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作者:YuInLy
评分:
0.0 (0人已评)
杂食,CP洁癖慎入,包含游戏小说动漫同人,ooc
标签: 同人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神r(凹凸世界 雷狮x安迷修)

雷狮将安迷修按倒在书桌上,恶狠狠的对他说:“沦陷同我堕天不好吗?我亲爱的,至高无上的,守护神。”
 安迷修双目无神,抬臂将手抵在雷狮肩膀处,虚弱的说道:“雷狮,我已经无力成为神,你也更不是我的殿下。”
 雷狮听后微顿,脑中回想起他们刚见面时,青春洋溢的年龄里他们遇见了对方,那个高傲的雷王星三皇子和信仰骑士道的呆头骑士。
 那时候他们恨不得见面就打,像雷狮说的“安迷修只会说中二的话,我才不要他当我的守护神,最多恶党,嗯对!恶党!!”
 在雷狮成人礼当天,雷王当着众人的面将安迷修认命为雷狮的守护神,雷狮当时就恼了说什么也不愿意,借口是“这样一个呆头骑士也能是我的守护神?还是说您是想让他来当您的眼睛,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安迷修被雷狮的气场镇住,转颅看向雷王,他面不改色的宣布禁足三皇子,并潇洒离去,雷狮被四五个人架着也离开了,剩下的人从鸦雀无声到吵闹无比只是一瞬,安迷修笑着和他们说去照顾三皇子,那群人嘴上说着好背地里却再说:“看来这皇子说的也没错,毕竟一个只读的会骑士道的守护神做不了什么,连帮他抢皇位都不会,哈哈哈。”
 说罢,他们都笑了出来,安迷修把那些话听在耳中,面目难堪,原来自己在他们眼里就是这么个废人。”快步离开了正厅。
 迈步到达雷狮所在的房间外,两个高壮的人挡在门前,安迷修上前,用着职业假笑说着:“两位大哥,我想见见三皇子。”
 那两人也认出了他,相视了一会给他打开了门,安迷修和他们道了声谢,进了房间,身后木门砰的一声关上。
 屋里没有雷狮寝宫那么华丽,但也算得上舒适,可呆惯了水床的雷狮抱怨着床板太硬,抬眸正好瞧见安迷修,冷笑道:“怎么?害得我禁足现在又来嘲笑我?安迷修,你能不能要点脸。”
 安迷修习惯了雷狮冷嘲热讽的语气,坐在书桌前的木凳上,打开了放在书桌上的卷轴,打开的一瞬间被卷轴里的灰尘呛到,连嗑了好几声,雷狮嫌他烦将被褥盖在耳朵上尽量让自己听不见,可就在此时安迷修叫了他的名字。
 “雷狮,我有那么无用吗。”雷狮听后将被褥拿下转颅面向安迷修,不客气的说:“对,你何止是那么无用,你明明是非常无用。”
 安迷修从开口到现在都看着手上的卷轴,又启唇说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怎么做?呵,你现在搬着你的行李滚出雷王星,就是最大的用处。”雷狮说罢又将头转回去,他没看见安迷修听到他说的这句话时眸中的震惊和无助。
 片刻的沉默被敲门声打破,卡米尔推门而入,瞧了一眼坐在木凳上的安迷修,又看了看躺在床榻上的雷狮,启唇说道:“大哥,已经…”没说完,卡米尔看向安迷修又说:“准备好了,随时出发。”
 安迷修也想装作什么都没听到,可惜好奇心促使他询问雷狮:“你们要去哪?你不是被禁足吗?”
 雷狮瞧了一眼安迷修,对着卡米尔示意他知道了,卡米尔点了点头,迈步走出了屋子。
 安迷修又问:“你们到底要去哪?这不能告诉我吗?”
 雷狮并未回答,他起身走向书桌,微勾唇角,启唇说道:“你不是问我你该怎么做吗?来,我告诉你。”
 话音刚落,雷狮揪起安迷修的衣领强迫他站起身,借着力把安迷修往床榻上带,安迷修也没有挣扎。
 雷狮将安迷修粗暴的按在床上,后背猛地砸向床榻的滋味并不好受,安迷修刚撑起身又被雷狮压下,刚想开口询问就感受到唇上的温热,安迷修第一次近距离的感受到另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唇如此柔软。
 他先是一愣,后抬臂用手抵住雷狮的肩膀将两人的距离拉开,开口骂道:“雷狮!你做什么!”
 雷狮被他吼的耳朵疼,索性再次堵住他的嘴,安迷修口中的骂声被雷狮堵回嗓子里,化为溢出唇角的呜咽声。
 雷狮吻技很好,说出来可能不信,他这些事也是第一次做,可能是平时小人书看多了,也可能是天赋异禀,安迷修不到一会就涨的满脸通红。
 安迷修不断的拍打着雷狮的背,想要阻住雷狮的行为,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回复。
 雷狮松开了他,安迷修低着头大口喘气,他低头的功夫才发觉自己的上衣已经被雷狮解的差不多了,猛抬头红着眼瞪向雷狮。
 雷狮被安迷修一系列的动作逗的笑出了声,反问了句:“你登上守护神的位置不就是靠这种,难道是靠你口中的骑士道?”雷狮被没有挑明了说,而是暗戳戳的讽刺。
 安迷修被他说的一句话激怒,当场怒吼了出来:“雷狮!我并没有做过你口中的‘这种事’,也不许你侮辱骑士道!”
