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验证码:
岛崎辉双A,R   作者:瑜瑜瑜子
评分:
0.0 (0人已评)
岛崎亮AX花泽辉气A,岛崎亮信息素:金酒(杜松子、花香、柑橘)  花泽辉气信息素:蛮清新的柑橘味
A有子宫,但是是萎缩版本
易感期,打架,辉输,要跑,被抓,按在墙角指煎,按餐桌上厚乳,落地窗站立厚乳➕阳台抱炒➕脐橙,灌成奶油泡芙。
年龄遵循原作,没交往没同居,主要是墙纸爱,中途为了防止辉辉反抗会给辉辉打药
没什么剧情和打斗场面,因为我不会写,对于信息素的描写也微乎其微。。。生草的话请原谅我。。。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一发完

花泽辉气刚踏入家门时就感到不对劲了,往常温馨又舒适的小公寓此刻处处都透露着一些奇怪之处:玄关的小摆件被移动过了,餐桌上多了一个招待客人用的马克杯,杯子周围滴了几摊水珠,看上去刚用来喝过水,以及……屋内扑面而来源源不断的强攻击性信息素。
就像是刚放入嘴里含了没多久就咬碎的薄荷糖,此刻从公寓深处蔓延出来填满整个房间,几乎要溢出来的金酒味撞入花泽辉气的鼻腔,金酒的味道并不强烈刺鼻,只是此刻有些过浓了,闻久了有些发晕,还有些呛人,花泽辉气捂住口鼻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居然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跑到别人家捣乱。
越往里走,烈酒的气味就越浓烈,花泽辉气皱着眉头推开房间门,看见一个浑身穿着黑色服装的眼熟男人正蹲在他的衣柜面前,从衣柜里拿出他的一件件衣服然后放到鼻子前猛吸。
是变态吧。
不是变态…是岛崎亮…
不…那也跟变态差不多了…
“你在干什么?”花泽辉气一脸嫌弃又戒备地看着忘我吸着他T恤的男人,岛崎亮听见声音,缓缓转过头去,只不过并不是想象中的眯眯眼,那双红瞳黑眼白的眼睛直勾勾注视着花泽辉气,盯得他有些发毛,让人感觉下一秒就会被对方当成猎物撕扯、吞食。
“易感期…你…跟我做。”岛崎亮指了指花泽,嘴里吐出一句夹杂着重喘的句子。
“不、等等,我也是Alpha啊!我们没办法做的!”
“……你,跟我打,你赢了,就不做。”
“不要!我不会跟你打,我也不会跟你做!我可是未成年啊!”
“……谁管你啊。”夹杂了一些不耐烦的语句从岛崎亮的嘴里吐出,下一秒就瞬移到花泽辉气身后,把手搭上他的肩,眨眼间,两人已身处空旷处。
花泽辉气瞳孔微缩,转过身半蹲下来挣开对方的手,脚上使力,跳出对方的攻击范围。
岛崎亮也不着急追他,歪了歪头,又是一个瞬移来到花泽辉气的背后,在他金黄色的后脑勺上来了一记手刀。
疼痛充斥了少年的大脑,他虽然在之前已经了解了对方大致的攻击方式,但他毕竟也有段时间没进行战斗了,更别提是这种这么突发的状况,虽然他刚才有打开防护罩,但对方的攻击还是实打实地打在了他的身上,跟先前的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况且这次只有他一个人。
这是苦战,他根本没什么几率赢过他,他好想投降,但他的傲骨不同意。
他一边格挡对方的攻击,同时又稍微思索了一下。
举起双手大喊着:“我不干啦!我不打啦!我跟你做我跟你做…但是不要在这里…”
对方听见他的话语,动作果然停了下来,嘴角勾起,向他走去。
“明智的决定。”
岛崎亮向他伸出手,示意他也把手放上去,花泽辉气知道的,这是又要瞬移回去。
花泽辉气把手轻轻搭在上面,对方果然要发动超能力,身影一闪。
回去的却只有岛崎亮。
花泽辉气刚刚在完全传送的前一瞬间把手抬起来了,他没有被带过去。
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姑且先用超能力飞到上面看看。
高空能看见的事物更多,远处是熟悉的城镇和调味市的地标,花泽辉气松了口气,用超能力赶路。
他不能回家,那家伙要传送应该要么是传去他的家要么就是岛崎亮的家,现在回家的话并不安全,他要去找影山茂夫和茂夫的弟弟,就算到时候被发现了也不用担心,好,就这么办。
花泽辉气刚思考完关于逃生路线的问题,脚踝处猛的传来禁锢感和滚烫的温度,他猛的回头看去,岛崎亮正抓着他的脚腕,面色不善,像是很不满他的谎言。
“你骗我。”
岛崎亮抓着他的脚踝,狠狠往下甩去,花泽辉气来不及反应,被狠狠甩进山里,岛崎亮用了很大的力气,花泽甚至被迫穿过了一座山峰才再次撞到地上滑行一段距离才停下来。
幸好开了防护罩。
花泽辉气这样想着。
花泽咬着牙再次站起来,头皮传来撕扯感,岛崎亮扯着他的头发把他提起来,对上那双红色的眼瞳,对方正愤怒地盯着他。
“投降?”
