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信白】碎光   作者:南楚先生
评分:
0.0 (0人已评)
标签: 信白
下载: TXT全文 TXT单章

碎光


(一)

  青莲村来了个城里人,这可是稀罕事,这年头哪有城里往乡下走的,更何况,这青莲村可是个闭塞的小地方。

  李白捧了半个西瓜走进邻居家的院子,他听说这是妈妈的远方亲戚从大城市来的人家,妈妈叫他送些东西过去,说这是尽地主之谊。

  “有钱人还能差这块西瓜么。”李白小声嘟囔,又提高音量喊了句“有人吗。”开门的是个高个子,微微弯着腰低着头,鼻梁上一副金丝框眼镜,柔顺的红色长发束起,若不是那五官过于硬朗与妈妈告诉他这是位哥哥,他定会糊涂的叫姐姐。

  “……哥,这是给你的西瓜。”韩信仔细看了一下面前的男孩,白白瘦瘦,松垮的背心和及膝的短裤,脚上趿拉着拖鞋——是隔壁远方亲戚家的孩子,韩信对他有印象,他的妈妈管叫他“阿白”。正值炎夏,毒辣的太阳射着刺眼的光,男孩纤细的手臂抱着果肉鲜红的西瓜,衬着皮肤白的发光。

  韩信接过西瓜,将人揽进屋中。凉爽的风吹过李白的脸颊,把他的头发都向后吹起。青莲村可没有人家有这种高档风扇,李白只记得村长家有个小小风扇,转起来还吱呀吱呀的叫唤,吹的让人心惊胆战。

  伸手捏了捏男孩的脸,看到男孩呲牙咧嘴的表情韩信满意的笑出来“嗯……你叫什么来着?”“李白。”不等李白张口询问,韩信便抢先回答到“韩信,我是韩信。”无理由的揉乱李白柔顺的头发,又在小孩发火前一秒给出甜头。

  “一起打游戏吗?”

  刚要皱起的眉头瞬间舒展,眼睛也跟着弯成月牙。

  “好!”

  几局“战斗”过后不多时便到了饭点,韩信一路将李白送到门口“有空来玩。”帅气的挑眉却被小孩完全无视,甚至还被义正言辞的拒绝。

  “不行,我暑假作业还没写完。”

(二)

  “知了——知了——”树头趴着几只蝉颤抖着腹部,韩信品着茶感慨着南北的蝉鸣声竟也不同,温婉水乡的蝉是个燥性子,从早到晚要吵个不停,而骄阳似火的北方蝉鸣却要绵软的多,像是被太阳炙烤的没了脾气。

  韩信正思索着,单手撑着窗框好不文艺,突然听见一声召唤。

  “信哥?”

  目光从树枝移到李白身上。

  “什么事?”

  男孩挤眉弄眼不肯说话,神秘兮兮的将双手捧着伸到韩信面前,韩信会意,伸出手掌放在男孩双手下方。

  一只蝉落在韩信手上。猝不及防的、身体不可控的一抖,直接把蝉撇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李白捂着肚子大笑,笑的没了眼睛也不停下来,韩信赏了李白一个爆栗却无济于事,李白让出一只手捂着被打痛的头,他还是大笑着,笑到泪水模糊了视线。

  “小知了有啥好怕的呀。”

  韩信不想反驳,伸出手握拳递到李白面前“我也有东西给你。”李白渐渐平息笑意,双手并拢接在韩信拳下。倏地韩信单手握住李白两只手腕,将人猛地拉近,另一只手扣住李白头,对准刚才嘲笑他的唇便是一吻。

  面前人一愣,手上挣脱不开便下意识用力伸出舌头想抵开二人之间的距离,不料这正中韩信下怀,吮过李白的小舌开始纠缠,偶尔用舌尖划过李白上颚引起可爱的颤栗。

  李白被吻的发软,视线也湿漉模糊,他想停止这可怕的激烈,可发狂似的心跳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他自己的处境。

