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的依赖
作者:盈盈春水去      更新:2022-08-05 15:01      字数:8151
凤凰自古便是守护天下的神兽,通身金黄,即便化为人形,身上灼热的温度和金色的发丝都能透露出自己是个高傲的凤凰,但也不然,凤凰第一百一十七代单传竟然是个白化的凤凰,天帝也从未见过白化的凤凰,竟然大手一挥,给了凤凰一族极好的待遇

南岳一族则知晓草木的一举一动,可与百兽交谈,凤凰领地的安宁便是南岳一族用自己的武力换来的,所以两族一直甚好,凤白与飞衡初识是在凤白的百天宴上,飞衡的母亲青岩抱着飞衡,让他看着襁褓里的小凤凰,告诉飞衡要保护好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大概是心有灵犀,飞衡小心翼翼的用自己的手指戳着凤白的脸蛋,而未睁眼的凤白伸出小手,攥住了飞衡的手指,看起来睡得格外香甜,看的飞衡心都软下去一块

从此飞衡就多了一个任务,保护这个可爱的家伙。

“看好了,将武器甩出去的要快准狠!虽说我手中的是把枪,但是与你的凤鸣剑应该也不会相差很大”飞衡安顿好凤白,在凤白的面前抄起自己的枪,像是肌肉记忆般,对着底下的枫叶挑,戳,扫

在凤白还在看飞衡的时候,火红色的枫叶却被飞衡的抢扫成几瓣,犹如舞女的天女散花,火红色枫叶飘落在飞衡的身上

“哇,飞衡哥哥好棒”儿时的凤白坐在那棵长了几百年的枫树下,看着年长自己几岁的飞衡习武

大概也是凤凰天资聪颖,在飞衡的悉心指导,凤鸣剑在凤白的手中挥去自如,二人也如同正常的比赛般,在这片火红的海洋切磋,利剑打上枪尖,发出清脆的声音,大概也是因为年龄差以及对自己武器的熟悉度不够,凤白还是没能打过飞衡,儿时的凤白在面对失败的比赛,直接一屁股坐在枫叶上,撒泼般闹着情绪“不玩了不玩了,飞衡哥哥真讨厌”

每次飞衡都会笑一笑,然后抱起凤白就回家,给他拿出自己父亲在凡间搜索到的糕点塞进凤白的嘴里,制止凤白的哭闹

....

少年时期的凤白越发好看,白发被凤白用金色的丝带绑了起来,前面的碎发随着习武的动作随意飘摇,任谁看了都要说一声好一个翩翩少年郎

大概是身体原因,白化的凤凰总比正常的凤凰身体虚弱,加上白发,在学堂惹来不少孩子的排挤,即便是自己有这小小的武力,却也不能随意实施,只能任人摆布

“你这小凤凰,怎么还是白毛的?”裴擒虎拽着凤白的头发,带着高傲的语气“听我爹娘说,你就是那个不正常的鸟吧”

“裴擒虎,你不要在欺负他了”公孙离站在风白的身边,跺着脚瞪着裴擒虎,公孙离是个兔妖,母亲自然是嫦娥公主身旁的玉兔,但是比起传统世家的虎族来说,显得格外幼小,加上自己是个女孩子,只能口头上说说

“阿离,你的眼睛都快黏他身上去了,他一只弱鸟有什么好的!”裴擒虎放开了凤白的头发,一脸不屑,要不是因为这只白鸟,阿离肯定还和自己玩

“说什么呢!区区一只虎妖竟敢大放厥词?”飞衡正巧来凤白的学堂接凤白,却不想看到了这一幕,之前一直宝贝的人儿,现在被一群人包裹在内,凤白低着头,长发挡住了视线,他一句话也没说,就这么静静的听着那些刺人的话,倒像是一个破布娃娃

“哟,飞衡,你怎么来了”飞衡的话语刚落,就听见街霸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虎子过来,你今天闯祸了吗”

裴擒虎看到自家小叔来了,本来颤抖的身子也不抖了,瞥了一眼凤白,高高兴兴地跑到街霸身边“小叔,你怎么来了,我母亲叫你来的嘛”

街霸还没说话,飞衡便掐住了裴擒虎的脖子,让他面朝凤白,语气恶狠狠的说“给小凤凰道歉!”

