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验证码:
黑虹unseiso的那点事   作者:温文尔耀
评分:
10.0 (1人已评)
🤤🤤🤤🤤🤤
标签: 黑虹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炖肉 炖 炖—— 【黑小虎x虹猫】反社分子x城市英雄|直播pl 道具pl 强制有 灌肠有

“西海市的观众们,看得见我么?”
城市中心广场最大的电子屏原本正放着当红明星蓝兔代言的酸奶广告,在几声滋啦滋啦的电流声后忽然一阵黑屏,接肘而至的是一个男人带着纯白面具的脸。男人穿的西装革履,袖口都被熨的没有半点褶皱。他不紧不慢的拉开了一些距离,让自己的上半身都呈现进画面里。随后他对着镜头整理了下领带,这才似乎要开始他正式的表演。

“我想不用我再多自我介绍了,我是H。”
他低沉的嗓音富有磁性,分明是平淡的话语,却隔着屏幕都能听出他此刻心情的愉悦。
所有的屏幕和电视平台都被入侵了,街上的人停住了脚步惊恐的看向距离自己最近的电子屏。那个新浮现出水面的犯罪分子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短短几个月就成了西海市头号危险人物。
“原谅我擅作主张,替大家安装了一个小小的APP,放心,他不占用你们多少内存。接下来如果喜欢我们伟大的城市英雄——「虹」的表演,就请不要吝啬你们的赞美和礼物。”

——————————————

1.
虹猫浑身赤裸着,手脚都被束缚在椅子上。那是一把类似于按摩椅的靠椅,如果没有那些束缚带束缚住他的手腕脚踝的话。
耳边只有黑小虎正对着什么说话的声音。
——他要做什么?!虹猫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现在的状况是从未有过的糟糕。他的药效还没有完全过去,手脚都还隐约泛着麻,别说挣脱束缚椅的束缚,就是想要动上一动都显得艰难。
他尽可能的别过头,熟悉的背影逆着电子屏幕幽蓝的光线,黑小虎仿佛感觉到了视线,转过身朝着虹猫望了一眼,随后调整着摄像机将镜头对准了靠椅。

“醒的正好,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黑小虎不紧不慢的走到靠椅旁,他五指插入虹猫的发间,抓着他的发梢逼迫他看向镜头。
不好的预感在虹猫的心底蔓延,他吃痛的被迫望向镜头,这仿佛是一场直播,——如果电子屏上的直播界面伪造的。他现在正在进行一场直播,一场似乎面向于全市人民的直播?!
虹猫缄默着,眉头下意识的拧起。他不知道黑小虎此刻想要做什么,直到耳畔传来湿热的吐息,黑小虎低俯下身凑在虹猫的耳旁,低沉的嗓音轻轻的言语,靠着收音却也足以让屏幕那端的人们听到,他说,“虹不愿意配合么?那我们换一个方式与大家打招呼吧。”

不像是商量的语气也没有过多的戏谑,平常的就像是随口提出一个解决方案。

“你到底要做什么,黑小虎。”虹猫自然不认他会给出什么不错的“方案”,一双手不紧不慢的覆上他颈侧,他看到了那双深邃的墨眸,听到了一声只有他们两才似乎能够听到的冷笑。
“尽快进入正题吧。”黑小虎那双抚过脖颈的手缓缓划只虹猫的锁骨,一颗接着一颗的解开那一排本身系的整齐的扣子。虹猫当即如同收了惊的小兽,瞪大了眼睛的想要坐起,却也只能在剩余的药效中挣动了下手腕。

大片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黑小虎带着薄茧的指腹抚摸过劲瘦的腰肢,勾过裤沿不紧不慢的忽略着虹猫的厉声反抗,将内外裤一并褪下至腿弯。
虹猫明显一愣,随后是紧张的反抗。他似乎明白了他的这位纠缠了近两三年的死敌现在想要做什么,靠椅被操作着将他的正面转向镜头,又被操作着微微向后倾斜些许,下身便更加明显的展现在镜头之下。他听到黑小虎捣鼓翻找了一会儿,不一会儿银色的两枚小夹子以铁链连接着一根小棒闯入视野。

