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r合集(短篇)   作者:lunzi
评分:
0.0 (0人已评)
🈲🈲🈲信白r,慎入,未成年人请在家长的陪同下观看
标签: 信白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皮鞭

——皮鞭

韩信在客厅和客人谈论着什么,聊得正投机呢。吱嘎——开门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一个只穿着衬衣的男子扒着门往外看去,门也遮挡不住他衬衣下那双白花花的腿,犹如牛奶一般丝滑细嫩,但两条腿却布满了粉红色印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什么。

往上看去,衬衣明显不是他的型号,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宽大的衣领依稀可以看见里面若隐若现的密红色。

修长的脖颈上布满了粉色印记,整个人都散发出熟透的气息。那人面色绯红,此刻正疑惑的向外张望,真是惹人一叹。

李白回过神时,韩信已经将那些人送走了,砰——韩信用力的关上门。

“不是让你在房间里好好待着吗?”听语气,韩信显然不太开心。

“我……我就是好奇……”李白心虚的说道。

韩信没说话,直接将李白拽回了房间,这哪算是个房间,一个大圆台上摆满了各种刑具以及情趣用品,角落边有个类似于“窝”的地方,很难想象李白每晚都在那里睡觉。

“跪下!”韩信毫不客气说道。

李白也不敢反抗,只好乖乖照做,冰冷的地板刺激的双腿有些疼,他轻轻呼了口气,往下看去,双腿之间那点隐秘处,似乎还有些水光,他居然!什么都没穿!看来唯一的衣物就只有那件衬衣了,估计还是韩信的。

“知道自己错哪了吗!”韩信拿起皮鞭,那皮鞭在韩信手中看起来还挺小巧,粉色的纹路装饰着别样的风趣,看起来材质很好,真皮材质打在身上肯定很痛疼。

李白当然知道这种疼痛,被打过的痕迹才好不久,居然又要被用上这种东西了吗。

“对……对不起!我错了……对不起……”李白的夹杂着一些恐慌和颤抖。

“应该叫我什么?”

“主人……对不起,我错了!”

“那你说说你错哪了?”韩信摩挲着手中的物品,仿佛下一秒就要发力,将它打在自己身上。

“我……我不该没经过你允许就出去,对不起,主人……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声音一颤一颤,居然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

“嗯……对不起……”李白连忙擦去脸上的泪珠,样子十分惹人怜爱。

“你就那么想让别人看见你这种样子吗!嗯?小骚货,那些人刚刚看你的眼神恨不得把你吃个精干!”

“对不……”

韩信站起身来,“看来有必要给你长个教训了!”说着扬起手中的鞭子,重重的落在了李白的身上。

“嘶——啊!”感受到疼痛的李白瞬间弯起了腰,嘴里不断求饶着,“对不起……主人,我真的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

“请我?那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了。”又是一鞭子。

穿在身上的衬衣也被打破,露出美丽的躯体,那被打过的地方,甚至开始出血,在衬衣上沾染了不少。

“对不起,主人……求你了……”李白实在疼得厉害,他爬上韩信,抱住韩信的腿,“主人,我知道错了,求你不要打我……”

韩信愣了一下,李白趁着空子就去解韩信的裤子,却被韩信一脚踢开。

“看来你还没搞明白状况啊!我现在还在教训你!”说着他将李白身上本就破烂不堪的衣物彻底撕开,赤裸的身体看起来有些破败,但丝毫不影响美感。韩信顺手抓起一把绳子,将李白死死捆住。

李白双手被绑在后面,腿倒是能动。韩信用皮质鞭子戳了戳李白正在流血的伤口,发出啧啧的声音。

虽然李白很疼,但还是尽量露出甜美的笑容,“主人……”

“笑什么笑!”韩信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伤口,疼得李白倒吸了一口凉气,韩信听得清清楚楚。

