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汁水四溢(R)   作者:南楚先生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信白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汁水四溢


  李白嫁到韩家后被养的比先前更加白净,曾经单薄的身子如今乳肉肿胀小腹隆起,任谁都看的出这位来自乡下清纯可爱的坤泽有了身孕,就连姆妈也不例外,按日子算她知道那圆圆肚皮下的崽不是她大儿子的,她也知道小儿子和李白走近,每次韩信找李白说过话后,李白脸颊都被遮上一层红晕。她不想知道这其中有没有谁勾引谁的桥段,她只知道她能做的便是装傻充楞,那不过是坤泽对懵懂青涩乾元的吸引罢了,她要对未来的家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要给未来家主的面子。

  “白,白,阿白……”韩信哑着嗓子喊他的大嫂却又是属于他的坤泽,身下的动作粗鲁又谨慎,他紧紧揽住李白的肩,低头咬向带着疤痕的后颈,韩信注射信息素的时间很长,可过长的标记带给坤泽的却只有痛苦,李白忍着后颈的疼,努力并紧双腿刺激乾元快些射精,自从他怀孕后韩信对他极尽小心,只有在乾元难以忍受的易感期时才会克制的操弄他的腿缝,他向人打听过,三个月便能同房了,可他已经怀孕近五个月了,韩信也不肯碰碰他。

  韩信松开了带着血腥味的后颈,可李白腿缝间的阴茎还是硬梆梆的——韩信没射,李白清楚次次都用腿缝凑合并不能敷衍了事,他分开膝盖,用早已湿透的股缝蹭着那根肉棒,他不清楚这是不是违背道德的勾引,他只想韩信插进来。蹭的久了,李白的腰都酸了,可韩信还是像木头似的在李白身后,李白翻过身躺下,双腿缠上乾元的腰,解了上衣扣子露出柔软胸膛。

  “你快插进来。”有什么凉凉的液体落在李白胸口,再抬眼看去,韩信的泪就这样离了眼眶离了下巴落在李白身上。李白愣住了,这是他第一次见韩信哭,他本以为像韩信这样的乾元是没有眼泪的,可韩信就是把他最柔软的一面展现给了自己,李白反应过来后急忙抬手捧过韩信的脸,胡乱擦掉上面的泪痕,小心翼翼问怎么了。

  韩信偏过头亲吻李白湿漉的掌心,看向李白的眼神是那样单纯清澈“我插进去要是把宝宝弄疼了怎么办?”李白张了下嘴欲言又止,话到嘴边在口中转了三圈却只叹了口气。

  “宝宝生下来之后你是不是就疼他不疼我了,妈会不会要宝宝喊我叔……”乾元的眼角红红的,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把阴茎挤进窄穴,孕期的穴道更加温热潮湿,长时间不受肉棒侵扰使得内里更加紧致敏感,李白能清楚感受到自己的屁股一寸一寸的纳入坚挺欲望,穴口的褶皱都满满被撑开。韩信不敢有大动作,只插入前段就开始摆动腰,幅度又小又浅,搔的李白深处好痒。

  李白环上韩信的颈,用笨拙的身子迎合着他的乾元,韩信向前顶他便向下坐,幅度大到吓得韩信急忙扶住他的腰。虽然深入只一瞬,却完美刺激到坤泽的敏感点,李白的阴茎贴着他隆起的小腹颤抖着吐出精水。

  “你再这样磨来磨去的,我就真的要宝宝喊你叔了!”一哭二闹三上吊,方才韩信哭过了,他要闹回来才算扯平。

  “你这样小心我的崽却不顾我的感受,我要离家出走!”

  “你根本就不爱我……”话没说完,李白的大腿被韩信掐起抬高,身子折叠让他的肚子酸胀,韩信没说话,只抿着嘴唇缓缓顶腰。高潮过后李白的乳头也酥酥麻麻的,他的指尖攀上乳头抚摸拉扯,这都要怪韩信,他想,如果不是韩信曾经那样经常吃他的乳头他也不会这样饥渴敏感。