原本只飘着几条询问的显示屏骤然陷入一片安静,不知道是谁先点下了第一个赞,发出了第一句“我操”,无数的评论紧随其后的滚动。

「这是真的么?不是什么很牛逼的换脸技术?」
「真的是虹么?怎么会这样!」
「黑小虎,你他妈的混蛋!放开“虹”!」
「哟!6啊」
「前面什么意思啊!这明显的很恶劣的违法行为吧!」
「违法?你在谁面前说违法?」

鱼龙混杂。这座城市向来就是这样,光越明亮耀眼的地方,就会有更多的阴暗面。无数的沟渠各自流淌,在此刻似乎被这样一场直播汇涌在一起,原本飞速下跌的在线量似乎开始减缓,越来越多的骂声和催促声打成一片。

「快点啊!在等什么!」
「没记错的话这种尿道棒是空心的吧」
「看不下去了,为什么这个直播还没有被封禁!」
「少主,666」

虹猫没有多余的功夫去看,他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了黑小虎的身上。那双温热的手覆上了尚且柔软的性器,倏然引起一阵颤栗,他尽可能的想要并拢双腿,却碍于双腿本就发软无力,无法挣脱脚腕上的束缚。性器称得上毫不争气,在富有技巧性的律动中慢慢抬头,黑小虎的指尖不轻不重的扣弄在顶端的小孔激起一阵酥麻。

“黑小虎!你这个混账,别碰..唔!”
一只大手趁着虹猫张嘴时卡住他下颌,口球被强硬的塞入口中,绑带固定在后脑勺束的极紧。
虹猫没有什么实际的性体验,但黑小虎现在的动作实在是在明显不过了。冰冷的小棒裹了层润滑贴抵在马眼口,一点点的缓慢旋转着朝里送,疼痛感逼的虹猫不得不僵直住浑身的肌肉,他抿着唇眼睁睁看着脆弱的性器被一点点侵入。

那根足有近十厘米长的尿道棒上还做着凹凸不平的纹路,一点点蹭磨着敏感的尿道内壁隐隐的掀起些许快感,生生整根埋入狭窄的内里才算暂时结束。转而换做胸口两枚粉嫩的乳粒,被捏着被迫立起,银色的乳夹夹上乳晕与乳粒的交界处。
痛吟被虹猫尽可能的堵在嗓间,一枚不大的跳蛋随着黑小虎的动作被捆绑贴敷上沉甸甸的囊袋,他看到评论逐渐滚过些许腥荤的话语,什么打开跳蛋,什么换一根长一些的尿道棒云云。那些常年被打压的在阴沟里生活的老鼠仿佛找到了宣泄点,右下角的爱心一个接一个的浮动,赞数不断上涨间他听到黑小虎的轻啧声。

“看来有不少人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他顿了顿声,望向了镜头,“跳蛋有八个档,想看我们的大英雄用哪个档?我一会儿来看,虹也可以看着些,好有个心理准备。现在我要先帮你清洗一下。”

是软管,抹着润滑几乎是毫无阻拦的一路插进了后穴深处。黑小虎忽略了那些无用的骂声,看了一眼最后的统计毫不在意的将跳蛋调到八档。猛然开始的震动更多的是疼痛,虹猫下意识的扭动过腰肢,大腿内侧不住的发颤扯的手链铁链紧绷。
“别乱动,一会儿软管掉出来了。”黑小虎皱了皱眉,大掌摁压在颤抖的小腹止住虹猫本能的挣动,另一只手几乎是报复性的将滑出来的软管插的更深,温热的生理盐水顺着软管一路涌入深处,逐渐灌的小腹鼓胀软管才被一点点抽出。

