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验证码:
程咬金右向   作者:手残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程咬金 美强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1 【策约金】玩物(16)

  #肉,策金玩角色扮演play

    百里玄策拍戏上瘾了。

    昨天拉着程咬金到一条暗巷里,扮演急不可耐的嫖客和卖身妓女,程咬金紧张,他就偏当做兴奋,说,“你喜欢在这种地方做是不是?是不是想被别人看?我看叫多几个人一起玩你你就爽了”

    程咬金像个侦察兵般东张西望,从出门到现在,他打了好几次退堂鼓,这刚解了裤头,程咬金又怂了,“要不我们还是算了吧,二少你现在也是个小网红了,万一被人拍到了…”

    百里玄策信念感十足,催促道,“卖了这么久还装什么啊,是不是故意想要钱啊?”

    “还不快点,磨蹭什么呢,把我伺候好了要多少钱没有。”,百里玄策甚至上手要帮他扒裤子。

    “我我我自己脱。”,程咬金双手紧紧攥着裤子边缘一寸寸下移,他的脸庞因为羞耻而通红,眼里带着委屈和强烈的不情愿,甚至还有一分藏不住的反抗之意。

    这一眼倒勾起百里玄策别的兴趣,他哼道,“很不情愿,是不是很想逃走?好,不玩那个了,玩强奸怎么样,你要是不想做就反抗,今天能不能守住屁股,全看你自己。”

    “真的?我要是挣扎你不会生气吧?”,程咬金眼神闪烁,半信半疑。

    “哈哈,你越挣扎我越兴奋。”,百里玄策压住他,开始疯狂撕扯他身上的衣物。

    挣扎是本能,程咬金和百里玄策抢夺着自己的衣服,努力捍卫身上的布料不被剥夺。

    百里玄策吮吻程咬金的颈侧,粗重的呼吸交织,不断拉扯进攻,仍不敌比他高大许多的男人的坚守,这无疑挑起了男人的胜负欲,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

    “等等…”,程咬金听见布料撕裂的声音,“不要,衣服要坏了…”

    一时情急,抬起的胳膊肘不小心捣在了百里玄策脸上,只听少年捂着鼻子一声痛嚎,程咬金也吓得不轻,当看到血丝从指缝渗出的时候,他脸更是都吓白了。

    百里玄策随手抹了一把,瞥见手上的红色,鲜艳的颜色更像是一种兴奋剂,他说着:不要紧,就当助兴了。

    程咬金无论如何都不干了,他毅然决然地将百里玄策拉出了街角,百里玄策根本拗不过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在这一刻,程咬金那不容商量的模样仿佛他才是老大。

    不止如此,程咬金还拉着百里玄策紧张兮兮地说要去看医生。百里玄策甩开程咬金的手,理理自己的衣服。白白挨了一拳,又从隐秘的角落重见天日,虽然不至于去医院,但一时间没了兴致,干脆打道回府。

    回到家,程咬金拿来热毛巾给他仔细擦拭,又捧着百里玄策的脸仔仔细细看了一圈,确认没什么大碍,又问了一遍,“真的不用去看看?”

     百里玄策白了程咬金一眼,自从车祸以后他身体就不大好,但是也没到一拳就废的地步吧,他没好气的说,“小题大做什么,跟个老妈子似的,滚滚滚。”

    “没事就好”,程咬金点点头,埋头去研究食补了。

    晚饭的时候,百里玄策还将野战不成反挂彩这事当做笑料说给了哥哥听。他说的绘声绘色,还加上动作还原。百里玄策说到一半忍不住噗呲笑了,百里守约也觉得挺有趣。回想起来真的蛮糗的,程咬金跟着哄笑起来。

    晚上,百里玄策戏瘾又上来了,给程咬金发了一段视频,叫他明天打扮成这样来书房。

  ——————————

    于是乎,穿着老实巴交,还戴上了一副黑框眼镜的程咬金,在堆了两摞书的桌前,向百里玄策挥了挥手,木讷的说,“同,同学,你好。”

    百里玄策看起来青春洋溢,他穿上了高中的旧校服,和真的高中生没两样。

    “老师,该上课了。”,百里玄策抽了一本书,随便翻开一页,叫程咬金读给他听。

    

    似乎有什么暗流涌动,裹得严严实实的衣服下,是一套布料少的令人脸红的情趣内衣,在看不见的甬道深处,一个颗不安分的跳蛋正在缓慢震动着,可表面看起来一切风平浪静。

    程咬金捧起那本《黄雀记》,正读着书中柳生带保润去墓园埋葬父亲的骨灰那段故事。

    程咬金的声音不算好听,但胜在浑厚,一字一句阅读,细读着柳生和保润亦敌亦友的关系。

    读到主角中的第三位主角白小姐,他读着:“她又回来了,一条鱼游来游去,最终逃不脱一张撒开的渔网。”