韩信起身从桌子拿起一件物品,那看起来还没用过,估计是新买的,“试试这个。”是一枚小巧的跳蛋,类似于椭圆形,粉色的硅胶包裹住里面的金属体,只露出最前端银白色的金属。

见状,李白乖巧地爬过去,双手被束缚在背后,使他行动有些不太方便,爬的时候样子有些滑稽。韩信轻笑一声。

“这么饥渴吗。”

李白没说话,但表情和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他微微张开腿,腿间私密部位若隐若现,微微可见的粉色、水光甚至还有些液体。

“啧,真是个小骚货。”韩信蹲下身,用力掰开李白纤细的腿,将那隐秘处完全展示出来,果然,不大不小的性器已经开始肿胀起来,前端已经渗出些许液体。

韩信的目光浅浅扫过李白的分身 但他的关注点并不在这,而是那正在不断收缩的穴口,粉嫩嫩的,穴肉边还有些红肿,但后穴的空虚感丝毫没有退减。

李白扭了扭身体,似乎是在催促韩信,不料韩信又提起皮鞭,在李白大腿内侧狠狠打了一下。

“嘶……”那里的肉本就柔软敏感,李白产生对性的渴求瞬间就少了许多,眼睛里泛出泪花,看起来十分惹人怜惜。

“哭了?”韩信凑近看了看,将李白眼角边的泪珠舔舐干净。

温湿柔软的舌头瞬间让李白提起了精神,“主人……”

“好好……”穴内已是湿润一片,韩信将跳蛋轻轻一推,便被吸进去。

前端的金属有些冰凉,李白此刻身体内外都是火热一片,哪受得了这种刺激,穴内不断收缩,这一刮擦,柔软的内壁也被刺激得只能紧紧包裹住这一外来之物。

“只是刚进去而已……”韩信啧啧叹道,接着他晃了晃手中的遥控器,“想要吗?”

“嗯……”李白轻哼一声,从表情可以看出,他还蛮喜欢这个。

随着韩信按下开关,跳蛋开始有规律的震动起来。

“啊……好喜欢……”李白蜷缩着身体,集中精神品味着一点兴奋,甚至忘记了刚刚被鞭打过的伤痕,由于他身体扭动幅度过大,前胸的伤痕不断渗出血。

韩信轻轻踹了他一下,“起来,小骚货。”并将开关调大了一档。

李白缓慢的动了动,想要直起身,但双手绑在后面,行动实在有些不便,再加上下身不断的震动麻痹感缓缓从内部传来,他动了动便放弃了,他求助的看了看韩信。

“主人……”

“真是没用的小骚货啊!”韩信将他扶起,随便地为他处理了伤口。

“主人……可以把我的手解开吗?”李白小心翼翼的问道。

韩信又甩给他一鞭,“小骚货,你对我的做法有什么不满吗?”

“没……没有……不敢……”

虽然疼痛,但李白却有了别样的感觉身体居然兴奋起来,但他心里恨透了这个皮鞭。

“真是没想到啊,小骚货,身体居然这么淫荡吗,被打了这么多下,这里居然还兴奋着。”韩信轻轻踩了踩李白已经完全挺立的秀气性器。将开关调至了最大档。

“啊……不要……”一前一后的双重刺激下,李白竟直接射了出来,粘稠的精液沾染在韩信那双黑的发亮的皮鞋上。

韩信不满的歪了歪头,接着又一道鞭痕落在了李白身上,“胆子不小啊!”

“啊……”李白忍不住哭了起来。

韩信拔出跳蛋,果然,穴内已是湿润一片,流淌出些许清液,异物离开体内,内壁产生空虚感,急剧的收缩起来,韩信用皮鞭戳了戳那红肿的穴口。

看着李白哭的实在可怜,韩信解开他的双手,又为他擦拭泪水,“别哭啊。”

“呜……主人太坏了……”

“不坏怎么能得到你?”

