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血腥玛丽
作者:4804      更新:2024-02-12 12:46      字数:3703
太…太大了,牲口玩意…Rody的穴口像失去弹性的皮筋,无精打采地缠在勃发的阴茎上,把阴道搞那么短小干什么…一个头就要到底了。

肉壁收绞,揣摩推敲敌方的每条血管脉络、吸盘结构,诚实地上报撕裂的疼痛,却在掉线的大脑皮层被加工成欲仙欲死的性刺激。己方反应过度人心惶惶、天子昏庸诸臣腐败,只好收拢战线。他的胸口剧烈起伏,屁股承欢似的抬高又被压下去。睾头所向披靡,炮火压上弹性的处女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神明提起带血丝的唇角,血光临门,箭矢破空,战鼓戛然,屠城兵纵马而入。

“!!!”

破了。

城门火光冲天而起,护城河也跟着决了堤,负隅顽抗的战士被钉在耻辱柱上,男人的眼泪无穷无尽地流。

Vince的眼睛妖异地亮起,祂揉捏着黏糊糊的臀瓣,蚌壳终于被撬开,滑腻的蚌肉瑟瑟发抖。

黯然失色的珍珠从灰褐色的眼睛里骨碌碌滚出来。

祂吻开黄尘滚滚,把珍珠磕得嘎嘣嘎嘣响,祂要把那个灰褐色的影子拽出来扼杀,还要逼退幢幢城市建筑。〖1〗

----

Rody有点泪失禁体质,泪珠能像成熟的豌豆一样大颗大颗往外蹦,诶,他上一次哭成这样是什么时候?哦,有次Rody抢他一时兴起调的血腥玛丽喝,结果那个一杯倒半身不遂地抱着他大腿,跟他哭诉他那遭瘟的情史——他女朋友怎么怎么好,他怎么怎么对不起她。

真累人。Vince翻了个白眼,摁住一把鼻涕一包眼泪往他肩头揩的脑门,嫌弃地隔了张手帕让他靠着。

他调整重心,不压着麻了的右腿,看了一眼不停打哭嗝差点儿呛到的人,鬼使神差地吞了一滴手上沾的眼泪,竟仿佛尝到一点遥远的咸苦…

…然后转瞬掠至眼前,一瞬间,记忆里残存的血腥味、甜腻味、咸涩味、苦寒味云集响应揭竿而起,撬开了他紧闭的味蕾,挨个弯道超车,恍如隔世地夺门而入。扎嘴的酒现在才上头,绕着僵硬的五官走了一圈,炸出了时过境迁的味道,几乎要把他从食管到肠道都燎着了。

他魔怔地扭头盯着Rody颦起的眉头,心好像被那滴泪析走了水分,揪得发酸,皱得沟壑纵横。他那天性的偏执和贪婪破土而出,在贫瘠的心田上过度开垦,水土流失那么严重,它们非但不扎根固土,还非要伸出无数丑陋的手心索取更多——更多养分、更多水分——来养活那疯长的欲念。

什么叫欲壑难填,Vince摁着咔咔响的指关节,却舍不得杀鸡取卵,亲手废了那双发亮的狗狗眼,那点汁水解不了他干天旱地的渴。他轻轻舔着咬得太紧而出血的牙龈,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他要榨取,要这个人的泪水、汗水、涎水、血液、精液、淫液,都为他而流。

Rody醉眼朦胧,看不到他变色的眼,只是凭直觉感受到了危险。他一个寒噤惊走了一点酒气,摇摇晃晃从身上找了两根能挺直的骨头,侧过头看Vince的脸色,懵懵地问他还好吗。热烘烘的气息洒在颈侧,Vince一把拍开醉猫拽他袖子的爪子,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狠狠闭了闭眼,然后一脸漠然地哼了一声,成功把人又叫趴下了。

背在背后的手指摩挲了一下,泪水已经干了。

他突然觉得牙很痒。

牙痒痒的Vince好不容易才把拖着伤腿的醉猫拖上床,“怪沉的还”,他心想,掖紧了被子正打算起身,那可恨的手又薅住他一丝不苟的领子,他猝不及防,脚底一滑,鼻梁跟Rody的锁骨来了个陨石撞地球。

好险没把鼻血碰出来,Vince臭着脸抬头。醉鬼嘶了一声,然后头一耷拉——这下真要睡了。Vince不由得屏气,听他没了动静便去摘爪子——没拽动,那货睡着也没减力度!

