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车集   作者:三途司
评分:
10.0 (1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邵训X简珏——事后甜甜猫

Ritz-Carlton酒店的总统套房外,洛与辉面无表情的看着手机上的三个移动的小点,黄点和绿点分别位于两个不同地方,这代表着手表🧪和房卡正处于不同的人手中,他们都没前来赴约。红色的小点跟他微微重合,代表的另一个猎物已经进入圈套。

简珏没有来,这的确让他意外。计划虽然有变,他依旧没有理由放弃手中的猎·物。

他神色如常的推开房门,屋子内漆黑一片,窗帘拉的很严。

那个人…难道没来?

洛与辉径直走向卧室,随着房门缓缓推开,眼前的一幕让他陡然顿住了脚步。

一束柔和的灯光从高处落下,温柔如水倾泻在Kingsize的大床上。黎愿身体舒展撑着下巴侧躺在灯光的中心处,骨骼肌肉匀称完美的像米开朗基罗手下的雕塑。他抬起眼来看你,桃花似的双眸中似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无数的花瓣和金粉此刻从天而降,令人炫目。

黎愿深情款款的望着他:“今天,我打算把自己送给你当做生日礼物。

洛与辉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注意到黎愿头上带着一对毛茸茸的兔耳朵,浑身上下就穿了一件几乎透明的内裤,屁股后面还有一个毛茸茸的小球。他的手搭在洛与辉的肩头,俯下身贴在耳边喃喃低语:“准备好来拆礼物了吗?”

此情此景,暧昧和浪漫都刚刚好。

洛与辉看着满地的花瓣,面上不动声色,手从口袋里摸索出来什么东西。

只听得清脆的咔嚓一声,黎愿手腕上多出来一对银晃晃的小手铐。

洛与辉不动声色的顺势把他的两只手铐在一起,扬起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今晚,我们玩点特别的。”

黎愿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洛与辉果然比自己想象中要有趣多了。


——————


简珏醒过来的时候,邵训并不在身边,浴室里传来窸窸窣窣的流水声。他想起身却发现腰酸的厉害,腿也根本不听他使唤,尤其是隐秘之处又疼又肿。昨天晚上疯狂放纵的记忆潮水般倒灌进来,简珏边骂邵训脸上忍不住泛起红晕。

他们真的做了…还做了一整晚!自己还被吃的骨头不剩…简珏气的直捶被子,又羞又恼要和邵训算总账。

可当听到浴室门开的声音,简珏下意识赶忙拉过一边的被子蒙到头上装睡。

邵训走过来带着一身水汽和沐浴露的清香,一眼就看到被子一角露出来一个粉粉耳尖。拉下掩耳盗铃的被子,果然看到了一张满脸红晕的小脸。

“你...别过来...”

简珏红着脸看到邵训浑身上下就围了一条毛巾,尤其是胯下某处鼓鼓囊囊的。看到那个玩意简珏就回忆起它在体内那种饱胀的感觉,一想到自己昨天被那玩意狠狠疼爱了一晚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到简珏咬着牙、攥紧拳跃跃欲试要跟他拼命的模样,邵训用了一只手轻轻一推,简珏就被摁在床上起不来了。简珏瞬间变成了一颗流泪猫猫头,打也打不过,自己还身负重创,这可怎么办?

邵训轻轻的笑了,用被子把张牙舞爪的简珏裹成一个猫猫卷,团在怀里亲了亲。简珏手脚被裹住更加没法反抗,只能瞪大眼睛看着一个又一个吻落在自己额头、眼睫、鼻尖、嘴巴...

“别亲啦!还tm亲上瘾了?”简珏瞪着水汪汪眼睛气的小猫骂人!

邵训把猫猫卷搂在自己怀里,亲吻他的发旋:“小猫咪,醒了就要跟我发脾气吗?”

气焰嚣张的简珏小猫咪一下子说不出话了,他...怎么这么会?但又很可耻自己轻而易举的被邵训拿捏了。他猛地抬头磕了一下邵训的下巴,总要让他吃一点苦头,作为欺负本喵的下场!

“跟你不是很熟。”简珏窝进被卷里不想跟他说话。邵训闻言若有所思:“难道我们现在只是炮友?”

简珏小猫咪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要是承认岂不是自己白被上了?他又羞又恼从被卷里探出脑袋,猛虎出击张开血盆大口,对准邵训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

邵训哭笑不得的看着胳膊上整齐的牙印,就要剥开被卷回咬简珏一口,简珏当然不乐意,两个人厮闹了一番,简珏明显感觉到邵训的腿根有什么东西又热又烫硌着自己,欺软怕硬简珏小猫咪立马怂了。他冷哼一声,好汉不吃眼前亏,识时务者为俊杰,先把身体养好,之后再跟邵训算总账!