  他开始害怕了。

  感受到李白不同于先前的颤抖,韩信适时的放开对李白的禁锢。

  “你看,这才叫害怕。”

  李白头也不回的跑回了家,一路上不停的用手背狠狠地反复碾擦着嘴唇。家中妈妈刚做好晚饭,说正准备喊他回来吃饭,可李白头也没抬,弯着身子紧紧环住了妈妈的腰,偷偷把泪水都留在灶衣上,妈妈发觉到他心情不好,揉了揉他的头顶安抚他。

  “阿白怎么啦?”

  李白没说话,抱着妈妈晃了晃,又哼唧一声,隔着布料发出闷闷的声音。

  “妈,我饿了。”

(三)

  午饭妈妈炖了冬瓜排骨,用保温食盒装了一部分叫李白送给韩信吃。

  “……不要。”李白嘴巴撅得老高。

  “阿白最听话啦,几步路而已,快去吧。”

  李白用鼻子哼了一声,抱起手臂以示反抗。

  妈妈也不是没有察觉,她感受到韩信李白二人之间有了隔阂,自从某天起李白便不再找韩信玩了,她也是接着冬瓜排骨的名义希望两人把心结解开——小孩子之间哪有隔夜仇,不过是在闹别扭罢了。

  “阿白听话,快去吧。”

  当韩信看到李白一脸幽怨的抱着食盒找他时有些惊讶。

  “这个是我妈做的,要给你尝尝。”

  等韩信接过食盒李白就想跑,但刚转身就被韩信一把抓住了胳膊。

  “你放手!”“还生气呢?”李白不再激动,一言不发地沉默着。韩信将几块巧克力塞进李白背带裤的前兜“来打游戏?”李白抿抿嘴“我妈还等我回家吃饭呢。”又是一把巧克力入兜“留下来吃吧,我一会儿打个招呼就成。”

  太阳早已躲在山后发出橘色暖光,可李白还没有回家。

  “又失败了……”李白放下手柄,从一堆巧克力糖纸中翻找着剩余的糖块,熟练的剥开包装,刚想咬下却见韩信在一旁微微侧头,视线却不离游戏。

  “阿白,给我一块。”李白并不是很在意,随随便便递到韩信嘴边。

  “嗯~谢谢。”

  没多久李白便后悔了,他按塌了所有糖纸发现那是最后一块巧克力。见那块巧克力仍在韩信嘴边叼着李白突然激动起来,手舞足蹈的就要去抢,韩信看不到游戏屏幕便左右摆头,想着法的躲李白遮挡他视线的手。

  “别挡着,这关马上就过……”

  面前突然放大的脸让韩信愣住了。李白一脸认真的用双手控制住韩信的头,张嘴咬过韩信嘴边叼着的巧克力。

  韩信的心脏咚咚跳,呼吸也变得炙热,声音的发颤,伸手顺了顺李白的头发。

  “下次可别开这样的玩笑了。”

  “可,呃,这是……最后一块了。”

  李白也变得紧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那块被韩信咬在嘴里的巧克力那么执着,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咬过巧克力后舔了韩信的嘴角。

  也许嘴角有巧克力的残留吧。

  越想越想不通,急得李白快要哭出来。

  韩信哪敢猜李白心里的弯弯绕,只以为他是因为没吃到最后一块巧克力哭的。

  “巧克力我还有,你别哭……”手忙脚乱的擦去李白的泪水,却发现小孩哭的更厉害。

  “男子汉的哭什么。哎呀哎呀,别哭了,再哭一会儿鼻子可就不透气了。”可李白的泪水好像开了闸门的水,哪是韩信一两句就能拧紧阀门的,泪水源源不断的流,韩信无止休的擦。实在没有办法,韩信干脆就捏住李白的鼻子,李白愣了一下,接着便张着嘴嚎,没气了还停下来缓几口气接着哭。

  韩信抓住李白正抹着眼泪的手,咳了一声吓唬到“你再哭我可就亲你了。”话音刚落,李白就把嘴唇贴上韩信的,没有技巧,只是紧紧的贴着,双唇之间还浸透了咸咸的泪水。李白没了动作,韩信却向后躲开偏过头,见李白又着急的贴过来韩信只得一手捂住李白的嘴,一手遮在自己唇前。

  “小笨蛋,鼻涕要流进嘴里了!”

