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验证码:
丝带姐的行动   作者:Lucy
评分:
0.0 (0人已评)
你和方灿的一系列爱恨情仇
标签: straykids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4、(现在)回

本章为剧情

时间线:现在

    收到郑伈消息时,方灿正坐在新家的书房里,挑选下一部要演的电影剧本。

    点开对话框,方灿对着短短的一句话,发呆了许久,屏幕自动熄灭,映照出他那张低垂着眼眸的脸。

    手中的剧本还停留在十分钟前的那一页。

    郑伈坐在车内,等着方灿的回复,结果,都过去一刻钟了,心想,难道睡觉了?算了,还是先把丝带带回自己家吧,要不然很容易被丝带的两个哥哥捶Si。

    正yu开车,电话铃声兀地响起。

    郑伈拿起手机一看,发现竟然是丝带她哥,救命啊!她像是被抓包g了坏事的小孩,手足无措,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最后,还是在电话挂断的前一秒,选择了接听。

    “喂。”小心翼翼带着些许心虚的声音从郑伈的嘴里发出。

    “郑伈!你带我妹去干嘛了?她怎么会喝醉?喝醉了你不找我,倒是去找方灿,你们俩造反呢?”

    “冷静冷静,你稍微冷静点!”郑伈被她哥的一顿输出Ga0得更加害怕,一个劲地劝他冷静。

“我冷静什么冷静,我限你半小时内把我妹送到万国悦府。”

    “半个小时,我做不到啊,一个小时行吗?太远了真的太远了。”郑伈连连求饶。

    “反正我不管,你不能带我妹去别的地方,乖乖地送我这儿来!”

    “好好好,我送我送。”

    “这还差不多,现在就过来,麻溜的。”说完,丝带她哥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郑伈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不禁感慨,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呢,等下铁定要被她哥逮着再说一顿,她恨不得以头抢地,都怪自己这双手,给方灿发什么消息,还不如直接把丝带带回家。

    一个小时后,郑伈带着丝带准时出现在万国悦府,并且被丝带她哥请到了家中。

    丝带她哥先将丝带放置在她的专属房间,出来对着还站在玄关处的郑伈说:“坐吧。”

    郑伈胆战心惊地坐下,接受“审查”。

    “说吧,我妹怎么就喝醉了?”

    “多喝了几杯,就醉了。”

    “这怎么可能,她那个酒量,多喝多少杯都不会醉啊。”丝带她哥长腿交叠,坐在单人沙发上,目光如炬,盯着郑伈。

    “我发誓,”郑伈举起三根手指,郑重道,“丝带和我在一起玩的时候,就喝了八杯J尾酒,但我忘了具体是哪些。后来,她说有点头晕,我们就出来了。”

    “那她没喝醉吧,睡着了?”

    “可......能......吧。”郑伈不确定地答道。

    “下一个问题,为什么给方灿发消息?”

    要不是方灿和他说,丝带她哥都不知道自己妹妹和郑伈出去玩,还喝醉了。

    “这个,我可以解释的。”

    “哦,”他慵懒地窝在沙发里,双手环x,微抬着下巴,说,“那你解释。”

    郑伈犹犹豫豫,最终开口说道:“我觉得,他俩,还有戏。”

    “唉,反正不管他俩还有没有戏,以后有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我或者我大哥,他们俩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知道了!我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就是头脑发热!绝对没有下次!”郑伈拍着x脯保证。

    “好了,这么晚了,还有间客房,你在这睡吧。”

    “我还是回去吧。”郑伈从小就对丝家两位少爷,有着莫名的敬畏之情,总觉得只要他俩出现的空间里,连空气都稀薄了好几分。

    虽然丝带不止一次在她面前说,她的两位哥哥都是话痨,并且一点儿也不可怕,可是,郑伈还是坚定地摇头,能离他们远点儿就远点儿。

    “睡这里吧,客房里的东西都是新的,不过得麻烦你,帮丝带卸下妆,换个睡衣了,”丝带她哥站起身,朝着他的工作间走去,背对着郑伈挥了挥手,“你自便,客房是二楼最左边那间。”

    回到工作间的他,拿起手机,屏幕上赫然是和方灿的聊天界面。

    他想了想还是把话给方灿发了过去。

    【丝轻然:丝带到我家了。】

    距离方灿联系他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原以为他的这条消息也得不到回复,毕竟那小子也没回郑伈,却不成想,下一秒,就收到了方灿的信息。

    【方灿:谢谢。】

   哟吼,还挺冷漠。

    不过,丝轻然从见到方灿的第一眼,就觉得方灿是个淡漠的人,对很多事情都没什么兴趣,除了演戏。

但,为人挺谦逊有礼貌,还努力好学,反正只要和方灿合作过的人,都是夸赞。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和自家妹妹在一起,他想破脑袋都想不通。

    况且,作为第一个知道丝带奇怪癖好的人,对于丝带看上又高又壮的方灿,他也很诧异,不是一般都选柔柔弱弱的小男生吗?