虹猫竭力收合着括约肌,那些被逆向灌入的水液在小腹倒腾,勾起一阵阵钝痛很快又化作排泄欲,刺激的他浑身溢出冷汗。他感受到臀肉被黑小虎轻拍了两下,凤眸狠狠的瞪向那个混账男人,耳畔是低沉的嗓音钻入耳膜。
“大英雄和直播间的朋友们玩个游戏吧,十分钟内我会从评论区随机挑选我感兴趣的道具,你只需要忍住不排泄出来,我可以不逼着你在这么多人面前排出。还算划算吧?”温热的掌心几乎暧昧的抚摸过那具赤裸的身躯,“你知道你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利,为了你的尊严努力一下吧,大英雄。

“那么现在,游戏开始吧。”


2.
评论区几乎陷入沸腾。大部分看不下去的人早已退出直播间,剩下的骂声飞快的被埋没在无数激动的弹幕间,黑小虎貌似认真的看着屏幕,蓦地轻笑出声。
“他们真的很喜欢你,大英雄。先试一下这个吧,不过在此之前他们想让我把你在抬高一些。”
靠椅被控制着再度向后倾斜,将那不住的瑟缩着还沾着些许亮晶晶的润滑和水液的穴肉更加明显的暴露在镜头下。
羞耻感让血液涌动着滚烫了虹猫的耳根脸颊,很快令人更加羞耻的快感随着那根尿道棒而蔓延。凹凸起伏的表面摩挲着尿道内壁,配合着已经逐渐习惯甚至可以从中作乐的跳蛋一并,带来延绵刺激的快感攀上神经。虹猫的喘息声明显加重,浑身肌肉都陷入紧绷小腹紧收。

他堪堪收紧随时可能缴械的穴口,眉头紧皱着在快感中颤抖。他连撸管的次数都这么少,此刻尿道口却被抽插蹂躏着掀起从未有过的舒爽。那双骨节分明的手还抚摸着高挺的性器,不时揉过两枚圆润饱满的睾丸。他的身躯肉眼可见的泛红,穴口一收一收的紧紧像是随时都会倾泻而出。
直播间的评论来的更加激进,那个平日里被西海市奉为英雄的青年,正顶着一对红肿的乳头和凸起的小腹,被堵住的性器从顶端堪堪溢出些许湿潮,被灌了一肚子的水液爽的浑身发抖。
哪还有半分英雄的模样。

「操,什么狗屁城市英雄,就该像这样!」
「给老子看硬了都。」
「叫出来啊,让我听听!」

“电极片么?倒还真有。”
虹猫听到那个男人的轻笑,他看到弹幕上愈发肆无忌惮的言论。他如同一个玩具,被所有人观赏着、玩弄着,偏偏心底如何抗拒,身体在跳蛋和男人的慰抚下兴奋的不行。

「会直接喷出来吧!」
「期待一波,我先给大英雄刷波礼物,哈哈哈」
「我也刷一波,贴在会阴吧!」

黑小虎暂时停下了动作,是下一波将至的预兆。
不一会儿一片冰凉的物体贴上会阴,紧接着是睾丸和大腿内侧。他粗喘着望向黑小虎,眼睁睁看着最后一片电极片贴上性器顶端,整个身体都僵直着,浑身肌肉紧绷一动不敢乱动。
虹猫咬着口球睁大了眼睛,他听到黑小虎凑在他耳畔的低语,轻的像直接送入他耳膜,带着愉悦和戏谑:
“虹猫,准备好表演了么?全西海市的人都在看着你。”

“呜!啊..!啊!”
低频电流骤然刺激上脆弱的敏感点,连带着乳夹都随着金属链子的牵连而带起一阵过电的麻意。虹猫整个身子都拱做一柄韧弓,他再也抑制不住喘息,呻吟着本能的内拢双腿。性器上盘结的青筋跃动,后穴还在堪堪的坚守着吐出些许液体,随着不知何时贴来的电棒刺激上股缝内侧的嫩肉,瞬间酥麻一片说着神经攀上大脑。他大脑陷入一片空白,括约肌无法控制的一松。

「喷了,喷了!」
「操,全流出来了!」
「点了!」

湿热的水流从后穴一点点流出越来越无法控制,直到那些被注入的水液喷涌而出,羞耻感中他甚至不用看都能想象到那些弹幕会飘些什么。
电流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的,虹猫浑身都布着汗珠堪堪从短暂的失神中回神。湿软的穴肉收缩着偶尔还能吐出些许水流滴滴答答的流下,直播还没有结束,那些飞速飘动的弹幕和刷个不停的礼物在屏幕上飞舞,