  李白噗嗤一笑,大声反驳到“才没有!”

(四)

  冬瓜排骨果然有用,俩人又重新黏在一起了,可李白的暑假快要到期,他是住宿生,以后与韩信见面变得遥遥无期。

  这天韩信见到李白就觉得这小家伙不太对劲,没等他细问李白便抱住韩信一言不发。

  “阿白,阿白……”韩信学着李白妈妈那样叫他,一遍一遍的用手指顺着李白头发“阿白,阿白,怎么不说话?”感受到湿意透过衣服染上皮肤,韩信这才把李白的头抬起来“怎么哭了?”小心翼翼吻掉面颊上的泪水,又亲了亲鼻尖把人拥入怀里安慰。

  “你搞得我不想上学了怎么办?”默默抽泣的小孩幽幽的来了这样一句话“那就不上了,我养你。”意料之中的一拳打在韩信身上,李白浸满泪水的眼睛委屈的看着韩信“我要赚好多钱,把爸爸妈妈接到城里住,住大房子。”

  青莲村不仅从村外往村里来的少,村里往村外走的也少,李白在城里读书更是独一份,村里的孩子早早的就下了田。一方面是因为村里很少有家庭能支付的起学费,另一方面村里人没有孩子必须要读书的意识,他们在这片闭塞的土地安稳的生活了几代,与外界几乎断了关联。

  “那就好好读书,完成你的愿望。”“要是完成不了怎么办?”“完成不了的话我养你。”韩信又挨了一拳,举了双手妥协“那还是愿望更重要啦。”安静了一会,韩信感受到李白把自己抱的更紧了“可是我会想你。”“不是还有假期?”“哎呀,一天看不见你我就想你想得不行……”

  唉……韩信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抱着李白左右摇晃“果然还是不要去上学好了,就在我身边,也就这一年。”

  李白开学那天,韩信觉得自己差点要哭出来。看着那单薄的背影,韩信感受到了别离的苦,本没有任何追求的他开始想要去奔跑想要去追赶,他想把李白紧紧拥入怀中,他想吻他猫儿似的、偶尔喋喋不休的嘴。韩信后悔了,后悔自己自私却又没能再自私一点,如果他狠下心来李白一定能陪在他身边的。他觉得好煎熬,每天都在度日如年,他好希望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能有李白在身侧。他变得怕失去自己的生命了。

  短信几乎成了二人之间的纽带,不过仅限于韩信发现李白月考名次下降之前,就连李白的室友都会借此揶揄,问他天天看着手机是不是交了小女朋友。

  最后一次短信是在寒假的第一天“到车站了”只短短四个字就让李白有了家的感觉。青莲村村里没有车站,最近的车站也要几个小时的脚程,当李白在茫茫白雪中看到韩信蹬着三轮车眼眶和心都热了。

  宽厚的围巾带着韩信的体温紧紧围在了李白脖子上“就知道你不听话。”语气有些埋怨和无奈“小混蛋,要是生病怎么办?”李白看着韩信光裸的脖子有些担心“那你怎么办?”只见那人变戏法似的从车斗拿出一条围巾“我围这个。”“笨蛋,耍什么帅,这个给我围不就好了?”冻红的鼻子被戴着毛线手套的食指刮过有些痒又有些麻酥酥“这样给你围着的就是捂暖和的。”确实很暖和,李白觉得自己的耳尖和脸蛋儿都发烫了!

