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与宝石
作者:燕洛卿安      更新:2024-03-03 03:25      字数:4009
钥匙被插进锁孔,随着力道转了两圈,冷风带着一股灰尘直扑杨戬面门,客厅里冷清得可怕,也黑的怖人。杨戬站在这个曾经称为“家”的地方,站在黑黢黢的客厅里,抬手就能摸到桌子,擦了一手的灰。
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他用干净的手扶着额头,只觉得天眼又开始隐隐作痛。
杨戬和沉香的分离始于一个黏糊糊的早晨。沉香躺在手术台上,鲜血浸湿了床单很快顺着褶皱滴答在地,杨戬坐在一旁隔着玻璃望着里面的医生忙碌又狼狈地止血,最后不得不下求助铃让杨戬进来制止他外甥无意识的袭击。
蛇尾甩过来的时候杨戬刚换好手术服,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看到医护人员倒了一片,他那个被打了麻药的外甥脸眼睛都要睁不开,蛇尾还舞的虎虎生风,就差把整个手术室全拆了。杨戬不得不放弃手术服,尖牙从他口中冒出来,他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和沉香交流,谢天谢地有用。他缓步到手术床前,沉香的血已经止得差不多,只剩腹部的口子还没愈合,就很怜惜地用尾巴碰了碰,然后被卷着甩到一边。
杨戬承认他没有对沉香有戒备心,但按照他们的关系沉香也不像是会翻脸不认人,甚至把他甩到一边去啊。杨戬没受伤,他甚至就往旁边挪了大概一米,倒是沉香因为力道从床上跌了下去,他甩了甩脑袋,不明白怎么个事儿,但是会对杨戬龇牙。杨戬就很伤心,他看着沉香的神情,那眼珠子左晃右晃,鼻子也动来动去,完全一副找地方逃走的模样。
杨戬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完全不像有神智的样子,竖瞳紧盯着他不放,尾巴卷着一旁的架子时刻准备砸过来自己逃走。杨戬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这样,但他知道不能让沉香走,走了怕是再也回不来了。额头上第三只眼睁开的时候沉香昏沉沉倒下去,杨戬接住扔过来的架子,用尾巴卷着架子腿轻轻放在地上,然后看了看地上的医生护士,叹口气认命给外甥收拾残局。
这是前情提要,但事情到底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呢?杨戬疑惑,杨戬不明白,杨戬百思不得其解。
沉香最终还是逃了,他所有的暴行都有杨戬为他买单,攻击的手法不要命,他似乎也察觉到这条和他拥有相似气味的大蛇不打算伤害他,所以更加肆无忌惮。他把手术室能用来攻击的东西都用了个遍,最后还是杨戬实在没办法,只能给他开了门放他走。
临走前沉香凑到杨戬面前,犁鼻器传来的味道让他心生欢喜,又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心生欢喜,只能楞楞看着他,半晌伸出蛇信来舔了一口杨戬的天眼。他学着人类的模样砸吧嘴,然后头也不回地跑出医院,钻进了身后的森林里。
到现在也没个音讯,杨戬想。
空荡荡的房子里有冷风穿过,杨戬顺着风摸到沉香和他的房间,想起之前两人在这里媾和,沉香射进去的和杨戬喷出来的液体混在一起,淫靡的味道充满了房间,沉香开窗通风后就再也没回来。
