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作者:何来人间惊鸿客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飞行棋(上)

今天是拍摄的第四十天。



刘宇今天穿的很露骨,白色的围胸覆一层蕾丝薄纱缠入腰窝,腰际却半含半露让人看不真切,延伸至下身渐变成半透的裹臀短裙,他的茎身抵在布料上剐蹭出的清液沾湿成深色,过膝的白色渔网袜提至裙边,那清液也就顺沿着流淌下来。



张嘉元现在还没有下班,没有他的允许刘宇不敢自己偷偷自慰,这个空间有些过于大的房间内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处处布满了微型摄像头,全天候记录着他的一举一动。

他的半截身子陷进绵软的被子里,双腿不由自主夹紧,一点一点蹭着内侧的薄肉,本就不堪蹂躏的腿跟处揉上了些红,他本身就有些敏感,居然靠着这个举动就能高潮,腿间湿滑一片。



张嘉元回到家里就看到这样一副淫荡的画面。



高潮过后的刘宇自是如盈盈春水摊在床褥中,唇瓣微张着覆一层潋滟润色,粉嫩的舌尖不服从般微微的吐出和脸上浮现的绯红让人身下纵火,一副被操过的失神模样。



“嘉元你回来啦?”



过于炽热的目光灼在刘宇的身上凝成具有攻击性的实感抚上细腻的肌肤,即使再迟钝他也知道自己好像撩过火了,撑起身子半跪在床沿,望向他的眼神中是纯净和无辜,仿佛什么也没有做过。



“你应该叫我什么?”



张嘉元的情欲被一寸一寸抽离出来浇盖在理智的表面,薄薄一层轻易就能挑破,仍在可掌控的范围内,只是眼底漫散的微愠未曾驱除,挑起他下颌的指骨无意识的攥紧,连同话语中都似带着慑人的暴戾。



“主……主人。”



刘宇微怔了几秒钟,继而乖顺的低下头用脸颊蹭过张嘉元温热的手心,被臣服者叫出这样具有服从意味的称呼总会隐隐感到羞耻和兴奋,他清楚自己是不会餍足于此的,撩起眼皮似看非看的瞟向床另一边摆放的纸,暗戳戳的小动作尽收面前人眼底。



“嗯,”张嘉元随意的应一声,视线也落在了那张叠起的纸,拿起来看时才知道那是一张飞行棋纸,“你今天想拍这个?”



“不可以吗主人?”



刘宇自觉脸上烧的滚烫,在看到这张纸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很是羞耻,但是拍片的一个多月以来他们试过了很多做爱的方式以及场景,想不出其他新奇的情趣游戏已经停了五六天没有拍摄,然后就正巧看到网上有传这张图的。



“可以。”



张嘉元的神色暗了暗,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他的小男友都再清楚不过该如何撩拨他,但是今天明明未曾说过几句话他就感觉自己已经硬了,性器束缚在西裤内酸胀难捱,凌虐欲空前高涨。



“那我们开始?”



刘宇走下床去打开角落处的摄像机调整好角度,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有些凌乱的衣服,他知道张嘉元随时都可以开始,自己也只是习惯性的一问,后复又以跪撑的姿势跪在张嘉元面前铺开那张纸,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他们平时的状态和普通情侣一般无二,只有在做爱的时候才玩SM,其中的界限偶尔也会模糊掉,但更多时候还是泾渭分明的。



视线重新落回那张飞行棋上,上面的格数看上去很多,但每次掷出的骰子所对应的任务最后都会施行到刘宇的身上,节省出的时间估计会让他免不了要挨一顿肏了。



刘宇伸手掷出骰子,在纸上打转着半天才停下来,点数为一的那面朝上——SP15下,报数。



看清飞行棋上所对应的内容,刘宇的眼皮无征兆的跳了几下,紧接着眼前天旋地转自己不知道何时被张嘉元抱了起来,小腹紧贴着他的大腿能够感受到他的硬物抵在自己的腰侧,视线所及之处根本就看不到身后的状况,不安感开始在体内蔓延。



“自己报数,不许挣扎。”



张嘉元的手覆上刘宇丰腴的臀部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软肉溢在指缝间像块白面团任人蹂躏,如果去除布料的阻隔想必手感也很不错。



他很喜欢这种OTK式的SP姿势,刘宇小小一只窝在他的怀里会激起他的控制欲,即便屁股被打的疼痛难忍也只会如温吞的小猫一般呜咽,张嘉元本来就要把他调教成一个猫奴。



“一……啊……”



