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梨花①
作者:珍珠扣      更新:2024-07-13 20:10      字数:1692
小妈文学
私设民国时期,年上
雷双性,不洁的快跑!!!
全篇主打车带剧情
连载●



周柯宇第一次见到刘宇是在父亲的床上。

纤柔的美人匐在男人胯下,撕破的衣衫掩不住那惊人的丽色,漂亮的蝴蝶骨细细打看颤,身子羊脂玉似的,几道红印扎眼的很。

看模样,十六七的年纪,分明是被他那好色父亲强掳来的可怜孩子。

周柯宇看惯了父亲的荒淫和专制,早已见怪不怪。

漂亮的贫民窟少年,生来就是一种罪恶。

他无所谓地想。

许是看得久了,那少年若有觉察,眸里藏着哀求,蓄住泪朝他看去。

一双极好看的眼睛,含着几分孩子稚气。虽略显青涩,却足以窥见其日后姿色。

玉一般的人儿。

周柯宇定定看了半晌,忽略那道乞求的目光,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在这座宅邸,人人自危,父亲掌控了一切,即使是他,也无能为力。

不过是个可怜孩子罢了,这就是他的命,他得认。

——

太荒唐了。

周柯宇从国外留学国来,听闻父亲又纳一房姨娘。这人儿刚满十七的那天,就被老爷子一抬花轿抬进了家门,成了周府的六姨娘。

他隐有预感,想起那双眼睛——漂亮的、悲伤的、流着泪的眼睛。

绕过连廊,瞧见主院正热闹着。

老爷子坐在藤架下乘凉,跟前立着个清瘦少年。

月牙白长衫,胸前缀两枚珍珠扣。袖口略宽,小臂一抬一落,腕口的青玉镯忽隐忽现,好一个如玉佳人。

一年时间,足够那柔弱孩子脱胎换骨。他天生一副好嗓子,咿咿呀呀地唱着曲儿,一听便知这是打小练出的功夫。

少年眉眼已经长开,转盼多情。万般情思悉堆眼角,眼尾缀一颗小痣,一颦一笑皆是风情。

未着戏妆,却有戏子之相。

周柯宇几乎一眼笃定这绝不是普通贫户家的孩子。若不是早早入了周府,怕是早已成了数一数二的江南名角儿。

时也,命也,运也。

——

是夜。

周柯宇在国外待久了,西洋时差还没倒回来。暮夏夜凉,他闲来无事,在偌大的宅邸瞎逛。

逛到西院,里头还点着灯。他依稀记得这儿现在是六姨娘在住。这个时辰,不在父亲房里,一个人在做什么?

压着步子踱到窗前,指头推开一道小缝。周柯宇眯着眼,将屋内光景尽收眼底。

美人近乎赤裸,腰间松松垮垮堆了一件衣裳,脚腕处挂着条蕾丝小裤,懒懒地半卧在软榻。

他在自渎。

素白的手握了个玉打的玩意儿,腿心湿得一塌糊涂。那处与寻常男子生得不同,小巧的玉茎下本该生着囊袋的位置开了朵娇花,远远看去红艳非常。

竟是个双儿。

周柯宇呼吸渐重,他觉得自己疯了。这是父亲的小情儿,怎么算也不该是他站在这儿。

屋里不知点了什么香,淡淡的,夹杂看果香的甜味儿,透过窗子缝丝丝缕缕地往人鼻子里钻。

小腿又白又嫩,匀称修长,在情潮的攻势下微微发颤。刘宇半阖着眼,像只倦人的懒猫。

他手掌小小的,抚上自己的胸脯。那儿略有些起伏,嫩生生的,像少女的鸽乳。乳粒是淡粉的,被捉在指尖揉弄,染上些许绯红。

玉势不大,却让那朵娇花有些吃不消。它被撑开了,花唇可怜兮兮地张着,袒露里头的红软嫩肉。肉蒂小小一颗缀在上头,艳得叫人想打条银环链子扣住它,日日拴在手中把玩。

他这样的身子,合该做只漂亮的金丝雀。

小院夜风袭袭,周柯宇无端生出股燥热。刚要抬步离开,又听见屋子里传出声儿哀吟,细细的,软软的,猫叫似的。

发情的猫儿。

周柯宇不敢再看,阖了窗子悄声离开。

———

许是看了不该看的,周柯宇一夜难眠,难得起个大早去给父亲问安。

乍一踏进堂厅,他就发觉气氛古怪。老爷子坐在主位喝茶,神色阴郁。几位姨娘面色发白,该是受了什么惊吓。

唯有那六姨娘依旧冷静,手里捧只青瓷茶杯,懒懒靠着椅背,腕口的青玉镯一如先前素绿。

他今日着了件丹红枫叶长衫,苏绣样式,腰侧一排玛瑙珠扣,金线勾边儿,显贵气,却不俗。也怕是只有江南水乡的温润公子才能驭得住如此服饰。

老爷子见了他,眉间阴翳更甚,挥挥手叫他出去侯着。不多时,一群姨娘惨白着脸,逃也似的从堂厅离开。

周柯宇在外头待着,他深知父亲对他的厌恶,甚至是……痛恨。

毕竟,是他的降临,夺去了母亲的命。

一抹红影渐近,摇曳生姿,像朵盛开的莲。

“小爷,回吧。老爷今儿不想见您。”

红莲在他面前站定,比他矮一头。身上带着淡淡的甜味儿,是昨夜在窗子缝里偷嗅来的香。

小爷。

这一声唤得又湿又软,夹杂着些江南的水汽。

南方人都像他这么唤人吗?

吴侬软语诉缱绻,脉脉温情共枕眠。

周柯宇呆愣了半晌,不合时宜地想出这么一句话。

作者有话说:

后面还有一篇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