  韩信顶到生殖腔腔口时二人都流了不少的汗,韩信一直在克制凶狠挺进的冲动,而李白在享受这带着痛的快感,他流出的水好像淌到了后腰晕在床单,龟头反复碾过腔口引得他全身颤栗,他好想韩信能亲亲他抱抱他,他要被快感冲昏头脑了。内里紧致湿滑如同蚌肉不停热情招待着肉棒,祈求肉棒怜悯让他得到大幅度的操干。李白一遍遍喊着韩信的名字,他好想大声叫喊,他知道韩信在忍耐,他自己也在抑制,他和韩信拜了堂可他们为什么不是夫妻,他为什么是以大嫂的身份结实韩信,世人皆知他们的龌龊勾当可为何他们还是不能在一起。

  李白落着泪再次达到高潮,他蜷着脚趾颤抖,这次高潮持续的很久,粉红乳尖也泌出奶白乳汁,他还记得二人初次交合时韩信过分的说要与宝宝抢奶水,此刻韩信也在遵守那荒唐的承诺将那稀薄的乳汁舔舐干净。

  “我能再吃些吗?你好甜。”

  他是韩信在春天亲手种下的种子,到了秋天他已结成汁水四溢的禁果,他在等韩信把他摘下,他在等韩信把他拆吃入腹,他在等韩信带他逃离这囚禁着他的伊甸园。

  韩信最终还是压制住欲望没顶开生殖腔,在临近射精时抽出阴茎,用龟头抵着李白圆滚的肚皮撸动欲望,把精液和李白高潮后的狼藉混在一起。李白喘着气,对韩信说他可以再来一次,可韩信只是把他拥入怀里温柔又急躁的吻他的唇。

  “做与不做我都是为了你,你怎么能说我不爱你。”

  李白没能等到逃离伊甸园,韩信摘下了他却在门口被姆妈揽住,姆妈夺过韩信手中的果子,把他扔回了那荒芜的园子。李白临产了,他已经近半个月没见过韩信了,他额角的汗流进眼睛蛰的他好疼,可他却怎么也哭不出来,或许泪在心里已经流干了,他不想乱猜不去乱猜,他选择相信韩信。握着稳婆的手逐渐脱力,口中依旧紧咬着布条,待孩子呱呱落地,李白用尽力气看了一眼,他想对韩信说宝宝折腾他让他好累,宝宝皱巴巴的好丑,他要把奶水都留给韩信。

  他出月子了,韩信还是没来看他,姆妈告诉他身子恢复好了才可以出门,可他任性的想要去看韩信,他真的好想他。李白偷偷推开门,外面的阳光温暖又刺眼,他不敢出门走远只站在门口张望,他没看见韩信却瞧见一位漂亮的姑娘,姑娘与他对上视线后甜甜一笑便直直向他走来。姑娘说她叫小莲,是上个月刚嫁来韩家的。

  “我应该随韩信叫您大嫂。”小莲姑娘穿着时髦得体,露出的四肢漂亮纤细,而李白怕身体着凉穿的笨拙臃肿,他的身材也因怀孕生产而变胖走样,他闻到小莲姑娘身上染着韩信的气息,他苦涩应下后急忙掩门打发走了小莲姑娘,一个月前他倍受煎熬为韩信产子,可韩信却娶了美娇娘在享受洞房花烛,李白在想韩信会不会在床上也对小莲姑娘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荤话,糊涂的说要与宝宝抢奶吃,落着泪深情的说我爱你。

  李白合上门后小莲的泪就止不住的流,韩信早就警告过她不许接近大嫂,韩信也早就说过自己有了爱的人,不会喜欢她,可她第一次见到韩信就心动不已,她刚留洋回国,国外的罗曼蒂克让她向往不已,高大帅气的乾元是她在外时美好幻想。她家里有钱有权,她只是娇滴滴的求了她爹爹,又见了韩信姆妈,她也不知道韩信妈妈是做了什么让韩信回心转意娶了她,可她很开心,只是嫁过来后她一直在骗自己,骗自己韩信对她很好,骗自己韩信喜欢她,可她分明看到韩信是个人渣,对自己的大嫂肖想私通,她闻到李白身上极其寡淡却是从内里散发出的韩信信息素的味道,她知道韩信的大哥早就去世,那个刚出生不久的奶娃娃也肯定是韩信的种——她知道韩信肯娶她不过是因为李白是韩信的软肋。

  小莲红着眼睛问韩信,是不是姆妈用李白威胁他他才肯娶她的。意识到小莲没听自己的话还是见了李白,韩信没生气,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没必要向你藏着掖着了,我爱的人就是他。”

  “你骗人你撒谎,那是你大嫂,是大哥的妻子,你不能喜欢他!”小莲不顾形象的哭喊,扯着韩信的手臂求他说他是骗她的。

  “当初和李白成亲拜堂的是我,喝合卺酒的是我,挑开他盖头的也是我,他明明是我的妻子,却成了我的大嫂,被骗的是我才对!”

