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春华秋实(R)   作者:南楚先生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信白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春华秋实



  那是韩信的大嫂,是从乡下花钱买来坤泽,他大哥自小便是个病秧子,姆妈想了个法子说是要给大哥找个媳妇结婚冲喜,可哪有人愿意嫁给一个凭一口气钓着的人,实在没了法子,只能去乡下那揭不开锅的人家里找,可没想真叫他们找着了,长的白白净净的还是个坤泽,见了面姆妈一打眼心里就欢喜,那家人又多要了些银子姆妈也接受了。冲喜似乎真的有用,成亲那天之后他大哥的精神头好了不少,每日咽下的粥也多了些,甚至都能和姆妈说说话了,可没过半月,他那短命的大哥便一命呜呼了。

  韩家在此之前没有过坤泽,生出乾元的姆妈也是个中庸,这下,来了个又香又软的坤泽,可是要把乾元的魂给勾走了。

  “你身上好香。”炽热的手从衣摆滑进,抚摸着李白腰间细腻软肉,乡下来的坤泽拘束又胆小,性子像水一样温婉,面对韩信露骨的暗示只能咬着嘴唇默不作声。

  “怎么又咬嘴唇?别留下印子了。”闻言,李白急忙松开嘴,伸出舌头舔过嘴唇上的牙印,可无意识的举动却要勾起乾元的火,腰间的抚摸转换为揉捏,韩信的气息也变得粗重,李白因为乾元的气味软了腿可他还是想逃。

  “别……”乾元的手摸上他的乳粒,李白觉得自己已经化成一滩水,任凭韩信激起涟漪。

  “为什么呢?为什么是大哥的妻子呢?明明是和我拜的堂,明明是我掀开的盖头,明明是和我喝的交杯酒……只因为圆房是同大哥的吗?”

  李白想说些什么,可韩信句句属实,韩信大哥卧病在床,但结婚的流程要做,韩信与他胞兄样貌如出一辙,姆妈便要韩信替他哥哥做了结婚的流程。他与韩信拜了天地高堂,韩信又用秤杆挑了他的盖头,他情意绵绵的望着情郎,交臂喝了合卺酒……这礼数算是圆满了,可不等李白反应,他就被姆妈拉走,姆妈对李白说了些私房话,便直接把李白往大儿子的寝房里一塞,见他大儿子舒服痛快了几天,姆妈还真以为李白服侍了她那可怜的儿子,可谁知,李白一被塞进屋里,见到那床上半死不活的身影吓得不行,哆哆嗦嗦的,硬生生坐在硬木椅上凑合了一整晚。

  坤泽的目光水汪汪的,嘴上句句求饶却又句句勾引着韩信。韩信真的不懂,明明拜堂成亲的是他,媳妇却是大哥的,明明他对情呀爱啊从不强求,可他却又那么想要得到他大哥的坤泽。

  “是不是和我同房的话,你便是我的了。”手掌在身上种下火焰,烧的李白血液都要沸腾,乾元的气味浓烈,单刀直入却又甜蜜缠绵,逼得李白落了眼泪。不是李白讨厌韩信,而是他清楚的感受到他自己股间的黏滑湿腻,是他不知廉耻的湿了裤子,坤泽的丝丝甜味儿也散开,残蚀着二人的理智。坤泽果然就是要被强大的乾元所掌控,李白的双腿发颤,紧紧依附在韩信身上。

  “快……快……”李白的声音又细又小,韩信差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大嫂,”韩信的唇贴近李白那只红透的耳朵,二字称谓毫无阻隔的传进李白耳朵。这是韩信第一次这样称呼他,他本应该是希望韩信这样的,给予他应有的尊重,可现在他听到这二字却是急出了泪。

  “快些什么呢?”那手又恶意的刮搔着李白的乳尖,痒的坤泽弓起身子缩起脖子。

  “小,小叔子,我要你快些肏我。”

  乾元的气味与坤泽的水乳交融,平日里的坤泽明明拘谨又清纯,可到了床上却是又浪又骚,两条腿白花花的,抓上去手指都要陷进肉里。李白的身子看上去清瘦又单薄,可那屁股又圆又翘,韩信抬起李白双腿,用手一拍那两个白团,柔软的像是往湖里投了石子似的荡漾起来。分开双腿,两瓣之间的红晕被蜜液染的湿漉漉黏糊糊,韩信一戳那里便一缩,用力插入便滑溜溜的把一整根中指全吞进去了。

