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云亮】情知所起   作者:偷摸抢
评分:
10.0 (1人已评)
标签: 双性 女装 生子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15避孕



诸葛亮在车上编辑给李白的消息,再次抱歉就这样和赵云离开。
李白回他下次请他吃饭就行,这么多年亮妹妹还是和以前一样见了男神哥哥魂都没了。
其实李白偷偷看了一眼赵云,扫过来的眼神看不出什么却吓得他脖子上毛都立起来了,毕竟真要追究起来自己也是诸葛亮骗身骗心小团伙的一员。

什么男神哥哥……诸葛亮亲着朵朵的小手,偷偷看坐在驾驶位的人,只能看见搭在方向盘上卷起袖子的手臂,能看见一副设计很好看的暗灰色机械腕表,犹记得大学时是运动表。

诸葛亮知道赵云一直以来都是很优秀的人,在大多数人在学期间逃课或是考试周前才开始学习时他就有了自己的规划,不会参加不必要的社团活动和聚餐,还会被老师推荐参加省级比赛。那一届的表白墙,多半都是赵男神的舞台,各种花式表白。

回忆里的校草赵云穿着休闲简单,肩背还略显单薄,如今光是看到他手臂上的青筋也知道这是个成熟男性,揽着他说话时的低沉嗓音还有透过衣服传来的温度,全都让他心动不已,心动又后悔。自己当年到底在想什么啊,怎么可以对这么优秀的人做出那么过分的事,诸葛亮抱紧朵朵,赵云的优秀一如既往,只有他还在原地打转。

“到了。”
耳边的声音扰乱思绪,左边的车门打开,朵朵已经被赵云接手过去。
诸葛亮意识到赵云已经开到别墅附近超市的地下停车场,他下车时赵云已经抱着朵朵往前走了,走进超市入口时朵朵的小脑袋一歪,看见诸葛亮被甩在后面伸手蹬腿的不要赵云抱他。

“我要爸爸,不要你——”
身边走过的大妈飘过来怀疑的眼神,赵云顶着被怀疑是人贩子的眼神看着怀里两道眉毛和自己一样粗黑,双眼溜圆的朵朵。
他想了想才开口“你很重,亮亮抱不动你。”

诸葛亮小跑过来看清朵朵脚上的鞋子都踢脏了赵云的西装,没有理会朵朵朝他伸过来的手,拍拍他小屁股。
“不许踢——”
踢谁呢?诸葛亮不知道该怎么让朵朵称呼赵云,索性不说话了,伸手去拍被朵朵踢出好几个脚印的地方。赵云低头看他,诸葛亮整理得勉强看不出灰了才松手。

索性超市的购物车有放置小孩的座位,朵朵坐在那上面开心的扭屁股,还要诸葛亮推车推快些,憨气十足,傻宝宝一个也不知是随了谁。
换了赵云来推车,朵朵就撅噘嘴,但还是仰着脑袋好奇的看着琳琅的商品,又去看今天格外好看的爸爸。

诸葛亮走在前面去看商品,除了食材类的要看生产日期其他的他都看到合适的就拿。赵云推着车跟在后面,看他后颈的腻白,被裙子束出的线条,转身时也会跟着摆动的裙角,走动时能看到若隐若现的脚踝,赵云并不是一个有恋足癖的变态,可是他没有办法移开双眼,渴求那裙角鞋跟间一点肉色的慰藉。

这个人以前就喜欢穿长裙,现在也是,看着是把全身都遮住了,身体的线条却在垂软的布料下暴露,手爱去抓裙摆,会回头冲他腼腆地笑。

“没有什么要买的了,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朵朵小手一指,赵云长手一伸就拿了一盒玩具放进购物车,接着摇摇头说自己没有什么要买的。
诸葛亮看朵朵双眼又开始骨碌碌向四周看,赵云也低头看着朵朵,大有那小短手往哪指他就拿什么的气势。
诸葛亮抱起儿子走向收银区,大的他管不了,只能收拾小的。