邵训给他上药时候就发现下面肿得厉害,也不戏弄他了,抱着猫猫卷平复了一下心情。他起身接了一杯温水,赶忙从瓶子里倒出药片示意简珏服下。

这一情景怎么那么像事后渣男不戴t让吃避孕药…对了,昨天晚上他没有戴t!简珏又羞又窘的看着他,真的很过分!

“清热降火的。”邵训明显看出了他的不配合,二话不说塞到嘴里,强行让简珏吃了下去,简珏气的龇牙咧嘴直扣嗓子眼。

邵训解释到:“昨天你带回来那个,那根本不是一块手表,是一个自制的定时液体炸弹,里面的液体含有大量的挥发性极强的十一酸睾酮类物质类物质,主要用途是...。”简珏越听越迷糊,邵训附在他的耳边轻轻说了两个字。

“催情。”

简珏脸刷就红了,邵训捏了捏他的小鼻子:“我已经请人清理了房间。所以下次,不许随便接受陌生人的东西。听到没?”

简珏有点小郁闷,他这次是真栽了。没想到洛与辉一出手就玩这么大,他给自己下这个药,到底是出于怎样的误解?自己身强体健炮弹充足,可没有半点肾虚的样!

邵训揉了揉他的柔软的发丝:“其实,这也不是最糟糕的。”

“你还记得初二那年的暑假,咱俩三个月没见?”

简珏点点头:“记得,返校的时候,你就剪了个寸头说要走阳光型男的路线。”

邵训叹了一口气:“那年夏天,温小辉叔叔领着六岁的洛与辉来我们家玩,当时他穿着一条鹅黄色的小裙子,带着一个小皇冠。我以为他是小女孩,就叫了他一下午妹妹。”

“然后呢?”简珏没想到洛与辉还有这段历史。

“然后温小辉叔叔告诉我是那是弟弟,我震惊了,我就说哪有小男孩梳辫子穿裙子啊,而且他连小便都坐着上!”

“反正后来又发生了一些误会,洛与辉走的时候挺不高兴的。当天晚上,我洗完澡想吹头发,然后我的吹风机里就窜出来半米来长的火苗...”邵训想起那段历史一阵恶寒,他非常确定以及肯定一定是洛与辉动了他的吹风机!

“整个暑假我顶着一个烧着焦秃的脑瓢,我爸还给我涂了三个月的生姜!”

“哈哈哈!”简珏忍不住笑出声,好像这个更惨一点啊。

邵训把脸埋到被卷里狠狠吸了一口简珏小猫咪,才得到治愈:“所以,你最好离他远点,但凡从他手里经过的东西就别要了。”这话前半句是出于经验,后半句是出于私心。

简珏小声嗯了一声,不情不愿的点头。邵训看他这样子就知道没听进去,又强行亲了一口简珏小猫咪:“你看他这么坏,你最好还是喜欢我。”

傲娇的简珏小猫咪红着脸,气鼓鼓的说∶ “喜欢你个p,你和晏知舟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邵训笑着给吃醋的小猫咪顺毛捋了捋毛,又亲了一下龇牙咧嘴的简珏小猫咪:“你记不记得我给晏知舟工作室注资前跟她签了一个三个亿的对赌协议?”简珏记得,就是晏知舟要在三年内给公司带来三个亿的收入,不然就要承担违约风险。

“她的确遇到上了大麻烦,她在象山影视基地拍摄《凤栖梧》的时候,被一个疯狂的私生饭跟踪偷拍,这个人甚至闯进了她的家中。”

“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那个私生饭拍到了晏知舟和爱人接吻的亲密照片,不仅脱粉还以此勒索工作室敲诈三千万,不然就要把照片公布给媒体。”

简珏小猫咪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冷气,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因为涉及金额太大,公司出面跟他周旋交涉了两个星期,还是晏知舟的爸爸晏明修亲自下场再加上和宋氏传媒的帮助才把这件事压下去,你看到的那些照片都是欲盖弥彰罢了。”

简珏知道了来龙去脉,马上皱起眉头:“所以他们这是拿你挡枪?”

要知道简珏小猫咪是非常护主的。

“算是吧,晏知舟身上有太多合约和广告,作为投资方,我也不能眼看着她出事吧?”