“诶诶诶,飞衡,这是做什么,虎子闯什么祸了”街霸赶紧拉住飞衡的手,陪着笑脸,虽说他和飞衡的关系不错,但是好歹也是自己的亲侄子,不能坐视不管

“道歉,别以为你小叔在这里我就不敢对你动手”飞衡没理街霸,就恶狠狠的瞪着裴擒虎,示意裴擒虎给凤白道歉

裴擒虎挣扎到脸红脖子粗,吵到“你干什么!仗着你比别人大就随意欺负人嘛”

“你对凤凰做的什么你自己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小孩子的把戏,别说我不给你小叔面子,道歉”飞衡咬着牙,手下的劲大了些,如果不是街霸在场,飞衡可能失手就把这个幼虎宰了

“你干什么了裴擒虎,你做错事就道歉”街霸也是个理智的人儿,话都听到这儿了,他也明白个七七八八了,要是在拦着飞衡,保不准下一个就弄死他

“我没做错!”小虎崽子天不怕地不怕,即使被飞衡锁住了后脖颈,也不见的退缩“那鸟就是个杂种!谁家的凤凰是白色的”

“裴擒虎!”没等飞衡说话,街霸上来就甩了裴擒虎一巴掌,“没大没小了你,给凤白道歉!”

“小叔...你!”裴擒虎一下子被街霸的巴掌甩蒙了,毫不知情的看着街霸的表情,他不应该保护自己吗?为什么打我

“谁教你这么说的,啊?!管他凤凰什么颜色,凤凰就是凤凰”街霸怒目圆睁“你现在给我道歉”

来自长辈的威慑力,幼虎不由得低头,结结巴巴道“对...对不起”

凤白愣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事情,不插嘴,也不多问,他知道,面前这个男孩,可以保护他,永远的保护他

听见裴擒虎的道歉,飞衡放开了裴擒虎,连忙抱起凤白,将头按进自己的颈窝处,柔声安慰“怎么样了,有没有伤着你或者打你”

“大哥哥,裴擒虎没有打他,就是说话难听了些,你快安慰安慰他,他刚刚一直愣在那个地方”公孙离拽了拽韩信的衣服,带着小孩子的软糯喊着飞衡

“好,谢谢你小兔子”飞衡带着微笑,空出手来摸了摸公孙离的脑袋,然后带着凤白离开了学堂

后来,那个宽阔的臂膀和温柔的声音,印在了凤白的内心深处

....

“凤凰,我从凡间给你带来了桂花糕,你尝尝,可好吃了”青年时期的飞衡,将打包的桂花糕一一铺在木石桌上,淡黄色的糕点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凤白坐在石凳上,笑着拿起来一块糕点“哇,看起来好好吃!!!”

大概是桂花糕过于厚又或者凤白吃的过于着急,一下子噎住了,飞衡匆忙的给凤白倒了一杯水,看着凤白咕咚咕咚的喝下去,甜滋滋的味道在喉咙散开

“好吃吗”飞衡有些紧张,虽然这是第三次和父亲下凡,但是这是第一次给凤白带糕点,父亲说过凤凰一族的肠胃比较脆弱,一般不会吃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尝到如此香甜的糕点时,飞衡还是第一个想到他

“好吃!”凤白抿着嘴,将嘴唇上的桂花糕抿入嘴里,那双桃花眼笑起来就是一弯月牙,更是激发了飞衡的保护欲“对了,你知道华山姐姐吗?”

“听我父亲讲过,但是未曾见过,怎么了?”飞衡有些疑惑,这是他第一次听见凤白提及一个人,莫非是心上人?

“华山那边可以看到大月亮!比在梧桐树上看的更大,更漂亮,而且华山姐姐人特别好,那天我摸索着去,华山姐姐还给我弄了好多好吃的”凤白提起华山的模样,满眼都是星星,像是什么不得了的人物“我们今晚去看看吧,你下凡好久了,我也想去”

“不可以”飞衡不假思索的说出这句话,父亲的话他熟记于心,他记得父亲说过凤凰的神力不容易隐藏,很容易在凡间受到伤害,造成百姓的伤亡,而我们身为大地神,不仅要保护好凡间的百姓,更好守护好凤凰一族

“为什么”凤白不理解,自己只是比飞衡小几岁,为什么不让自己下凡

“因为...因为...”飞衡结结巴巴的开始想理由“凡间太危险了,你不能下去”

“不是还有你嘛,我不害怕”凤白像是下定了决心,但是却被飞衡一再否决

小凤凰如泄了气的皮球,愤愤的吃着盘子里的桂花糕,就连本来说好的跟飞衡看月亮也没有心情去了

....