巴掌毫无征兆的落下,刘宇瞬间就感觉屁股传来火辣辣的痛感,但细细回味却能从中觉出几分羞耻的快感,身下的阴茎也隐隐有了抬起的势头,原本能够压住的呻吟因为报数声连带着迫不得已溢出口,齿间慌忙咬住下唇不肯出声。



“二……三……四……”



报数声艰难的吐露着,张嘉元的指尖还回弹着他臀肉的柔软触感,视线下移至被打的地方已是红痕遍布,他的凌虐欲像摇晃的汽水瓶滋啦一声被敞开盖全部喷涌而出,却在数到第十五声时戛然而止。



“主人……已经十五次了。”



刘宇气息不稳的说道,没有张嘉元的命令他不敢擅自从他的身上下来,可张嘉元却明显会错了意,以为他是还想被继续SP,换了个姿势让他跨坐在自己的身上,神情有些戏谑。



“怎么?还想被SP?”



刘宇小幅度的摇着头,臀间的疼痛慢慢褪去,只剩下酥酥麻麻的感觉侵遍全身,稍稍一碰他都会被刺激到,只好顺势揽住他的脖子努力不碰到那里。



“那就继续。”



张嘉元这次好心的没再折磨刘宇,只是用牙轻咬了一下他的耳垂,扶着他的脊背弯腰拾起骰子随意一抛——点数为四,跪姿走绳。



“从这里跪到那边去。”



他微抬下巴示意刘宇从他身上下来,在小猫跪好的时候恶劣的用鞋尖踢了下他的左膝,惹得他一阵瑟缩,乖乖的以膝代足一路跪到横有一根粗绳的地方,他的裙子是设计好的完全不碍事,不用褪下就轻轻下压绳端末梢跨坐在上面,它似乎是被人特意调节好了高度,粗糙的绳面刚好卡在他的股沟处,勒进他的阴唇,不断向外沁出的姜汁也在灼烧着他的隐秘部位。



“呃…啊啊啊……”



刘宇抬膝向前挪着步,跪姿使得他不能够像站着一样可以稍稍踮起脚尖,即便被绳子磨的生疼也无法躲闪,很快面前就出现了第一个绳结,他小心翼翼的坐上去,姜汁的火辣和绳结的粗粝掺在一起迫使他的眼角泛出水光,穴口被堵上却只能生生卡在内壁上无法抵在深处又带来一种空虚感,但这种感觉很快就被忽然传来的细微电流所打断,爽的他直接射了出来。



怎么会有电流?



他的腰一软迫使他单手撑在地面上才不至于让那个绳结进入的更深,脑海中划过一丝疑虑却不敢回头去看张嘉元的动作,想必也是他操控着开关通的电。



张嘉元根本不容刘宇多想,按下手中的开关再一次通了电,似无声的催促,这一次通电的时间比上一次长了不少,刘宇被电的穴内发麻,被磨肿的穴肉无意识的绞紧挤出了更多的姜汁,他强撑着身子离开了第一个绳结,来到了比之前那个大了一圈的绳结前。



离开时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双膝被瓷砖硌的有些刺痛,全身上下也没有几处有力,他看起来就像一个被玩坏了的性爱娃娃,明明被折磨的只有身下一处却像被肏了似的两眼无神,额前渗出了几层薄汗,短裙也被射的一塌糊涂。



张嘉元脱下了他的裙子,只穿着围胸和渔网袜的他看起来更加淫荡,用纸巾稍稍给他清理了一下就又抱回了床边。



这一次刘宇掷出的点数是六——蹲马步自慰2min。



刘宇这次没再犹豫就直接摆好了姿势,这样的自慰方式使得他门户大开,腿跟处的肌肉也无端收紧,手握住性器的触感像放大了五六倍,整个人也为之兴奋了起来,一双好看的手开始上下撸动茎身,那根淡粉色的东西很快就硬了起来不断向外吐着精水。



他的身体被调教的很敏感,再加上刚才两项游戏的挑逗很快就到达了高潮,快感在一层层攀升,他加快了手中的速度绷紧了腰部肌肉,就在快要射出来的时候被张嘉元坏心思的堵住了马眼,想射却射不出来。



刘宇无措的抬头看着张嘉元,面色潮红又楚楚可怜,情不自禁想要让张嘉元停下手中的动作,这么想着居然还说了出来,回过神来慌忙止住了话。



“对不起主人,小猫,小猫不能命令主人。”



他惴惴不安的跪在张嘉元的面前,眼皮偷偷向上撩起想去看主人的神情,瞥见他隐隐有动怒的迹象,心渐渐的沉入湖底。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作者作品
  • [综合其他]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