“他们说砸一辆车,买你用后面高潮啊。”黑小虎的动作不紧不慢,他缓缓关闭了还在震动的跳蛋,骤然收了前段给予青年的快感,不轻不重的揉搓了一把柔软的囊袋,“你试过用后面高潮么,大英雄?”
他看着虹猫盯着他的模样,那双墨眸中毫不掩饰的恨与怒让他心情愉悦的不行。他估算了一下先前肌肉松弛剂的剂量应该已经过去了不少,他也不惧拖了台机器摆放好了位置,便伸手打开了虹猫的手铐脚铐。

不出所料的,挥过来的那一拳自右侧攻来。黑小虎随手抬臂,挡住虹猫拳头的同时抓住了那柄细腕,又挡住一下膝袭不免皱了皱眉。
“很不明智的选择,虹。”黑小虎也不管那还开着的镜头,他知道现在的虹猫还没有完全从药效中脱离,即便已经有足够的力气动作,论打斗总要逊自己不少。他一下勾拳没收半分劲力,一拳直接落在小腹击的虹猫本能的弯了身。
痛吟没能咽住,这一拳太痛了。
紧接而来的肘击几乎要将虹猫后背震碎,他的所有反击都慢了平时半拍,自然也慢了黑小虎不少。没有半点胜算,虹猫心里很清楚。


3.
最终他也没能挣脱开黑小虎的束缚,一双手被迫反剪在身后,被压着后颈摁上机器,脖颈被铁环锁铐紧贴地面,腰肢被迫下沉不得不高抬起臀肉,夹着乳夹的乳粒摩擦在底部蹭的发疼。黑小虎带着手套的手指沾着足够的润滑,正抹上他的股缝戳上穴口刺激的他身子不住的发颤。
他尽可能的收拢着穴肉,也无法阻止那根手指的入侵。内壁被摁压蹭磨的感受并不算好,身体清晰的感受着一寸又一寸的被填入胃里一片轻微的抽搐。积攒了好一会儿的津液已经始终无法咽下,只能顺着唇角流下在地面上积了一小摊水渍。

紧致的后穴被逆向的一点点扩张开,灵活的两根手指抠挖摁压着内壁,在虹猫不住的挣扎中变本加厉。黑小虎几乎是熟练的轻易摸索到那微微凸起的小块,比周围的软肉略微硬上些许。他屈指,指尖缓缓地挠搔过腺点像是预警,又像是随意的玩弄撩拨。忽而,他使了劲,戳压在那一点敏感上。劲瘦的腰肢明显的一僵,手指被湿软的穴肉紧绞着感受过柔软的裹覆。
黑小虎轻啧了声,“放松点。”不顾及青年的抗拒,狠狠的一遍遍戳弄着腺点。
从未有过的快感在蔓延,被口球逼的无法合拢的唇齿堵不住低沉的喘息,虹猫在快感中无法抑制的流转出惊呼。
这种感觉多少有些超出他平日对性快感的认知,更何况黑小虎根本没有给他准备任何适应的机会,任由着他如何夹紧臀肉,快感也没缺少半分。侵入的两指模仿着性交缓慢的抽插在狭窄的甬道,每一次的进入都碾压在腺点,牵动起一阵酥麻的快感蔓延至腰身。

