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求子心切   作者:要不这饭你来做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求子心切-浩宇知时节

  房子唯一的一扇窗户也仅有半米高,屋里又晒又闷,七月中旬暴烈的阳光已经足够扼杀掉一切生机勃勃的事物。老房子的隔音效果实在差,又靠近轨道,尹浩宇时常听着隔壁房间的制冷机工作的声音和火车过站时车轮与车轨碰撞的节奏入睡。
  只是偶尔在失眠的夜晚,尹浩宇反复查看银行卡里的数字时才会想起那个漂亮的东方美人,想问他是否与自己的丈夫回到的了祖国,想问他是不是还记得多伦多漫长而多雪的冬天。

  尹浩宇第一次见到刘雨是在整个城市刚入秋的午后,他被中介人送到约定的咖啡馆,然后局促的等待着雇主的到来。中介人是个健谈又精明的法国人,她向尹浩宇诉说对方“悲惨不幸的婚姻生活”以及“坎坷万分的求子之路”,仿佛尹浩宇的到来就是拯救那位雇主上岸的稻草。
  这是一场从一开始就见不得光的交易。
  正如中介人所说:以造物主的仁爱之心帮助这对夫妻得到一个可爱的孩子,他们自然会支付你应得报酬以示感恩。
  可是,去他妈的,他和雇主都不是上帝忠诚的信徒。

  刘雨站在尹浩宇面前,穿着棕色的大衣和黑色半高领的毛衣,纤细柔软,几乎要和多伦多橙黄色的秋天相融在一起。
  尹浩宇愣在座位上,忘了中介人教给他的所有初见时礼貌的词语,满脑子只有《卡萨布兰卡》里的那句台词:Of all the gin joints in all the towns in all the world, she walks into mine.
  世界上有那么多的城镇,城镇中有那么多的酒馆,她却走进了我的。

  不记得谁说过,有唇珠的人多情。
  而那双更为清澈的眼睛看向他,把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拉扯至恰到好处的距离。
  “你好。”是很轻微的笑,“这里人太多,方便讲中文吗?”
  尹浩宇终于回过神来,紧张的站起来,椅子与木地板摩擦,向后拖拽出一段长长的刺耳的声音:“您,您好。”
  刘雨笑出声,在钱夹里抽出纸币后用咖啡碟压在了桌上,示意忙碌的服务生埋单。
  “加拿大人对咖啡的热衷度简直可以媲美中国人喝茶。”
  他转过头对尹浩宇说:“要不要跟我去个人少点的地方?”

  多伦多港已经过了最繁忙的时间,只是偶尔有一两艘船发出进港的汽笛声。他们并肩在人群舒散的路边散步,几乎没有人在意。
  刘雨再三和尹浩宇查看证件确认他是否成年了,又问他怎么回答应中介人这桩奇怪的生意。尹浩宇的回答和他预想的相差无几,无非是亚洲来的留学生根本无法靠微薄的助学金在资本主义社会生存,很难有人会拒绝这样轻松又暴利的事情。
  在刘雨发现尹浩宇第三次盯着他发呆后,刘雨停下脚步,笑意不减的偏头问:“很意外吗?”
  尹浩宇有种上课走神被教授抓住的窘迫,仍然诚实的点头:“有很多意外,和我想象的不一样。Sigrid向我介绍过你。”
  刘雨显然更好奇:“是吗?Sigrid怎么和你介绍我的?”
  尹浩宇傻愣楞的解释道:“她说介绍了你和你丈夫的国籍、从恋爱到结婚的经历,还有……你特殊的身体构造。”他还补充,“她说你们的婚姻正在经历一场危机。”
  刘雨垂着眼笑出声,深吸一口气后安抚他:“那你一定猜测我是个疲惫丑陋的人,毕竟怨气冲天的尝试挽回婚姻的人,都不会太好看。”
  “不!”尹浩宇快速的否定,“不,你很好看。”

  等又过了十几分钟,他们已经离停车的地方越来越远,脚步正在不断靠近湖岸。尹浩宇想问刘雨,什么时候去医院?会是私人医院吗?重金求子并不算是一件值得大肆宣扬的事。
  和煦的风从湖面吹来,掀起刘雨额前垂顺的头发,他像是看透了尹浩宇的心事,语气轻快又明亮:“我来之前已经联系好了一家私人医院,如果顺利的话,下周二就可以去做胚胎试管。”
  “可是现在我突然想改变主意了。”
  “做爱吗?”刘雨和他对视的一刻,尹浩宇才发现原来这双眼还可以如此多情:“Patrick。”