自此凤凰成年有了发情期,凤白可以摸索出来自己对飞衡的情感,不再是哥哥对弟弟那种兄弟情,而是希望对方能够陪伴自己一辈子,成为自己爱人的感情

“你在干什么?”被凤白的信鸽传过来才知道凤白又去了那个他们俩最常去的梧桐树上,飞衡也不耽搁,随意的冲了冲澡就去往那棵粗壮的梧桐树,却看到凤白白皙的脸蛋变得嫩红,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扑朔迷离

“飞衡,你来了,快,陪我喝两盅”大概是想要表明自己的心思,凤白直接连哥哥也不喊了,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脸上的笑容未曾减少半分

“没大没小”飞衡宠溺地笑了笑,挨着凤白坐了下来,看着木板上卡住的桃花酿,不由得笑了笑“这不是武陵仙君的宝贝,你怎么得来的?”

“用了我三根羽毛,仙君本来是看不上的,但是我说我是白化的凤凰,羽毛更珍贵,所以仙君就允了我用三根羽毛换一坛好酒”凤白的脸带着一层红晕,嗅着身旁人沐浴的清香,好像所有的烦恼都一消而散,迷离的眼睛看着飞衡,傻笑道“飞衡,你真好看”

“哪有我们小凤凰好看,你敢称第二谁人敢称第一?”飞衡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品尝着藏了上百年的桃花酿,他与武陵仙君相处过,是个妖媚而又高傲的男人,每每看自己都是顶着一副看不上的样子,后来某一天晚上路过那片开的艳丽的桃花林,看见了那抹粉色的身影,身为好友自然热情的与其招呼,却不想这仙君竟喝的醉醺醺,却也在那一晚,飞衡听了仙君的情感,他说他自己在凡间雇了佣人开了家桃花醉,偶尔下凡时还会有个落脚点,银子也不会少了自己的,后来他遇见了一个男人,眉目清冷声音倒是温和,带着一个面罩,让自己看不清五官,他觉得那就是自己的命定之人,但是他看不到此人的姻缘线,第一反应以为是自己的法力出了问题,但是往旁边看去,却发现自己的法力并没有问题

“你说,凡间所说的有情人终成眷属是真的吗”

那是武陵仙君第一次问飞衡问题,飞衡却沉默了很久

“你看今晚的月亮漂亮吗”凤白很自然的靠在飞衡的肩膀上,在飞衡眼里不过是弟弟对兄长的依赖

“漂亮”飞衡点点头,闷头喝掉了一杯酒,酒闻起来浓厚的醇香,酒液划入喉咙里,带着一股绵软顺滑,丝丝的甜味让飞衡赞不绝口,不愧是百年桃花酿

“飞衡,你....”虽然喝酒壮胆,但是小凤凰还是会感到羞涩“你.....有没有....有没有喜欢的人”

大概对“喜欢”二字过于敏感,飞衡愣了一下,他忽然想起了做胭脂的那个女孩,秀发被盘在脑后,但是也有不听话的小家伙跳出来想要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每次自己帮母亲和姨姨们买胭脂,都会碰见那个女孩,弯眉杏眼,每次去那个女孩总是笑嘻嘻的,会用甜甜的声音喊他韩先生

“有吗?”凤白没有听见回音,抬头看了看飞衡,却发现飞衡看着月亮出了神

“算是...有吧”提及那个女孩,飞衡不由得脸上发热,她很温柔。

“谁”酒一下子醒了一半,他不记得飞衡有什么交往密切的女性朋友,除非...“她...是不是凡间的”

开口的时候凤白都在颤抖,那个说要保护自己的人,还没有实现诺言,这就要离开自己了嘛?是不是我不够好....