  李白坐在车斗里随着坎坷的路颠簸。手上冷了就不断的搓手,往手心里哈着气。突然李白觉得如果有个烤红薯暖手也许不错,想着想着竟酝酿出一喷嚏,接着就是一句数落。

  “感冒了吧!”

(五)

  李白感冒刚好,生病时在家躺了几天快把他憋坏了,可韩信像个老婆婆一样唠叨,每次李白想出去走走就会被韩信像老鹰捉小鸡似的捉回来,这次终于躲开了韩信,李白可要好好走走。厚厚的鞋子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留下一排脚印,干枯的枝丫上落了几只麻雀,待李白走近了便猛地飞起,蹬掉了树上的积雪落在李白脸上。

  “好凉!”李白心想,又开始怀疑自己病是不是没有好彻底,突然想到瞒着韩信出去可能会被教育心里没底又开始发慌,转过身就往家走。

  “阿白?”没走几步就撞见韩信,李白的大脑变得不能思考,傻乎乎的扭过头用尽力气奔跑。韩信见李白跑的飞快也来不及思考的追,最后把人扑倒二人双双躺在雪堆上。

  “哥。”小孩的眼睛亮晶晶的,藏不住嘴角的笑意。韩信想要起身,却被李白拉住,重心不稳的又扑在李白身上。小孩儿半阖着眼睛微抬下巴轻轻撅着嘴唇,一副令人怜爱的索吻模样。二人双唇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炙热的呼吸打在冰凉的脸上,心脏也剧烈的跳个不行。

  他们还从未敢在大道上接吻。韩信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歪着头用自己的嘴唇找着李白的。

  见韩信闭着眼睛放松了警惕,李白反手抓了一把雪猛地塞进韩信领口。

  “小混蛋你还想跑!”韩信反应过来,一把抓住李白把他摁在身下挠痒,惹得李白泪水都笑出来“哥,我错了,哎呦,我错了!”

  最后李白坐在韩信怀里,一个又一个吻讨好的落在韩信唇上。

  “哥,不生气了~”

  噼里啪啦,在鞭炮声中迎来了新年,李白的感冒早就好透了,可韩信还是有些病怏怏的,李白心生愧疚,便想着法的给韩信补身子,煲汤煮粥,韩信每次都笑着喝下,把李白抱在怀里索吻。

  “不给亲,”李白用手捂住韩信的嘴“要是传染给我怎么办?”韩信拗不过他,只好将头抵在李白颈窝,用鼻子剐蹭着小孩细腻的皮肤。

  “阿白,今年冬天好漫长。”

  每年冬天不都是一样长吗?李白不解,却还是顺着他的话说到“今年冬天是比以往冷一些。”肩头越来越重,压的李白的肩膀有些发酸,察觉到不对,立马贴了韩信额头试温。

  “明明个子这么大,怎么生病却好得这么慢呢?”李白想要起身,韩信却握住了他的手。

  “别动,让我再抱一会。”过高的体温呼出的气也是灼人的。李白没再动了,只转过身乖乖的环着韩信的背。

  “要是能和你这样一辈子就好了。”韩信的声音有些闷,但李白听的很清楚。“一辈子这样抱着啊?”语气带了点埋怨,可脸上是害羞的红。韩信没回答,李白却把韩信抱得更紧了“那就一辈子都这样抱着吧,我们死在彼此怀里。”

(六)

  只是突然的一个想法,韩信和李白就坐着车子去了城里。两人在照相馆前站定,相较于韩信的稳重,李白看起来谨慎有害羞。

  “哥,真拍啊?”李白还是很犹豫,可韩信已经把门推开了。

  “哥什么时候骗过你。”轻车熟路的与前台交谈,选了几件正装就催着小孩去换。等李白换好衣服韩信只觉得眼前一亮,完美的剪裁衬出流畅的腰线,一双腿又直又长。

  “哥,这件衣服好像……”