“主人是不是不喜欢我……”豆大的泪珠从那双美丽的眸子中流出。

“不喜欢你,你就不会在这了。”韩信忽然温柔起来,轻轻为他擦着泪珠儿。

“主人总是打我……每次都好疼……”李白委屈巴巴的说道。

韩信将李白搂在怀里,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神态眉目尽是温柔与溺爱,“谁让你老是不听话呢。”

“我有好好听话……”

韩信凑近李白的嘴边呼气道:“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阴冷的感觉向李白袭来,韩信的手中重新握起了鞭子。

“我错了主人!”李白一边说着,一边挣扎开来,任谁也不能遭受这样的“毒打”啊!

“你跑什么?”韩信一把拉住李白的脚踝。

“我真的知道错了,主人,我错了!”李白满脸恐惧,前几次的鞭打,那种疼痛已经刻进细胞,他当然不想再尝试。

“是吗?”韩信挑了挑眉。

李白怎能抵得过韩信,“主人~奴家知道错了,不要玩这个了嘛,我们换一个嘛。”李白往韩信怀里靠去,他承认这其中存在赌的成分。

韩信没说话,有戏!

李白的脸凑近韩信,他的眼睛一向具有动人的魅力,只看一眼便让人陷入这温柔陷阱,此刻这双眼睛却在尽力勾引韩信。他的唇轻轻靠近对方的唇,对方却抢先一步,贴上自己的唇。

刚开始,韩信只是轻轻贴着李白的唇,不一会儿又是舔又是撕咬,舌尖不一会儿就攻克了李白的防守线,唾液交缠着,发出啧啧声。

“哈……啊……”

李白什么都没穿,身体却是燥热的,“主……主人……”

“嗯?”

“我想……”

“想什么?”

“想要……”这时候李白却扭捏起来。

“想要什么?告诉我。”韩信明知故问。

“想要主人的大几把,插进我的骚穴里……”

韩信轻笑一声,“这么饥渴吗,小骚货。再说几句?”

“主人的大几把每次都能把我搞的好舒服。啊……里面好痒,主人……主人快插进来,操烂我……” 李白将自己的臀部掰开,露出饥渴的红色小洞,依稀可以看见李白红色的嫩肉,还在噗噗的流着水

“真是的,受不了了。”韩信释放出压抑已久的巨兽,从进门起,他那可观的性器就已经微微起立。此刻更是蓄势待发,还可以看见表皮正在搏动的血管。

韩信从口袋中取出一个安全套,粗鲁的滑动了几下就套上自己挺立的性器,接着扶着李白的腰,将自己彻底贯穿而入,或许是因为有肠液的顺滑,进入的很顺利。

“啊!好舒服……”李白眯起眼,享受着身体里火热的,正在的搏动的柱体。

“这样就满足了吗?”韩信动起身,不断进出那个柔软的红色小洞,每一次的抽插都伴随着液体的飞溅。

“啊……哈……主人好棒……不行了……啊……好舒服……要化了,感觉……要融化了……啊……”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不断传入韩信耳中。

像是得到了肯定,韩信下身的速度和力度也提升了不少,以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回应着李白。

“真软啊!小骚货!吸得我好舒服。”

“啊……不行了,主人……摸摸我前面……好难受……”

韩信哪管这,只知道不断将自己送去。

“要射了……啊……”李白伸出手想撸几下就交代了的,不料韩信却抓住李白的手。

“主……主人?”

“你靠后面也能射吧,试试看?”说着,开始了疾风骤雨般的性事。

果然,在数次的交融后,李白射出不少粘液,沾染在身体一些部位。

“你看,我就说吧!小骚货。”内壁忽然一紧,韩信顿感一阵刺激,穿插了几下,便释放了自己。

这样的性爱,他们在这时不知做了多少次,李白的性器再也射不出任何东西了,他烂泥似的躺在地上,随口说了句:“韩信你真不是人!”

啪——

那熟悉的疼痛感。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