Rody的鼻子都皱了起来,好像被梦魇住了,小声嗫嚅:“别走,别…Please….”

这是多没安全感啊…,Vince只好把脑袋埋回去,有持无恐地拿人脖子磨牙,暗暗琢磨着拿他怎么下饭好吃,不知不觉啃破了皮,血香后知后觉地弥了满口。怎么又尝到了呢?他想起了他是怎么悍不畏死地走上这独木桥的,第一次沾血的战栗株了理智的九族,之前的清规戒律全泡了一把荒唐。

犬齿熟捻地倚在颈侧的大动脉上,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只要咬下去,血压会把热腾腾的血洒进喉咙,猎物会因进入气管的空气垂死呛嗽、蹬腿挣扎,数过十几秒后叫它的名字,它们甚至还能有反应。它们会感觉到痛苦吗,视野模糊前能看到什么呢,暖流涌出体外时凉快吗,它们的面部都很安详呢。

毛细血管破裂应该并不好受,Rody本来睡相就不老实,一个翻身,险象环生地错开了刽子手的血刃。他口里的血被大量分泌的唾液稀释,很快没滋没味。

如果把他吃完,那些滋味都…变成那耳喀索斯的倒影〖2〗…

只是想一想,Vince就觉得他的内脏都在疼,最疼的是心。这感觉稀奇,他像头一次见到狗的头狼,打着转新奇了好一会儿。

----

以前有只猎物说他的菜尝起来太自私,他不以为意。

“我又不是托管老师,小孩才哭哭啼啼地要求什么‘妈妈的味道’。”

“不是,每个人的味蕾都有特殊的情感密码,能解对密码的才是好菜。

“情绪是我们对外界刺激产生的主观体验,而味觉感受则是一种强烈的感觉刺激,两者是不可分割的。比如婴儿尝到甜食会笑,因为他们的大脑释放的多巴胺引发了愉悦感与幸福感,这跟恋爱的感觉差不多。”

他死寂多年的心忽悠了一下,好像透着窗户纸朦朦胧胧望见了什么。他尝不到味道,还叶公好龙地倒腾菜肴,调味都是在外来人里试验出来的。不过它们是猎物,除了爱好,陷阱里的诱饵只要管用就行,孤芳自赏的猎人并不在意牲畜的评价。

“你一直闷在深山老林里,封心锁爱,整天所见仅仅与自己有关,确实也难怪。”那个人见他一脸神游,理解地笑了笑。

他让那个人活到了最后,逼着他在崩溃边缘坦露心路。他在那个月望日躁动时预备好所有配菜,满怀期待地把每块肉物尽其用,可仍然没有味道——除了开头一点肉桂的辛暖,幻觉一样雀跃而过,墨西哥人浪两下就销声匿迹。

心死了,都死了,这是一片死林。死鱼跟大海有什么关系?

笑话,都是笑话!!

理智回笼已经是第二天,他发狂的触手几乎把木屋捅穿。他黑着脸收拾满地死盘子。

----

太狼狈了。

他掐着Rody的脉搏,感觉身体各项指标稳定上升,荷尔蒙分泌到达峰值,冷血动物的心率诚实地表达想与人类并驾齐驱的愿望。

他第一次想要靠近一个暖和的人,让他的体温投过衣服贴过来,让他的热气球膨胀上升,又受不了大气压,爆炸变成天上镶银边的云。Vince顶着一张扑克脸,小心翼翼凑了上去,蜻蜓点水地贴了下清晰的唇线。

棉花糖一样的云,淌蜜和奶的沃土,甜食…爱是这样的吗?

伤口结痂了,他才把皱得不能看的领子撕了下来,袒着六根不净的心落荒而逃了。

----

我要占有他。

祂像个没轻没重的新手灌肠工,一个劲把肉往里搅动,罔顾鲜活的肠膜在费力劳心地试图消化。Rody不知道祂还在他妈的自我陶醉,他只觉得感觉命不久矣,盆骨好像要碎了,漏出来的一定不只是潮吹的水液,还有女户撕裂的血。他的额头局部降了一场雨,在被触到宫口时电闪雷鸣。

天光乍现,人类像拧坏的水龙头,喷了一汪稀精。

只是被塞满而已,怎么就…

错乱的大脑认为尖锐的快感跟疼痛已经没有区别了,咕叽咕叽声一定是脏器在破裂,对吧?他局促不安地伸手去抓抽搐的肚子,几乎能隔着一片肉摸到那根壮硕,然而完全是隔靴搔痒。