  小莲走了,留下一封休书拍在案上,她说当初是本姑娘瞎了眼看上你,如今也是本姑娘休了你,她又说喜欢就要去追求,多学学西方人,西方人思想多开放。小莲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敲响李白的房门,李白从里面推开门却又被小莲挡住,小莲觉得自己还是没那么大方那么勇敢可以面对李白。

  “是我,小莲,我今天休了韩信,马上就要走了,就是很想和你分享一下。”小莲的声音有些颤抖难听“他很爱你,他爱的一直都是你。”

  韩信身上的酒气很重,可眼神深情又明亮。

  “你不想见我?”“你身上酒气好重。”李白伸手去推,可韩信还是把他紧紧拥在怀里“你听我的心跳,它跳的好快,它说我再见不到你就要死掉了。”那明明是你酒喝太多!李白没反驳,只是埋头贴着韩信胸膛,他当然想韩信,想的也快要死掉,只是闻着韩信的味道就要他好安心。韩信去解李白的衣扣,可过量的酒精让他连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成,从下撩起李白衣服却遭到李白的阻止“凉。”韩信立刻脱下衣服又接着撩李白的“我身上热得很,你贴着我就不会冷了。”

  韩信不知道李白的胸都涨的这样大了,虽不似女性那样圆润饱满,但可爱的乳尖微微翘起属实惹人怜爱,他反复揉捻着泛红的乳粒,沁出的几滴奶水都擦匀在他指节,他扯了被子披在李白身上,把李白双腿环在腰间,向前倾了身子把李白的乳头含进嘴里。李白不知道他应不应该羞,宝宝虽然睡着了却还是在这个屋子里,韩信嘬咬的声音又很响,他们会不会把宝宝吵醒。

  “嘘,你小些声音,宝宝还在睡觉。”“那我到要看看他小子有没有这个胆子坏他老子的好事。”话音刚落宝宝就开始哭,李白把宝宝抱在怀里左哄右哄,最后还是出现韩信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那臭小子刚才吃的是这边对吧。”李白刚把宝宝哄睡韩信就又贴近他,宝宝刚含过的乳头他也要吃,李白赶紧用手遮住那边的胸,咬过嘴唇后才解释原因“宝宝吮的力气很大,每次吃过之后我都会很疼。”

  “那就不给他吃了,明天就给他准备牛乳!”韩信移开李白遮挡的手,轻柔的将那颗略带红肿的乳头含进嘴里用舌尖反复抚弄,韩信嘴里仍有酒精残留,吃的李白乳尖微微刺痛,李白红着耳根推开韩信,求他去含另一边的,这边的他好痛。

  另一颗乳粒就没能得到那样温柔的待遇,它被韩信轻轻咬在齿间拉扯厮磨,待到完全挺立才连带着乳晕一同含入口中,学着婴孩吮吸。韩信不得技巧,无论他怎样吮吸口中也就一丝丝甜意,报复似的咬向雪白的乳肉,皱着眉头说自己怎么都吸不出奶水来。

  韩信不得章法的吮吸让李白浑身发烫,他的脸颊绯红,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宝宝含他的乳头他只觉得温热湿润被吸的疼,而韩信吃他的乳头他就这样有感觉。

   “宝宝,宝宝的舌头是裹着这里的,你,你要不要试试。”李白说话带着喘,他努力夹紧双腿希望屁股不要湿的那样快。韩信的舌面紧贴乳晕,李白胸口又痒又麻,他感受到乳尖分泌出的奶水都被韩信喝下。韩信松口后舔过李白胸口薄薄的汗,笑着问李白他这样温柔吃的他痛不痛。

  “要是你的崽也像你这样温柔就好了。”

  韩信起身揽过李白的肩,啄吻他的耳垂与脸颊“所以说,不给他吃留给我,让他喝牛乳。”

——END——

春华秋实意为春天开花秋天结果,文中为了剧情写为春天播种秋天结果,希望不要被误导。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