飞衡看着反应过大的凤白,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还是点点头,承认凤白的话,那个姑娘确实是凡间的,他问过父亲,只要凡人吃了姜子牙手里练就的飞升丸,也可以成为神仙,虽说成功的案例还在百年前,但这是唯一的办法

“我不够好看嘛?”凤白一下子就慌了神,飞衡陪伴在他身边两百多年,他不敢想象没有飞衡的日子自己会怎么样“为什么,不先喜欢我”

飞衡顿了一下,而后笑了笑“你很好看,但是我们的关系从一开始就被绑定了,所以,我永远也不会喜欢你”

“肯定是因为我的脾气太差了所以你要离开我对不对飞衡”凤白抓住了飞衡的手腕,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飞衡,他见证过飞衡的成长,从一开始自己就倾心于他,从儿时的共枕,到少时的保护,他见过飞衡很多面,高兴的,温柔的,生气的,严厉的,可为什么那棵滚烫的心....从未属于自己呢

“没有因为你的脾气,我只是很喜欢那个姑娘而已,她很温柔,如果哪天我娶她为妻,我一定带给你看好不好”飞衡缓慢的捋清凤白的思路,让他接受自己的话“这样就有两个人疼你了”

“可是...可是你小时候还保护我,你说过会守护我一辈子,疼我一辈子的,飞衡”凤白有些着急,他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是我的职责所在,我要保护你,你是至高无上的上古神兽,所以我要接管父亲的任务保护你,小白,你知道我的意思吧”飞衡将凤白的手从自己的手腕上拽下来,凤白看着飞衡的脸,从始至终,飞衡就一直保持着自己的微笑,他没有多说一句话,他心悦着凡间的姑娘,对这个上古的凤凰没有丝毫的爱意

“飞衡!你说好了要守护我一辈子,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凤白跟着飞衡落地,大声的喊出来这句话,激动的情绪却感染不了飞衡

看着远去的背影,凤白一屁股坐在地上,像是缺乏安全感的小孩子,将自己包围起来,轻轻地靠在树上,像是剩下的温柔,只有这个棵梧桐树可以带给自己

....

“怎么了,谁欺负小凤凰了?”朱雀神君陪着凤白一同坐在了冰凉的石阶上,朱雀的温柔和飞衡的不一样,飞衡是一种克制的温柔,而朱雀却是骨子里就带着的那种温柔,声音如细水长流,总能让凤白放下心来

凤白没有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的脚看,他脑子里很乱,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不想让飞衡属于别人

“让我来猜一猜,莫非我的小凤凰因为飞衡仙君才会那么苦恼么”朱雀撑着头,笑盈盈的看着凤白,伸出手摸了摸凤白的头“喜欢他?”

像是踩到了开关,凤白一下子就回过神来了,眼睛红红的看着朱雀,给人委屈极了。朱雀心疼的搂在怀里轻轻地拍打着凤白的后背,想要给予更多的安慰

距离那天已经三天了,每次想起来凤白都要落泪,凤白搂住朱雀,委屈巴巴道“他...他不喜欢我,他跟着父亲下凡...呜,喜欢...喜欢了凡间的女子...呜呜呜他说他从未喜欢我”

朱雀柔声哄到“乖乖,别哭啦,既然他不喜欢你为什么你还要如此执着?”

说到这儿凤白更委屈了“呜呜呜,可是....可是我喜欢他,我好喜欢他....”

“可是小凤凰知道吗,只是一个人的喜欢是支撑不了两个人的感情的,而且这世间还有很多男子女子供我们的小凤凰挑选呢”

“我不...我就要飞衡”

“可是喜欢和爱的最终都叫放手,小凤凰知道吗”朱雀也没有不耐烦,只是细心的引导着凤白“一个人说喜欢和爱都是轻而易举的,但是行动代表一切,飞衡从一开始就是带着他父亲的任务来到你身边,所以一切都是你自作主张,小笨蛋,他不会喜欢你,虽说凤凰一族不论男女都可生育,但是他看的不是这点,他看的是心,他在遵循内心”

凤白拉着朱雀的手,用眼睛描摹着朱雀的五官“雀儿,你和青龙怎么在一起的?”