“放松点,太紧了…要被咬断了。”Vince低喘一口气,唇角隐忍地绷着,用触手帮他按摩抽筋的腿。

Rody努力顺过气:“啊——最好是…哈、给…你咬断了。”

祂弯下腰,凌迟一样卡进宫口,顺便用虎牙研磨挺起的茱萸,直到它们连凹陷的孔洞都倒翻,惊慌失措地流出大股大股的奶水,祂一滴不剩地舔干净,浇在Rody伸出来忘了收回去的舌头上“断了还可以再生〖3〗——好喝吗?我可以尝到呢,是甜的。”

他妈的作弊…

Rody仰着头,被重力串在烙铁一样的凶器上,肉唇外翻,几乎要被烫花了,他好想好想就地滚倒,把那个该死的下垂迎合的子宫抠出来。

可天生合不拢的宫口亲密地扣住入侵者的冠状沟,源源不断冒着蜜汁,好像吮舐一口都是莫大的殊荣。祂被大大取悦了,缓慢而坚定地开始摇胯。

别…会坏…零碎的内脏好像要被拖出来,小洞知道害怕了,疯狂收紧挽留。蒸汽火车头轰鸣,车厢哗喇喇从隧道里驶出,积留的潮水四溅,然后车头抽风一样毫不留情地掉头回撞,“啪”,矿石被一股脑塞回去,轨道被死命轧过,摩擦起冲天的火花,山都在颤抖。

窄道收拢,请求为不速之客聊尽地主之谊,Vince并不打算惯着,反正这座山是祂开的,到底会署上祂的名字,祂精瘦的腰蓄力,要爆破不识好歹的岩体。不行…!!会漏!Rody吓坏了,自己抱住大腿翘起腰,尽力掰开臀肉,用仅剩的理智指挥越收越紧的屄肉放点松,别被肏得肠穿肚烂,在祂更显幽深的眼里,几乎是痴狂呆愣的极力迎合了。

祂居高临下地欣赏他胀起的乳肉、硬烫的肉蒂、青涩却淌水的龟头,那么惶恐的脸色是哗众取宠、欺君罔上,他活该被判罪。

“唔——啊!啊、哼嗯嗯!!”

四下,就四下,他就泄了两次。过度分泌的唾液差点让他窒息,触手于是拥进去大口呼吸,往他喉咙眼里吐泡泡。Rody的四肢已经被解开了,可视野被撞散,手脚连颤抖都软绵绵,高潮没有界限,水和油在剧烈的打桩运动里交合,从连接处滴下乳色的悬浊液,又淹没在漆黑的影子里。

可怜的人类一个有意义的音节都哼不出来,最后只能用低不下来的柔媚声线像猫一样叫。他意识昏沉,在情欲里顺流而下。

“我要排卵了。”祂宣告。

他妈的扰人清梦…等…啥?原来您是雌雄同体?您咋不自交呢?〖4〗Rody简直要气笑。

没入子宫的睾头上冒出糯唧唧的圆球,它们吹泡泡般从翻起的角质层间隙跳出来,在内壁上蠕动,按着古老的传统寻找心仪的着床位置。有两只甚至相中了同一个地方,弹动着滚在一起,从敏感带犁过去,让它们的母亲又嘀嘀嗒嗒地吐溢。

四颗…四颗蛋。〖5〗

作者有话说:

标题:Bloody Mary,一款由伏特加、番茄汁、柠檬片、芹菜根混合而制成的鸡尾酒
〖1〗灰褐色的影子指Manon(本来按原著来M会追着R去阻止他进森林,结果因为扭曲的时空提前到,被V噶来做菜…但是M是个好女孩,不忍心力)以及城市建筑是V不让R还对外界有向往(阴暗)
〖2〗那耳喀索斯的倒影:那耳喀索斯是那个爱上自己水里的影子变成水仙的美少年~
〖3〗是的交接腕可再生,有时候为了不在漫长的交配里窒息而亡,雄章鱼会断jb求生…越查资料越心惊,章鱼真的反地球生物
〖4〗邪神繁衍的外力条件不仅仅是一个温床,祂们还需要信仰的(乱编)
*突发奇想:两个双性是不是可以互相生孩子
〖5〗神的孩子即使性格不同也是祂的意识的延续,四颗卵会都会受精,在子宫里优胜劣汰,留下最强的那个继承者(主要是要折磨R)这里着床是本能,它们还不是“祂们”,没有意识

臭脸老板:张嘴,啊——(强行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