  尹浩宇忘了这场交易怎么就从咖啡馆谈到了酒店里。
  黄昏的光芒透过落地窗打到床上,刘雨的睫毛在眼下投出阴影,半张脸都隐匿在昏暗中,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尹浩宇快要被刘雨身上的香气弄眩晕,他靠坐在床头,刘雨仅剩件宽松的吊带坐在尹浩宇的身上,弯下腰亲吻他的眼睛、鼻梁,和嘴唇。把手从吊带下端伸进去,就可以摸到刘雨线条流畅的腰侧。
  刘雨感受到对方硬的有多快,揶揄的笑一下,故意逗弄他:“处男?”
  尹浩宇粗重的喘息着,点了点头。
  “真麻烦呀……”刘雨感慨,“等下听我的好吗?”
  尹浩宇再次鬼使神差般点头。
  刘雨牵着尹浩宇的手来到自己坐胸前,薄瘦但柔软,尹浩宇下意识的用指尖把玩那枚挺翘起来的乳头。刘雨颤抖了下。于是对方无师自通的掀起衣服,含了上去。

  流了很多的水,小处男阴茎在湿漉漉的的阴唇口滑动了几下都没能找准位置进去,刘雨也被磨得心痒痒,不得不叫人先停下,他用手扶着慢慢往下坐,这样上位的姿势进的又深又狠,让刘雨眼角溢出点生理性眼泪。
  “慢点动。”刘雨缓过劲儿后指挥起来。“开始的时候轻一点,不然会疼。”
  尹浩宇果然有样学样,认真的服从要求,拖着刘雨的腰慢慢的晃,起初还好,渐渐的这样的速度和深度就把他晃得心猿意马起来。
  “里面好热,好湿。”这哪里是小处男见过的。刘雨见他脸快憋红了,赦免般的叫他:“那你快点。”
  话音刚落,尹浩宇就把刘雨翻下放倒在床上,一用力,以最传统的姿势按着他的肩膀插了进去。
  刘雨经受不住这么剧烈的刺激,没忍住打了个激灵后尖叫出声,呼吸急促地推着对方的腹部,企图阻止他:“等一下,不行!”
  刘雨的胸口一起一伏,温暖潮湿的穴肉也在随着节奏收紧和放松,尹浩宇托着他白嫩浑圆的屁股往下带,不顾刘雨的拒绝,一番猛顶狠入,很快就感觉到一股一股的水争先恐后的向外涌,浇在了龟头上。处男的忍耐力有限,也迅速的挺弄了几十来下后射在了里面。
  小处男射得快硬的也快,刘雨还来不及反映,就很快的又被从侧后面抬起一只腿,就着他体内上一波精液插进来。
  刘雨被接二连三的快感爽的发懵,侧入的姿势插得不深,却能次次蹭过阴道内最敏感的那块软肉。一下下地磨,把水声捣得出奇的响,刘雨断断续续的呻吟。
  “快点……快点。”尹浩宇又用力的往深处挺了挺,他耐不住痉挛地抖动起来,“别,停一下,慢点!”
  尹浩宇拍了下刘雨翘起来的屁股,捂着刘雨的嘴:“到底快点还是慢点?”
  还没等回话,刘雨就死死地夹着双腿高潮了,身体下面控制不住的喷出透明液体,弄得两个人都湿淋淋的。尹浩宇先是完整的抽出来了下,又很快再次捅进去,趁着刘雨还在不应期,继续粗暴的操动起来。连带着握上他身前久未被顾及到的阴茎,撸动几下后转而去揉下面凸起来的小小一颗阴蒂,刘雨像被电击中,眼前一白,尖叫着往外喷水。
  短短几分钟就被弄得高潮了两次。
  意识到身后的人还没射,刘雨惊恐的想喊停,却被捂住嘴发不出声音。对方好心的等他平复了呼吸才又埋头苦干起来,饱满圆润的臀肉被拍的汁水四溅。
  黏腻淫荡的水声,不清不楚的叫床声,甚至到最后刘雨体会到了种窒息高潮的感觉。
  年轻的身体不需要任何技巧,仅仅是靠蛮横的顶撞也可以俘获这具肉身。