“况且...那个人也是国际当红的明星...两个人太年轻都是事业上升期...”邵训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晏知舟出于压力就提了分手。那段时间,她心情很低落,媒体长枪短炮又都盯着她,整个人状态非常不好。”

简珏小猫咪有些懊悔,自己不分青红皂白,从来没有给晏知舟好脸色,怪不得她在背后管自己叫小醋坛子,好像自己真的又凶又爱吃醋。只内疚了一秒,简珏小猫咪哼哼唧唧,大不了回头她电影上映了自己包一个月的场。

“我交代完了,你现在是不是该跟我说说洛与辉的事?”邵训瞟了他一眼。

“而且该说的黎愿不都已经告诉你了吗?”简珏气鼓鼓的,还有黎愿的事没说清呢!

邵训紧紧勒住猫猫卷,捏着他的小下巴让简珏直视自己:“我要听你说。”

“我...跟他不太熟。”简珏小猫咪面露难色如临大敌,一头扎进了被子里,拒绝坦白从宽。瓮声瓮气的说:“你还没说清楚你和黎愿的事呢!”

邵训叹了口气,思绪缥缥缈缈回到了一周前。

“被”分手的第二个星期,他代表公司董事会交涉晏知舟的事情。处理了一天糟心事回到宾馆,他又试图联系简珏,意料之中的微信删除,电话拉黑。他知道简珏不是真的想跟他分手,只是因为脾气上来了就说了。可他也是脾气暴躁的一个人,跟简珏在一块后,硬生生把他一点就着的少爷脾气磨没了。但是听了简珏随便一开口就是分手,自己确实生气了,两个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他想简珏了,一想到那狡黠的眼神和坏坏的笑容让他彻夜难眠,不知道简珏最近怎么样,是不是还在生气,有没有好好吃饭。

这天夜里,他突然接到了表弟黎愿的电话:“哥,你和嫂子分手了?”

邵训瞬间清醒,内心一动:“你怎么知道?”

“嫂子…不,是前嫂子…他挖墙角挖到我这了!”

邵训无法描述自己知道这个消息的心情,那种五雷轰顶的感觉从后脑壳一直麻到心里。他一晚上没合眼,如果简珏会真的喜欢上洛与辉,那他怎么办?

顶着黑眼圈,第二天他赶到公司就要交接好手上的工作回北京。晏知舟看得出来他状态不对,但她正处于风口浪尖之上,更不敢贸然跟简珏说什么。晏明修更是不理解,现在这小年轻的谈个恋爱一个接着一个失恋,失恋了要死要活也不工作,哪像他和翔哥那会。最后被嫌弃碍手碍脚的两个人被打包一股脑送回来。

“他可不止通风报信吧?”简珏小猫咪想起黎愿气的牙痒痒。

邵训叹了口气,黎愿从小在国外长大,上个月才回国读高中,在那次宴会之前,他都已经半年多没见过黎愿了。

“那你还不是蓄意帮他,调虎离山?”简珏小猫咪攥紧了拳头,一脸不乐意。

邵训并不否认,他恨恨咬了一口简珏的脸蛋:“我没有帮他,我是在帮自己。”顺便看看洛与辉到底怎么把人迷的七荤八素的,邵训在心里默默的说。

简珏被他的无耻气的哇哇叫,伸手就要打他。邵训一把擒住他的胳膊推到头上:“如实交代!你有没有亲过他?有没有更进一步的肢体接触?”

简珏也不是不想交代,要是说了自己忙活两星期连嘴都没亲上,邵训不得笑话自己啊?他可没这个脸说,于是一脸凛然别过脑袋,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邵训看他昂着脑袋不敢看人,眼神却支支吾吾的躲闪,感觉不妙。简珏被他盯得浑身发毛,嗷的一声钻进了被卷里。

看来教育小猫咪还是得用逗猫棒啊。邵训举着昂扬的逗猫棒打算狠狠拷问一下小猫咪。简珏憋在被子里紧张的守护菊花,两个人一个出击一个防御,闹得满身是汗。最后,简珏还被邵训轻而易举的团在怀里,成为一只猫咪鸡肉卷。一瞬间时间仿佛静了下来,他们彼此相望,眼神缱绻,眼睛里是彼此的倒影。简珏能感觉到心脏跳的很快,这是和洛与辉在一起从未有过的心动。

这时,不合时宜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份温馨甜蜜,邵训拿起手机,那是一条来自老爹邵群的简讯,上面明晃晃的写了几个大字:速来医院,黎愿出事了。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