“一起做任务,渐渐熟悉了就顺理成章了”朱雀想了想,很简单的就概括了,他和青龙其实很简单,就是相识相知相爱相守,大概也是因为青龙是个贪吃鬼,很喜欢自己做的饭

“就这么简单吗”凤白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雀儿和青龙在一起的过程这么简单,他以为他们俩会和他和飞衡一样复杂

“当然,可能也因为我们本来就有一根红线”朱雀想起青龙那张脸就温柔的笑,大概这就是爱的模样“可能你和飞衡自古就不是一路人,所以你牵线的对面,还在等你”

.....

“吉时已到”

凤白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喜欢飞衡是什么感觉了,直到他看见了他大婚,在凡间的八抬大轿,他骑着骏马走在前方,挺拔的身姿在地上落下高大的影子

这是他第一次溜入凡间,他看着心心念念的飞衡穿着一身红色的大衣,随然与天上的不同,但是那张入刀刻一样的俊脸还是让凤白心脏漏了一拍,他心心念念的人,娶了别人

凤白看不清那个女人的长相,但是模模糊糊的嘴角能看得出来新娘子的高兴,这就是飞衡说的卖胭脂的姑娘么?能对他好么?

凤白站在路边,看着新婚的马车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小孩子嬉嬉闹闹的声音传来,他知道他和飞衡再也没有可能了

他是单脉相传的凤凰,家族的东西都要由他继承,飞衡不一样,他有很多角色,唯一不同的是,他永远的离开了凤白的视线,那个儿时站在凤白面前,信誓旦旦拍着胸脯说要保护他的人娶了别人

越来你口中的保护仅仅只有保护而已。

“你怎么又来了,跟那个小狐狸一样,偷我的酒吃?”武陵仙君摇着扇子,出现在凤白的视线里,那双高傲的眼神让凤白不由得笑了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笑,就是很想笑

“别笑了,比哭都难看”武陵仙君坐在桃花树枝上,摇着扇子,看着远处的月亮,心里的琐事烟消云散

青年的凤白是出了名的美人,白发如瀑,被凤白随意绑在脑后,偏柔和的眉毛下,是一双令人着迷的桃花眼,鼻子高挺,嘴唇微红,棱角分明的下颚线,一颦一笑都带着吸引

“哟,小狐狸你怎么又来了”武陵仙君屁股还没坐热,就看见树底下一抹紫色的身影,便知道来者是谁

狐狸看着坐在桃花树下喝着闷酒的凤白,咂咂嘴摇摇头,“下来下来,我气死了”

“怎么回事,我这个地方怎么都是因为爱情痛苦或愤怒啊”武陵仙君一跃而下,站定在狐狸的身侧

“别提了,我让白龙那个狗气死了”狐狸一屁股坐在武陵仙君的凳子上,毫不客气地拿过凤白旁边的酒坛给自己和武陵仙君倒了两杯酒,一口气闷了,气狠狠的说“我们俩最近不是好上了吗,但是吧他爹又给他找了个伴侣,让白龙去见见人家,你说按正常人说脑回路不应该拒绝或者坦白说,啊我有伴侣了,或者我有心悦的人了对吧,结果呢,那个狗der去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在和他说一句话我就是狗”

武陵仙君翻了个白眼,看着狐狸又拿自己的桃花酿喝“他来你就会和他说话,滚吧”

“放屁,小爷我就不理他,天下俊男俊女那么多,我跟他图什么”狐狸猛的一下把酒杯摔在桌子上,气势强到不行

凤白红着双眼,看着那个意气风发的人,他不明白,他口中的白龙不应该是最喜欢的人嘛,为什么说的那么轻松

“谁知道你图什么”武陵仙君小酌了一口酒,啧啧,看来酒酿时间还不够长

“那个小白鸟是谁”狐狸看了一眼看着自己的人,有些疑惑,这个地方除了他好像就没有人来过吧

“什么小白鸟,人家是凤凰”武陵仙君一扇子拍在了狐狸的后脑勺

“过来坐啊,小白鸟,怎么了,和小爷聊聊”狐狸的注意力被凤白转移走了,丝毫不关注武陵仙君的动作

凤白起身,拍了拍自己的屁股,然后坐到了桌子的另一个位置,红着眼睛不知道说些什么

“唉”武陵仙君叹了口气,摸了摸凤白的头发,柔声道“都过去了为什么还那么计较”