  结束后窗外已经彻底黑下来,马路对面的霓虹光广告牌让室内勉强有些许供人辨认的亮度。
  刘雨合拢酒店的睡袍,靠坐在床头,除了两个人淡淡的呼吸声,一切都安静的可怕。尹浩宇想下床去收拾残局,刘雨忽然叫住他:“帮我把包里的烟拿过来吧。”
  尹浩宇意外他会抽烟,刚要告诉他吸烟和酗酒都会影响试管胚胎的质量,可转念一想,他们俩似乎完全没有了去做试管的必要。
  刘雨接过烟盒后从中抽出一根,在黑暗中笑笑,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在细长的烟蒂处,他问:“火?”
  尹浩宇识趣的拨动打火机,亮黄色的火焰立马将刘雨的脸照亮。潮湿的发尾,泛红的双眼,红肿的嘴唇,仰视着站在床边的尹浩宇,模糊又虚幻,有股旖旎萎靡的美。
  刘雨咬着去靠近火源,轻轻吸上一口,再吐出个漂亮的烟圈,把烟靠近尹浩宇的嘴边,似乎毫不在乎对方是否介意:“会抽吗?”
  尹浩宇摇摇头。
  “不好奇我为什么要找你吗?”刘雨把手搭在床边,烧尽的烟灰顺势也落在了地毯上。烟丝燃烧的味道混合着高潮后的气息,把尹浩宇熏得发晕。
  “好奇。”尹浩宇回答,“你要说吗?”
  刘雨弹了弹烟尾部,示意尹浩宇坐下。
  “我丈夫出轨了。”刘雨说的很坦荡自然,没有任何难堪的情绪,“可能事业有成的男人都享受出轨的快感吧。一开始我以为他是真的不喜欢小朋友。”
  他们隔着烟雾对视:“可是他让别人怀孕了。或许我们真的需要一个孩子。”
  “用一个小孩来挽回你的丈夫吗?”尹浩宇有点难别扭的开口,“但是需要孩子来挽回的爱人……他真的爱你吗?”
  话音刚落,刘雨就跨坐在尹浩宇腿上,双手环抱着他的脖子,并不经意似的吻上去。两个人交换了一个极为色情的吻后,刘雨说:“所以我后悔了。”
  “我没有为他守节的义务。”
  “Patrick。”这是刘雨今晚第二次叫他的英文名,“让我怀孕。这个孩子将会拥有我丈夫一切财产的绝对继承权,我们的孩子。”
  刘雨在尹浩宇耳边用气音说:“操我。”

  争吵太耗费精力,讲故事也不是成年人的爱好,或许只有做爱能表达更多的情绪。
  刘雨离开前照常把协议放在了桌子上,尹浩宇喊住正要开门的刘雨,问他:“你叫什么?”刘雨回过头,耸肩笑了下:“刘宇。”
  太暗了,尹浩宇已经看不清刘雨的脸,他想追问:“下雨的雨吗?”
  对方愣了一瞬,微笑着点头:“是。”

  这是一份很怪异,但又极其详实的协议,其中规定了甲乙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只是在受精的方式上被推翻。
  按照协议上的规定,双方的关系仅仅存续到刘雨怀孕,他就是一个行走的精子提供机器,这个孩子未来属于刘雨和他的丈夫。
  丈夫,尹浩宇想劝告刘雨离开那个不忠诚的丈夫。

  从那以后尹浩宇经常和刘雨在宾馆见面。除了做爱以外,他们还会像朋友一样聊天,聊老电影,聊人来人往的街区,聊多伦多下不停的大雪。
  尹浩宇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刘雨的左朵上,与此同时,他丈夫的声音正通过手机从右耳传来。像是被投下一枚炸弹,刘雨的理智快要被它炸毁。
  强烈的背德感的刺激远高于肉体的摩擦,刘雨挂断电话后闭上眼睛,颤抖着说:“我甚至可以猜到他正躺在情人的床上和我通话。”
  “我的丈夫出轨了。”
  “我也是。”

  尹浩宇最后一次见到刘雨是在多伦多的机场。刘雨的脸胖了,随之隆起的还有他的肚子。
  里面是一个并非因爱而孕育的生命。
  刘雨告诉尹浩宇,他要去伦敦和自己的丈夫团聚。和不再相爱的丈夫团聚。
  尹浩宇想伸出手碰一下刘雨眼下的痣,却被刘雨打断:“你要摸摸他吗?”
  他们把手放在刘雨凸起的小腹上的一瞬间,尹浩宇鼓足勇气问刘雨要可不可以留下,刘雨只是说:“你会长大的。”
  尹浩宇焦急的反驳他:“我的爱也会的!”

  多伦多的雪一直没有停。

  北京的冬天并不经常下雪,漂亮的男人坐在咖啡馆室外的桌子前,服务生走过了问他是否需要帮助,他不过笑着婉拒:“不用了,我在等人。”
  任谁都喜欢和美人搭话,于是服务生多问了一句:“这么冷的天,是等朋友吗?”
  “不是。”他的目光随着远处跑来的年轻人而闪烁,他说:“等来爱我的人。”

  服务生礼貌的退去,尹浩宇站在离桌子前不敢走近。
  刘宇面前的桌子上放着那份在多伦多签署的疯狂又草率的协议,上面甲方的签名是“刘雨”。
  尹浩宇盯着刘宇红艳的嘴唇,刘宇的声音缠绵而温柔:“真抱歉,你确定要追求一个,死了丈夫又有孩子的人吗?”
  尹浩宇长长的舒出一口气:“确定。”
  “那,协议里的每条都作废。”
  “包括不涉及感情的那一条。”
  “我准许你。”刘宇站起身,向尹浩宇展开柔软的身体,他在讨要一个被肯定的怀抱,或许还有一个吻,“我准许你来爱我。”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