直播间的画面被黑小虎“贴心”的放置在虹猫的眼前,他现在是什么样的姿态,以及分屏出来的特写中后穴是怎么被手指伺候的收缩吮吸,都清楚的展现在屏幕上。虹猫的每一下呼吸都那么沉,他耻辱的想要别开脸,刚一扭头性器顶端就被不轻不重的掐弄起一阵痛感。
“好好看着,不许转头不许闭眼。”
他听到黑小虎命令的言语,却只是愣了愣神,依旧不管不顾的去避开镜头和屏幕。
黑小虎的动作明显的一顿,虹猫的第六感本能的察觉着周围气压的下降,不免紧张了一瞬。深入的两指没有预兆的退出,续而是外力扒拉着臀肉向两边大分,有管状物对准了穴口插入半个头,冰冷的润滑被粗暴的挤入了大半管。黑小虎几乎将剩下的润滑全部送入了虹猫体内,惊的青年一个劲的挣扎着想要躲避。男人低了眉眼,硬是压着扣阻着穴肉的收缩,单手打开新一罐润滑又灌了半支,又抓过准备好的炮机。粗壮的假阳具面目狰狞,圆润逼真的顶端抵上偶尔吐出些许晶莹的穴口,毫不客气借着润滑近乎整根塞入软穴。

“呜嗯...嗯....”青年睁大了眸眼。
被破开填满的肿胀感异常难受,他扭动起腰肢却怎么也摆脱不了那根深埋进体内的阳具。他的手脚甚至膝盖都被束缚着,连双腿跪着的位置都被死死固定。
准备完了一切黑小虎蹲下身,大掌整理过青年的碎发摸至脑后,解开了湿漉漉的口球扔去一旁。他捏着遥控器,轻轻一按便是中低档,粗壮的阳具无情的运作,狠狠的顶操进仄逼的甬道摩擦过敏感腺点。
他看着虹猫的隐忍,看着他不住的发颤死咬住下唇。他缓缓抚摸过青年的软发,嗓音温柔手上却抓过了软发,逼着他去看那些污言秽语,“说了让你好好看着,别扭头,别闭眼。”

「操,老子撸两发了!」
「速度不够快啊!我再充三辆!」
「干死他!妈的,下次穿情趣内衣出来吧,干不死他」

……

心脏骤缩,那是淬了毒的牙,狠狠穿透了脖颈。
虹猫鸦睫轻颤,忍不住的想要闭眼,就被更快的顶干撞的踉跄。快感铺天盖地的蔓延,肠壁被顶搅着又痛又爽,他尝到了口中的腥锈,五指收拢紧攥的指甲都嵌入掌心。
“黑小虎...我操你妈..啊!”被剪了指甲的猫亮不出利爪,他少有说的脏话送给了眼前的男人,迎来一声清脆的拍打。臀瓣激起肉浪落下红印,他下意识收绞起了嫩肉,又被顶操的溃不成兵。
原本贴在性器上的电极片不知道收了谁的礼物换到了胸口和腰肢,电击的痛感化作舒爽攀上脊髓,虹猫颤抖着肩胛不得不溢出声惊呼,一发不可收拾的再也无法抑制住喘息与呻吟。臀肉被操撞的发麻,内壁被摩擦侵犯带来的快感延绵着快要将嫩肉融化,他像是可以被肆意玩弄的性玩具,穴口敞开可以供任何人享用。现在是炮机,一会儿会是什么他不敢细想,也没能细想。
他躲不掉,就像躲不掉那些录制着的摄像头,黝黑的仿佛下一刻就会化作厉鬼。

他的意识开始坠入快感,粘稠缓慢的运转着。呻吟不受控制的随着再度的加速而溢出,湿润的眸眼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他已经分不清身上被前后加了多少小玩具,猫耳、铃铛、项圈,又或者是不同长鞭短鞭的抽打,发出脆响又痛又麻。水性笔写在背脊臀肉,已经感觉不清写了什么,只剩下快感不断侵蚀,蓦然勾起大脑一片空白。
他扭动起身躯,被挂在性器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不断操干在穴肉的炮机骤然提速,携着淫靡的水声带来灭顶的快感。
他明显的是高潮了却射不出半点精液,下意识的隐忍没有起到作用,如同小兽一般的呜咽无助又令人回味。被延长的高潮也延长了穴肉的敏感,恍惚间跟前屏幕原本的光亮消失,他听到男人的轻语。


——“那么现在,轮到你和我了。”



END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大人您写的太好了(擦泪)黑虹有您了不起
[我要回复] 时间:2023-04-12 18:38:05 点击:113 回复:0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