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似是故人归ABO   作者:呆头白鹅
评分:
0.0 (0人已评)
打死陆广思他也没想到自己的相亲对象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本来按照规划他们应该结婚了的,可因为陆广思的冲动惹的他和江逾静分离了六年之久,好在,一切还来得及补救。
结婚?他结就是了,只求能把江逾静养好一些,这个beta曾经是他的心头宠,以后也是。
江逾静想,怎么会有陆广思这种直球,不过也好,反正也认定是这个人了,是除了陆广思之外和谁结婚都可以的丧,好像他的落荒而逃都败给陆广思的炙热。
成熟稳重陆广思X只对攻是诱受江逾静
陆广思:妈!是江逾静先动手的!
标签: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第五十六章

“很晚了,你先睡吧。”陆广思挠挠头去了浴室,他尽量不弄出更多的声音打扰江逾静休息,alpha知道自己的beta明天还有课,而自己可以不用去上班,尽管他家装修的很隔音。

  江逾静实在很困,没有等陆广思出来,他最近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好不容易有了点睡意就格外珍惜。屋外正盛的花也逐渐萎缩,陆广思出来的时候江逾静已经熟睡。

  轻轻掀开被子躺下,陆广思为了不打扰江逾静也没有把他抱在怀里,只是确认了江逾静的脚不是冰冷的。

  他躺在这个香饽饽身边想起来很多事情,留学的那几年没有自己的陪伴,江逾静身边也许不乏追求者,但每次江逾静生涩的身体告诉他江逾静的感情经历为0,多可怕的概率。

  连和别人赌一次感情就会输的遍体鳞伤的概率,偏偏江逾静全部倾注在这场看似荒诞不对等的婚姻里,却还是没有换来陆广思完全的信任。时至今日陆广思依然不曾真正对江逾静敞开心扉,陆广思的想法深奥,而江逾静孤注一掷的勇气则不会打动陆广思一分一毫,这个alpha有极强的自主性,根本不会因为这样的感情而有所顾忌。

  所以这场婚姻从开始到现在处处温情下都充满了尔虞我诈,陆广思可以对江逾静很好,处处关心事事过问,不惜重金打造的科研所,为的是营造一种他们格外恩爱的感情,可其中心酸只有在某个深夜里才会品味出来。

  其实直到现在为止,陆广思都没有真正把江逾静带回家里,哪怕江逾静是陆家的养子。

  不知晚风吹拂,不知年岁几何。

  那点细微的感情可以被浓烈的伤痛一并公之于众,就像多年前瘦弱的身躯骤然在众人眼前坠落,直到鲜血沾染了土地,才有人尖叫着、惊慌着,一切都没有变,陆广思是站在那里的人,江逾静痛不欲生。

  时至今日这个悲剧还是被迫上了发条,什么都一如往昔,这次行刑的人是陆广思。

  “该拿你怎么办好呢?”陆广思吻了江逾静的额头,他不忍心再次看到江逾静那样痛苦的神情。

  可江逾静早已深深睡去,听不见陆广思在万籁俱寂时候的叹息于纠结相与。

  “算了,就当好好爱你一次。”陆广思叹息,他的计划无可避免的要把江逾静牵扯进来,这种装详的感情更容易让人找到破绽,他紧紧需要这样顺水推舟,就当一切被人掌控。

  “就一次吗?”陆广思翻车了,江逾静没有睡着,“陆广思,你究竟把我当什么了?”

  “钟麟,你喝多了。”柳新随看着这个不速之客,可也不是大晚上钟麟借酒发疯的理由。

  “我知道,那么怕我做什么?我不吃人。”钟麟指使柳新去给自己泡解酒茶,“咱俩都认识那么久了,睡也睡过了,还当不认识我呢?”

  “没有的事,现在很晚了,我明天还要去上课。”柳新随哈欠连天,“给你放这了,我要睡了,你自便。”

  他实在没什么精神伺候这个大少爷了,大晚上被敲门就已经很恐怖了,好在还记得钟麟那张极其欠揍的脸,给他留了个房间。

  柳新随是s市本地人,因此在这座城市里有房子并不奇怪,只是总是空荡荡的,钟麟大爷似的在这里巡逻来一圈,又细细的想不出来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