  正合他意,韩信光明正大的拉着李白进了更衣室“我给你看看。”

  热烈又温柔的吻落在李白唇上,韩信只觉得李白是块蜜糖,怎么尝都是甜的。李白羞红了脸颊,伸手推着韩信“……哥!”可身体不由自主的往韩信身上靠。韩信把小孩儿规整的衬衫衣摆从裤腰里拽出,伸手进去摩挲着细腻的皮肤。向上向上再向上,衣摆被撩到了腋窝下,胸前两颗红豆豆在冷空气的刺激下颤巍巍的挺立着。

  “哥……”双唇分离,李白一下下的喘着,湿漉漉的眼睛带着疑惑望向韩信。韩信承托住李白的后腰,把那颗任君采颉的红果含在口中。柔软湿润的刺激让李白惊叫出声“哥,不要,不要!”李白尽可能的压低声音,可韩信却越发嘬的响亮,逼仄的更衣室内只能听见那令人羞耻的水声。无论李白怎样咬紧嘴唇色情的声音都会随着气息出去,他抱住韩信的头,十指插入韩信的发,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跳出来贴在韩信面上。

  韩信松口放过了那颗可怜的红豆,李白却措手不及的把胸向前挺了一下,被口水打湿的挺立乳尖又轻轻蹭过韩信嘴唇,惹得李白好痒。

  “哥你为什么不换衣服?”“我不拍。”“一起拍留个纪念嘛。”“……不拍。”韩信的头发被李白拽散,干脆扯了发绳散着头发,垂眼看着手中发绳上缠绕着的发丝发愣。

  “半个月后再来取就可以了。”李白对那个照相馆的小姐姐印象很深刻,两个大大的酒窝笑起来很甜。抬眼看见韩信仍散着的头发,李白自告奋勇要帮韩信扎起来。

  李白从没帮人绑过头发,更没给自己绑过头发,他把韩信长长的发丝揽在手里有些手忙脚乱。

  “嘿嘿,我没扎过,扎的不好。”李白从身后环住韩信脖子撒娇,一下一下蹭着韩信的脖子,韩信感受到头发被绑的松松垮垮,伸手捏了捏肩上李白的脸颊。

  “让我多扎几次就熟练了,我学习东西很快的。”

(七)

  照片取出来了,李白也要开学了,小孩儿委屈巴巴的皱着一张小脸说舍不得哥哥。韩信给他换了智能机,韩信说这样就可以和他视频聊天,让他别那么想念,可李白却撅着嘴说看得到摸不到他会更难过。

  “哥!”视频聊天的图像有些模糊,可仍旧掩盖不了小孩儿闪亮亮的眼睛。

  “嗯,阿白听得到吗?”韩信的声音隔着手机听起来更低沉,李白想到韩信说话时颤动的胸膛那让他的指尖发麻。

  “嗯……哥,那我先关了。“

  “好,早些休息。”

  他和韩信聊了很久,挂断视频电话后室友全都围过来了。

  “这是你哥?聊这么久,这要是我姐早就不耐烦了。”

  “你哥哥头发好酷啊……我要是留长发会被班主任剃光头吧哈哈哈哈哈。”

  “小白终于换智能机了,我们来加好友!”

  他和韩信每天晚上都会打视频,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室友也羡慕李白哥哥对他这样关心,直到有一次韩信在手机另一端喊他宝宝还和他要亲亲,李白肉眼可见的慌乱 急忙挂断视频,左右看了看室友没有异样,接着手指在屏幕上点的飞快。

  “哥你不要乱说话,声音是外放,我和室友都在寝室!”

  韩信发过来的是条语音消息,李白没有防备,疑惑的点开消息。

  “阿白就是我的宝宝怎么了!宝宝亲亲!”

  李白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韩信喊的声音很大,手机还是外放,他肯定这下室友全听见了,他好像还听见室友憋笑的声音。

  “哥是大坏蛋!我再也不和哥打视频了!”