“……滚。”
“嘁,小孩子就是麻烦。”
岛崎亮干脆就这样扯着他的头发直接传送回去了花泽的家,把花泽甩到厨房的一个墙角,冰冷生硬的墙壁撞得花泽吃痛出声。
岛崎亮对他张开了五指,下一秒花泽身上的校服就从内爆开,爆成一地碎布。
花泽被吓了一跳,夹起腿去遮,又一手捂胸另一手举起要对岛崎亮使用超能力。
手臂处猛的传来一阵针扎的疼痛,然后是什么东西被注射进了体内。渐渐的,花泽辉气感觉自己的超能力越来越弱了,直到完全无法使用。
“我等不了了,所以就给你用了点针对超能力者的药,放心吧,短暂性的而已,我可是还想继续跟你打架的。”
没有了超能力,花泽辉气先前练出来的肌肉此刻也是没用的,肌肉再强也打不过眼前的超能力大人。
花泽辉气猛的往外冲,手腕被拽住又甩回来,比上一次更疼,岛崎亮干脆用一只手抓住他的两只手腕向上拉,固定在墙上,然后用超能力固定住,用手去掰花泽的腿。
花泽辉气绷紧了肌肉去抵抗他,对方啧了一声,然后就有一股更大的力道把他的双腿分开,呈现出一副门户大开的景象,被他人看光了身体的羞耻感淹没了他,脸上快速地爬上红晕,嘴里骂骂咧咧着却又无法反抗。
烈酒的气味再次包围住花泽,他到现在还是没有放出自己的信息素。
滚烫的手掌摸上花泽的大腿根部,摩挲了几下又继续往下探,捏了捏小小的屁股,又在后穴口打转着。
锻炼不错的胸肌被捏住,揉搓,在乳尖上打转,对方肆无忌惮地用手在他的身上游走,头靠在花泽的肩膀在他耳边粗喘着,企图从他的后颈闻到一些信息素,只是花泽辉气仍死守着不愿意漏出任何一点信息素,岛崎亮不满,在他的腺体周围轻咬,留下几个显眼的痕迹。
突然戳入一个指节,花泽辉气不满地哼哼几声,嘴里继续骂他恋童癖。
Alpha的穴道本就不是用来做这种事的,当然没有任何润滑,紧致干涩的内壁死死绞住对方的手指,几乎算得上是动弹不得。
岛崎亮没办法,用超能力给自己递来一瓶料理台上放着的食用油,倒在花泽辉气的股缝间,倒出去了一些,黏糊糊地从小腹往下流,带来一股奇怪的感觉。
岛崎亮没什么耐心,干脆抽出手指把瓶口对上穴口,直接往甬道灌了一些食用油。
肠道被用这种方式灌入液体的感觉自然是不好受的,偏偏对方又顺势捅入两根手指,在内里搅动扣挖,倒的液体太多,稍微动动就能源源不断的发出水声。
从下身传来的咕啾声让花泽辉气羞愧得不行,又无处可躲,背后是冰冷硬实的墙壁,面前是该死的易感期恋童癖。
刚才就应该打破墙壁跑走的,至少有机会去找影山。
穴内的两根修长手指打着圈按摩着内壁,偶尔蹭过敏感点,给人带去若有若无的快感就会让少年突然闭了嘴停下叫骂,但等缓过去了又会继续吵闹。
岛崎亮觉得有些烦,干脆曲起手指专门攻击内壁上鼓起的那一小块硬硬的栗子状肉块,花泽辉气果然闭了嘴,咬牙忍耐着喉间几乎要压抑不住的呻吟,偶尔泄出几声甜到不行的呻吟又马上吞回去不再张口,性器也因过分的快感而兴奋地站立起来,虽然是Alpha,性器却因还未长成而看上去有些青涩可爱,此刻正颤颤巍巍地流着清液。
又塞入一根手指,三指并拢,时而扣挖,时而又单纯的在前列腺上滑动,初经人事的少年怎么受得了这样的刺激,仰起头呜咽着射到了小腹上,后穴紧紧咬着手指,好一会才放松下来。他也没力气控制信息素,就这样任凭自己清新甜蜜的柑橘味信息素在房间内蔓延,不过是无法跟岛崎亮的信息素交融的,只能起到微弱的抵抗作用。