“怎么了怎么了,讲讲,小爷我最会排忧解难了”狐狸撑着头,盯着眼前的人,一双勾人的狐狸眼笑嘻嘻的看着凤白

“我喜欢的人,去凡间娶了别人”凤白深呼吸,盯着面前的酒杯出了神

“他说过喜欢你吗”狐狸把玩着自己的头发,语气却正经了起来

“他说过要守护我一辈子,但是没有说过喜欢我”凤白拿起了一个玉色的酒杯,思绪不知道飘去了哪里

“没说过喜欢,哎呀,小白鸟,你听小爷的一句话哈,他没说喜欢你,就永远不可能了,爱是两个人的,你喜欢他,他不喜欢你,你俩总会分开,至于守护你一辈子,想要承诺的话太多了,如果都去遵守承诺的话还要谎言干什么”狐狸上手捏了捏凤白的脸颊“况且你长这么好看,会缺少人追吗”

凤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盯着眼前的桌子,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飞衡了

“哎呀,这样”狐狸看着凤白一言不发,不由得替面前这个规规矩矩的小凤凰担心起来“你要是下凡游玩,你就去青丘找我,我带你游山玩水,还能碰见许多俊男俊女,咱慢慢来,而且我还知道哪里有好吃的,怎么样”

凤白盯着狐狸的眼睛,看着深紫色的眼睛里带着笑意,似乎被感染了,扯出一个微笑“谢谢你”

“不客气不客气”狐狸自来熟的摸着凤白的头发,不愧是鸟类哈,这小头发保养的真好

送走狐狸后,凤白就栖息在这桃花树上,默不作声,看着武陵仙君酿酒埋酒,忽然看见武陵仙君愣了一愣,抬头看向自己“小凤凰要不要跟我去躺凡间,酒酿少了点材料”

凤白本来是想要拒绝的,但是看着武陵仙君第一次邀请自己又不好意思拒绝,支支吾吾地落地,答应了武陵仙君的要求

夜晚的凡间格外热闹,正好赶上人们的元宵节,大街上都是成群成对的人走在一起,凤白穿着武陵仙君找给他的白色袖衫,替他掩盖好法力,带着雪绒绒的帽子,二人并肩行走,武陵仙君示意凤白看向那一串串糖葫芦

“要不要吃糖葫芦”

“什么是糖葫芦”凤白有些不理解

“就是个挂着糖衣,一个一个穿成串的”武陵仙君也没有多说话,让凤白在此地等着他,不要让他乱跑,自己去小贩哪里买了两根糖葫芦

“好吃吗”武陵仙君看着凤白吃进嘴里

“好吃,甜甜的”凤白点点头,露出了许久没有展现的笑脸,但是笑脸没有维持多久,他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飞衡的头发被扎了起来,他的侧脸棱角还是那样分明,飞上天的孔明灯映入了飞衡的眼睛里,他的怀里多了一个人,是个孩子,他的身旁站着一个身材苗条的女性

对啊,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差不多过了五六年了。

凤白就愣在那里,看着自己曾经并肩的身影如今站了别人,眼泪像是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

“还喜欢嘛?他已经有个自己的孩子”武陵仙君站在凤白的旁边,看着飞衡一脸温柔的冲着身旁的女性笑着,时不时逗逗怀里的孩子

凤白的嘴里还有没吃完的糖葫芦,眼泪顺着眼尾落入嘴里,甜蜜的糖葫芦瞬间变得苦涩

还喜欢他么?

凤白摇着头,含糊不清道“不喜欢他了,再也不喜欢他了”

那跟糖葫芦还有两个,都被凤白一同塞入嘴里,但是越来越多的眼泪不经意的落在嘴唇上,糖葫芦的糖衣随着眼泪的苦涩,甜味就消失了一半

凤白背过身体,像最开始飞衡离开自己的模样,抱着自己,他带着帽子,别人看不见他的神色,他就静静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对自己说

我再也不要喜欢飞衡了

武陵仙君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摸在他的头顶上,静静的陪着他

“有些感情一开始就是错的,不如就用最狠厉的方式,来阻断这段感情的开始”

这是飞衡在元宵节前一天晚上,对武陵仙君说的最后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