  到了周末室友们说要去图书馆复习,李白找借口说身子懒不想动,便自己一个人留在寝室。他想韩信了,本来是给韩信惩罚到头来惩罚的却是自己。

  “小坏蛋不是说不给我打视频了吗?”

  “哥~”李白躺在床上,仰着头撅着嘴冲屏幕啵啵了两下“我想你嘛。”

  韩信觉得李白的表情好傻,但是自己很受用,小小插曲笑一笑就过去了。

  李白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他缩在被窝里,心跳的咚咚响,他只晕乎乎的听着韩信的话,对着手机撩起衣服,一会摸摸胸捏捏乳尖,一会扯了内裤摸摸下面。屏幕在被子里很暗,韩信看不清什么,可他的喉头发紧血液都向下流去。

  “宝宝,你把手机拿远些,让我看看你的脸。”

  那是怎样的表情,羞红的脸和湿漉漉的眼睛,微张的不断喘息的嘴和探出来的一点舌尖。他说哥我好想让你摸摸我抱抱我,他说哥你要是在我身边就好了。

(八)

  往年五一放假李白都是在宿舍过的,可今年他提前收拾好书包,买了车票匆匆就往另一个城市赶。

  “哥!”李白扑进韩信怀里,虽然只是几个月没见,可李白觉得韩信好像瘦了好多,韩信照旧捏着他的脸颊,他觉得那双炽热的大手也变得凉冰冰的。

  “哥你手好凉!”“哈哈,是吗。”韩信笑着收回手,两只手使劲搓了搓,接过李白的书包吐槽一句真沉啊便背在身上。韩信把李白接到了自己在城里的住处,小孩儿说还没去过游乐场,他打算带他好好玩玩。

  过山车扔飞镖旋转木马,假期游乐场人很多,可李白还是幸运的玩了个遍,也成功的在摩天轮上与韩信接了吻。回到住处洗过澡李白就懒懒倒在床上,他没拿换洗衣物,身上只穿了件韩信的短袖T恤,动作一旦大些他光溜溜的屁股就要露出来。他和韩信面对面躺在床上,他想接吻却被韩信挡住嘴巴。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朦胧的青春肉体一遍遍拨打着爱欲的电话,可韩信一次次的无视,口干舌燥的摁向拒接。

  “让我亲亲嘛……”李白伸着舌头舔湿韩信掌心,把那块皮肤舔的湿润温热。韩信不清楚李白到底确不确定自己在做什么,可当炙热的欲望挤进男孩并紧的腿缝时他知道他们两个都已经放弃思考。肉欲与理智的碰撞,性器不断摩擦娇嫩的腿根是他此时最后的克制。

  “疼吗?”疯狂过后便是心疼的后悔,李白的大腿内侧的皮肤被磨的发红。

  “一点点,擦点药就好了。”李白冲韩信嬉皮笑脸的,可韩信却开始穿衣,李白这才清楚韩信是要出去买药。

  “哎呀哎呀,哥我没事,你给我亲亲我就好了。”

  他们伴着月色相拥入眠,一个想的是美好的未来,一个想的是苦涩的离别。

  三天的假期转瞬即逝,可李白却觉得十分满足。在车站时他们躲过众人目光吻别,把所有惊喜藏在下一次相聚。

  “哥我到寝室了。”李白拨通电话时托着下巴笑意盈盈,韩信说他要高考了便替他保管新手机。挂断时李白扁着嘴失了所有神气,韩信连电话都不许他打了,还说要是他没考上好大学韩信要打他的屁屁。

  哼,是谁之前说要他别上学养他一辈子的。

(九)