岛崎亮起身,操控着超能力把软绵绵的少年放在不远处的餐桌上趴着,油亮亮的屁股无力地撅着,岛崎亮解开皮带,拉开裤链,黑色皮裤和内裤被他迅速拉下,踢到旁边去,左手抓住花泽被禁锢在后腰的两只手腕扶着性器直直地捅了进去。
成年Alpha的尺寸对于14岁少年来说过于粗长了,直直撞上花泽辉气分化后尚且没有完全萎缩的子宫,当然,只是宫口,要把那么大的龟头塞进去可没那么简单,他又不是Omega。
就算只是宫口,也足够让花泽辉气吓一大跳的了,陌生又直白的快感和又麻又痛的感觉从下半身传到四肢百骸,刚刚才经历了一次高潮的性器此刻又颤颤巍巍地挺立起来,随着身后人的动作而撞在木桌的木板上。
紧闭的小小宫口被对方一次次顶撞,狂风骤雨般的快感让他无法应付,就算努力憋着也会在对方更激烈的顶弄下破了防,嘴里抑制不住地发出越来越多甜腻的叫声,甚至让人觉得比真正的Omega还要浪荡。
“啊…哈啊♡…不要…不、不可以…恋童癖…我、我要…杀了你…”
岛崎亮觉得他这一边被人按在身下狂干一边还能骂人的样子有些好笑,于是嗤笑出声,又顺带呛他几句。
“杀我之前你还是担心一下你会不会先被我干死吧,小朋友。”
“你看起来很喜欢,咬得超紧,干脆把子宫打开让我射进去然后和我结婚生子好了,14岁的年轻妈妈?听上去真不错。”
“你的信息素,好香,我很喜欢。”
岛崎亮腰胯再次加速,俯下身去嗅花泽的信息素,同时又咬在他的后背、脖子、肩膀上,留下一大片红色的痕迹。
花泽的乳头被压着碾在冰冷木桌上,痛痛的,性器老是容易磨到木质的桌板,好疼好疼,屁股还不停被顶撞、拍打,发出的水声拍打声让人脸红,深埋在身体里的性器一刻不停地撞击着穴内的每一寸敏感点,好痛,但是又有些…愉悦?不对,这是不对的,他明明是Alpha,怎么可能在另一个Alpha身下呈现这样的姿态……
思绪飘远的同时,他没注意到的是,体内的小口在对方坚持不懈的撞击下打开了一条小小的缝,岛崎亮看准时机,调整了角度,一个深顶把自己送了进去,原先还有一段性器在外面,此刻也全被送了进去,鹅卵石般大的龟头狠狠撞在光滑紧致的子宫内壁,灭顶的刺激在花泽辉气的脑袋里面炸开一朵朵烟花,就这样抽搐着射了出来,射出的精液一部分沾在了桌子底下,其他的则是全部被喷溅到地板。
小腹一抽一抽的,双腿也站不住了,发着抖微微翘起,甬道死死夹着性器,花泽觉得自己几乎都能感受到对方性器上的青筋。
花泽辉气吐着小舌,双眼好似工口本里面被干到崩坏雌堕的女主角一样上翻,口水眼泪一起流,屈辱的眼泪与爽出来的生理泪水夹杂在一起,糊了满脸。
岛崎亮看了看周围,脑海中又浮现出一个鬼点子。
他把花泽辉气的腿并拢起来,抱起花泽的膝弯,解除了对手部的禁锢,虎口卡在花泽的膝弯把人抱了起来,因为重力的缘故,花泽的后穴把他吃得很深,发热的性器像一根烙铁棍顶在花泽的穴壁上,又硬又烫。
显然这样的快感有些过了,花泽辉气的性器刚软下来又被刺激得高高翘起,低着头小声的发出呜咽声和哭声,抽抽搭搭的,眼泪落在膝盖上,滑到岛崎亮的手上。
岛崎亮空出手,掰住他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接吻,舌尖撬开贝齿,缠住对方的艳红小舌,花泽在拒绝他,却跑不开,更像是欲拒还迎般的挑逗,上颚被对方的舌尖扫过,花泽的身体轻轻战栗,连带着穴肉也紧了紧。
一吻毕,花泽辉气的眼眸被染上水雾,舌尖搭在外面,小声喘着气。