  李白觉得羞,想要夹紧腿,可又被韩信用力分开,韩信盯着这旖旎景色,喉头一滚嗓子干哑。

  “大嫂……”韩信又这样喊他了,李白抬腿去踹,脚掌贴在韩信胸口,他记得明明自己是用了力使了劲的,可韩信纹丝不动,甚至抓了他的脚踝压下身来去吻李白。李白故意微张着唇伸出一点小舌,但韩信并不深入,只吻着他的唇角。李白哼了粘腻的鼻音勾引,不想韩信又闷闷的喊了一声大嫂。

  “混蛋,叫我大嫂还想抱我!”这下李白是狠心去推了,手脚并用却还是被韩信抱在怀里,体内的手指浅浅抽插,在穴里转了一圈又弯着指节不停扣弄,穴内的肉包裹挤压的入侵物,更深处却发出了空虚的痒,李白蜷着脚趾,发泄的咬在韩信肩颈交界。

  韩信摸了摸肩上牙印,轻笑着舔湿手指去捏李白柔软的乳肉。

  “嫂嫂,你知道的,我兄长出生时便体质虚弱,我娘亲奶水又少,因为心疼大哥,我是吃着牛乳长大的,”穴内手指缓缓抽出,取而代之的是滑腻粗大的龟头抵在穴口“看着嫂嫂的胸,我便又想到不被偏爱的童年了。”

  韩信俯下身子,含住那颗挺立,婴孩般的用力吸吮,舌尖绕着乳晕打转,又用牙齿轻轻撕咬,李白真的觉得韩信是想要吸出乳汁的,他的乳尖好像被咬破,韩信一舔他便火辣辣的疼。

  李白干脆抛下廉耻,双腿缠上韩信的腰,用股缝磨蹭着那硬挺的肉棒。

  “你这样是吸不出奶的,你得插进来,让我怀孕,有了宝宝,我才会有奶。”

  真可笑,这些事还是大婚当天韩信姆妈告诉李白的,他还记得那天姆妈几乎快把夫妻之间的情事全部都告诉他。

  韩信掐着李白的腰,借着性液顺滑的一捅到底,兴许是插的太快,李白的水又太多,那粘腻的性液随着插入的动作四处喷溅。

  二人都是第一次,韩信只知道插入后那销魂之处又紧又热,夹的他舒爽极了,凭着感觉不得章法的胡乱抽插,可李白却被捅的疼极了,踢着腿要韩信拔出去。

  “这样乱插不行,”李白的身子随着韩信的顶撞乱晃,就连话也被顶的破碎“妈,妈妈说,要九,九浅一深才行……”

  九浅一深?韩信耸动着腰耐着性子去做那所谓的九浅一深,韩信不觉得有刚才他自己摸索的那般舒爽,可李白却仰了脖颈,红着脸媚叫起来。

  “这么舒服吗?”韩信发现,每深顶一次那内里软肉便使劲绞紧他的肉棒,甚至像是有意识的在把他的肉棒往里邀请,直到他的龟头狠狠顶到坤泽的生殖腔入口。李白一声惊呼,玉茎吐了白浊,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觉得内里酸软发涨,又痛又酸又爽,他快要溺死在这情事的海洋。

  韩信仍在顶弄入口,他的龟头感受到来自生殖腔的亲吻,咕啾咕啾,一下又一下,终是撞开缝隙,肉棒势如破竹的撞进生殖腔内。

  “是要射到这里对吧,射到这里才会有小宝宝。”

  其实韩信并不清楚他顶进的是不是生殖腔,可他知道这里更加紧致火热,他的龟头像是被咬住,让肉棒只能往里送不能向外抽。

  咬上坤泽红肿发烫的后颈腺体,向内注入专属自己的气味,阴茎在生殖腔内涨大成结,将坤泽死死钉住,向那狭小通道浇灌灼热的精液。

  李白脸上挂泪,还沉浸在强行打开生殖腔的酸痛舒爽之中,并没有听到韩信那句“有了孩子后得给他喝牛乳,这里是我的。”

——END——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