  高考在即,李白却不争气的生病了——前段时间他一直给韩信发着短信却没收到回信,想到可能是韩信认为他没好好学习生气了便也停了短信——李白想他这是不是也算是思念成疾。

  “哥,明天就考试了,可我感冒还没好。”没有回信,李白想考试也就考两天,等他考完了他要天天黏着韩信,质问韩信为什么不给他回短信。

  “哥,今天考试我一直在咳,考完试之后还发烧了,我想你了。”第二天早上李白也没看到回信,不过李白也没那么执念了,今天考完之后收拾好行李,他明天就能回家了

  “哥,我考完了,你怎么还不回我消息呀。”李白有些闹别扭,一通电话打过去却是无人接听。生气,李白想,就算他回家后韩信给他一百个亲亲他都不会原谅他。

  到了车站李白也没看见韩信,李白觉得好落寞,他好像习惯在车站有韩信接着了,他本打算一见面就抱住韩信的。

  “阿白去哪?”“我去找韩信玩。”“啊,韩信他五一就走了,不回来了。”不回来了?韩信要去哪,韩信能去哪,李白这才发现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一点也不了解韩信,韩信什么都没和他说过。

  就连喜欢都没说过。

  骗子,从头到尾都是骗子,韩信一直在瞒着他骗着他,他早该清楚韩信怎么可能真的想和他在一起一辈子,和他腻歪在一起不过只是韩信无聊的生活消遣罢了。

  高考成绩出来了,李白成绩并不理想,但他并不在意,能不能去大城市对他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城市的生存法则对他而言太难,他现在什么也不想要,只是活着都已经让他很累了,每天克制自己不去想那个混蛋就很累了,他不想再给自己添加负担了。

  “考得怎么样?”是韩信,韩信看着好像更瘦了,气色也不是很好,李白不想搭理他,一声不吭就离开太伤他的心了“怎么不说话?”“不给我合理的解释和一百个亲亲我是不会理你的!”李白锤了韩信一下却打了个空。

  是梦啊。

  李白双眼失焦看着天花板,泪水灌满耳朵。

(十)

  当李白的手机响起上面来电显示着“韩信”二字时李白是想要挂掉的,他任性的想如果韩信真的喜欢他,就算他一次次的挂断电话韩信肯定会锲而不舍的打过来。但他舍不得,却又不想韩信那么快得逞,电话铃声响了一会儿就连妈妈都催他了他才慢慢悠悠的接起来。

  “是李白吗?”电话那端是位中年女性哽咽颤抖的声音,李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并不想听那个悲伤的声音说下去。那个人说她是韩信的母亲,今天在整理韩信遗物时发现韩信留给他的东西;那个人说她本来打算把这些东西都处理掉,可她又会伤心儿子责怪她;那个人说她叛逆的儿子总不听她的话,当初说好在医院接受治疗结果自己一个人跑到乡下;那个人又突然发疯埋怨,她说如果不是李白她贪玩的儿子应该会早些回家;那个人说晚了,一切都晚了,她的儿子没了。

  韩信留给他的东西并不多,只小小一个箱子,箱子几乎被巧克力填满,里面还有他和韩信打过的游戏,几张被相框裱起的他的照片,韩信给他买的手机,和一封信。

  只是打开信封李白好像就用光了所有力气,还没等展开信纸他的视线就已经模糊了,泪水止不住的掉,可他还是边看边笑着骂韩信的字写的真丑,歪歪扭扭的他一个字也看不懂。信的大意不过是韩信在道歉,道歉自己太过自私,知道自己快要去世却还要平添一份爱恋牵挂,道歉自己是个骗子,做出的诺言一个都完成不了,韩信道歉说对不起,请李白原谅他并忘了他。李白躺下身子,把信抱在胸前,几乎没有重量的纸却压的他快要喘不过气,可他又笑起来说我就知道你是个骗子,说好要养我一辈子你没做到,说好拥抱一辈子死在对方怀里也没做到,明明已经在摩天轮上接了吻他们也没能在一起一辈子。

  李白说我早就把你忘了,早就忘了。

——END——

糖果

0颗

奶茶

0杯

咖啡

0杯

披萨

0块

红酒

0杯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