 安迷修压了压火气又说:“请你放开我,既然你说我无所事事,那我走便是了,不用做这些事来,”他顿了顿说完:“恶心我。”
 雷狮听后当时就恼了,逼问着说:“安迷修,我做这些事不光恶心到你了,而且恶心到我自己啊,我就是要玷污你的骑士道,让你无地自容。”最后口中只能说出咬牙切齿的话。
 安迷修听后只是低下了头,无话可说,没想到雷狮讨厌他到这种地步,他自己也没做什么对不起雷狮的事,为什么雷狮一而再再而三的针对他。
 雷狮见安迷修不语冷笑了一声,将他衬衫直接拽开,衬衫上的扣子一下弹到了地上发出声响,衬衫底下是白嫩的皮肤,雷狮看呆了,他从没想过一个男人皮肤可以这么好,又想了想,“鸭子”可不得保养好自己的“赚钱工具”,又冷笑几声。
 俯身在安迷修颈窝处啃咬,安迷修慌忙的用手推着他,他皱眉将自己腰带取下,一圈又一圈的绕在安迷修的双手,那双手腕被腰带勒出了血迹,雷狮也不管只是绕的更紧了些。
 安迷修被腰带勒的倒吸了口冷气,刚想开口大骂,就被更加强烈的吻堵了回去。
 不,不应该说是吻,应该说是动物间的撕咬。
 雷狮的手迅速游走在安迷修身上的每个角落,停在了安迷修被顶起的“帐篷”上,启唇说道:“这么敏感?以前和你上床的人调教的吧,呵呵。”
 反手从安迷修股缝处深入,隐隐约约的碰到了紧闭着的穴口,雷狮边笑边说:“安迷修,以前的那些客人是直入还是后入啊?”说罢,将指尖划在穴口,引的安迷修打了个哆嗦。
 安迷修红着眼再次重申道:“雷狮,我不知道我哪里得罪过你,也不清楚你为什么这么看我,但是我很明确的告诉你,你如果在做些越界的事,我定会砍下你的双手。”
 雷狮听后先是一愣,紧接着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意外的事似的,睁大了双眼咧开了嘴角大声笑道:“安迷修,你可真有趣。”
 安迷修很难理解,为什么自己说要砍掉他的双手,他会笑的如此开心,但是没想一会,一阵疼痛感从后穴处散开,安迷修懵了一时不知如何动作,呆住了。  他没想到雷狮真的会对他动手,毕竟都是男人,那种事做起来也会有些羞涩,可是现在雷狮哪是羞涩啊,那明明就是兴奋的红了脸,紫眸像是盯上了美味的猎物似的,目不转睛的盯着安迷修。
 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雷狮就已经开始有了动作,雷狮手指很灵活,没过一会就增加到三指。
 雷狮俯身想吻住安迷修的唇,可是就在两唇相碰时,安迷修狠狠的咬住雷狮的唇角,一股铁锈味从两人嘴中散开。
 雷狮先是一惊退开了,伸手擦去唇角遗留下的血迹,又看了看安迷修嘴角属于自己的血,竟一点也感觉不到愤怒,而是更加兴奋了。
 他猛顶将自己的什物插入,安迷修被忽如其来的动作惊的猛缩内壁,雷狮只是抬颅微后仰,喉结处清晰可见的滚动。
 接着不给安迷修任何缓过神的机会,开始更加猛烈的抽插,直到安迷修晕了过去雷狮才就此罢休。
 那夜雷狮将安迷修扔到床上,起身推开房门走了出去,就再也没回到雷王星。
 但是现在雷狮又找到自己,安迷修也不清楚雷狮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明明一开始侮辱自己的人是他,到头来满世界找自己的人也是他。
 现在又压着自己说奇怪的话的人也是他,安迷修无语也很正常。
 比起以前,安迷修已经稳重不少,至少他知道现在如果狠的推开雷狮,他会像之前一样被雷狮侮辱,只是现在平静的回答着雷狮的问题。
 雷狮见他如此回答自己,当然也是意料之外,但是很快他便笑出了声,说道:“安迷修啊安迷修,没想到这几年没见你的本事尽长啊。”
 说罢,握住安迷修藏在背后的右手,拿出了一把匕首,抬眸瞧见目光平静的安迷修,在手中把玩着。
 没过一会,雷狮又说:“那怎样你才能呆在我身边?”
 安迷修回答道:“没有办法,除非我死了。”
 雷狮哑声,半晌将匕首刺入安迷修的双眼,鲜血从眼角流下,安迷修咬住下唇不发出任何声音。
 雷狮见状冷笑着将匕首抽出,又往下将安迷修脚筋挑断,对安迷修说道:“这样你就永远离不开我了,我的,守护神。”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