好不容易回过了一些神智,花泽辉气努力平复着气息,伸手去抓、掰对方卡住自己膝弯的手,当然是没有成功的。
花泽辉气气得大骂,也不管对方的性器还卡在里面,就开始挣扎起来。
不挣扎还好,这一动,反而让体内的性器在穴内乱蹭,搅得花泽又一次失了力气。
岛崎亮得到了他想要的效果,就着这个姿势抱着花泽辉气往不远处客厅的落地窗走去。
花泽辉气随着对方的走动而起伏,被抛起,又落下,身体随着走动而微微腾空,然后又重重落下,唯一需要岛崎亮用力的,大概就只有掐住花泽辉气这一点了。
又继续托着人走了十来步,原先只几步就能到达的距离被岛崎亮恶趣味地一步拆成几步走,只是为了多听听对方的喘息求饶以及感受那越挣扎陷得越深的动作。
终于是放开了花泽辉气的腿,双腿无力垂下,但又悬在了半空,根本就够不到地面啊,岛崎亮伸手掐住了他的腰,不然花泽就会直接摔下去了。
花泽辉气用手臂撑在落地窗的玻璃上,整个人几乎是被挂在了岛崎亮的阴茎上,他第一次如此痛恨“身高差”这种东西。
岛崎亮挺动起来,不用什么力气就能让龟头从子宫腔内拔出,再深深地撞入,一次次碾过前列腺,一次次像是击打般撞上子宫内壁的软肉,花泽辉气感觉已经被对方给操麻了,已经不再有疼痛了,疼痛全部转化成快感,源源不断向花泽辉气袭来,而他招架不住,像一个几把套子一样无力地任人揉搓。
“对面楼有人噢,你认识他吗?如果被他看到了也没问题吗?”岛崎亮不太满意花泽只是顺从着承受呻吟的行为,扳起花泽辉气的脖子下巴强迫他看向落地窗的对面。
一个男人正抽着烟玩着手机。
“哈啊♡…唔、这个…这是,单向镜、看不啊♡…见的…咿啊♡…”
岛崎亮突然掐住他的脖子下身更加发狠地挺动撞击,窒息感导致他白眼上翻,什么也感受不到,听不清自己说了什么,口水眼泪大把大把的流,舌头露出,贴在玻璃上,手臂也放弃去支撑住身体,努力想把对方的手掰开,只不过已经没什么力气了,更像是隔靴搔痒般的调情撒娇,双腿无力地踢踹着身后那人,渐渐的也无力地往下垂,只能感受到呼吸不上的绝望感以及不断放大的快感。
“嗬!咳咳!哈啊…哈…”
花泽窒息了之前岛崎亮放开了手,然后深顶几下,碾在小小的子宫内部喷射出大股大股的浓厚精液,发育不良的子宫体积过小,盛不下这么多的黏稠液体和堵在其中的肉棒,有一部分从穴口挤出,流到腿上,滴到地上。
在被掐住脖子的期间花泽就射了一次,现在落地窗前积了小小的一滩迷之液体,玻璃上也沾了些。
好不容易稍微缓过来些,又被拉着腿转了半圈,这次是正面抱起,这个姿势比刚才的要好得多,虽然花泽还是下意识去抓岛崎亮的衣服,又用腿交叉圈住对方的腰,只不过腿使不上力,没坚持多久就开始发软,还是需要岛崎亮托住他的小屁股才能不掉下去。
岛崎亮另一只手拉开落地窗,抱着花泽辉气往阳台走,花泽的背部触碰到阳台边铁围栏的时候冰的他瑟缩了一下,然后惊恐地发现自己是在阳台,又挣扎起来。
“你在干什么?!放开我!我要走!我不要在这里!你不是说了对面有人吗?!”
花泽带着愤怒的语气质问他,又努力扭过头去要看对面是不是真的有人。
岛崎亮手下一松,花泽失去平衡就要从阳台上掉下去,吓得他睁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向岛崎亮,不过还好岛崎亮又抓着他的腰把他拉了回来。
“转头的话,就把你扔下去噢。”
“嘁,你其实是因为对面压根就没有人才这么做的吧!”