    这个比他还高,肌肉丝毫不输给他的小男生,真的只占了年纪小,是个男生,这两点吧。

    他那时候还贱兮兮地问丝带。

    “妹妹啊,你喜欢这样的?”

    丝带没有丝毫犹豫,连连点头,说:“对啊,你不觉得他长得超帅的嘛。”

    “我只觉得你像个恋Ai脑。”

    “那没有的,他长得帅、身材好、又乖又可Ai,我不亏的啊。”

    “真不愧是资本家的孩子,算得真清楚。”丝轻然忍不住竖起大拇指,夸道。

    “说得你好像不是爸妈的孩子似的,还有,我们是无产阶级!是接班人!别搞资本主义那一套。”

 “得了,和你说不下去。”丝轻然无奈扶额,咱家妹妹的脑回路,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搞不明白,上一句和下一句怎么接得上的,他学一辈子都学不会。

        “你要是在圈里什么场合遇到他,多照顾照顾呗。”

        丝带好声好气地和他说话,他却拿起了乔,傲娇地说:“凭什么?”

        “二哥~~~~”丝带语调悠转,夹起嗓子来,能腻Si个人。

        丝轻然浑身起J皮疙瘩,连忙答应:“好好好好好好,我答应,你不想让我Si的话,就正常说话,求求你了,我的妹,你的撒娇没人能承受。”

        “这不就得了,非要我使出杀手锏。”相较于丝带发火,她撒娇的威慑力更大。

        于是,自那以后,只要有方灿在的场合,丝轻然总会找机会过去聊上几句。两人越聊越投缘,他虽然不是学表演,也从来没演过戏,但他觉得演戏和做音乐是有异曲同工之处的。

        天赋、努力缺一不可,当然,背景这种外在因素也很重要。

        抛开背景不谈,方灿和他的某些方面的思想,总是不谋而合。

        他们会聊ChuckBerry、JamesBrown......也会聊François Truffaut 、IngmarBergman......

        丝轻然这才明白,方灿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丝带泥足深陷、不可自拔。

  再后来,了解得越多,他对方灿也是越喜欢,真正把他当作好友、当作妹夫的那种喜欢。

    方灿也从一开始的丝少爷、丝前辈,到如今的一声二哥。

    虽然直到现在,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分手,就很迷惑,说没感情吧,这也不太可能,何况都五年了,人生在世,有多少个五年。

    以他对丝带的了解,自家妹妹是绝对不会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么久的,而且方灿是她初恋,恋得好好的,“啪嗒”一下,分手了。

    想到丝带白天哭着对他说,方灿不Ai她。

    丝轻然觉得也不太可能,方灿对待感情好像挺认真的。

    每次私底下,他和两人见面时,方灿看丝带的眼神都在拉丝,对丝带的无理要求,有求必应,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丝带。

    这叫不Ai?

    丝轻然对于小情侣之间的小把戏,真的,完全搞不懂。

    除了两位当事人,没人知道真相吧。

    不过,丝轻然有一点想错了,两位当事人分手的原因也是各管各的,互不相通,甚至都存在一定程度上的误解。

 一旁走进丝带房间,正准备给她卸妆的郑伈,一进门,就见丝带清醒地坐在床上,看到她进门,还招呼道:“伈伈,你给我送丝轻然这儿了?”

    “对,丝带你没喝醉?”

    “没呢,可能是有点晕加上没睡好觉,到了车上就睡着了。”

    丝带r0u了r0u微微发涨的脑袋,伸了个长长的懒腰。

    “对了,你进来干嘛呀?”

    “你二哥让我帮你换个睡衣,然后卸妆。”

    “他怎么还让你做这些事!”丝带闻言,就要下床,去找丝轻然。

    “那他一男的,也不能干啊。”

    “我醒了,自己来就行,你去休息吧。”

    郑伈走出房间后,丝带在床上呆坐了很久,她想起睡梦中迷迷糊糊听到了方灿的名字,突然有点想他。

    也不知道新搬的家,他住不住得惯。

 新工作室有没有组建好。

    接下去的商务、代言、资源,跟不跟得上。

    怎么和方灿分手了,她还操心这些。

    丝带强迫自己不再去想方灿,他爱干什么干什么,和自己已经完完全全没有任何关系了。

    她在心里不断地和自己说,人生还很长,还会有很多精彩的生活,没准以后会出现比方灿更好更合适自己更喜欢的人呢。

    结果,越想越觉得没可能,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方灿了。

    丝带绝望地躺回床上,闭上眼睛。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