取了一些李白上次留下的凡士林模仿着那人轻柔的手法抚慰自己,回忆着刚才的情景,把李白方才喊的名字称呼全部换成了自己。

  第二天韩信起的很晚,晚到李白与韩重言在门口交换了分别吻也没起,李白有些担心,可他又想起早饭时重言要他离韩信那个臭小子远点……早饭,韩信还没吃早饭,这样晚还不起该不是生病了。他推开门,哑着嗓音轻柔的喊着韩信,韩信心中不快,这人的声音怕别人不知道他昨晚做过爱似的,就像是只发了情的猫。李白的手背贴过韩信的额头,那温度确实有些高,韩信幽幽睁开眼,李白又那样甜的说“你醒啦。”

  李白愣在原地,因为那双天蓝色的眼睛又被泪水浸透。

  “帮帮我,我好疼。”“我、我……”李白有些慌张“我不是教过你该怎么解决了吗?”“我昨晚自己做过了,可完全没用,你就再帮帮我吧。”

  昨晚自慰过早上还会晨勃?李白不禁感叹年轻真好,转念一想或许是这人从昨晚一直硬到现在。

  “不不不,那也太可怕了。”“什么?”“没,没事。”

  李白刚握住韩信的阴茎韩信就喊疼,李白说要去拿润滑剂韩信就哭着求李白别走,结果现在李白只能低头俯在韩信跨间,张大嘴含住那硬挺的性器。灵活的舌描摹着肉棒上的青筋,就连睾丸也被好好照顾,李白刚裹住前段龟头韩信就忍不住顶胯戳向深处,李白被刺激的向后躲,韩信却按住他的头“别躲,疼。”而后贴心的拭去李白呛出的泪和下巴上的津液。他抓着李白的头发强迫李白做了几次深喉,看着那人迷离的双眼让韩信有了李白是归他所有的错觉。李白是他的,李白是他的该有多好。

  韩信还记得李白的教导“我要射了。”可手上的动作却不曾松开,李白不敢挣扎,他只能闭紧双眼感受自己的喉管被粗大龟头顶开。来不及吞咽,少年射出的精液从他嘴边鼻下溢满流出。阴茎不舍得从温暖口穴离开,磨蹭了一会后还是李白先躲开,他被呛得大口咳嗽,呼吸还未平静就被韩信遮住眼睛,韩信舔掉所有的粘腻,抬脚踩住李白的性器。

  “下次射精前记得要说出来哦。”

——END——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