    似乎也有一张网将他们缠绕,两个人的距离愈来愈近,膝盖碰到了膝盖,百里玄策的呼吸擦过程咬金的脖颈,后者立马僵硬了一瞬,连带着读书的语气也含了一丝隐晦的暧昧。

    “老师,你怎么了,都出汗了。”百里玄策凑到程咬金耳边低声道,还轻笑了一声,将温热的气息扑撒到他耳里。

    “百里同学,你离老师太近了。”程咬金那颗变得陌生的心脏,扑通扑通地,震得他一阵晕眩。

    “离得近才听得清啊,老师,既然你这么热,不如把扣子解开吧。”,百里玄策不由分说地上手。难怪老师要将扣子扣到最上面,才解了两颗,那丰满乳肉就溢了出来,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蕾丝。

    “老师,你里面穿的是什么啊?”,百里玄策企图亲手解密。

    程咬金心脏怦怦跳,他从昨晚就开始设想一种弥补昨天“挂彩”的方式——配合百里玄策玩角色扮演游戏。

    在大掌袭向胸口那一瞬他攥住百里玄策的手腕,“对老师不礼貌,同学,你这样老师要,要惩罚你的!”

    百里玄策瞳孔一亮,本来只是学生欺辱家教的戏码,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他前所未有的兴奋,“哦?什么惩罚?”

    程咬金把心一横,扬声说,“你脱了老师的衣服,老师也要脱你的衣服!”

    百里玄策反应极快,配合着演下去,装作认怂的学生,怯怯地说,“那好吧,只是不是写检讨就好……”

    即便如此,那双眸子暗含的兴奋是藏不住的,这似乎是一种无声的鼓舞,程咬金继续演下去,故作严厉,干脆地抓着百里玄策的校服下摆从下往上脱。

    下一秒,体内的玩意猛地捣乱起来,程咬金的手将白色的校服攥成一团,低吟,“啊……”

    “老师,你怎么了?不舒服?”,百里玄策装傻,歪着脑袋看程咬金涨红了脸。

    程咬金刻意咳了一声掩盖,直起腰杆扮凶道,“手上拿的是什么,上交!”

    百里玄策乖乖伸手交了出来,说,“老师,我没玩手机,这是我家宠物的玩具遥控器。”

    程咬金夺过来,一顿操作关掉,不断刺激着甬道的跳蛋突然停下,一股空虚感立刻包裹了他,他顿了顿又重新开了最低档。

    这一切百里玄策都看在眼里,他心里兴奋极了,不断说着这贱男人果然骨子里骚死了,一分钟不挨操都馋到不行。

    对上百里玄策黑压压想要把他吞吃入腹的表情,程咬金视线一闪,落在了百里玄策胸前的那小巧的两点,干净,很粉嫩。

    鬼使神差的,程咬金凑过去,伸出舌尖舔了下。

    百里玄策浑身一震,像是过电一样,垂眼看着胸口上的脑袋,喉结干渴地沉沉滑动,发出吞咽的声音。

    他的声音变得危险低哑,“怎么有老师那么淫荡啊,还想吃学生的乳头。”

    程咬金用舌尖挑逗百里玄策的乳头,含含糊糊地说,“我…是你先恶作剧的,我这是在惩罚坏学生…”

    百里玄策能从程咬金俯身的角度看见里面紧紧勒着乳肉的蕾丝,那块三角布料中间有两根带子,将乳头夹在中间,探出头的乳粒被磨得又肿又红,骚的挺了起来。

    程咬金舔的忘我,腰下塌,撅起屁股,百里玄策将手伸入那浑圆,摸到臀缝的一股湿滑,一边揉一边说,“老师的屁股怎么流水了?”

    “同学,你一直这么不尊重老师,老师要狠狠惩罚你了!”,程咬金直起腰,凶巴巴地警告。

    百里玄策没有答话,分不清是在压制胸膛那股冲动,还是顺从接受所有惩罚。

    程咬金扶了扶黑框眼镜,恫吓道,“要是你今天射了,就要写两千字检讨。”

    “不要,老师,我不想写检讨。”,百里玄策装成一个无措的学生,摇着头说,“老师,不论你做什么,我坚决不会射的。”

    程咬金将少年的肉棒从校裤里面释放出来,娴熟地撸动,“都这么硬了,这么粗,百里同学你发育的很好。”

    程咬金俯下身,用湿漉漉的龟头隔着衣服去蹭挺起的肿胀乳头,“嗯…呜…”

    “老师,你好会叫床鈥︹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