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趁人之危   作者:今天你磕糖了吗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bfzy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非理性婚姻 下

阳光透过窗帘半掩的缝隙照射进来,在昏暗的房间里留下一道光痕。

刘宇意识昏沉,皱着眉伸手捂住脸,“嘶…”腰间的酸痛仿佛被重物碾过一般,侧过身甚至能感受到臀间粘稠液体缓缓流下。

“醒了?”周柯宇半眯着眼,手掌又摸到刘宇的身下。敏感的性器被一把抓住,刘宇乏力的双腿下意识并起。“你…”刘宇的嗓音沙哑,黏腻的吐息间还能窥得昨晚的一二疯狂。

“…”周柯宇的手在丰腴的大腿根揉了两下,指尖触及到湿漉漉的液体。“昨晚忘记清理了,”他用调笑的语气说着抱歉,“腿松开,帮你弄出来。”

“变态,”刘宇支起腿踹了周柯宇一脚,然而脱力的身体似乎只是在腰间暧昧摩挲着。周柯宇顺势握住他的脚踝,手上用力将刘宇摆成侧身的姿势,于是布满指痕和吻印的臀部完全展露在周柯宇面前。

刘宇费力地抬头瞥了一眼,模糊的记忆浮现在脑海中,周柯宇揉捏着臀在刘宇的推搡中倔强的模样历历在目。“看,被我留下咬痕了。”周柯宇自豪地向满眼盈泪的刘宇炫耀道。

像是想起昨晚自己的痴态,周柯宇轻咳一声,然而视线触及到此刻刘宇挑衅的目光,又笑起来。“唔…”修长的指尖沾染着残留的精液,在刘宇的后穴暧昧的打转。“我昨天还替你舔过这儿呢,”周柯宇覆上他的耳侧,“你爽到没摸前面就射出来了,刘宇。”

“几点了?”刘宇扭过头扯开话题。“才十一点,再来一次正好吃午饭。”周柯宇舔舐着刘宇的耳侧,语气蛊人。“算了吧,我担心你精尽人亡,”刘宇此刻已经缓过来,大腿环住身上人的腰间,将下身紧密贴合着周柯宇的性器,暗示性地摩擦着。

“嗓子疼,想喝水。”感受到周柯宇的性器被刺激的兴奋起来,刘宇适时地拉开距离。周柯宇无奈地看着刘宇一脸无辜的神情,挑挑眉走下床。

内裤都还未穿,周柯宇的肩背上全是红痕和牙印,不得不承认,刘宇打量着他的背影,周柯宇在他的性伴侣里身材确实数一数二。他看了一会儿,在周柯宇转身地一瞬闭上眼假寐。

“昨晚不是一直说我不行吗,”周柯宇拥住他,“和你之前几个比怎么样?”刘宇将之归为男人奇怪的攀比欲,“五五开,”他眉眼带笑。周柯宇作势就要摁住他的腰,被刘宇挡开,“下午不是答应了要去那里?”刘宇提起一个英文名,“有几家公司的长辈也会去,我要欲盖弥彰地在这种天气穿高领吗?”

“哦~”周柯宇阴阳怪气地应道,“你那个鸠占鹊巢的混血小男友?”那人和自己往日里就不对付,最近勾搭上了刘宇更是在自己面前炫耀,周柯宇想起那人的模样就生出一股无名火气。

“没你厉害行了吧?”刘宇见好就收,不再逗弄他。周柯宇这才作罢,随意捡起凌乱的衣服穿上,“我去做午饭,”他在刘宇的额前留下温存的一吻,“你再睡会儿吧。”刘宇一晃神,难怪那个男学生敢上门挑衅,周柯宇作出的这副样子确实深情,刘宇蜷缩起酸痛的身子,困倦地闭上眼。

————————————————————————

觥筹交错间夹杂着利益的试探,刘宇站在周柯宇的身边安静倾听着对方和几个新鲜面孔的谈话。“两位真的是般配啊,”年长的男人愉悦地笑着,说出奉承的话语。“对啊,门当户对,又这样恩爱,真是难得。”另一位也跟着吹捧道,一时间气氛愈加融洽。

刘宇挽上周柯宇的手臂,“家父前几天刚说到您有勇有谋,看中的几个项目全都盈利颇多,”男人谦虚地摆摆手,眉眼间却有几分自得。“小刘总和周总才是厉害,青年才俊,又不想有些小年青一样私下里…”说到这里男人叹着气,“我儿子就是,外面一堆乱七八糟的关系,要是能像你们一样定下心来好好谈恋爱过日子我也就谢天谢地了。”

刘宇和周柯宇对视一眼,眸中深情款款。“那改天带着去我那边坐坐,听说您新入手的那块地就是交给令郎想让他磨练磨练,都是同龄人,我也想和他多聊聊。”刘宇语气亲密,说着又亲昵地看向周柯宇。

周柯宇满怀爱意地回应他,两人又和其他人攀谈了几句,才转身离开。

刚走到角落,周柯宇的脸色就沉下来,他紧紧攥着刘宇的手腕,“你不会又想和那个窝囊废二代睡吧?”“等我见了真人再说,”刘宇打趣道,“我也不是不挑吧,你找炮友还知道要又嫩又乖的呢。”

周柯宇皱起眉,“怎么,你还关注过我以前的那些…”“略有耳闻而已,”刘宇打断他,“毕竟我可听不少朋友提起过你。”“朋友?”周柯宇面色缓下来,语气却仍带着讥讽,“前炮友吧?”