回到家诸葛亮就抱着朵朵去了从厨房,制作蛋糕是之前在幼儿园时学校请家长参与的项目,诸葛亮没有制作食物的天赋,陪着朵朵倒腾蛋糕布丁只是为了好玩还能和儿子培养感情。
所以在第二箱蛋糕的糊味飘出来时朵朵主动伸手去抱诸葛亮脖子,“我只吃草莓也可以。”
诸葛亮鼻尖去顶他“一朵小猪仔,你吃什么不可以。”

赵云回家后就接到律师的电话,回家还没有吃晚饭由着厨房里一大一小玩到现在。他走进厨房就看见烤糊的两个蛋糕,流理台上还散落着面粉和蛋液。诸葛亮抱着朵朵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草莓,父子两人脸上还挂着面粉。

突然进来的人把两个人吓了一跳,原本整齐干净的厨房现在一片遭诸葛亮才在心里叫不好,不好意思的说“我有段时间没做了才——”
赵云点点头“晚饭还没做,你先出去。”
诸葛亮看着赵云戴上围裙,卷起袖子去开冰箱,脸上更热,“晚饭后我会收拾。”
赵云低头去洗菜,像是没听见诸葛亮说的话。

想起今天在停车场,赵云抱着朵朵大步向前走完全没有等他的意思,看着他的背影自己着急的往前追。
本以为赵云是要自己再次以貂蝉的身份和他在一起,说是弥补还是别的什么也好,但是他现在这个态度——诸葛亮有些不懂了。但他明白,有的东西,变了就是变了,他诸葛亮就算是老老实实打扮成貂蝉,赵云也不再接受了。

总会有那么一天,赵云不再爱貂蝉,也不能接受诸葛亮。

此刻在厨房的赵云从青菜的根茎掰开,仔细的清洗,思考着律师让明天去办的事,还有他的主治医师询问他病情的问题。是否失眠,是否会惊醒,药物的控制有没有用,赵云沉默半晌后回答他自己找到了治病的药,医生没想到赵云的回答会是这个,但还是告知他不可以再有过度的情绪,那治病的药若是反效果就是毒。

毒吗?毒也好,是药还是毒,无所谓,他就像监禁半生的囚徒,只能跪下来去吻监狱的钥匙。

咔哒。
关门的声音。
赵云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冲了出去,诸葛亮手上提着一袋东西还在往外走。

大门门口的垃圾桶有严格的分类,诸葛亮看赵云做完饭自己也不想闲着去把今天采买的物品整理好,装出一袋干垃圾就要出门去丢,才走出几步就被人大力扯着手腕,来不及反应和说话就被拽进门里,砰的关门声吓得他一抖,抬眼去看就只能看到赵云不同寻常的暗沉眸色和隐忍怒火咬着牙问出的问题。
“你要去哪?”

诸葛亮手上的垃圾袋赶紧举起来,“我,我只是扔垃圾。”
赵云一把夺过他手上的垃圾袋,“这种事不用你来,会有人来打扫。”
看得出赵云处在暴怒的边缘,诸葛亮小心翼翼的说好,转身去找还在鼓捣新玩具的朵朵。看赵云没有跟进来他才松了一口气,趴坐在软垫上去抱朵朵,赵云这样有点吓到他了。
“宝宝,亲亲爸爸。”
朵朵终于丢下手里的玩具,小猫踩奶一样两只手扒在诸葛亮脸上去亲。

赵云把门上了锁走到门口的阴影处,房间里的朵朵趴在诸葛亮怀里,能听到诸葛亮对朵朵说“朵朵,你喜不喜欢今天给你买玩具的叔叔。”
朵朵听见给他买玩具就开始点头了,喜欢喜欢的喊,诸葛亮叹口气,这孩子哪天要被拐了可怎么办。
他接着说“宝宝可以喊他爸爸。”
朵朵转身双手双脚都吊在诸葛亮身上,委屈的不行“爸爸~”

诸葛亮托着朵朵的屁股安慰他“我还是你的爸爸啊,多一个爸爸来疼你不好吗?”
嗯?多一个爸爸,还以为爸爸要换人的朵朵这才意识到他要多一个爸爸,似乎可以接受。
他抱着诸葛亮,害羞地点点头。