“不是噢,我只是不想让他拍到你的脸,难道你很希望自己的黄色影片被打上‘露脸’的标签在网络上大肆宣扬吗?如果你希望那样,倒也不是不可以。”
花泽辉气无言以对。
“现在没问题了吧?那就安静些,声音太大的话说不定原本看不见的人也能被你吸引出来呢。”
岛崎亮掐着他的腰又重新撞击起来,一下比一下重,他被撞得一下一下的往后倒,一阵风从身边呼啸而过,花泽辉气有些害怕,他现在不能用超能力,如果从这里掉下去了,他不确定眼前的强奸犯是否愿意救他。
身体和心理的多重折磨让他感到不安,十足的不安,他无法专心于性事,也无法思考如何保持平衡,穴口无意识收紧,面色有些凝重,直到岛崎亮在他的臀瓣上快速打了一巴掌。
“额!干嘛!”
“你不专心,夹的也太紧了,放松点。”
在下一阵强风吹来时,他终于是坚持不住了,伸出手,上半身向前倾去,整个人离开了危险的栏杆处,扑到岛崎亮的身上,这样的动作无疑是让性器给他带来了一记深顶,但他不在乎了,他不想在乎了,他不想因为被强奸途中坠楼而死,太丢人了,也太羞耻了,况且他也还不想死。
“额哈!求、求你了…我不想死…太危险…”
“嗯?你居然会怕死,真稀奇。”
岛崎亮也没再把发着抖的人放在栏杆上,就这么站在阳台上干他。阳台上还有一套桌椅,看起来像是和下午茶的好地方。
岛崎亮抬起花泽的臀,又用力按下去,与同时挺起的胯骨相互配合,发出巨大的啪啪声,插得花泽辉气只能伏在他的肩膀上吐出一阵阵好听的呻吟,偶尔撞疼了就在他的脖子或者肩膀上狠狠咬上一口。
像小猫一样。
操弄数十下,大约是累了,又抱着人坐到阳台的椅子上,呈骑乘的姿势,使花泽辉气可以跪坐在他的腿上,双腿分开在岛崎亮的腿侧,岛崎亮把手放在白皙大腿上摩挲着,这个姿势让性器在花泽肚皮上顶起的弧度格外明显,岛崎亮稍稍一按,花泽就能仰起头高潮。不过并不是射精,而是干性高潮,少年的性器受不了太频繁的射精,此刻也只能挺立着流出清液,屁股却是死死咬着抢劫犯的东西。
“你自己动一下试试看,我有些累了。”
“谁要自己动啊!死强奸犯!死恋童癖!滚出去!迟早杀了你!”花泽真的很想跑路的,但是大腿被对方按住,他隐隐约约感觉有什么东西禁锢住他的腿,大概是超能力吧。
“不做的话,我就杀了你,然后再操你的尸体。”
岛崎亮把手放在花泽的头上,好像对方不答应的话就会马上用超能力给他来一个去头服务。
“……讨人厌的家伙。”
花泽倔强地与他的那双红瞳对视,最后还是败下阵来。
因为他是真的有可能杀了花泽辉气。
花泽不敢赌。
于是花泽低下头,咬着下唇把手撑在椅子的把手上缓缓起伏着。
抽出一部分,再缓慢地坐回去,还会因为性器蹭过敏感点而瑟缩抖动起来。
但这样慢吞吞的性爱无法满足耐不住性子的易感期Alpha。
于是岛崎亮把手放在他的后腰上,猛的往下按,性器再次狠狠撞入子宫,不留情面地攻击着脆弱的内壁,抽插间,先前射入的精液混着一丁点甬道内分泌出的液体被挤出,溅到地上、椅子上,两人连接处已经是一片狼藉。
又是抽动数十下,滚烫的精液打在内壁,满到装不下,液体争先恐后从缝隙之中挤出,从穴口与肉棒的缝隙间落到腿上、椅子上,花泽辉气没了力气,向后倒去,身体仰在桌子上,仰头往对面楼瞄去。
“什么嘛…压根就没有人啊…”
“你果然是在骗我,撒谎精。”
“内射了这么多分量,要不要考虑跟我交往?或者结婚?”
岛崎亮伸手抚摸着花泽微微鼓起的小腹,闭上眼睛,一脸餍足地朝花泽笑笑。
“我要杀了你……”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