刘宇不解地盯着他,“怎么你每次睡过之后都和对方这样阴阳怪气地说话吗?”金丝眼镜后眼神晦暗,周柯宇松开手,“随你,至少别忘了在这里我们还是夫妻。”

周柯宇被熟悉的朋友拉到一边,刚聊了几句回过头就看到刘宇身边那个混血男人。“阴魂不散,”周柯宇暗暗骂了一句。

“怎么?”好友望向他视线所及,“你可小心点他,刘宇一般不和人睡第二次的,他可不止两次了吧?”周柯宇烦躁地挪开视线,“婚前协议说的是开放式婚姻,我怎么小心?”好友看着他不屑的模样,了然地笑道,“终于和刘宇做到最后啦?难怪今天刚来时一副吃饱喝足的模样,”他顿了顿,“刘宇可不是一般人能拿下的,你玩的也不少了,不会准备收心过日子吧?”

周柯宇怀疑地盯着他,“什么收心过日子,一个人随心所欲多自在。”“得了吧,”对方拍了拍他的肩,“你眼珠子都快镶刘宇脸上了。”

周柯宇被说破心事,干脆不再搭理他。自己前前后后睡过的也不少,或许是因为刘宇和他的婚姻关系,每次听起其他人调侃时总忍不住生闷气,脑海中浮现出昨晚刘宇在他身下眼角泛红呻吟的媚态,不知道其中有几分真情。

想到这儿,周柯宇下意识地看向刘宇的方向,视线却捕捉到刘宇上楼的背影,环顾四周,刚刚还在谈笑风生的混血男人也不见身影。

似嗔似痴的哭咽环绕在耳侧,肢颈交缠时温润的鼻息仿佛还残留在唇边,周柯宇站起身,还是跟着上了楼。

巨大的盆栽遮掩住后方两个紧密贴合的身影,刘宇被禁锢在对方怀里,仰着头唇齿交缠。

舌尖舔舐过刘宇嘴角的细小伤口,"昨晚和周柯宇在一起吗?"那人停下动作。刘宇不悦地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你好像很喜欢扯到他身上。""为什么和他结婚?"男人锲而不舍地追问着。

周柯宇躲在一边,身体忍不住绷紧。

刘宇看着男人倔强的表情,无奈地"啧"了一声。"我差一个结婚对象而已,更何况我和他互不干涉不是很好吗?"

"那我...""我不想对你们莫名其妙的感情负责,"刘宇打断他的话,"我们到此为止吧。"

上一秒的温存荡然无存,周柯宇看着那个男人震惊的模样内心复杂。

除了上次自己的某个前炮友出格闹到家里,刘宇在他面前总是一副乖巧安静的样子,以至于自己快要忘了他本性也是这样凉薄。周柯宇屏住呼吸听着两人接下来的动静。

"因为周柯宇?"男人忿忿地追问道,"我还以为你对我至少有些不同,现在看来...你们真是天生一对。"

"我还真以为你在这种场合找我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刘宇轻轻抚摸着对方深邃的眉眼,"偶尔也注意一下,至少我还不想被哪位长辈明面上看到些不太好的事情,"他顿了顿,"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丈夫一样宽宏大量。"

刘宇从植株后从容走出,迎面挽上周柯宇的手臂,"你的身形可不适合听墙角,"他又恢复成那副温润无害的样子,"走吧。"

—————————————————————————

周柯宇握着方向盘,手机不断弹出新的消息提醒。"要我帮你开静音吗?"副驾驶上的刘宇扭头看他。

"帮我看看吧,不是重要的人就不要回了。"周柯宇将手机递给他,报出解锁密码。

"我可没有查另一半手机的习惯,"这样说着,刘宇还是接过了手机。"是那个来找我的小朋友哦,"刘宇尾音上扬,"怎么把他删了?长得还挺不错。"

"没兴趣,就分了。"周柯宇神色如常,"你那个呢?""我可不想伤害人家的感情,"刘宇笑着看向他,"更何况,你昨晚表现还可以,在别人挑拨的时候适当维护一下自己丈夫也不奇怪吧?"

像他们这样对感情满不在乎的人来说,某种程度上倒是很契合,周柯宇第一次觉得这场被家长捆绑在一起的荒诞婚姻关系倒也不错。

"不过先说好,"刘宇侧身抚上周柯宇的下身,"我对婚姻关系还是很忠贞的。"周柯宇握着方向盘的手骤然收紧,努力忽视胯部作乱的手。

"比如?"他状若无意的追问道。"比如我绝对不会留下让别人肆意谈论我的婚姻的话柄,我不会离婚,如果你在外面遇到一些真爱,记得提前和我报备。"

刘宇从小在近乎病态的家族规矩中长大,混乱的父母关系和古板固执的控制欲渗透进他生活的方方面面,周柯宇来吃饭那天算是他第一次违逆自己的母亲,即使只是一件衣服的事情,刘宇还是用违逆这个词。

这段婚姻的决定人是他的母亲,那时候他正好迫不及待的想逃离这个家庭,又打听到周柯宇也是个凉薄爱玩的,于是顺从地走入婚姻。

但现在看来...周柯宇无论是行事还是床上的表现,都超乎自己的意料。

刘宇的手已经探进周柯宇的裤子里,冰凉的皮肉掠过炙热的性器,周柯宇深呼一口气,将车在路边停下。

城市的夜晚灯火通明,车窗外甚至有谈笑的路人经过。尽管外人看来不过是昏暗一片,然而从车内能清晰的看到那些陌生的身影。在这样透明的环境里,周柯宇欺身吻上刘宇的唇,"那得看你能不能困住我。"

周柯宇将刘宇纤细的腰肢钳制在掌心,狭小的车厢内温热的鼻息交缠,刘宇侧过头,袒露出自己雪白的脖颈。

"看样子这段婚姻并不会无趣,"两个人相视一笑。暧昧的喘息和呻吟声溢出,今晚的月色,倒是很不错。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