他叹了今夜不知道第多少回的气,总算摸索着把房间的灯打开,家里还是空荡荡,灰尘都落满了床单,像另一层被褥。
至少证明沉香不在这,杨戬安慰自己。他实在不觉得外甥出走半年不归是什么好事,半年来一直找一直找,金霞山都被他翻了又翻,就怕沉香自己跑过去然后站在废墟上茫然无措,杨戬找了三回,什么都没有。所以只能回家,可惜也不在。
他把卧室打扫了一遍,想着反正都不在,不如回领地找找,人还没出门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一看是外甥。
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是让他找到了,不过外甥还是没恢复神智,但是没差,就是捡外甥的时候被咬了一口,不疼,皮都没破,杨戬就让他攀着自己的手指,另一只手轻轻摸摸他脑袋,愈发觉得沉香可爱。
沉香没神智,但知道眼前的蛇比他强,隐约觉得他身上有好喝的东西,刻在身体里的本能告诉他只要稍微撒撒娇,只要蹭到他怀里就能得到甘甜的汁液。于是他也那么做了,他从杨戬手指上下来,主动爬到他胸口团起来汲取温暖,再抬着脑袋,两个眼珠子直勾勾盯着杨戬,蛇信一吐一吐,等了半天没等到什么就去蹭他胸口。杨戬看他什么都不知道,只能用手指揩了一滴乳汁喂到他嘴边,这次倒是无师自通张嘴喝,不知道算不算得上天赋异禀。
可能是喂的那点奶让沉香打开了什么不知名的开关,他放弃了盘在杨戬胸口,尾巴尖勾着杨戬的手指,倒是以一种倒吊的姿态去嘬奶。可也不能这样啊!杨戬有些崩溃,他的乳头被蛇的尖牙啃了半天,奶没被吮掉多少倒是被咬得满是孔洞,哦,小蛇牙没长齐,最多就是坑坑洼洼,可也没谁家奶头上都是坑啊,能出奶的孔就那么一些,身上这些被新啃出来的除了让他觉得麻痒半点用都没有。
“沉香!”杨戬有些气急败坏,乳孔被奶汁堵塞,偏那小蛇吃不到位置舔不着奶汁就胡乱发泄啃,他不得不抓着沉香将他扯远了一些,只能用手掌按揉胸口,再以两指掐着奶头挤出一点奶水,这才将左拱又拱急不可耐的蛇放过来。
这一场喂奶让杨戬精疲力尽,沉香也觉得有点累,现在趴在杨戬胸口有一搭没一搭舔着奶头。也不知道他这么想的,突然从蛇变成人,倒是没重,只是把杨戬吓得不轻。沉香现在还是没神智的状态,什么都凭本能,也不怎么说话。他趴在杨戬身上,侧着脸贴着杨戬的胸口,里面的心脏跳得很慢,他仔仔细细输了下,一分钟也就四十多点,他把杨戬的手拉在自己胸口,自己也努力数着,似乎比杨戬多那么几下,他看了看种,没到一分钟,但是也不想管,就打算带着个四十五六下美滋滋趴回去。
后面的一切都变得合理起来。杨戬一个翻身把沉香压在身底下,他突然就没那么好说话,双腿张开坐在沉香的尾巴上,出现看着他,觉得他有些生气,又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
“沉香。”杨戬喊他,双手撑在青年的胸口,居高临下看着他,月华透过窗子洒进来,把他镀上一层圣光,显得额间的第三只眼越发神圣起来。
沉香就看他,也不知道有没有恢复神智,蛇信都没变回去。那双三白眼从杨戬这个角度看像极了杏眼,此时正看着杨戬,倒是有种委屈的味道。杨戬就看到他眨巴眨巴眼,蛇尾讨好地凑到他面前来,说不上带着什么想法蹭了蹭白色的鳞片,他听见沉香咽口水的声音了。
不过杨戬没那么好的性子陪他,他脑子里还循环播放沉香躺在手术床上的场景,对他独自一人杀穿对家的事情还心有余悸,准备给不知天高地厚尽让舅舅担心的小蛇立点规矩。
谁家规矩在床上立的啊?