吃晚饭时,朵朵围着小兜兜,想起来诸葛亮说的话眼神一会一会儿地偷摸看冷着脸的叔叔。诸葛亮喂个饭怼得他下巴都是汤汁,无奈的掐掐他软嫩的婴儿肥,傻儿子。
赵云就餐结束诸葛亮看着他说自己来收拾他去忙就好,似乎这是一种约定俗称的分工。晚饭由赵云做好,善后洗碗自然要他来做。
赵云看着一直在喂朵朵吃饭的人点点头。
诸葛亮终于把朵朵的小肚皮喂得圆鼓鼓以后自己也快速吃完收拾碗筷去了厨房,才发现被他和朵朵弄得乱七八糟的厨房已经被打扫干净,自己只用洗碗筷就好。

朵朵趴在沙发上看动画片,诸葛亮把他捞起来抱去浴室,即使围了饭兜,吃完饭的脏小孩肚皮上还是沾有汤汁饭粒。洗澡的时候臭小孩爱用手脚去拍水要爸爸陪他玩,半个身子都湿了的诸葛亮带娃带出经验只穿了件简单的睡裙。
朵朵吃饱了也洗香香了就开始犯困,钻进小被窝里喊两声爸爸就睡着了。
诸葛亮忍不住去亲他脸蛋,小声的说爸爸爱你。

轻轻阖上门后等待他的人从背后把他拉进怀里,“要洗澡吗?”
诸葛亮呆呆点头“要洗——”
话没说完就被拉进较大的浴室,热汤从头顶洒下暖得他睁不开眼,赵云抓着他的手叫他给自己脱衣服,脱完了才动手去掀诸葛亮的睡裙。

简单的睡裙不光好洗,更好脱。有人含着他的唇瓣吮吸,柔软湿黏的舌头从耳廓游走到后腰。热水打在身上很舒服,却也隐去他想拒绝的话。
前后的两个穴在昨日就被狠狠疼爱过,但似乎后穴的恢复能力没有阴穴强,男人的指尖刮过还是会肿痛。
赵云安抚的揉揉手心那丰腻细白的两团,不再去碰刚开苞的后面,只拿掌心去磨不堪蹂躏的小花。

在诸葛亮把双腿紧闭之前开口“把腿打开。”
诸葛亮完全靠在他身上,闭合的小缝被人刮搔两下后前端慢慢翘起,往下就能看见淫荡的一幕,诸葛亮哀羞地把头埋进准备好的胸膛,求他轻一点。

“怕疼?”
诸葛亮点点头,他当然怕疼,破处,生孩子,后穴开苞,不是真的爱这个男人他哪里能忍受这么多疼。
赵云一只手举起他的白肉莹润的小腿,蹲下去张嘴含吸起小小的肉缝。
诸葛亮背后冰凉的瓷砖已经被他的体温烘热,无处可躲,双手捂着嘴咬着指尖摇头低泣。
嫌弃淋浴会冲刷掉刚分泌出来的爱液,赵云伸手把淋浴关掉,厚热的舌苔去拍打冒出头的花蒂,瞬间安静下来的浴室只能听见湿湿的水声和压抑的哭腔。
诸葛亮双腿绷紧,一股水喷出来时赵云手背去抹嘴角晶莹的液体,热热的舌头似乎已经把阴穴花肉烫熟泛着玫瑰的红。诸葛亮根本不敢看他,求他不要这样。

赵云把自己硬得发疼的阴茎推进紧窄的小口,手去抓他温软像化掉的奶油般的乳肉,把乳尖咬硬了才放进嘴里裹吸。
凑到他耳边,“迟早要习惯,做多了就不疼了。”
后半夜怎么到的床上已经不记得,但是身体里热涨的物什还在抽动,诸葛亮抓着床单哭都哭不出来叫也叫不出声,赵云咬着他的耳廓,舔吸挂了一天耳坠的小小耳垂,满足的浑厚声音问他“插着睡好不好?”

诸葛亮想不明白,当年明月朗清风的校草,怎么会变成这个压着他不停娈肏的男人,浓厚腥重的精液打入体内时他浑身颤栗,却又害怕地死死咬着下唇肉,再这样下去怀孕只是时间问题,他得想办法避孕才行。

By偷摸抢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

关于作者
作者作品
粉丝排行榜
我的粉丝值
  • 您当前的等级:见习
  • 您当前粉丝值:0
  • 距离下级还差:500
最新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