沉香现在是指望不上他能听懂,不过杨戬自有办法。腿间的花在刚才一番舔吃下早就开始自主分泌淫水,现在把沉香的蛇尾覆上一层粘液。他居高临下看着沉香,这表情看着不像要做爱,倒像是要在开一场审判大会。
杨戬跪在床上,撑着身体往前挪,逆着鳞片的方向朝沉香的脸靠近。
“坏孩子,”他说,伸手掰开沉香的唇,嫩花刚好蹭到下巴,他抬臀将一口流水的屄凑到沉香嘴边命令道:“吃干净。”
沉香的蛇尾摆了摆,张嘴用蛇信舔着逼,水润润又湿滑滑的,里面的骚水不腥,又意外有点甜,脑子里有触电般的感觉,这让他加快了舔吃的速度。蛇信在穴口边缘游荡,随着收缩的动作能刮到杨戬的尿口,阴蒂颤巍巍从两瓣唇之间站出来,跟剥开外皮的橘子瓣似的,沉香立刻锁定住,用蛇信的分叉不断弹着,再从屄口直接扫过来弹上去,然后被教训了一顿——杨戬吹了,他来不及张口只能被呛,咳了个昏天黑地。
杨戬却不给他休息的机会,几乎是坐在沉香脸上用他的唇鼻磨屄。蛇信被贪吃的穴道捕捉进去惨遭蹂躏,鼻尖和上面的疤就在杨戬摆胯的时候不断摩擦到前面的阴蒂,又收获一声浪荡的呻吟。
沉香总觉得闻到海水的腥味,犁鼻器把杨戬身上的味道传了个十成十,海风把那股子腥味吹淡,太阳把海面印成昏黄色。杨戬就一边摸着他的腹鳞,指尖抵着黑色的鳞片一按一压,然后被鸡巴上的倒钩蹭了一下,他有点楞神。
甬道裹着蛇信不由自主收缩,摆胯扭腰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愣是自己磨上了高潮。杨戬想起身,过多的快感让他的眼神都迷离起来,还没等他撑起身体就被沉香按下去屄又坐回到沉香脸上,埋在里面的蛇信直接顶到胞宫,差一点就能钻进去。
“舅舅...”沉香喝了水,尖锐的牙直接蹭过红肿的阴蒂,逼得杨戬又交了一波水,于是好心情起身要去讨吻。
杨戬眯着眼看他,伸手捏住沉香的脸,额头上的天眼也跟着微眯,忽然轻笑一声,一尾巴抽在沉香背上,沉香受了这一下人还有点懵,眼泪倒是先脑子一步在眼眶里打转,他总是知道怎么样讨杨戬喜欢。
“知道错了吗?”杨戬冷声问。
沉香把眼泪憋回去,抬头和他对视,后背还在隐隐作痛,可他不觉得自己有错,他帮杨戬解决了一个心腹大患,这和他幻想的被夸“好孩子”的场面一点也不一样。
“知道错了吗?”杨戬咬咬牙,又抽了他一下,这次抽在尾巴上,至少不那么疼。
“...我错了...”沉香知道自己让杨戬担心,他没神智但是记忆倒都在,他看着杨戬为了自己东跑西走,几乎没怎么休息过,他蹭到杨戬面前去,伸手搂住杨戬腰身,脑袋埋在颈窝蹭了又蹭,半晌轻声道:“我知道错了,舅舅,对不起。”
杨戬不是真心要打他,又怕他下次还敢,继续冷着一张脸,等到颈边被他毛茸茸的发蹭过,才缓缓松了力气。他捧起沉香的脸,从额头吻到眼角,半晌才抱住他。
“我只有你了。”
此时鞭炮烟花乍响,沉香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个盒子递给杨戬。杨戬挑眉接过,打开后是一张地契和一个...看上去很丑的戒指。他抬眼看沉香,青年的脸有些红,在烟花的映照下可爱起来,他脸边的两小团肉还没消下去,从杨戬的角度看倒是有种告白的意味。
“新年快乐。”沉香说。
杨戬没说话,他还在等一个解释。
“戒指是...”
杨戬看了看手上的戒指,水蓝色的宝石很大,镶嵌在戒指中央,不过是拿不知道什么东西黏上去的,戒指圈是银的,很粗,上面的花纹有些乱,还有点坑坑洼洼,杨戬总觉得是某条蛇自己咬的。
“金霞山后面的那座山,我小的时候在里面找到过银矿。”沉香说,“宝石是我买的,我...”
他没说完,杨戬已经把手伸过来了,沉香觉得没有那一刻比现在更紧张了,他拿起那个丑丑的戒指,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戴到杨戬手上。
“闭眼。”杨戬笑着说。
沉香依言,他感觉左耳刺痛了一下,额前也被温软的东西触碰,是杨戬的唇。他想睁眼,可杨戬还没发话。
“新年快乐,沉香。”
绚烂的烟花从窗外炸开,月华在此刻像凝珠坠在杨戬的第三只眼上,沉香用尾巴撑起自己,学着杨戬那样吻了吻不同寻常的眼睛。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一个小巧的耳钉静静坠在那里,和他融为一体。
“新年快乐,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